• 杨晨说网文:谈谈网络文学的发展前景

    还是杨晨说网文系列,这次杨晨大神简单分析了网络文学的发展前景,驳斥了网络文学“由盛转衰”的说法。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谈谈网络文学的发展前景

    这几天,网络文学的发展势头迅猛,被无数人看好,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对它的后续发展表示悲观,认为它可能会由盛转衰,网络作家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那么,网络文学的前景到底好不好呢?我这里把它拆解成几个问题,来为大家做个宏观层面的分析。

    一,整个文化娱乐产业的发展前景好不好?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老百姓对精神生活的追求,同样是个刚需,这种需求的迫切程度会比生存追求低一些,大家会优先去填饱自己的肚子,但随着整个社会生产力的进步,填饱肚子会越来越容易,对精神生活的追求则会越来越高,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从另一个角度看,生产力的提升,一方面会解放一部分劳动力,我们不需要让所有人都去种田、打猎、捕鱼了,能有更多的人可以空闲下来,去做点别的,比如写作、绘画;另一方面,负责种田的那部分人也不必整天忙于种田,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空闲下来。因此,文娱产业的兴起,可以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并且,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生产力的进一步提升,文娱产业也一定会跟着水涨船高。

    二,网络文学会不会被时代所淘汰?

    答案是会,又不会。会被淘汰的,是现在的网络文学,不会被淘汰的,是网络文学本身。

    时代一定会发展,大众喜欢的文学样式也一定会有所变化,正如不久前还红红火火的传统武侠,现在已经彻底没落一样,在未来,也许现在红火的各大网文类型,也同样会无人问津。

    然而,这完全不等于网络文学会消亡。到那时候,一定会有新的类型兴起,并替代现在的这些,成为网络文学的代表。

    网络文学的根本,并不是什么“玄幻小说”、“仙侠小说”,而是“大众当下最喜欢的文学”。这其实也正是网络文学的“无耻之处”,它的这个定位,使它永远能立于不败之地。即便有一天所有的小说大家都不爱看了,大家只想看诗词,对网络文学来说,也并不伤根本,因为到那一天,网络文学就会变成网络诗词。

    三,网络文学会不会被其它娱乐形式取代?

    显然不会。面对游戏、电影、动漫、视频,乃至未来更新奇的娱乐方式的竞争,网络文学能否在竞争中取胜,能否占据用户最多的娱乐时长,这个我真不敢断言,网络文学是完全有可能会输的。

    然而,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这种行业间的竞争,胜负一般不会决定生死,甚至都未必影响发展,而这里的关键,就在于两个行业之间的可替代性,如果它们是能够相互替代的,那么胜负往往会决定生死。

    显然,网络文学与其它的娱乐形式,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它是各类娱乐的最上游,它生产简单直接、展现最抽象,但可以包容最多的内容、激发最大的想象空间,同时也最契合碎片化需求,所以,它是其它任何一种娱乐样式都无法替代的。

    综合上述三点,我想,最初那个问题的答案已经非常清晰了,网络文学的前景一定是好的。无论它过程中会有什么样的弯路、曲折,至少大方向、大趋势是不会改变的,这是一种客观规律。所以,对此还心存疑虑的朋友,大可放心了。

    转载PS:个人观点,网络文学要想发展得好,还是需要业界包括读者、作者、小说网站等各方面共同努力。

  • 杨晨说网文:小说构思技巧——MECE分析法

    又是一期网络小说写作指导,杨晨大大创新性地将经理人培训中学到的MECE分析法引入了网络小说创作之中。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小说构思技巧——MECE分析法

    上周参加了一次经理人培训,课上一位讲师重点提到了MECE分析法。其实,我很久前也看过相关介绍,但再次听到讲述,虽然是在介绍企业的战略制定方法,却让我突然想到,这个思维模式其实也挺适用于网络小说写作的,所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所谓MECE,是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的缩写,指的是两重意思:1,各部分相互独立;2,完全穷尽问题的可能性。这两条原则,能帮助我们在错综复杂的局面下,理清思绪,更好地发现解决问题的途径。

    下面,我直接以一个典型的小说剧情——擂台赛为例,说明写作中该怎么利用MECE原则。

    假如故事中写到,主角报名参加了一个擂台赛,那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写呢?如何构思后续的剧情?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问题是什么,这个问题的设置会决定答案的范围和方向。这里,我们可以把问题设置成,“主角报名参赛后的剧情发展”。

