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真四万年》作者卧牛真人访谈实录:科幻世界里“大道之争”

    转自知书的作者访谈,这次请到的访谈嘉宾是一位大神级的网文作者——《修真四万年》作者:卧牛真人大大!

    ——卧牛真人访谈实录:科幻世界里“大道之争”

    安迪:牛哥您好,按照我们访谈的惯例,想请您介绍一下个人情况,可以吗?比如说性别年龄爱好之类的……
    大牛:卧牛真人,男,很早以前叫“大牛”,现在快奔四了,就变成“老牛”啦!整天码字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和大部分写手一样,就是看书吧!

    安迪: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卧牛真人的ID是一个马甲,其实你就是十年前就已经很出名的张大牛。那么这次为什么要换一个比较陌生的笔名呢?
    大牛: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主要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在一个网站当编辑,平时工作交流都用“张大牛”这个名字,自己再用同一个名字写不太好,再说换马甲习惯了,前前后后换了三四个了,换个马甲换换运气嘛!

    安迪:在我现在追的小说中,《修真四万年》是更新最快、每天更新字数最稳定的一部,那么你写这本书的时候感觉累吗?每天更新这么多是不是压力很大?
    大牛:呃,写到感兴趣的段落,比方说两个人对话来对话去,“大道之争”的时候真不累,但平时打斗啊,或者主角装逼打脸什么的,偶尔还是比较累的。
    压力也不能说没有,但已经习惯这种速度之后,就算速度降下来毫无压力地写,也没说写得如何如何精妙,是吧,那还是卖卖力气,至少量给足大家吧!

    安迪:作为一位2007年就开始写作的老作者,你觉得现在写小说时候的感觉和10年前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自己更得心应手了还是觉得力不从心了?
    大牛:虽然也写了这么多年,加起来也上千万字了吧,但还是感觉“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市场千变万化,十年前后肯定大不一样,特别是无线端高速发展以来,用户群体朝着“三低化”发展,就是低年龄,低学历和低收入,而又要追求碎片化和快速化的阅读,真可以说,十年前后的网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但另一方面,市场做大之后,很多“老白”用户也的确沉淀下来,足以支撑一些全新的创意或者小众门类,包括本书这样有点“古怪”的题材,也能够在市场的考验下生存下来,这也是我事先没想到的——甚至直到写第一篇的时候,都还没想到的。

    安迪:确实如此,老白读者现在也成长起来了啊。《修真四万年》这本书有着极其广阔的背景设定,这种设定是写作之前在大纲里面就已经想好了,还是一边写一边扩充而成的?
    大牛:本书最初的架构是参考了著名世界观《战锤40K》,但那时候只是单纯想要恶搞一番,毕竟战锤系列也不是什么很能引流的热门题材。但随着写作的慢慢深入,很多东西自己就浮现出来,可以说受到了包括王晋康和刘慈欣在内的不少我国著名科幻作家的影响吧,再回过头去看,就觉得其实战锤的部分并不是那么必要,这时候甚至有些后悔,最初要恶搞得那么相似了。
    回到问题的话,算是一边写一边扩充,甚至是它自由生长出来的吧!

    安迪:很多人都说这本书前后判若两人,最开头简直剧毒,后面却又一跃成为仙草,那么你最初写这部书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真的像有人说的那样是想写小白文结果没控制住跑偏了吗?
    大牛:最初就想写个比较有趣的小白文,吐槽的同时还能补贴点儿家用啊。
    就是那种“修炼了几十万年还是封建社会,交易都用最原始的拍卖会,连个智能交易系统都做不出来,元婴老怪都是SX根本没办法自圆其说”的吐槽之魂在熊熊燃烧,才诞生了这样一部作品吧。

    安迪:哈哈,果然如此啊。就你本心而言,肯定是更想写一部以探讨社会制度、科技对人类社会改变为主题的科幻小说的吧(因为你一写到大道之争就莫名兴奋起来了),那么在本书中你是否已经把自己对社会的看法都淋漓尽致表达出来了?还有没有保留呢?
    大牛:呃,并没有。局限是两方面的,第一当然是自己的学识和积累不够,很多时候都有“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吧,有某种想法,但没办法淋漓尽致和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来,或者描绘出来太过枯燥乏味,只能用两人对话的形式,而不是真正融入到情节、血肉当中去,这实在是功力还不够的缘故,必须继续修炼,或许下一步会好很多吧?
    另一方面么,就是……你懂的。
    很多时候,我并没有在讽刺或者影射什么,或者说我讽刺和影射的明明是苏联,是纳粹德国,是腐朽没落的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种种丑陋狰狞,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就不好了,对吧?

