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娘书单107期:男生最好不要看这6本网络小说!

    所以这一期点娘书单推荐的又是女频小说?
    以前各期点娘书单可在本站搜索关键词“点娘书单”查找,或点击→点娘书单,查看全部点娘书单推书内容。

    点娘书单

    点娘书单

    这是 点娘书单 的 第 107

    ——男生最好不要看这6本小说,不然看完肯定哭成小公举!

    01《琅琊榜》

    海宴《琅琊榜》小说封面

    海宴《琅琊榜》小说封面

    书名:琅琊榜
    作者:海宴

    内容简介: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讲述了“麒麟才子”梅长苏才冠绝伦,以病弱之躯拨开重重迷雾、智博奸佞,为昭雪多年冤案、扶持新君所进行的复仇故事。从阳刚的侧面反映了男人之间的义薄云天、情义千秋,吟诵了一曲热血男儿的蜕变之歌。

    编辑推荐:
    @忆昔梨落:
    结局处当看到萧景琰夙夜不眠的抄写战事中亡者的名字,那其实是他怕看到梅长苏的姓名列于纸上;当内宫总管高湛说的那句“宫墙之内的风从未停过”……不觉一个属于梅长苏的传奇和故事就这样结束了,然而却让人意犹未尽,故事结局意味深长。不舍之情莫名就弥漫而出,潸然泪下。《琅琊榜》不可置否是一本好书,而其中主角梅长苏更是刻画得深入人心。足智多谋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就是我喜欢的梅长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梅长苏;始终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亦是。这就是我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02《山月不知心底事》

    辛夷坞《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封面

    辛夷坞《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封面

    书名:山月不知心底事
    作者:辛夷坞

    内容简介:
    十七年前的月亮下,他说,“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后来的他当然还是离开了。向远一直以为,分开他们的是时间、是距离、是人生不可控制的转折,后来她才知道,即使她留住了叶骞泽,总有一天,当他遇到了叶灵,还是会一样爱上她。她改变得了命运,是否改变得了爱人的一颗心;山月清辉已远,她仅有的,也只是清晨枕边的那一缕阳光

    编辑推荐:
    @唱茶: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觉得活的很累,需要陪伴!为什么我们看小说,看影视作品会哭,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在某个瞬间,某个环节里,与我们的心底那些不为人所知的心酸,引起了共鸣。书中的女主,她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她为男主一家解决了那么多麻烦,她付出了所有的爱,才能去包容与隐忍,在作者极好的文笔烘托下,女主的情绪那么真实的呈现在我们面前,那些不断的失望累积起来的痛苦,是不是也无形中打动着还在俗世中煎熬的我们,当女主最后绝望的对绑匪说,你要钱我会给你,但请你撕票,我们的心,跟着女主一起碎了!

    03《琐窗寒》

    郁桢《琐窗寒》小说封面

    郁桢《琐窗寒》小说封面

    书名:琐窗寒
    作者:郁桢

    内容简介:
    几度斜阳,茵茵如梦,碧凝佳树。烟波渺渺,夜倚寒窗听雨。叹今生、坎坷难平,管他灯下说私语。泪湿合欢被,题痕尽染,旧情残暮。归路,天涯处,莫负好青春,落花无助。半帘风月,试问闲愁几许?想山盟、尺素难书,桃云月下情无主。路遥遥,借问君期,错把相思误。

    编辑推荐:
    @沐熙雪:
    你是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呢?你有没有会因为生活中的一点小事而感动呢?有没有因为电视剧中久别重逢的男女主角而潸然泪下?让我带你走入一个伤感美好的世界吧?古代的女子很专情但又很可悲,遵从这三从四德,自己的爱情从来不受自己的控制,没有会嫁到一个自己爱的人,与自己的爱人相离,而不能相守,这本书完美的带你认识一个悲情女子的故事,动情的笔功,优美的古诗词句,添加了一丝丝生气。

