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染笑评《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给西方读者上一堂历史权谋课

    来自网络文艺编辑室的“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榜”系列书评,这次推荐的是随波逐流所著的网络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这书算是很早的一本网络小说了,确实十分精彩,是我看过的第一本架空历史类小说。

    ——染笑评《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给西方读者上一堂历史权谋课

    执笔人:染笑

    历史权谋类小说在网络小说兴起之时就是重要的类型之一,拥有广大读者群。尤其是谋士一个妙计就能兴国安邦的很多情节,直到现在还有着热烈的讨论。2015年的“现象级”电视剧《琅琊榜》,便是历史权谋类小说改编的经典范例。该剧上映时即获得大批粉丝追捧,影响力直到现在仍未消散。而我们今天要说的这部《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它的出现,不仅在网络历史权谋小说中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在向西方世界传播的过程中也有许多值得一提的地方。

    《一代军师》是作者随波逐流于2005年发布于起点的历史权谋类小说,分南楚状元、萧墙之乱、夺嫡风云、烽烟再起、纵横捭阖、天长地久六部分,实体书于2006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前五部分别于2017年由译者Tannhäuser翻译成英文发布于WuxiaWorld上 ,拥有了部分海外读者。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英文翻译版主页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英文翻译版主页

    小说中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一个乱世纷争的架空古代时期,南楚与大雍分别统治长江南北两侧,南楚示弱去帝号归顺于大雍,大雍仍有野心一统天下。两方本达到微妙平衡,但蜀居于南楚侧、与其唇齿相依,却日益强大,遂成了南楚的心腹大患。在此背景下,身为南楚状元的男主角江哲登上了历史舞台,辅佐雍王李贽登上了大雍帝位,并且最终一统天下——本书所讲述的就是其中所发生的那些故事。

    江哲,字随云,才高八斗、足智多谋,多次欲归隐,却被当权者看中,无奈成为谋士。第一次为避南楚镇远侯而考入翰林;第二次欲归去却在南楚伐蜀时被德亲王指为幕僚;第三次欲假死隐于雍都报妻仇,却被有霸王心性的雍王李贽面对贤士欲逃而不杀的气概感动而归顺。前两次均迫于权势的无奈被动,后一次却有些主动选择的意味。

    全书以江哲第一视角为主,可以看到主角的心绪变化与计谋来源;以上帝视角为辅,将与主角相关的人事物变化加之,推动剧情发展。每章开头大部分有《南朝楚史》,类似于史记,记载男主或其他推动剧情发展的人物或事件,作为连接前后的中间部分;让人联想到《三国演义》电视剧转场景时的旁白,也提供了一个当这一切发生后的后人视角。

    书中由江哲吟出的诗词,也起着塑造其文采形象和引起重要人物注意的作用。一首《旅书感怀》引起了化名李天翔的李贽的注意,并与其讨论大雍、南楚、蜀的局势,为大雍与楚共伐蜀埋下伏笔;一首《青玉案》引起和亲南楚的大雍长乐公主的注意,埋下了后面劝解公主、点破梁婉间谍身份的伏笔;一首《破阵子》在蜀破之时促成蜀王自伐而死,并以此事闻名于南楚、大雍。有意思的是,江哲吟诗不止于吟诗,或为己成名后又示弱想归隐、或有计谋要说于他人听,相比女配文里吐槽女主乱吟古人诗后无法持续作诗的情况,倒显得高明许多。

    国外读者对书中的诗词也颇为关注,不同于国内部分读者认为其中诗词太多表示很无奈,部分国外读者对书中的诗词倒有些兴趣。如在长乐公主和亲一段中,乐师演奏江哲所作的《青玉案》,一位国外读者War_Illusionist留言说:“这才第二章,就发现是我的最爱了。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我真的很享受这书中的诗词。”(It’s just chapter 2 but I got to say, this story is really to my liking. As a literature lover myself, I truly enjoyed the poems.)而另一位则发现了这首诗在另一本网文《我真是大明星》中出现过。

    也有国外读者与国内读者同感心累。读者letouriste表示:“我不是很喜欢每章中诗词的部分,占的比重太大。而且通常情况下,诗词的核心感觉在翻译成其他语言时就消失了。”(I don’t really like the poem part,I think there is too much poem per chapter and I generally don’t like reading translation of poem giving most of the core of the poem disappear in others language.)但又在一章后表示“现在也还好啦”。(Well,my question is answered and we probably will see less of spoilers and poem now so I’m all good. :))

    配图:马上将军

    配图:马上将军

    一个有倾国计谋的谋士,若才能不为人所知,还可以默默无闻、在乱世中归隐。但江哲的计谋和预见力从一开始就被雍王李贽所知,他还在与蜀之战中献计成功,若想在乱世中自保,只有依附未来最有权之人或建立自己的势力。