    安迪: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在看到苏长发论述修仙者理念的时候,都不由得“道心不稳”,对修真大道产生了怀疑。那么就你本心而言,让主角遵从修真大道,到底是因为自己确实认同修真理论还是因为它更政治正确呢?
    大牛:一开始我肯定是支持修真大道的。因为见多了YY小说中主角理所当然地杀人夺宝或者一言不和杀你全家,那时候就想写个热血、正气甚至有些单纯的主角,三观就是要正嘛!
    但写着写着,别说大家,我自己的道心也有些不稳了。
    所以你看,现在很多时候,李耀未必都是正确的,甚至他自己也还在不断修炼,不断汲取更多的思想,不断从更多角度来观察整个社会,整个人类文明。
    究竟什么是修真,什么是修仙,真不是简单几个字,几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啊!
    想想,这也算是写作中的一种乐趣吧——能够发现全新一面的自己。

    安迪:在小说当中,你觉得哪个人物的思想观点最能代表你自己呢?或者说你理想中的社会形态是什么样的?
    大牛:还真没有,基本上,所有人物加起来的想法,就是我的大道了,凡人总是有一点修真的部分,有一点修仙的部分,一半一半吧!

    安迪:不谈大道之争,仅仅就人物塑造而已,你觉得哪个人物是你塑造最为成功、最让你自己喜欢的?
    大牛:我自己还是很喜欢金心月的,特别是在“回归联邦篇”当中。最初这个人物,也仅仅是一个配角,是用来衬托主角的伟光正,顺便当一个“引路人”,把他引入到血妖界错综复杂的局势中。直到“血妖篇”结束,她还没什么自己的性格。
    但到“回归联邦,迎战黑风”的段落,她就完全跳出来了,算是最令我意外的一个角色。

    安迪:我觉得本书有一个特点是,很多反派角色身上也有闪光点,甚至我们经常会被他们的观点折服。比如苏长发、吕醉、莫玄等等,你是怎么做到让这些“错误的”观点也看起来顺理成章的?
    大牛:哈哈哈,这也不算是错误吧,或许以前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吧。
    很久以前也写过《妖魔军火商》之类的作品,主角凌天就是这样的邪恶反派啊。
    或许我自己还是更喜欢那种有些强调的反派当主角——本文也可以理解成以李耀的眼睛,来欣赏这一个个“反派主角”的翩翩起舞吧!

    安迪:说到反派,血色心魔是一个很有趣,也很独特的反派人物,关于他的未来结局你是怎么考虑的呢?彻底和主角融为一体,还是被主角吸收掉?
    大牛:关于这个人物,在圣盟篇会花更多笔墨来描述。
    “把一个人思想中的‘恶’彻底去除,这个人还是不是他本身,而这又值不值得,应不应该”,这个问题也算是科幻题材中经常讨论的,包括《发条橙》就是围绕这一点来展开嘛,到时候就揭晓答案了,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安迪:在小说中你提到了很多经典科幻小说的概念,比如《三体》的黑暗森林法则,比如“机器人三定律”,那么平时你读科幻小说多吗?最喜欢哪些作者和作品?
    大牛:一直很喜欢看科幻小说,但说实话,刘慈欣老师倒不能说是“最喜欢”。
    主要是读到《三体》时已经二十多岁,三观基本定型了,并没有那种“超级受冲击”的感觉。
    有这种感觉,还是十几岁时,在科幻世界上读到王晋康老师的作品时——那真是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很多时候,无关作者的实力,全看读者自己所处的年龄、时代和环境吧。
    国内作者的话,就是王晋康老师了,国外的话,我倒是特别喜欢一些短小精悍,妙想天开的作品,比方星新一的科幻小说,就非常不错,百读不厌。