    04《天后归来》

    夏婉瑛《天后归来》小说封面

    夏婉瑛《天后归来》小说封面

    书名:天后归来
    作者:夏婉瑛

    内容简介:
    她是歌坛顶级天后,在最绚烂的年华含冤而死。
    一朝重生,成为人人可欺的废柴练习生。失去了绝色容颜?没关系,她的天籁歌声让所有女星都望尘莫及;被嘲笑出身卑贱?没关系,她的真实身份尊贵到让全世界都颤抖;欠下巨额债务?没关系……
    某大BOSS低声对她笑:“小绫,做我的女人,欠债一笔勾销。”
    她傲娇:“抱歉,厉雷,我卖艺不卖身。”
    一个歌坛天后,重生成废材练习生,重返巅峰,和某霸道总裁不得不说的故事。

    编辑推荐:
    @眨眼对你笑:
    夏绫重生能遇到厉雷,是上天的恩赐。在她孤单害怕的时候,厉雷会过来抱住她,不离不弃的地陪着她;在她身陷囫囵,满眼绝望的时候,厉雷从天而降,宛若天神,一次次动用所有势力去救她……瑛瑛强大的笔力,勾勒出跌宕起伏的剧情,以及人物丰富细腻的感情,让人的眼泪一次次哗啦啦的流,厉雷迎风而上,利用滑翔伞去救夏绫,雷击断的桃花枝,是他知道夏绫安全了;夏绫捅向自己肚子的那一刀,是她可以为了厉雷不惧一切的决绝。这是一本即使流泪还想再读的书。

    05《花开春暖》

    闲听落花《花开春暖》小说封面

    闲听落花《花开春暖》小说封面

    书名:花开春暖
    作者:闲听落花

    内容简介:
    重生成古代美貌小萝莉,和年迈的奶娘相依为命。
    虽是自幼失怙寄人篱下,可闲看小桥流水的生活依旧幸福。
    青梅竹马可守得住?砸在头上的富贵麻烦要怎么办?
    哼!见招拆招谁怕谁!
    ……
    某人得意洋洋:先娶回家,慢慢收伏!

    编辑推荐:
    @滴入尘埃:
    让人流着温暖眼泪的文。看完了整篇《花开春暖》,让人觉得是一篇很让人心暖的文。《花开春暖》里释诠了什么家人,家人就是家人有难时候的避风港。文中的李小暖就是古家人的家人,“晓暖即娘家”这句话让古云姗在受到委屈找李晓暖哭诉的时候,李晓暖说的早就作好打算“就等你一句话”不仅让古云姗感到温暖,也让看文的看到人家人的暖心,看得让人辛酸落泪之时也顿感欣慰。

    转载PS:虽然都没看过…额

  • 2016年的网络文学:从古典时代迈向巅峰,二次元展开新纪元

    来自北大网络文学论坛的文章,探索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盘点2016年那些经典的网络小说。

    ——2016网络文学:“古典时代”迈向“巅峰”,“二次元”展开“新纪元”

    2016年岁末,有两个颇具新闻效应的“文化交流事件”与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内在相关。一个是阅文集团与北美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共同宣布,签署十年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开启了中国网络小说对外输出的新模式。一个是日本著名动画制作人新海诚的电影新作《你的名字》热映,不但在日本获得年度票房冠军,也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日本电影。

    wuxiaworld

    wuxiaworld

    之所以说这两个似乎比较“外围”的事件与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内在相关,是因为,前者让我们看到,对于中国网络文学的定位,必须在全球媒介革命的视野中进行——百万级的“老外”爱看中国的网络小说,并且是自发翻译、追更阅读,这一惊喜的发现极大提升了中国网络文学界的文化自信。借助媒介革命的力量,中国的类型小说弯道超车,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中国网络文学全世界“风景独好”的文化奇观背后,是中国在印刷文明时代类型文学生产机制的缺失和网络时代影视、ACG文化生产机制的落后。《你的名字》的热映显示着,那个源于美国、产于日本、对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中国网络文化产生极深影响的“二次元”文化,终于破壁而出,不但破了“次元之壁”,也破了国族之壁,从而进入主流大众文化。2015年曾被称为“二次元”年,中国网络文化的新纪元已然开启,以“网络性”为核心属性的网络文学自然会被席卷其中。

    2016星创奖二次元轻小说征文

    2016星创奖二次元轻小说征文

    或许我们可以说,中国网络文学“野蛮生长”的前二十年是得天独厚的黄金时代,也是媒介转型的过渡时代,我们这里姑且称之为“网络文学的古典时代”,它正在走向“巅峰”,出现经典性的作家、作品;与此同时,随着“网络性”的深入,“二次元”文化也逐渐渗透其肌理。这两种态势交错并行,都在2016年的创作潮流中有着明显呈现。