    江哲从势弱到拥有自己的势力——天机阁,李顺功不可没。李顺是江哲考取状元前赠过银两的假装卖身葬父实则骗银子的少年,后因被抓入宫而做了太监。江哲考取状元为翰林后,两人相遇并开始往来。江哲寻武功典籍给李顺,李顺练成后成为江哲的武力保障,并在江哲随军伐楚时起到保护与探听信息的作用,让江哲献计成功,且在此战中获取了成立天机阁的足够资金。李顺也在江哲低落时给他鼓励,关键时刻予以警示。比如,在南楚战败、江哲身陷雍王李贽府中时,李贽欲让儿子拜江哲为师,使其归顺。江哲因故国国破微醉时,李顺一句低声耳语“有人来了,公子小心不可失言”,又为他整理衣冠做掩饰,使江哲回归了冷静。两人亦是相伴一生的伙伴,从起初都是弱势的人,因为在时局动荡、朝代更迭时彼此合作与相助,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身居权势之下保全自我,直至安享晚年之乐。这与其个人特质也脱不了关系。

    对江哲与李顺的关系,中外读者倒是有一致的认同。起点读者弈之音在长评中写到“这样的李顺和江哲,仿佛天生的两个半圆,为彼此而生”。而WuxiaWorld读者God of Tits And Wine则留言道:“真正的爱刚好发生在两人都处在低潮的时候。”(True love is when two people lower their standards just the right amount.)

    说到与江哲有关的人,不得不说柳飘香这个女子。她的被害让江哲无法释怀,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并为报仇而与大雍太子对立。江哲与柳飘香初相遇在画舫春风一度,江哲心相许之、欲娶她为妻,被拒。后与蜀战后,柳飘香愿意了,江哲很开心,次日却得到她身死的消息。

    中外读者对柳飘香的看法并不相同。起点读者弈之音写到“柳飘香,这是江哲生命的第三个春天。休提什么荣辱,这个男子,只愿与爱侣画眉以乐,执手同老。”而WuxiaWorld读者BarriaKarl则认为“这样就坠入爱河了?未免有点廉价了。”(Falling in love just like that? I can help but find it cheap. Meh)而bellesnow则反驳道:“男主角是个传统男人,他的逻辑就是这样的。你怎么理解取决与你……”(Going by the traditional logic of everyman for himself , true strength is strength that belongs to you etc … etc …)中国读者会接受的作者设定,海外读者反而有些质疑

    当然,与普遍认同的文化也有关系,知乎上“男人为什么在嫖完娼后有时会劝小姐从良?“的问题浏览量达到162万,一代名妓与文人的浪漫故事也屡见不鲜,而海外人士显然对性交易的设定不添加情感因素。

    配图:谋士

    配图:谋士

    江哲从一开始便想默默无闻,后成状元被启用后仍想归隐山林;只因为妻复仇建立自己的实力,又因南楚国破而入大雍;为有霸主之资的李贽动容而归顺,为其谋所谋之事;直至安享晚年、远离朝政,终得以圆满最初的想法。江哲一路遇过的艰险,被《南朝楚史》评为“阴柔诡谲,心机深沉”,也不过附于片刻苦笑中消弭了。

    本以为是一个心机深重的公子指点江山分分钟樯橹灰飞烟灭,却不料其一心归隐反在紧张局势下有点跳出的平静感。即便被当权者重视也始终保持谨慎,虽有些战战兢兢之感,但却可保持其所想要的安全生存之道。

    当视角从当权者/霸主转移到他背后的谋士,并非一出生就拥有指点江山的权利,却在获得赏识后,足智多谋、不显露锋芒地献计影响霸主的决断,也与当下社会中年轻人的大部分就业形态有脱不开的关系。

    或者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受到追捧是读者虚拟理想的实现,与大多数没有背景的年轻人想法所吻合,没有后背靠山、只有靠自己谋划出一片天地。网络科技的兴起,也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机遇。《一代军师》的作者是一名毫无文学教育背景的程序员,他能在十多年前就创作出这样一部至今令国内外读者认可并喜爱的网络小说,不得不说是时代造就了英雄

    —小说链接—

    随波逐流《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小说封面

    随波逐流《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小说封面

    书名: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作者:随波逐流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腰佩黄金已退藏,个中消息也寻常。世人欲识寒园客,只是江南读书郎。
    江哲,字随云,贫寒出身,寒窗十年,终于金榜题名,进入翰林院。但无意间,江哲陷入大雍的储君之争中。面对阴谋诡计,诸多实力斗智斗势。他本想逃离这场卷席整个朝野上下的漩涡,但形势逼人,由不得他逃避。无可奈何,江哲只能随波逐流,投身朝堂争斗,用自己的智慧,为自己与身边的人,在这个险恶的世界谋一份安稳的生存空间。