    安迪:你比较喜欢写科幻、奇幻、玄幻等各种题材大锅烩的小说,那么在你看来,这些幻想小说类型有哪些区别和联系?把这些作品组合在一起,有没有心理障碍?
    大牛:心理障碍是没有的,但的确容易搞砸了。大杂烩这种东西,看似能吸引所有喜欢其中某一部分的读者,但也很有可能,两头不讨好,所有读者都不喜欢。
    至少从商业角度考虑,并不是什么可以大红大紫的题材,不够“王道”。
    至于区别和联系,这个题目实在太大,网上对于“什么是科幻”之类的题目都争到头破血流,咱们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反正,无论科幻、玄幻还是奇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能构造一个栩栩如生,让人信以为真的新世界——我以为,这是幻想小说的本质。

    安迪:问一个诛心的问题:在小说的前半段,你表达了一个观点即修真技术是进步和发展的,现代修真世界不但在技术上好过古代,而且核心理念远远超越古代。可是当写到昆仑遗迹的时候,又出现了很多修真小说中的“洪荒宝藏”,后来皇后也是用古代帝皇的传承碾压众人,你觉得这样写矛盾吗?
    大牛:首先,在通俗小说的写法上,为了惊险曲折好看,更为了主角能尽快得到某种能力,进入某个阶段,“古代宝藏”之类的金手指是不得已而为之。
    否则,按照正常工业发展,某项新技术要积累五十一百年才出现,再过五十一百年才能进入实用领域——那主角头发都白了,是吧?
    再说,一代更比一代强是普遍的真理,但这是在不考虑外界干扰因素的前提之下。
    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算五万年、十万年吧,但在此之前的几百万、几千万、几亿年当中,有某种外星文明高度发达,拥有远远凌驾于我们之上的“秘宝、遗迹”,这不合理吗?
    或者说,昔日的文明曾发展到很高的程度,但在一场战争中毁灭了,剩下的人不得不从刀耕火种开始,重新发展,出现了文明的断层甚至倒退,这不可能吗?
    “第四次世界大战,将用石头和木棍来进行”,从这个角度说,古代胜过现代,也是可以自圆其说的。

    安迪:哈哈哈,绝妙的回答!也确实解开了我的心结。这本书写到现在,在你的大纲里面已经完成多少进度了?在帝国、联邦和圣盟之外还有其它较大的组织没有写到吗?
    大牛:基本上,过70%了吧,抛开最终的“地球篇”不算,不会再加入更大规模的势力了——那就太长了。

    安迪:李耀亲眼看到的真人类帝国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那么圣盟会不会也有着我们不知道的另一面?圣盟又有没有可能最后被洗白?
    大牛:我不知道什么程度算“洗白”,但任何一个文明能延绵千年还不崩溃,肯定有其运转的合理性,是某种内在逻辑支撑着这个文明中的个体生老病死和延绵不绝,而不是单纯的“善”或者“恶”。
    我不想写圣盟究竟是好是坏,只想写“某种有可能出现的人类太空文明”,能写出这一点,就满足了。

    安迪:我觉得本书非常适合改编成动漫作品,如果能够改编说不定就能成为《银河英雄传说》这样影响一个时代的神作。请问本书有后续的改编计划吗?
    大牛:我当然非常希望有,目前漫画版已经有了,但受限于题材和篇幅,难度也比较大吧,继续期待吧!

    安迪:《修真四万年》写完以后,有新的创作计划吗?
    大牛:当然有的,我属于那种一天不写字就浑身难受的类型。
    后续估计还会是大杂烩风格吧,比方一座人类城市在各个不同世界观之间漂流的古怪故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安迪:好想法!突然就开始期待了!你还有哪些话想对读者或者其他作者同行们说的吗?
    大牛:用我最喜欢的王小波老师的一句话收尾吧: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感谢大牛的真诚和厚爱,我们下次访谈再见!

