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娘书单第59期:电视剧专注毁经典100年,跪求放过这6本武侠小说!

    点娘书单更新越来越频繁了啊,我也只好继续分享吧。
    以前各期点娘书单可在本站搜索关键词“点娘书单”查找,或点击→点娘书单

    dianniang23

    这是 点娘书单 的 第 59

    ——专注毁经典100年的翻拍电视剧们,跪求你们放过这6本武侠小说吧!

    自从7月开播以来,《青云志》已经演了50多集,
    虽然剧情略水人物略崩,
    但《诛仙》毕竟是小伙伴们的仙侠启蒙,
    所以很多人还是坚持每天追剧,
    结果现在大结局都要都要来了,
    小凡竟然还是没变成鬼厉,
    看来第二部真的是在所难免了。

    宝宝心里苦却一笑而过~

    宝宝心里苦却一笑而过~

    追了3个多月好不容易等到高潮,
    吃瓜群众们光是讨论碧瑶会不会死的帖子都有几千条了,
    网上电视剧突然宣布停播了,
    理由是为了赶上电视播出的进度,
    讲真,虽然用这种方法把大家胃口吊得很足,
    但如果大结局到时候不尽人意,小心被喷啊…

    说起武侠小说改编,真的是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
    先是把金庸古龙老爷子的所有作品拍一遍,
    后来再每个暑假寒假翻拍一遍,
    有的拍成功了,然而有的拍出来只是毁原著,
    没办法,谁让武侠小说是改编电视剧的最佳选择呢?
    不仅有帅哥美女,还有侠肝义胆,热血柔情,
    难怪点娘手中辣么多精彩的IP都开始被改编拍剧了

    今天点娘就精选了6本武侠小说,
    虽然它们还没有被翻拍成电视剧,
    但是只看精彩程度,估计离被拍成剧也不远了,
    每次自己喜爱的作品被拍成真人剧,
    大家都会感慨:我心中的经典又要被毁了…
    因此趁着这6本小说还没有被改编,
    赶紧来看一下真正精彩的原著吧!

    心情复杂

    心情复杂

    ——以下是点娘本期推书:

    01《80后少林方丈》

    黑土冒青烟《80后少林方丈》小说封面

    黑土冒青烟《80后少林方丈》小说封面

    书名:80后少林方丈
    作者:黑土冒青烟

    内容简介:
    老天不睁眼呐!居然把一个八零后风华正茂的大好青年穿到了古代,穿也就穿了,偏偏要穿成个和尚。
    穿成和尚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方丈!方丈也就罢了,还弄个方丈系统来约束咱!
    将童子功练到大成?让少林成天下第一大派?当武林盟主?系统的要求太离谱。咱只是一个平凡八零后,这么伟大的事业恐怕不能胜任。可有了这该死的系统约束,不能胜任也必须胜任了。
    八零后青年流泪拼搏着,谁也不知道,这个执武林牛耳,泰山北斗般的年轻方丈,最终的心愿就是还俗。

    精彩书评:
    @西界:
    题材十分具有创意,80后穿越的题材屡见不鲜,但是穿越成一个方丈,却能十足吊起读者的好奇心。而一进入本书,马上又会出来第二个悬念,此少林竟然只有三个人?看到此,读者又不禁的期待起来,主角是如何在少林“创业”,使这三个人的破庙变成天下第一派?接下来,在发展过程中,主角又会遇到各种困难,香火稀落,派别之争,高手来袭等。无一例外,每一次,作者都能很好的勾起读者的好奇心,并通过这种悬念来维持期待感。

    02《最强反派系统》

    封七月《最强反派系统》小说封面

    封七月《最强反派系统》小说封面

    书名:最强反派系统
    作者:封七月

    内容简介:
    什么是反派?
    是拳倾天下,纵横一世,还是万人皆敌,搅动风云?
    重生一世,大反派系统加身,苏信可以获得前世武侠世界当中所有的反派人物功法和武技。
    前世惨遭横死,这一世自己要做,就要做那最狠、最强的大反派!
    人皆言我恶,那我便凶残到底!
    人皆言我邪,那我便魔焰滔天!
    “做人要讲信用。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我叫苏信,我言而有信。”

    精彩书评:
    @忆昔梨落:
    谁说武侠没落了?这本书告诉你,武侠有无限可能。武侠加系统体系是当下非常火的网文题材之一,本书也不例外。主角苏信穿越到大周朝开启大反派系统,糅合金古黄温梁等人的文学作品,博采众长,自成一体。本书逻辑清楚,作者思绪缜密、手法老练,对于喜欢武侠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这部作品。