  • 《悟空传》电影即将上映,回忆十七年光阴

    来自网络的一篇文章,从《悟空传》小说谈到即将上映的IP改编电影。希望这次改编的电影可以拍得好一点。

    《悟空传》电影海报

    《悟空传》电影海报

    ——《悟空传》的十七年光阴

    谈论《悟空传》这部小说,有点像是评价网络文学的“古典作品”的意味。

    之所以称其为“古典”,是因为《悟空传》作为网络文学“轴心时代”的代表作品,其文本本身有着网络文学的鲜明特征,而且通过论坛连载到实体出版的方式,为网络文学的早期开疆拓土起了重要作用。

    网络文学的“轴心时代”,大体上可以认为是1999年到2003年这段时间,彼时台湾作家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大陆网上风靡一时,榕树下、天涯、金庸客栈、西祠胡同等论坛红极一时,龙的天空、幻剑书盟等网站开始崭露头角,直到2002年起点创立,以网络点击分成称霸网络。

    受痞子蔡启发,这些网站开始出现模仿者,后来慢慢成就自身特色。《悟空传》2000年免费在金庸客栈连载,总共二十章,在有了轰动效应以后,迅速出版实体书,口碑、版税双丰收。当时,只有实体出版才是网络文学的唯一盈利途径,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2000年中国的网民总数才不过2000万,这个基数是不可能让网络文学有盈利空间的。

    《悟空传》本身有着极强的示范作用,也对当时的网络文学发展有着石破天惊的意义。这部小说一经发表即引发网友热捧,并获奖无数:在“榕树下”举办的第二届网络原创文学奖中,《悟空传》获得最佳小说奖和最佳人气小说奖;在“起点网”第一届网络文学天地人三榜的评选中,《悟空传》名列天榜;后来,《悟空传》又入选了《新京报》评出的“网络文学十年十本书”并名列第一,评委称其缔造了国人对网络文学的“第一印象”。可能正是因为这“第一印象”,越来越多的网络小说开始流行开来,最直接的就是一下子出现了《唐僧传》、《八戒传》、《沙僧传》、《小白龙传说》,师徒五人都有了自己的传记。

    彼时,笔者正上高中,亲眼见到那本黄皮册子在班里的风行情状。一本书被班里集体阅读,这种情况在别的文学作品上还很少看到。

    《悟空传》正式出版15年来,再版八次,累计销量接近千万册,拥有了一批又一批读者。

    《悟空传》糅合了《西游记》与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的故事元素,唐僧的爱情、八戒的爱情、悟空的爱情以及这几个人的命运,很显然受到至尊宝的故事的启发。今何在让取经路上的师徒四人每人都揣着前世的孽缘和巨大的心事,有的因为忘掉了过去而痛苦,有的因为忘不掉过去而痛苦。比《大话西游》更往前迈出的一步是,《悟空传》架构了更多的爱情线索,包括猪八戒和阿月之间不离不弃的爱情、孙悟空与紫霞热烈却又压抑的感情、唐僧与小白龙之间哀婉的情意,这在古典小说传统里面是不可想象的。

    作者今何在并非传统文学体制培育下的写手,没有多少纯文学写作的经历,但这反倒成就了他,其天马行空的思维模式,自由出入于《西游记》文本和《大话西游》故事。这种写作,被评论家认为有着很强的后现代主义风格,打破了高雅与通俗之间的壁垒,称得上互文性理论的代表作。

    同时,小说中不少被称为金句的语录,也极大影响了读者的情绪,流传最广的是:“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这种情愫可能是当时年轻群体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发出的一声呐喊。在相关论坛上,不少读者感谢《悟空传》陪伴自己度过了迷茫的青春时光,从这些文字中找到共鸣。而17年后,今何在在面对记者采访时坦然承认,自己当年就是那样迷茫,但是心里又有一种要和命运抗争的雄心。

    《悟空传》立意可谓宏大,所以能从众多网络文学中脱颖而出,成为出版的持续热点。虽然作者在“破”了之后并未“立”,要对命运如之何。也许就是这种青春的迷茫、懵懂、抗争的勇气,感染了有同样情愫的青年读者。

    《悟空传》改编的电影就要上映了。文本的字里行间有着无穷的想象力,一旦影像化之后,总要是面对一些割舍,甚至对原本想象的一个破坏。电影编剧由今何在主刀,这对比小说中传达出的“反抗”意义,看上去有着一丝反讽的意味在里面:诞生于网络文学资本化前夜的作品,代表着一种朴素的精神表达的产物,在资本的操刀下,也要走上一个世俗化的道路。从另一方面看,一个有广泛读者基础的原创作品改编成为其它艺术形式:话剧、舞台剧、电影、电视,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转载PS:据媒体报道,《悟空传》电影将于2017年7月13日在中国内地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