    —小说链接—

    卧牛真人《修真四万年》小说封面

    卧牛真人《修真四万年》小说封面

    书名:修真四万年
    作者:卧牛真人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倘若这宇宙,真是一片残酷血腥的黑暗森林,我们修真者,也会燃烧自己的生命,绽放出微弱的火花!”
    “哪怕这火花再微弱,再短暂,再渺小,可是只要我们源源不断,前赴后继,终有一日,火花会点燃杂草,杂草会燎到灌木,灌木会蔓延大树!”
    “最终,小小的火花,会在这片黑暗森林中,掀起燎原天火,照亮整个世界!”
    *****************
    修真40000年代,一个普普通通的边境少年,咆哮星辰,主宰银河的热血传奇!

  • 《鬼吹灯》悬案未了,天下霸唱再被起点中文网告上法庭

    不知道算不算新闻,我看这篇文更多是在分析版权保护这些法律方面的问题……

    天下霸唱《鬼吹灯》原著小说

    天下霸唱《鬼吹灯》原著小说

    ——《鬼吹灯》悬案未了 原作者被起点中文网控告侵权

    在新兴知识产权领域,网文是热门的IP。为了 《鬼吹灯》系列作品的续写问题,网文第一站———起点中文网所属的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几番将 《鬼吹灯》 的原作者张牧野 (天下霸唱) 告上法庭。

    同人设定是否受法律保护

    2007年,张牧野将 《鬼吹灯》 原著二部八卷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全部转让给起点中文所属的玄霆公司,并许可后者进行再创作和开发外围产品。凭借起点中文网的影响力和版权运营,《鬼吹灯》 成为国内著名的盗墓玄幻题材作品。

    2009年,经张牧野许可,北京新华先锋出版科技公司委托御定六壬(刘娅) 创作了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等五本小说。后来,张牧野又创作了《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这六本书(下文称“后六本”) 由新华先锋授权群言出版社出版发行。

    《鬼吹灯》 系列续作的相关权利归属他人,这是玄霆公司所不乐见的。为此,玄霆公司选择将张牧野以及新华先锋诉至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诚然,“后六本”的故事情节与《鬼吹灯》 原著是独立的。但书中保留了 《鬼吹灯》 系列的主要人物:胡八一 (《摸金校尉》 中称为胡爷)、王胖子、Shirley杨 (《摸金校尉》 中称为雪梨杨、大金牙)。描述的盗墓规矩也相同:盗墓者佩戴摸金符、盗墓过程中运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寻龙诀和分金定穴之术进行盗墓,遵循鸡鸣灯灭不摸金、合则生、分则死的禁忌规矩;盗墓者把僵尸称为“粽子”,并可使用黑驴蹄子对付“粽子”。

    在动漫游戏文化圈,连贯的人物形象与世界观被称为作品设定。延用原著设定,是“同人创作”的重要特征。问题是,这样的设定能够适用著作权法的调整范围吗?

    《鬼吹灯》衍生利益有多大

    著作权争夺的背后更多的是商业开发考量。2015年12月,万达公司经玄霆公司授权根据 《鬼吹灯》 第二部改编的电影 《鬼吹灯之寻龙诀》 (下称 《寻龙诀》) 在全国上映。玄霆公司申请到了诉前行为保全,禁止卓越—亚马逊网站使用“电影 《鬼吹灯之寻龙诀》 原著小说”字样来销售“后六本”中的 《摸金校尉》。

    玄霆公司认为,卓越公司与其有竞争关系,使用“寻龙诀原著”字样的行为易使相关公众误认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为《寻龙诀》原著小说或者与之有关系,攀附《寻龙诀》《鬼吹灯》知名度的主观故意明显,构成不正当竞争。若不立即采取临时禁令,将会对《鬼吹灯》市场价值造成损害,且无法用事后的经济赔偿弥补。

    法律界指出,著作权商品化诉求凸显,是新近知识产权领域案件的特点之一。随着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基于著作权开发的衍生产品极大丰富,这种商品化的权利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鬼吹灯》 衍生的价值链,远不止小说与一部电影。

    2015年起,张牧野将 《摸金校尉》一书完整著作权等权利授予天下九九。后者授权易科成志公司开发、运营《摸金校尉》 同名手机游戏。随后,易科成志又授权千禧之星公司设计、开发摸金符饰品———银款售价1680元,金款售价3880元。