    接下来,就应该是罗列各种互相不重复的可能性了。

    可能性有很多种,主角勇夺第一、第一场就惨遭淘汰、压根没去比赛、失败后参加复活赛并夺冠、比赛中和对手暗中协商打了假赛……等等等等。而在这些选项中,我们不难发现,它们可以首先分为两大类。

    一是主角顺利参加完比赛,二是没能顺利参加完比赛。显然,这样的分类是非常符合MECE原则的,它们互相独立,又穷尽了可能性。

    然后,我们在这两大分类的基础上,继续往下细分。比如,第二个,没能顺利参加完比赛,又很明显的可以分为主角因素和赛事因素两类。前者可以再细分为主角主动退赛和被动退赛两类,主动可以是思想转变或是另外有事,被动可以是受伤或者被威胁……

    用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一层层递进,直至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罗列出来。而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能进一步去思考每一个选项是否值得保留,是很明显的不靠谱选项,还是需要重点推演的核心选项。

    虽然无论我们罗列了多少种可能性,最终也只能选择一种,看似有些浪费,但正是在这样的分析过程中,往往能提示我们想到一些原本在思维盲区中,压根就想不到的可能性,而这正是被称之为“创意”或是“脑洞”的直接来源。

    试想一下,假如其它所有的作品,主角不是在比赛中这样扬威就是那样扬威,突然来一本,写主角趁别人打得热火朝天时,直接打包带走了全部的奖品,这一定是能让读者耳目一新的。而这样的创意,其实压根就不需要我们有太强的创新思维能力,这是在MECE分析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就会被罗列出来的。

    当然,在实际的操作中,有时我们未必真的能做到MECE,比如未必真能把所有的可能性列全,会有所遗漏,但这没关系,我们毕竟只是写小说,不是搞科研,而最终也只是选择一个答案而已,不要求非得列出一百个一千个答案才行。所以,不需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但不论如何,在能做到的范围内,我们还是应该尽量追求完美,因为通常来说,第一个跳进我们脑海的点子,往往不那么值钱,被我们遗漏,或者差点被遗漏的那个点子,才是真正的好创意。

    而要想做到不遗漏,除了更严谨、更努力的思考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法,就是遇到复杂情况时,尽可能把数量不小的选项分类,层层递进下去,就像上面举的那个例子一样,如果不进行分类,遗漏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但如果我们把可能性分成顺利完成比赛和没顺利完成比赛两类,再这样一层层递进分类,遗漏的可能性必然会大幅减少。

    怎么样?MECE分析法不难掌握吧?大家不妨在作品构思时,尤其是一些关键性的剧情或设定时,进行下这样的尝试。

    期待看到大家作品中更多的脑洞出现!

    转载PS:不知道下周会不会有小说写“主角直接打包带走了全部的奖品”的剧情哈~

  • 杨晨说网文:网络作家也许没你牛逼,但你有多牛逼,由网络作家决定

    来自“杨晨说网文”的一篇杂谈,展望网络作家未来的影响力……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网络作家也许没你牛逼,但你有多牛逼,由网络作家决定

    今天和一个业内的朋友聊天,聊着聊着,他突然叹了口气,说,“我们网络作家这个职业,还是相对弱势啊,等以后有了孩子,孩子都没法出去吹牛,因为和别的职业比,我们牛逼也有限呀。”

    他这话,真要说也不算错。虽然现在那些一线作家已经算是蛮风光了,但可别忘了,他们已经是站在职业巅峰的代表人物了,而同样去和其它职业的巅峰代表相比呢?比如说,和最强的商人去比,有多少人会认为网络作家更牛逼的?

    不过,我当时就告诉那朋友,你以后可以和孩子说,不管别人家的爸爸现在有多牛,等以后,他有多牛很大程度是你爸爸决定的,你爸爸说他牛他就牛,说他不行他就不行,他是强是弱是好是坏,都是由你爸爸一支笔决定。

    我当然是在开玩笑,但实际上,这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举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在真实的历史上,周瑜的才能其实未必比孔明差,甚至许多方面还要更强一筹,但如果做个调研,投票看谁更有才谁更聪明,诸葛亮必然是大票数领先吧?原因也很简单,还不是因为罗贯中的一支笔?

    罗贯中这么做是对是错我们暂且不论,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直接改变了人们对历史人物的形象认知,直接抬高了某些人,又贬低了另一些人。

    换句话说,罗贯中也许没有周瑜牛逼,也没有孔明牛逼,但这两位到底有多牛逼,却一定程度上是由罗贯中决定。

    应该说,网络文学现在还做不到这种程度。但可以预见,随着它的进一步发展,随着优秀作品的不断沉淀,早晚有一天,“三气周瑜”这样的案例,必然会出现在网络文学中。

    我说这些,其实并不是想表达我们很牛逼,而是要以此告诫广大作者,正是因为我们很牛逼,正是因为我们能决定别人有多牛逼,所以,我们更不该乱来,在写作时,尤其是涉及这种对历史人物、现实人物的评判时,必须明白自己身上的这副重担。

    一支笔抹杀他人一辈子的努力,一本书抹去他数十年辛苦所获得的成就,我们于心何忍?