    03《沧狼行》

    指云笑天道《沧狼行》小说封面

    指云笑天道《沧狼行》小说封面

    书名:沧狼行
    作者:指云笑天道

    内容简介:
    琴声悠悠,梦回千年,塞上牛羊空许约,人间爱恨几多仇,谜样的锦衣卫杀手,身负血海深仇,一世奋斗,为情?为梦?
    前世的恩怨纠缠,今生的巨大阴谋,江山如画,佳人如玉,春兰秋菊,美不胜收。漠北的神秘教派,东南的倭寇宝藏,苗疆的奇蛊异事,中原的武林争霸,汉代的千年古墓,层层谜局,引出一个布局四十年的惊天秘密,尽在代号天狼的武当大师兄李沧行,那崎岖坎坷的一生中。
    欢迎随着这匹饱经沧桑,尝遍人间酸甜苦辣的神秘天狼,那深邃而睿智的目光,走进他的江湖。
    用心写书,写不一样的书。

    精彩书评:
    @眨眼对你笑:
    作品文字精炼,语言通畅,武侠风霸气强烈。主角少不了开了后宫,各色美人,感情线可谓是一波三折。荡气回肠的剧情让人又爱又恨,虽然主角不喜欢小师妹,但读者还是很喜欢小师妹的啊。

    04《厂公》

    一语破春风《厂公》小说封面

    一语破春风《厂公》小说封面

    书名:厂公
    作者:一语破春风

    内容简介:
    以宫刑之躯,握生杀大权。
    身披螭龙袍,百官称千岁。
    武林血雨,只身来,白骨皮囊,掌中刀。
    现代男子白慕秋穿越一个叫武朝的中原大国,无奈发现自己成为一名小太监,而那一年大辽挥戈驻马,白山黑水女真出世,西有大夏贪得无厌,北有草原弯弓射大雕。
    一场激荡回肠的民族史诗,更有江湖儿女的武林诗篇。
    PS:白慕秋小声问道:“作者大大,啥时候把小兄弟还给我?”,作者:“看读者给不给力。”

    精彩书评:
    @喵呜哒:
    其实说到武侠的书,我的第一印象仍然在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几名大家身上,再往后就是黄易凤歌。然后几乎一直没怎么碰过武侠。但是我这次不想谈这几位大神,而是偶然间翻到的一本书。就是《厂公》。《厂公》里,白慕秋穿越到一个刚刚被阉的小太监身上。一次与小皇帝的偶遇,靠着《鹿鼎记》的故事成功得到了小太监的信任。同时,抽奖兑换系统也让他轻而易举的得到武功。咋一看,时下最流行的系统流已经攻占了武侠。或许这也不失为武侠崛起的一个契机呢?

    05《死人经》

    冰临神下《死人经》小说封面

    冰临神下《死人经》小说封面

    书名:死人经
    作者:冰临神下

    内容简介:
    一本死人经,半部无道书。
    斩尽千人头,啖吞百身骨。

    精彩书评:
    @紫川然醉月:
    在古典武侠没落,同人和无限流扛大旗的大背景下,发现这么一部兼具情节和风格的原创武侠作品,其实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书中的文字风格初看时有古龙遗风,但字里行间少了几分飘逸,多了几分厚实。从一段老套的复仇桥段开始,步步为营,层层推进,逐渐勾画出一个风云诡谲的黑暗江湖。平平淡淡的叙述,却能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惊心动魄的感觉,实在是一部暗黑系武侠的精品之作。

    06《刀剑啸江湖》

    汉北之南《刀剑啸江湖》小说封面

    汉北之南《刀剑啸江湖》小说封面

    书名:刀剑啸江湖
    作者:汉北之南

    内容简介:
    春风桃花一壶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二十年前春风楼主荆薄暮血洗江湖,掌中化雨剑称天下第一剑。二十年后碎月浮生刀崛起于江湖。江流身中奇蛊,化身万千。坐下异兽夜行一万八千里。且看他如何携稚子,闯江湖。

    精彩书评:
    @清寒:
    春风桃花一壶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看到这样的简介,无疑告诉我这是一本传统武侠小说。扣人心弦的情节,有情有义的汉子,通过作者精湛的文笔,呈现出来,看得再涉武侠挑选阅读的我,心中颇为欣喜。传统武侠,现在虽然说已经属于冷门,也鲜少有机会阅读,但挑选到这本小说,我觉得不虚此行。因为,这本小说勾起了我心中的儿时记忆,让我再次重回那片有着青春印记,有刀光剑影,有腥风血雨,更有儿女情长的久远江湖。缓缓走进它,再临江湖,再次感受传统武侠的传统之美,无憾!