    此外,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张牧野推出了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网络季播剧。爱奇艺在剧中配以“没有牧野诡事就没有鬼吹灯”及“最正宗的鬼吹灯系列”宣传语。

    为了上述商业开发事宜,玄霆公司两次将张牧野和相关方告上法庭。

    怎样才是适度的保护

    对于玄霆公司而言,“后六本”积患已久。在最近一次诉讼的诉请中,玄霆公司步步为营,而怎样在权利保护和鼓励创作自由之间做出合理的判决,需要考验知识产权领域的司法实践。

    玄霆公司方面主张,《鬼吹灯》原著人物名称、形象、关系、盗墓需遵循的禁忌及规矩方法等是小说的主要框架内容,属于作品表达范畴,应受著作权法保护。而如果不能适用著作权法,则寻求判决张牧野及相关方违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即:应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

    而张牧野和相关方面辩称,人物形象、盗墓规矩和禁忌手法与小说情节不是一回事,属于思想范畴,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后六本”不是改编来的作品,也不是续作,而是完全创作的类似题材的新作品。即便利用原著要素进行再创作的行为归著作权范畴,也更接近于著作人身权,而不能适用其他财产权利。

    在中国的动漫游戏文化圈、网文圈子,延用相同设定的同人创作作品方兴未艾。而涉及同人作品的司法判例是十分鲜见的。因此,对著作财产权的保护和对创作自由的适度保护,是厘清《鬼吹灯》 一案需要兼顾的两个因素。

    转载PS:这分析到最后貌似也没得出个什么结论啊。

  • 法医秦明全新系列小说《守夜者》在掌阅发布

    近日,掌阅首发法医秦明全新系列小说《守夜者:罪案终结者的觉醒》,新书已经可以在掌阅书城中下载阅读。在写作5部“法医秦明”系列小说,并成功改编为大热影视剧作品之后,秦明再次自我突破,开辟新的系列《守夜者》,“这是我突破写作瓶颈的开始”。

    法医秦明《守夜者:罪案终结者的觉醒》小说封面

    法医秦明《守夜者:罪案终结者的觉醒》小说封面

    书名:守夜者:罪案终结者的觉醒
    作者:法医秦明

    小说简介:
    一桩离奇越狱案,22个逃犯流入街头。这些穷凶极恶的逃犯之中,有人杀过人,有人饮过血,还有人放火专烧新娘……他们随时都可能再度作案,成为南安市居民难以入眠的噩梦。
    重重压力之下,一个尘封已久的神秘组织“守夜者”获得重启。机敏顽劣的萧朗,冷峻寡言的凌漠,天才少女唐铛铛阴差阳错成为首批见习学员。守夜者淘汰机制残酷,每周都有新人出局。然而更残酷的是,冥冥中似乎有人在与他们赛跑,每当他们接近逃犯时,他们最终追捕到的,都只是一具尸体……
    3个月,22个逃犯,1个神秘杀手,在这场倒计时的追捕游戏中,谁才会笑到最后?
    书中藏有重磅彩蛋,找到游戏规则,你也可以成为守夜者的外援!

    虽然是全新系列,但作者秦明想表达的仍然是他所坚持的正义感。从第一本书开始,无论凶案有多凶残,“法医秦明”都在弘扬一种正义感,一种对犯罪分子的仇视以及对无辜者的悲悯。不仅如此,他一直在告诉大家的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据悉,作者秦明为现任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法医病理损伤检验科科长、副主任法医师,正因如此,他才能把“法医秦明”塑造成一名优秀的“法医”,在新作中,他也开始尝试写作更复杂的故事,呈现出一个复杂却清晰、虚构却合理、悬疑且精彩的故事。

    目前掌阅APP中已经率先推出了法医秦明系列专题,除了最新的《守夜者》之外,秦明代表作《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幸存者》《逝者证言》等都能在掌阅下载阅读!

    转载PS:目前只能在掌阅APP中搜索阅读,网页版看不到。《守夜者》这书有实体书,网上看也就只有十几章而已,如果按网络小说算真的是超短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