    “巅峰”、“名著”、“行业文”与“小众文”

    2016 年2月,知乎社区上出现一个提问:“《赘婿》《雪中悍刀行》和《将夜》是否是目前为止网络文学的巅峰表现?”这说明,在主流文学界做“高峰/高原”之论的同时,网文圈内部也开始了对网络小说经典化的讨论。

    愤怒的香蕉《赘婿》小说封面

    愤怒的香蕉《赘婿》小说封面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小说封面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小说封面

    猫腻《将夜》小说封面

    猫腻《将夜》小说封面

    在斩获主流文学界多项大奖之后,猫腻的经典性地位已经基本被主流文坛认可。相对于猫腻,愤怒的香蕉虽然在主流文学界声名不显,但在网文圈内也有着极高口碑,被认为是继猫腻之后又一位有“大师品相”的作家。本年榜(“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推荐榜)2015年推荐了猫腻的《择天记》,2016年度以愤怒的香蕉的《赘婿》为“男频”首推篇目。这是一部作家以写“名著”的抱负“苦更”细磨的野心之作,堪称历史类网文的集大成者,并且超越了类型文学和精英文学的楚河汉界,可以放置到整个文学史的脉络中去讨论。

    《择天记》动画海报

    《择天记》动画海报

    在同被列为“巅峰”的三部作品中,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纵横中文网)最富争议性。不过,无论是激赏者还是批评者,都属于网文读者中的同一人群——“老白”,他们是网络读者中相对精英的一群,是支持网络文学走到今天的重要力量。其实,那些高评《雪中悍刀行》的“老白”们未必不知道这本书的毛病,但他们选择原谅,就像选择忍受香蕉的“龟速更新”,因为,他们太希望看到网文中出现“巅峰之作”了,这群精英读者正是孕育网文大师的土壤,也是网络文学从“高原”走向“高峰”的不竭动力。

    “女频”文中,引领着宫斗、宅斗文主流的当数起点女生网的《君九龄》(希行)和《慕南枝》(吱吱)。2015年度本年榜推荐了希行的《诛砂》,2016年度以吱吱的《慕南枝》为“女频”首推篇目。晋江的priest在言情新作《有匪》中做出了可敬的尝试,将女性的“自爱”推向了“人间爱”的大境界。《末日乐园》(须尾俱全,起点女生网),同样也探讨了重新界定“女性”与“人性”的问题,并借助“末日求生”的极端场景,将这一探讨推进了很远。也有简简单单谈恋爱的佳作:如《我们微笑着说》(霜华月明,云起书院)、《打火机与公主裙》(Twentine,晋江文学城)、《千秋》(梦溪石,晋江文学城)等。

    希行《君九龄》小说封面

    希行《君九龄》小说封面

    志在攀“巅峰”、有能力写“名著”的作家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有追求的网文作家走的是更精专的路数。近几年,在“专业性”方向上成果斐然是“历史穿越文”中“历史研究范儿”的一脉,如2015年度推荐的《清客》(贼道三痴)、《宰执天下》(哥斯拉)。本年度,我们推荐的《花与剑与法兰西》(匂宮出夢,起点中文网)是一部“历史研究范儿”的“欧穿文”,虽该文尚有种种不足,但仍有开拓之功。

    匂宮出夢《花与剑与法兰西》小说封面

    匂宮出夢《花与剑与法兰西》小说封面

    “专业性”的另一个向度是“行业文”。2014年“净网行动”之后兴起的“娱乐文”也越来越与“行业文”结合。如琅俨《我有四个巨星前任》(晋江文学城)代表的足球文、荔箫《盛世妆娘》(晋江文学城)为代表的美妆文、水千澈《重生之国民男神》(潇湘书院)为代表的粉丝追星文,则第一次把近年来在青少年间火爆升温的爱豆文化(idol音译词,指年轻的职业化的偶像明星)以文学赋形。《文艺时代》(睡觉会变白,起点中文网)为中国“第六代”电影树碑立传,以堪称专业化的细节知识让“爽感”颇具“文艺范儿”——小说甚至成了故事版的“观影指南”——经此路径,“娱乐圈文”与“小众文”连通,以“小清新”著称的“豆瓣文青”也终于与以“情怀”自命的“网文文青”相逢一处。