    转载PS:我觉得这种影响力是有但恐怕很难很难达到《三国演义》那种程度。因为网文写的人多,看的人多,读者讨论也多,很多东西你有你的观点,别人又有别人的看法,两本书对同一个人或同一个事件的评论不同是很正常的。比如历史类网络小说中对袁崇焕的评价,有段时间是褒的多,有段时间又是贬的多……

  • 杨晨说网文:历史穿越类网文会不会成为违禁内容?两大原则教你判断

    这是网络小说作者圈比较关心的一件事,有传言说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网络小说不能篡改历史,大家一直在讨论,是不是穿越历史类小说以后就不能写了呢?看看阅文大神杨晨314是怎么解读的吧。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什么是篡改历史?怎么写会违禁?两大原则教你判断

    前一阵,对历史虚无主义、对篡改历史的批判引发了很大的反响,而这也给部分历史类作者带来了不小的困惑——我虚构的历史小说还能写吗?穿越会不会成为违禁内容?

    乍想想,这的确是很困扰人的,因为谁都知道,真正的历史上是不曾出现穿越者的,所以只要写了穿越,哪怕他什么都没做,就已经与真实历史不符了,更别提他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改变着历史进程,最终导致历史大变样。

    然而,是不是说穿越文一定就是在篡改历史,一定不能碰呢?

    显然不是。

    其实我们用脚趾都能想明白,根本不可能这么一棍子打死,否则的话,所有与历史沾边的小说都要成为禁书了,因为小说离不开虚构,而许多历史教材也不能用了,因为难免会有一些假设性问题。甚至,就连一些经典歌曲也不能唱了,比如家喻户晓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那么,到底怎么才是真正的篡改历史呢?到底什么内容能写,什么内容不能写呢?

    其实很简单,我们只要把握两大原则。

    第一,看作品是否符合历史逻辑,是否与真实历史冲突。

    比如,我们写刘阿斗被放回蜀国后,励精图治,卧薪尝胆,最后灭吴灭魏,一统天下。文中,阿斗英明神武,曹操是个女人,孙权和诸葛亮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如果没有足够合情合理的解释的话,这显然就是在篡改历史,因为真正的历史不是这样的。

    然而,如果我们加上穿越的元素,同样去写阿斗带领蜀国崛起,写他被现代人穿越,不但知道后面原本要发生的历史事件,更是多了千年文明的积累,拥有跨时代的知识,并利用这些成功逆袭,彻底改变了历史。这样写,反倒不是篡改历史,因为它并不违背历史逻辑,只不过是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假设条件,进行了重新推演而已。

    类似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是这样的假设性推演,在没有共产党的假设下,历史肯定是会大走样,新中国也就不会再出现。这种假设,不仅不会混淆我们的历史概念,反而能加深我们对历史的理解。

    第二,抛开历史真伪、抛开逻辑去看,内容本身是否具有正确的导向性。

    比如说,从逻辑来说,如果真能穿越,我们完全有可能穿越到岳飞小时候,把他教育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让他不仅不再精忠报国,反而成为天下第一卖国贼。这在逻辑上是说得通的,但我们能这么写么?

    显然不能。因为它的导向不对。

    同样的,如果我们去写一个革命故事,写到革命先辈们的爱情经历时,大段大段加入性描写,这样无疑是违禁的,尽管从道理上说,这并不违背史实,但光是不违背史实,显然是不够的,如果内容本身就是违禁的,那无论它是否符合历史逻辑,都会被封杀。

    以上两条原则,相信大家把握起来不难吧?只要内容本身不违禁,只要不违背历史逻辑,就放心大胆地写吧。

    转载PS:我的理解,穿越历史类网文还是可以有,但一定要正能量。

  • 杨晨说网文:小说网站的主要收益来源并不是靠卖IP

    转自微信公众号“杨晨说网文”系列文章,延续之前的“网文误区系列”,这次杨晨大大驳斥了外行普遍认为的“网站主要靠卖IP获得收益”这种说法。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网站主要靠卖IP获得收益——网文误区系列之四

    记得在多年前,每当我向他人介绍自己的工作单位时,对方基本上都会惊讶地问,你们做网络文学的,也能赚到钱吗?