    有没有哪本武侠小说在你心中,
    是无论怎样翻拍都不及原著十分之一精彩的呢?
    赶紧推荐给小伙伴们吧!

    转载PS:我觉得武侠拍的电视剧经典还是多,比如金庸武侠改编剧,拍了那么多部,总有经典的。现在网络小说改编的网剧,虽然也有好评吧,但个人感觉还是比不上几部经典的金庸武侠片的。

  • 邵燕君:网络文学时代,人们不那么信奉精英了。

    转自网络,联动→《转邵燕君、李敬泽、陈晓明等关于网络文学的讲座》。

    配图:邵燕君在北大人文学院

    配图:邵燕君在北大人文学院

    ——邵燕君:网络时代,人们不那么信奉精英了

    精英价值的崩解

    人物周刊:很多人从文学形态上定义网络文学,会说它是“通俗文学的网络版”。你似乎更倾向于用媒介来定义网络文学?

    邵燕君:我也同意现在的网络文学是以长篇类型小说为主导,但我觉得这么理解很难真正定义网络文学,我倾向于用“新媒介文学”。现在说起网络文学,大家会跟传统文学相区别,对吧?但传统文学是什么?很抽象。其实我们说的传统文学,就是哺育我们长大的印刷文明之下的纸质文学。但我们不会说它是纸质文学,纸质是我们的主流媒介。所以,在纸质文学之下,我们会分纯文学、通俗文学,分诗歌、散文、小说,那么出现一种网络文学的时候,我们就倾向于在原来的分类体系中去界定它。因为现在网络文学大部分是通俗文学,我们就直接按这个体系说它是通俗文学的网络版。但如果你把这个时间段再放长一点的话,网络是一个新的媒介,它应该对应的是口头文学、简帛文学、纸质文学,对应的是不同的媒介。

    人物周刊:在你看来,网络这种媒介的特殊之处在哪?

    邵燕君:网络时代是什么?是人不再需要文字的转译,我们可以用声像直接交流,人可以即时互动。麦克卢汉说电力发明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太快了,那结果呢?是取消了距离,任何信息都可以同步抵达。在此之前,北京的一个消息传递到云南去,就是飞机也得飞好几个小时,它就有一个中心和边缘;但在电力时代,这个信息不存在任何的间隔,所以它就同步化,序列性让位于同步性。这个地球就重新变成村子了。

    以前我们是面对面(交流),总体来说社会是由血缘关系主导,而今天在这个地球村的范围内,我们是“趣缘”关系,趣味的血缘。比如说这帮人一块玩魔兽的,可能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是个15岁美国少年,但我就跟他说得来。老一代人看见大家在餐桌前还在玩手机,自然会觉得人情冷漠,但事实上,他可能是在另一个你看不见的二次元空间,跟他的小伙伴在一起社交。也就是说,网络时代人类按趣缘空间重新部落化。

    人物周刊:现在的网络文学为什么会以类型小说为主导?

    邵燕君:老百姓爱看,这就是花钱、花时间的人的选择。没有任何人限制你,你写纯文学也可以发啊,写呀。没人限制你写,但你不能逼人看啊,你不能逼人花钱吧?以前是我们逼人看,这是精英引导和粉丝经济的问题,不是文学的问题。

    人物周刊:但这个问题影响到现在社会主流对网络文学的偏见。

    邵燕君:对。我们所谓的主流,就是精英啊,是以前得利的那个,“一上课你们都得听我的”,现在他们都不听了。(笑)原来是“你不看我的作品,你粗俗啊”,现在他们不看了,还挺乐呵。

    我们想想从小的教育。精英教育里也有快乐,但它不是奔着快乐去,它是奔着好去的,为了那个好你可以忍。那就意味着你要有一个绝对的价值,人才愿意牺牲快乐,去遵从,去训练。现在,显然整个社会的这种价值在变化。你看这次奥运会,那个傅园慧就拿一铜牌,可现在她最红。奥运会的金牌大家很重视,但这次没有那么重视了,对吧?就不是只有金牌一个权威标准了,大家的认同会特别广泛了。