    睡觉会变白《文艺时代》小说封面

    睡觉会变白《文艺时代》小说封面

    此外,更有作家剑走偏锋,比如,徐公子胜治的《太上章》(起点中文网)以几百万字演绎《道德经》,偏离“以爽为本”的“网文大法”,重拾传统的“文以载道”,虽然不甚成功,但未必此路不通;知秋的《十州风云志》(起点中文网)虽是脱胎于武侠,但其“现代感”倒显得比1980年代的“先锋小说”更真切些,堪称“中国式的现代派”、“网文里的恶之花”。两位“远古级大神”(在网文2003年VIP机制建立之初就已成名)的“高蹈之作”颇有些“精英文学”、“纯文学”的气质,但这气质却是从网络文学中土生土长出来的。这说明,人类的精神追求和文学探索不会因媒介的变革而中断。虽因商业化主导,中国的网络文学囿于类型小说的大众性,但总有网文作家敢任性。

    徐公子胜治《太上章》小说封面

    徐公子胜治《太上章》小说封面

    “虚拟现实”、“数据库式写作”与“虚拟现实主义”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虚拟现实”第一次走进大众视野。然而,满怀兴奋的人们也被一再告知,真正想拥有饱满的VR体验,在技术上尚有待时日。然而,借助“纸上谈兵”的优势,VR世界在网络文学中已经建构了十年。2016年趁“VR元年”之势,三天两觉的《惊悚乐园》(起点中文网)大放异彩,这篇以“近未来”神经连接游戏为背景的网游科幻小说探讨了诸多人类进入VR时代后的关键性命题,如衍生者(数据衍生的智慧体)的生存权、后人类情景下人的定义与尊严、虚拟与真实的界限,等等。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小说封面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小说封面

    随着“二次元”世界被川流不息的“段子”、“梗”密密实实地充满起来,“数据库式写作”成为一种全新的写作模式。发布在铁血网的《永不解密》(风卷红旗)就很好地吸收了网络“军迷知识”;拉棉花糖的兔子《天庭出版集团》(晋江文学城)也是一部基于“数据库”模式的同人写作。这是真正属于“ACG一代”的网文,只有极熟悉“二次元”世界的网络达人才能创作得出,也唯有“ACG一代”的读者,才能“接收到笑点”。

    风卷红旗《永不解密》小说封面

    风卷红旗《永不解密》小说封面

    “二次元”的资料库不仅仅提供原材料式的“梗”“萌要素”,而是可以直接投射到“人设”(人物设定)和“世界观设定”中,使原本基于故事的小说崩解为基于“人设”的“角色小说”。徐徐图之的《袁先生总是不开心》(晋江文学城),就把无数个“萌梗”资源,型塑成了一个活生生的“袁先生”。

    从现实到虚拟现实,从“宏大叙事”到“数据库式写作”,从现实主义到“虚拟现实主义”,人类进入后现代,特别是网络时代以来,认识世界、体验世界、表现世界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于这些变化,沿用传统的现实主义、现代主义的文学理论无以解答,网络文学研究的理论体系亟待更新。

    附:“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2016年度推荐榜

    女频
    吱吱《慕南枝》,起点女生网
    梦溪石《千秋》,晋江文学城
    徐徐图之《袁先生总是不开心》,晋江文学城
    霜华月明《我们微笑着说》,云起书院
    Twentine《打火机与公主裙》,晋江文学城
    须尾俱全《末日乐园》,起点女生网
    琅俨《我有四个巨星前任》,晋江文学城
    水千澈《重生之国民男神》,潇湘书院
    拉棉花糖的兔子《天庭出版集团》,晋江文学城
    priest《有匪》,晋江文学城

    男频
    愤怒的香蕉《赘婿》,起点中文网
    知秋《十州风云志》,起点中文网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起点中文网
    睡觉会变白《文艺时代》,起点中文网
    匂宫出夢《花与剑与法兰西》,起点中文网
    风卷红旗《永不解密》,铁血网
    卧牛真人《修真四万年》,起点中文网
    饥饿2006《无限道武者路》,起点中文网
    徐公子胜治《太上章》,起点中文网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纵横中文网

    转载PS:这篇完全可以当推书的文看。

  • 杨晨说网文:小说网站的主要收益来源并不是靠卖IP

    转自微信公众号“杨晨说网文”系列文章,延续之前的“网文误区系列”,这次杨晨大大驳斥了外行普遍认为的“网站主要靠卖IP获得收益”这种说法。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网站主要靠卖IP获得收益——网文误区系列之四

    记得在多年前,每当我向他人介绍自己的工作单位时,对方基本上都会惊讶地问,你们做网络文学的,也能赚到钱吗?