    到了这两年,同样去介绍工作单位,对方的态度则是来了个大反转,基本会说,你们做网络文学的很赚钱啊,现在IP这么火,版权一定卖得很好吧?

    其实,前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都同样代表着对网络文学的不了解,而不光是这些与行业毫无瓜葛的路人,甚至有相当数量的一批报导着行业新闻的记者,也同样有着这种错误的观念,认为网络文学的收入就是来自于卖版权、卖IP,认为这是养活文学网站的主要根基。

    然而,事实却恰好相反,版权收入在网站的整体收入中占比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占比极低,它别说是主角,就连重要配角都算不上。真正占收入主体的,还是付费阅读本身。

    这一点,其实理性分析一下,就丝毫不奇怪了。热门作品的版权的确能卖很贵,有部分作品的影视游戏版权的确高过了它的电子收入,但问题是,这样的作品能有几本?而电子上能有不错收入的作品,又有多少本?

    最近的几年里,IP越来越热,各类版权的确是卖得一年比一年多,售价一年比一年高,但与之相随的,是电子收入也在节节增高,而且是不断翻着倍的往上涨,在这种疯狂的增长态势下,版权收入虽然也在不断提升,但占比反倒是在日渐降低。

    当然,这里说的是阅文,或者是起点这样大站,有为数众多的小网站的确电子收入并不高,但相应的,在这些小站,版权也同样卖不出什么价来。

    因此,如果听到有谁在说“网络文学主要靠卖IP获得”收益,那我们立刻就能断言他是个外行了。

    至于这一状况在未来会不会发生翻转,我认为不会。

    我相信在未来,版权开发的收益一定会赶上,乃至于远远的超越电子收入,但需要注意的是,版权开发和版权销售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举个例子,一部作品电子收入只有八百万,但它可以吸引三个亿的影视投资,最后赚回八个亿,净收入五亿。从影视收入来说,是远远高于电子收入的,但这五个亿的影视收入和版权金完全是两码事,影视版权正常也就是卖个一两千万而已。

    所以,哪怕是到了多年以后,电子收入已经不再是网站整体收入的大头,但相应的,版权金收入也应该是更低的占比,它依旧唱不了主角,误区依旧还是误区。

    转载PS:我想知道具体到某部小说上看,到底是电子订阅收入高还是卖IP的收入高呢?比如唐家三少的几部作品。

  • 杨晨说网文:如何在不灌水的前提下把书写长

    这么多的网络小说为啥都这么长?本篇“杨晨说网文”告诉你原因!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如何在不灌水的前提下把书写长

    这十多年来,网络文学的影响力发展迅猛,而同样增长迅猛的,是作品的篇幅。记得在最初时,四五十万字的作品已经能算是长篇了,偶尔有百万字以上的,大家已经在感慨写得好长了,然而,在不知不觉中,百万字变成了长篇的基础需求,然后是两百万字、三百万字……到现在,写到三百万字完本,也只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字数,没人会觉得作品很长,也没人觉得这有多了不起。

    这样的超长篇幅需求,对于部分作者来说完全没有压力,让他们把故事写长,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但对于另一部分作者来说,却是个无比巨大的挑战了,也许他们能很好地架构出一个三五十万字的故事,但让他们扩充到三五百万字,要么是根本做不到,要么是胡乱灌水导致作品质量严重下降,最终在市场竞争中毫不意外的被人冷落。

    但不去写长,也同样是个很糟糕的选择,因为在当前的市场机制下,字数越多、更新时间越久,读者人气也就积聚更多,作品数据会堆积得更高,也更容易登上各类榜单。当然,作品字数并不是越多越好,但毫无疑问,如果字数过少,一定不容易成功。

    那么,我们要如何才能把作品写长呢?要怎么才能把原本几十万字的故事,扩充到几百万字?这里,其实是有一些固定方法的。

    在谈论方法前,我们首先要明确两大基本原则。

    第一,扩充部分的内容要保持精彩程度。

    第二,扩充部分的风格要与原先保持一致。

    第一条应该不用过多解释,注水猪肉大家都是不喜欢的,灌水越多,作品质量当然也就越差。关键是在于第二条,内容和风格上的一致性,有时候是会被我们忽略的。

    我们都知道,作者与作者之间,书与书之间,是存在着各种不同风格的,它们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分,每一种都可以吸引到对应的读者,而对于具体的某一位读者来说,他也未必只接受一种风格,也许几种风格迥异的作品他都能看得津津有味。