    现在的文学也是这样。人们不那么信奉精英了。因为精英的确立,是和知识垄断、信息垄断和教育垄断相关的。以前全国就这么几个识文断字的人,但是现在的识字率是百分之九十几,信息也很通达了,那你说谁是精英啊?我们学中文的人算精英吗?我们觉得我们是精英,但他们都管咱们叫“文傻”,咱在知乎上都没地位。民间的那些,像马伯庸、六神磊磊那帮人,他不是中文系的,他也有一帮粉丝,你凭什么说你是精英啊?以前,都是什么北大北师大的学院派才能给金庸命名吧?现在还用着你吗?他不需要你,那你的中心地位在哪里啊?评判权在谁手里啊?在读者手里。读者说,我不爱看你北大中文系写的,我爱看六神磊磊写的,写得好。或者说,噢,你写得真好,但我看不懂,我看他的。网络时代就是这样。

    在纸媒时代也有商业小说,也不是精英主导的,也是大众的。但在整个纸质时代,精英占主导地位。比如金庸,他也承认他特别想登堂入室,特别希望北大给他一个位置,他也能够说“我的通俗文学也是经典”。因为那个时候,纸质文学本身就是这么一个雅俗对立的价值结构。

    网络时代颠覆的就是这个二元对立结构。它颠覆的不是文学等级秩序,不是说“俗的也挺好”,而是颠覆了整个二元对立,就没有“雅俗”这回事儿,因为去中心化了。我们在各个层面都在颠覆二元对立,甚至在性别上。你连男女都颠覆,还雅俗?

    人物周刊:其实很多人看网文,他自己也会觉得自己……

    邵燕君:庸俗,低级。

    人物周刊:对,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非常后悔,但又忍不住不看。

    邵燕君:只有我们这帮人,受精英教育特别严格的人,才会觉得自己浪费时间。我采访过“猫腻”,我喜欢的作家,他就明明白白告诉我,我工作的意义就是帮助人们杀时间,我要帮助人们把他们的业余时间,有效地、跌宕起伏地、欢乐地杀掉,这就是我工作的意义。他不认为这是浪费,这就是生命的意义。天天做那重复性的工作,比如搬砖,不管是真的搬砖,还是咱们学术上搬砖,这才叫浪费生命。

    我特别恨这种人,明明那个小说真的陪伴过你、感动过你,你失恋的时候,你活不下去的时候,是人家陪着你的,给了你温暖,给了你快乐,哪怕仅仅给了你陪伴,翻过脸你就说是垃圾,这真叫没有良心。也许他觉得可以说出口的“经典”,在他的生命中根本没留下什么痕迹。而且我们都读过爱情小说什么的,我们会知道,这种让我们感动的小说绝不仅仅是给我们快感的,它确实是给过我们心灵的激荡的。

    我觉得人应该尊重自己的爱好,尊重自己的阅读习惯。我前两天跟戴锦华老师聊天,戴老师高雅吧,她说有一个朋友推荐她看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她竟然两宿给看完了。我说您真行啊,11点开始看到早上5点,第二天又11点看到早上5点。她说,对我来说是书就都能看,什么理论书、小说,都是枕边书,都是厕所书,都一样。当然在她这儿肯定有的书特棒,但她不会说“这就是垃圾”,她反而没有这种等级。最早对金庸做评价的,一个是北师大王一川老师,然后是北大这边一帮学生,包括现在吴晓东老师。吴晓东老师就是最典型的,一边写《从卡夫卡到昆德拉》一边看金庸小说。只有那些真正把书读通的人才有这个自信,说,我觉得这个挺好的。没有这个自信的人,可能反而就是,“哎呀,垃圾。”

    大众写作的勃兴

    人物周刊:那当我们说一本网络小说写得好或者不好的时候,我们究竟是在用什么标准?

    邵燕君:网络文学内部当然有自己的一套评价标准,得慢慢摸索,慢慢建立。建立一套针对网络文学的评价体系,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做的事情。我昨天接受了一个采访,那个记者问,现在网络文学90%水平都很低,如何提高。其实这是一个悖论。网络文学一个最大的功德,是它恢复了千千万万普通人的阅读和写作梦。“宝剑锋”他们前10年做的是什么?全民写作。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所有能够打字的人都有了写作的机会。这是前所未有的、让普通人有实现写作梦的机会,你能在这个时候,说它90%写得不好是个错吗?

    比如说,你是一个初中就辍学打工的人,突然觉得你也想写作,也写小说了。你那个小说可能也就是,哎我们三五个亲朋好友,给你看看鼓鼓劲儿什么的。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写得好吗?还是,你写了,你也能写小说了?它的意义并不是“写得好”,那你如何评判?你拿这个去判断我们文学的价值吗?

