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评转载:从穿越的毒点,谈谈《最后一个使徒》的亮点

    仍然来自“杨晨说网文”的转载文章。

    卷土《最后一个使徒》小说封面

    卷土《最后一个使徒》小说封面

    记得当年看《王牌进化》,看到那种游戏设定化的写作,一开始感觉怪怪的,但渐渐也习惯了,觉得还蛮好看的,一口气看完后,又接着看《最终进化》。

    后来知道,卷土原本就是做游戏策划类的工作,难怪写这类东西得心应手,也难怪DNF项目组会与他合作。

    现在,卷土这本新书即将上架,我先转发个朋友写的书评,算是捧个场吧。

    原文如下:

    卷土算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一个作者了,从《王牌进化》开始到《最终进化》到《天择》,都是我相当喜欢的作品。
    卷土的主角让我有种三观相合的感觉,所以总是给我很强烈的代入感。而且字里行间带着一种奋斗的感觉,看着热血沸腾的振奋。

    从《王牌进化》到现在的这本《最后一个使徒》可以看得出来,卷土在写作方面的明显进步。
    《王牌进化》很多人说是情怀加分,但实际上我这个对街机不怎么熟悉的也看得十分入迷。
    现在这本《最后一个使徒》也是如此,为了这本书我还专门开始玩dnf。
    先说说大家经常忽略的一个穿越理由的问题。
    许多老白吐槽——正常人穿越不可能会怎样怎样,这男主反应太过淡定/震惊/漠然/接受得太快/不提及家人……以上都是毒点。
    这里就用《使徒》一书来说说大神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
    《最后一个使徒》穿越的原因是因为异世界的召唤魔法阵发生了偏差,出现在主角的面前。不明所以之下,主角和一个朋友将那召唤法阵上的献祭材料给拿了,所以被当成了召唤物来到异世界。
    主角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而且还是基础功夫很扎实的那种。
    这算是其中一个主角的金手指,对于一个单纯靠炼金药物和魔法,而缺乏战场急救的世界来说,男主可以混得如鱼得水。
    而作者是怎么处理穿越后男主的变化呢?第一个要点,直接马上立刻不要浪费时间将男主扔到危险里面去。让他没时间思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这类哲学问题。
    然后在男主角经历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剧情之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
    俗气点来说就是给男主不得不继续前行的——羁绊。
    从《王牌进化》到《最后一个使徒》,主角的设定也在不断变化中。
    一无所有的孤儿(王牌)——孤儿但有亲人朋友(最终)——有家有口拖家带口(天择)——不仅拖家带口还利用上家庭背景了(使徒)
    这一路变化以来,可以看出作者对人物情感方面的表现力也在不断提高。我至今记得《最终进化》开头里斗敌斗友的那一张,即使是在成为轮回者之前的剧情,也看得激情澎湃。
    《使徒》一文的开头就是穿越,不过是男主跟另外一个朋友穿越。我原以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角色,或者说只是用来过剧情的“道具”。
    毕竟除了一个名字之外并无更多的描写,然而后来作者给写了一个细节:

    聊了这么一会儿之后,赵秋宇浑身湿透,已经是浑身颤抖,脸sè青白,牙关“得得”相击,貌似已经是冷得不行了,他却看了看周围,悄悄的从怀里面掏出来了半个黑漆漆的东西,看起来有些像是番薯这种植物的块茎,还有些得意的道:
    “你也肯定没吃东西吧,昨天晚上我在他们的火堆旁边偷偷拿的,咱们正好一人一半。”
    说着便将这东西掰开,把大半块塞给了杜瑜琦,然后自己拿了小半块就往嘴里面塞,大口大口的嚼着,然后吞下去,噎得都几乎是直翻白眼,看得出来真的是饿极了,并且还要贼兮兮的偷看着周围,那模样可以说是要多猥琐,就多猥琐。
    可是杜瑜琦却半点儿都不想笑,反而觉得胸口里面堵得慌。

    在自己都快要饿死的情况下,赵秋宇还愿意将一半的食物分给男主杜瑜琦,光是这一点,赵秋宇的形象就已经相当鲜明地立起来了。
    这也是我一直都很推崇的,以情节树立人物形象。
    当然,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其实也明白了一点,这赵秋宇是在竖旗子啊!基本上给男主送温暖的角色都是后面用来拉仇恨的,果然过了几章赵秋宇就被boss小丑给干掉了。
    这也为男主下一次继续穿越埋下了最长的一条伏线,追杀小丑肯定是中长期的一个目标。
    这也的也能让男主从一个普通人真正转化为一个异世界冒险者的过程。