    到了这两年,同样去介绍工作单位,对方的态度则是来了个大反转,基本会说,你们做网络文学的很赚钱啊,现在IP这么火,版权一定卖得很好吧?

    其实,前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都同样代表着对网络文学的不了解,而不光是这些与行业毫无瓜葛的路人,甚至有相当数量的一批报导着行业新闻的记者,也同样有着这种错误的观念,认为网络文学的收入就是来自于卖版权、卖IP,认为这是养活文学网站的主要根基。

    然而,事实却恰好相反,版权收入在网站的整体收入中占比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占比极低,它别说是主角,就连重要配角都算不上。真正占收入主体的,还是付费阅读本身。

    这一点,其实理性分析一下,就丝毫不奇怪了。热门作品的版权的确能卖很贵,有部分作品的影视游戏版权的确高过了它的电子收入,但问题是,这样的作品能有几本?而电子上能有不错收入的作品,又有多少本?

    最近的几年里,IP越来越热,各类版权的确是卖得一年比一年多,售价一年比一年高,但与之相随的,是电子收入也在节节增高,而且是不断翻着倍的往上涨,在这种疯狂的增长态势下,版权收入虽然也在不断提升,但占比反倒是在日渐降低。

    当然,这里说的是阅文,或者是起点这样大站,有为数众多的小网站的确电子收入并不高,但相应的,在这些小站,版权也同样卖不出什么价来。

    因此,如果听到有谁在说“网络文学主要靠卖IP获得”收益,那我们立刻就能断言他是个外行了。

    至于这一状况在未来会不会发生翻转,我认为不会。

    我相信在未来,版权开发的收益一定会赶上,乃至于远远的超越电子收入,但需要注意的是,版权开发和版权销售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举个例子,一部作品电子收入只有八百万,但它可以吸引三个亿的影视投资,最后赚回八个亿,净收入五亿。从影视收入来说,是远远高于电子收入的,但这五个亿的影视收入和版权金完全是两码事,影视版权正常也就是卖个一两千万而已。

    所以,哪怕是到了多年以后,电子收入已经不再是网站整体收入的大头,但相应的,版权金收入也应该是更低的占比,它依旧唱不了主角,误区依旧还是误区。

    转载PS:我想知道具体到某部小说上看,到底是电子订阅收入高还是卖IP的收入高呢?比如唐家三少的几部作品。

  • 幕天评《无心法师》:有生皆苦的情怀,灵异版的白夜行

    来自知书网幕天的书评,对《无心法师》这个系列小说的解读。2015年《无心法师》改编的电视剧在搜狐视频平台播出,在第二届文荣奖中荣获“最佳网络剧”。

    尼罗《无心法师》小说封面

    尼罗《无心法师》小说封面

    ——《无心法师》:有生皆苦的情怀,灵异版的白夜行

    既然书名叫《无心法师》,就先从无心法师这个人物说起。他实际上是悲哀而复杂的。悲哀在于,他拥有不老不死的生命,却没有看破世道人心的智慧,只能在红尘中厮混打滚,一次又一次地经历身边亲朋老病故去。每次经历对他都是一番严重的情感打击,所以当一段时间内身边依偎的人故去后,他总要隐居到深山里修养自己的心灵创伤,直到旧事纷纷遗忘,再也耐不住山林寂寞,于是便回归繁华人间。

    这种经历实际上很类似佛家讲的轮回。众生在轮回中度过了一世又一世,本质上讲,所有人都是灵魂不死的,就如同无心的不死。但这种轮回经历并未给他们带来超脱的智慧和眼界,因为他们每到新的一世就会忘记前尘,再度从零开始,经历红尘物欲种种痛苦,重复相似的经历,恰似无心一次又一次地经历亲朋故去——进入山林遗忘——再度入世重活的循环。正所谓有生皆苦,众生轮回在佛家眼中是一场不得解脱的悲剧,故而无心这个人物也沁透着深深的悲哀底色。