    然而,这并不等于,当几种不同的风格拼凑在同一部作品中时,读者依旧能够接受。这好比我们也许口味很杂,中式、西式、日式、泰式……各种菜系都很喜欢,但如果各式菜肴直接混成一堆,那我们多半就不会觉得好吃了。

    所以,当我们去扩充作品时,除了要考虑新增部分的质量外,还得兼顾它与原本部分的兼容性,避免把几个截然不同的故事拼凑在一起。

    在明确了这两大原则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开始研究如何延长故事了,而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各种能延长故事的可能性一一列举,然后逐一与自己的作品进行对照,看哪一条或哪几条能够用上,哪些最适合使用。

    至于如何总结各种可能性,除了自己苦思冥想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平时的阅读中进行总结,或者对照着一些老书,回忆一下自己的阅读记忆,想想别人的这几百万字是怎么写出来的,完整的剧情主线是什么,除此之外有哪些内容是可以删除的,而这些内容又分别能概括为哪些种类。

    在这里,我先概括一些自己轻易就能想到的种类,做个示范。

    第一种,增加新地图。

    比如,我原本要写一个自己从上海到北京的旅途故事,现在新增一个地图,从北京到西安,这样的话,在某种意义上,故事就延长了一倍。

    当然了,换地图不能是简单的重复,如果只是把地名换一下,人物事件完全不变,故事接近,那读者肯定不会买账,但光是YY模式适当重复,这问题并不大。

    第二种,增加支线故事。

    同样是上海到北京的主线,我们可以增加一个上海到南京的支线,让我途径南京时,奉家长之命去见个女生,来次相亲。

    这种支线剧情,设置可以相对随意,但必须注意最初提到的两大前提,也就是支线不能完全与主线无关。如果是完全莫名其妙多出来一段剧情,事后回过头看完全没必要,那肯定是不行的。

    最好的做法是,虽然这段支线是为了添加而添加,但它也同样成为了剧情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比如主线是主角一路升级上去,而某个支线则是主角冒险获得了一枚灵丹,这灵丹是主角破阶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个支线剧情,也许原本安排主角在路上捡到了灵丹,但现在则删除这个简单的剧情,改为一个复杂支线。

    第三种,增加波折。

    继续以上海到北京举例,也许原本的剧情很简单,打个车到机场,上飞机,下飞机,就到北京了,再啰嗦也写不了几句话,但如果故事增加了波折,变得更曲折,那简直可以无限延长下去。

    比如打车过程中遇到劫匪,到机场发现钱包被偷,候机时巧遇初恋,飞机飞行中出现故障迫降,住宿到半夜发生火灾,救援人员中发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小舅舅……

    当然,还是那个原则,波折可以随意添加,但总体上,必须与主线风格保持一致。比如原本是个校园爱情剧,中间突然加个波折,让主角酒店遇到个女鬼,那就莫名其妙了。

    第四种,强化故事细节。

    在不增加故事内容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深挖故事本身,让它体现出越来越多的细节,而细节出现越多,故事当然也就越长。

    比如上海到北京,我们可以一句话就概括,压根不提怎么去的,也可以说明是坐飞机去,还可以继续细化,说怎么办登机牌怎么过安检怎么候机,在飞机上吃了什么看到什么……在这个例子中,这些细节自然是很无聊的,但对应到具体的故事,有些细节也同样可以写得很有趣,这时我们就可以多注意一下去深挖。

    当然,请务必注意两大原则之一,内容一定得有趣,否则这就是标准的灌水。

    第五种,刻画配角。

    刻画配角对于扩充字数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而刻画配角,主要是得注意两点。第一,请牢记他们只是配角,他们是为主角服务的;第二,配角就要有配角的地位,出场和篇幅自然不能超过主角,但配角的光彩是可以盖过主角的。

    这两点看起来有些自相矛盾,但其实是主动与被动的差别。在主动操作上,我们需要区别主角与配角,给予他们不同的待遇,但在此之后,如果配角自己杀了出来,我们也没必要刻意去打压。

    这好比在网站内,老牌大神因为签了长约,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他们和新人是有明显待遇差异的,但某个新人成绩耀眼,甚至盖过了所有老牌大神,这也并不是不可能,而一旦出现,网站也不会去阻止。

    以上五种,是我第一时间就能想到的扩充方法,我相信办法一定不止这些,大家在阅读时多思考、多总结,一定能想出更多的方法,更多的细节。

    但不论如何,请牢记上面提过的两大原则。符合这两个原则的方法,才是好方法。

    转载PS:这时候可以看看这些最长的网络小说→看完这6本书,你就是会呼吸的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