    英雄必须面对问题、挑战或者奇遇。一旦冒险召唤响起,他就无法无限期地赖在襁褓般的正常世界里。
    也许大地正在面临衰竭,就像亚瑟王传说里寻找圣杯的情节一样,只有圣杯能够治愈大地的创伤。在《星球大战》里面,冒险召唤是莉亚公主危急之中给老智者欧比旺?肯诺比发出的全息信号,通过他使卢克加入冒险。莉亚被达斯?维德抢走,就像希腊的春之女神珀耳塞福涅被冥王普路同抢到阴间一样,救回她对恢复宇宙的平衡至关重要。
    ——《作家之旅》

    这个过程必须是合理的,否则的话后面的剧情就会显得十分的突兀。这样一来《使徒》就完全避过了刚开始穿越时候可能遇到的毒点。
    接下来说说另一个穿越的时候会出现的毒点。
    依旧是老白们的抱怨,明明可以来回穿,你带XXXXX去都比你带个XXXXX要强啊。
    类似这样的情况,相当多。
    大家对于双穿门,肯定会有自己的想法,作者写得跟自己想法不同有可能就会变成毒点。
    遇到这种情况,大神是这么处理的。
    第一,利用男主的背景,限定了他擅长的东西。
    医学院学生——药物。这个就是钦定的感觉了,也是能够让读者迅速接受的原因
    许多人写穿越,几乎不写穿越前的一切,单纯一句屌丝概括了,还是无父无母无牵挂的那种。
    但他们忘了介绍男主擅长什么,所以读者就会根据自己脑补一堆设定,自然就会出现冲突了。
    然后就是最麻烦的——异界与地球法则冲突的设定问题。
    堆砌设定是最大的毒点,这对大部分读者都一样。
    大量繁复的设定,你要怎么告诉观众什么可以穿什么不能带着穿越?
    之前在原评已经讨论过许多关于堆砌设定的问题,我一直认为,与其大篇幅地写说明文,不如让设定融入到剧情里面,让读者一目了然,层层加深理解更好。
    这里涉及到一个笔力的问题,而对卷土来说这恰好就是他所擅长的设定方面的能力。
    将原本成为麻烦的地方变成为吸引的剧情设定。
    一开始,以火药武器在异世界无效(男主看到枪手武器威力低)作为这个设定的开端,埋下伏笔。
    然后“捡到”了跟自己一起穿越的“烧碱”,并确认这东西在异世界也有用。这一段就等于告诉读者,并不是一切的东西都无效,可以发挥想象力了。
    然后就是利用“烧碱”将第一个遇到的boss小丑给重创。这里告诉读者地球物品也能产生巨大作用,获取巨大战果。
    到了这一部,大家应该就会对下一次穿越带什么东西而产生想象和兴趣了。
    接下来,第二次穿越,男主带“毒箭木”的汁液和大量的普通药品进行穿越,结果被位面法则弄成一团不明粉末,浪费了许多。
    这里又是一个伏笔,给男主提出了一个问题:穿越后药物大量浪费怎么办?
    然后之前杀boss小丑的战利品是一枚空间戒指,以此作为解决问题的办法。
    所以再下一次穿越的时候,携带的东西就不会损坏了。
    不过这些药物的效果会发生变化,例如毒箭木的汁液,原本见血封喉的毒性被改变成持续剧痛和溃烂红肿的效果……
    像这样的变化,如果抽离出来会觉得有点复杂,但当这些细节融合到剧情里面的时候,就会让读者一下子记住并且理解。
    这就是大神在堆设定的时候跟普通作者的区别。

    总体来说,《最后一个使徒》这本书的质量是在水准之上,单纯从书来看,是一部还是相当不错小说,或者将每一次穿越当成小副本的无限流也并无不可。在题材方面,这也是相当不错的创新了。

    转载PS:实话说《王牌进化》《最终进化》这种类似无限流的,有怀旧游戏原作加成,看起来的确很爽。但是《最后一个使徒》这个DNF游戏定制文,我基本没接触过地下城与勇士这游戏,所以里面的爽点有点get不到吧,总感觉不太看得进去。