    作者称无心为法师,让人能很容易联想到佛教,又在第三卷中让无心认为自己是天人,直接点明了无心这个形象的喻示。天人不老,无心不老;天人貌美,无心貌美;天人洁净,无心洁净。天人位于是六道轮回中的顶层,是六道轮回可以得到的最好结果。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仍然不得解脱,沉沦在轮回中忍受着诸多痛苦。无心也是如此,他不老,他英俊,他无垢,满足了我们普通人对于自身外貌条件最好的想象,然而他幸福吗?诚然,他总能收获一次又一次的爱情,凭着自己的本事也能赚不少钱,演绎出一段段看似精彩的人生。但“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他得到的幸福永远是短暂的,一切美好的记忆转过头来都会成为折磨他的痛苦来源,无尽的轮回中,痛苦与他永远相随。他试过自杀,但连自杀也做不到,所以只有遗忘。很多读者会抱怨无心为什么总把学的符咒本领遗忘,搞得每次捉鬼都只能肉搏放血;还有读者说无心太冷漠,看到顾基都未想到这是顾大人的后代。殊不知正是依靠遗忘,才能缓解无心上一次入世带来的心灵伤痛。因此他必须“无心”,使自己“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无心多欲,但他的欲望不在金钱名利,只在食色二字上。他爱吃且格外能吃,书中提到他饭量大。他好色且格外能做,不论是对月牙还是史丹凤,都喜欢凑过去吃豆腐、啪啪啪。“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无心所拥有的的,实际上是人类最原始最基本的两种自然欲望。不同于金钱、权力这些后天沾染的欲望,食、色是根植于人之动物本性中的存在,因而最为强烈。无心这两种欲望强,表明他更贴近人的自然属性(而非社会属性)一面,也就是像动物,这在书中也屡次提及过:“感觉无心像一只驯良的野兽”“不料无心走兽似的埋伏在草丛里,竟然是手嘴并用的生擒活捉,比野物还野”“末了无心停了动作,走兽似的把她护在怀里”“他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大野兽”“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今非昔比,不能像只野兽似的见什么吃什么了”。另外,无心复活的过程实际上也暗喻着生物学上人的进化历程,先是拳头大的一团肉,类似细胞或胚胎;接着是肉虫子,大了又放到水缸里,恰似鱼;随后长出肢体,类似蜥蜴;肢体长全了还留着尾巴,带着白毛,像个猴子,最终才变成人。这与人类进化的过程很相似,所以无心是个更像动物的人,有些类似于道家的“复归于婴儿”。

    但复归自然、复归婴儿般的纯真,可以去除“钱权”之类的后天欲望,却去不了有动物性的自然欲望,有欲望就会有痛苦。无心不吃也不会死,交配也生不出孩子来,某种意义上应该在暗指欲望是多余的,没有意义。也就是佛家说的“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可这又是做不到的,无心饿了会难受,寂寞了会想爱人,这种需求就像火一样烧灼着身心,让他大量地吃,一次次地结婚,在命定的轮回中继续下去。

    无心本人的性格呢?他有些贱,没什么大理想,小富即安,只想着能老婆孩子热炕头,好吃好色,实际上代表着万万千千的普通人。但也正是这些普通人,只能像无心一样在轮回中挣扎,欢乐少而痛苦多,甚至短暂的欢乐也会换来更长久的痛苦。

    有评论将无心的四个女人与生老病死对应,我觉得不是很准确。无心在同治年间的妻子玉儿苍老而死,是老;月牙被人杀死,是死;赛维饥饿而死,是病,那史丹凤是什么呢?她又没生孩子,算不得是“生”吧?反倒是无心这个时候被人当孩子从种子抚养,可以算是“生”。但他在第一部也重生过一次呀。况且另外三个女人都死了,老死不也是死?饿死不也是死?这又怎么算呢?况且还有苏桃呢,她也没法算呀。