    为什么大家会说,唉,90%写得不好,证明网络文学不好,这个标准是哪儿来的呢?这个标准应该是从纸质文学来的,为什么?因为纸贵啊,所有的纸质文学都是经过编辑筛选的,所以你可以说这个文学90%不好,说明文学质量有问题。但在网络文学里不能这么谈比例的。

    谈网络文学写得好不好,要谈的是它最后有没有好作品出来,有没有足够数量的好作品出来。基数越大,出现好作品的几率越高。因为文学这个东西,确实要有点天赋,它跟别的教育体系还不太一样。好的文学生态就是怎么能够撒一张巨大的网,把这些文学的种子捞上来,然后让这些人有可能成长,有可能出好作品,这才是好的机制。

    配图:北大网文研究团队合影

    配图:北大网文研究团队合影

    你看当年我们期刊那套系统也不错啊,在一个文盲那么多的国度,我们那套作协的体制,撒网铺向了村镇。你看现在捞回来的这些人,莫言,那是科班出身吗?如果没有这套体制,他能上得来吗?余华,小镇青年对吧?贾平凹,这不都是农民吗?这些人如果没有当年那套体制能捞上来吗?你要是把我们原来的文学期刊拿出来,把乡镇最底层的文学期刊,包括文化馆办的那些板报之类的都加上啊,90%写得也不好,如果你只算顶尖的刊物,好的比例肯定会高一些。但是只有顶尖的刊物,他们也好不了,因为底层的那个金字塔没有了。所以对于文学来说,基座大是好事,有不太好的作品是好事儿,就看你有没有一个好的机制,能让它上升。所以,讲网络文学,要讲它后边的机制问题,而不是基数的问题。

    人物周刊:所以作协与网络文学的机制差别,在于作协是一种“中心化”的选拔?

    邵燕君:对,作协的那个机制原来是跟国家行政部门配套的,行政有什么级别,作协有什么级别。这中间有非常复杂的变化,你说咱们今天批判它,文学为政治服务不自由什么的,但是从另外一面,它确实使无数普通人有了写作的可能性了。我前些天还看到一个七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写长篇小说,这就是当年播下的种子。但现在这个气氛开始衰落了。这就是我转向网络文学的原因。这个连接着千千万万最底层人民的文学机制,是一套编辑或精英系统,精英系统有精英系统的好处,但是第一,它衰落了;第二,在网络时代,它过去了。网络时代的特点,它不再是精英中心的,它就是一个自由的商业机制,是网民自己写的,那就要看你写的东西大家喜不喜欢。

    人物周刊:我们可以说网络文学是一种大众文学、草根文学吗?

    邵燕君:这么说没问题,只是我怕这么说会混在原来那个价值体系里。因为你说大众的时候意味着精英,而在网络这个空间里,它的位置变了。我们其实都有巨大的惶恐,就是我们精英在哪?我们的地位在哪?这是一个我们需要重新考虑的问题。

    在网络时代,我觉得还是有精英的,但这个精英已经不能靠某种固定的身份来讲,比如说,我是北大中文系的老师,是不是我就有权威性?我不能靠这个了,人不认你。靠的是什么?是你真的让人信服。比如我们编网络文学年选给别人看,他说编得还行啊,你们还能说出些我们不清楚的事,这才是认了。慢慢地,你建立了你的体系和信誉,你可能就有了话语权。

    网络内部你不能说没有精英嘛,那么多“推文大V”(指专门评论推荐网络文学作品、且在网友中有口碑和认可度的资深读者,某种程度上承担着网文圈内的民间评论者角色)、“老白”(指读过大量网文作品的读者),比如那个“与子成说”的扫文微博,130多万粉丝呢,不断地在推文。我们现在做的网络文学年选,要选择一个值得我们参考的评价标准,但还是从文学史出发的。如果说我们有精英立场的话,确实有,但我们要考虑的是这个精英怎么重新建立。不过要说推广,唉呀,其实没必要,谁爱看谁看。(笑)

    人物周刊:网络文学这个概念在将来会消失吗?

    邵燕君:随着网络的普及,再进一步就消失了。当大家都上了网以后,它就不叫网络文学了,它叫类型小说,叫什么诗歌,又叫回来了。这时候会有一个概念,纸质文学,只会用这个概念,因为我们不会去提主流媒介。当我们不再提网络的时候,网络才真的是主流。

    转载PS:分析得太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