  • 杨晨说网文:从江湖好汉到朝廷鹰犬,网络文学茁壮成长

    转自微信“杨晨说网文”。“从江湖好汉到朝廷鹰犬”,这主要是在说小说的主角们,看来确实是这样哈哈。

    杨晨说网文

    杨晨说网文

    从江湖好汉到朝廷鹰犬——进化中的网络文学

    金庸、古龙、黄易、梁羽生、温瑞安……这一位位武侠名家,代表的是我们满满的青春回忆。在那还没有通网的年代,武侠小说可以说是许多人最重要的精神食粮。

    随着网络的普及,网络文学逐渐取代了武侠小说的地位,成了年轻人阅读的首选。但我们不难看到,在网络文学发展初期,作者们受传统武侠影响还很深,作品中处处体现了武侠的影子,主角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劫富济贫,替天行道,活得好不潇洒,好不快活!

    然而,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都渐渐开始了反思——那些除暴安良、为国为民的侠客们,行事风格真的值得我们推崇吗?

    比如说劫富济贫,乍一听是侠客风范,但再一想,这不就是给抢劫套个外衣么?

    人家富人凭什么要给你劫?如果说为富不仁,这究竟是谁进行的审判?侠客劫富之前,真的进行过详细准确的调查,确信不会冤枉好人?而即便真没冤枉,是谁给侠客这个权力去劫的?这置国法于何地?

    如果仗着武功高强,劫富就是合理的,那各路豪强,是不是也可以仗着人多去劫个富?是不是可以带着几十几百个乡民,攻破县城,搬空那狗官的粮仓,抢光那些狗大户的存粮?

    或者,你这侠客劫到了富,我这侠客还没劫到,现在你比我富,是不是我可以先打劫一下你?

    这么想想,不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就比谁拳头大谁人多么?如果真有这一天,又岂是天下大乱这么简单?

    以此也可以看出,侠客们其实没什么法律观念,他们仗着武功高强,不服官府管束,以自己的道德准则为法律,肆意行事。

    惹了我的,我直接杀你全家,这叫快意恩仇;我和杀人犯成了好朋友,以往的累累罪行就不再追究,这叫改邪归正,善莫大焉;除此之外,还有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如此种种,构成了侠客们的行事准则。

    当然了,我相信这并不是现实中的侠客,只不过是武侠小说中刻画出来的人物形象。事实上,那些武侠作者们,也未必就觉得侠客们都是对的,但无奈的是,因为写作技巧和思路的欠缺,对他们来说,书只能这么写,人物只能这么设定,要不然,这故事就没法往下编了。

    打个比方,大侠郭靖,可以说是众多武侠小说中相当正面的人物了,他不仅行侠仗义,更是全身心投入到了救国大业之中,最终以身殉国。他的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直接将他推上了道德的顶端。

    然而,我们不需要有太高的智商,就会知道郭靖的救国方式并不是最佳选择。

    先不讨论这一群中原武林高手怎么利用才效率更高,就说郭靖死守襄阳的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珍而重之地把《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武穆遗书》藏进倚天剑屠龙刀,而是大规模刊印,让军中将士人人习练,这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可惜的是,要么是受思维的局限,要么是受写作手法的局限,当年的武侠作者们,很少能走出这个圈子,所以书中的主角,几乎都是江湖豪侠,就算偶尔出个四大名捕什么的,也依旧只是换个视角去描写江湖,本质上依旧是江湖争斗,而不是真正的公门办案。

    早期的网络文学也是如此。但值得庆幸的是,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新一代的主角们身份变得五花八门,“朝廷鹰犬”开始出现,并逐渐在增多。

    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朝廷鹰犬”,在别的江湖豪侠以武犯禁之时,他们讲法律讲规矩,遇到案子严查明判,遇到罪犯虽远必抓,遇到拒捕好汉则万箭齐发。

    可以说,正是这些新一代的大侠,为网络文学赋予了新的内涵,呈现给了我们一个不一样的江湖,也给青少年树立了一些更值得去学习的榜样。

    从江湖好汉到朝廷鹰犬,网络文学正在茁壮地成长。

    杨晨说网文微信文章配图

    杨晨说网文微信文章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