    所以我更倾向于无心本人是具有浓厚佛教隐喻色彩的人物,但是其他人物并没有这重色彩。月牙、赛维、苏桃与史丹凤都有一种共性,就是坚强,或许只有一颗足够坚韧的心脏才能忍受得了无心身边接连不断的怪事吧。但细细品味,这四个女人又带着不同的特色。月牙爽快利索,不管住在哪里都能把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因为她长在农家,所以从小擅长做活。赛维强势蛮横,压得弟弟和无心都只能唯唯诺诺,但她绝不会像月牙那样去做家务活。因为她从小长在富贵人家,从没干过这种活。在马家中,各房暗怀鬼胎争权夺利,后来赛维又受了新式教育,远赴外地生活,参加排球这种竞争性的运动,这些无一不对她性格的养成有所影响。苏桃的母亲是地主出身,又念过书,培养出的女儿也有几分小资气息,文文静静的(甚至还吸引了一个疑似拉拉的目光)(其实我一直在想,文革文学的女性基本上按现代审美来看都是铁T,假如用酷儿理论来分析这些人物是否会有奇效?)。所以她的坚强是外柔内刚,生活的苦都能默默承受,但当接触到底线时会爆发出铁一般的力量,比如无心悄然离去,她就用自己的一辈子来证明无心的错误。史丹凤则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中,所以养成了自强的性格,工作家务两手抓,两手都很硬,这与上面那三个人又不一样。

    不过我私心最喜欢的角色是顾大人、猫头鹰和蜥蜴。原因很简单,这三个人物最鲜活可爱。顾大人贪财好色、爱名利、没文化,但是对朋友仗义;猫头鹰善良卖萌没脾气,尤其是任劳任怨给白琉璃带食物,非常招人喜欢,第四部里安排它对无心有敌意我觉得也可以理解,因为无心的性格又贱又烦,尤其是对待白琉璃,变本加厉的耍贱,我一个读者都有点看不下去,何况善良的猫头鹰。蜥蜴同样是个善良单纯羞涩的角色,最有意思的一个地方是史高飞说他脚臭,然后他低头不好意思那里,比无心讨人喜欢多了。

    《无心法师》这部小说虽然是灵异小说,但是里面的灵异桥段实在不怎么吓人,尤其是后面三部。相较而言,我更倾向于认为作者是借无心几次入世的非凡经历来折射出四个截然不同的大时代,很有些《白夜行》借男女主映射日本二十年发展的意思(恰好白夜行里的推理桥段也几近于无)。而且值得重视的是,作者写这四个时代的时候,开掘出了一些我们从未注意的新奇内容,填补了我这种读者的认知空白。

    比如第一部里作者借月牙视角来描写近代工业文明对传统农业中国的冲击,月牙第一次坐火车的新奇、敬畏与紧张混杂的感受,是我们这些当代读者意料不到的。我上一次看到有人用同样的视角来写这种事,还是茅盾在《子夜》里写吴老太爷进城。当然,二者的描写笔力不可同日而语。除此之外,还有月牙烫完头就哭,因为觉得自己丑;穿修身旗袍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不检点了。这些我们司空见惯的小事,在当时人心中是何等冲击,头一次在网络文学中被揭示了出来,值得玩味。

    同样,第二部选取了汉奸家庭这个视角,也算发掘了抗战剧所未及的一个角度。即便是这样一种家庭,在那个大时代下依然是身不由己,生死只在转眼间。倒是里面小柳君与马大少爷的感情很有意思,透着淡淡的基情火花。

    第三部选的时代简直让人佩服作者的勇气,里面同样展现出了很多原本被忽略的小细节。比如那个时代的人居然还能用钱买到东西,比如那个年代居然还有饭馆在营业,比如那个年代还有一小撮人躲到深山老林避世求生,对我这样的九零后来说,那个不可言说的年代的一切都是模糊的,作者却把它从历史的尘埃中拽出来,用富有那个时代气息的语言装点起来,鲜活地摆在我面前。

    第四部是现代都市,作者借助对一个有精神病儿子的家庭的描写,轻描淡写地勾勒出当下农村重男轻女的现状:即便是一个半疯儿子,也比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儿受这些家庭的重视。他们的观念与北上广大城市居民的割裂之重,宛如两个国家、两个年代。作者对这一家庭用很轻很淡甚至有些戏谑的笔触来描写,却揭露出令人齿冷的歧视现象。

    从这个角度来说,将这部书比作灵异版《白夜行》,我觉得没什么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