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日报:网络文学这边风景独好

    来自网络原题:网络文学为何这边风景独好?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各方签约共建广东网络文学基地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各方签约共建广东网络文学基地

    9月24日至27日,由中国作协主办、广东省作协承办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在广东佛山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作协副主席、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等出席,并与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络文学专家、评论家与网络作家“大神”欢聚一堂,围绕“网络文学的文化自觉”等主题展开讨论及分享创作经验。

    作者:广州日报记者吴波

    广东成网络文学重地

    记者在论坛获悉,在网络文学发展之初,广东就先行先试,在全国率先成立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率先举办了“广东省网络文学座谈会”、网络作家研修班,迄今近500人次网络作家参加培训,并与中国作协在京联合主办了“中国网络文学研讨会”。同时率先吸收网络作家加入广东作协,率先出版中国第一套专业网络文学批评和理论文集《网络文学评论》,率先成立了网络文学院,率先颁给网络作家传统文学奖“第九届广东鲁迅文艺奖·长篇小说奖”,成立广东网络作家协会,首批发展会员为183人。

    目前,广东网络作家协会会员300多人,位居全国前列,其中有中国作协会员12人,广东省作协会员84人。

    广东网络文学作者、作品、读者数量堪称全国之首。广东网络文学写手约有1万人,其中比较活跃的网络作家约3000人,他们主要分布在深圳、广州、河源、东莞、惠州、汕头、湛江等地。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慕容雪村、李可、阿菩等一批“大神”级网络作家都从广东起步。

    在开幕式上举行的“广东网络文学新举措”发布仪式上,广东省作协推出了促进广东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三大举措:一、《网络文学评论》新刊发布,创办全国第一份网络文学评论学术期刊,并现场聘请11位全国知名文学评论家担任刊物专家顾问,提升网络文学话语权,引导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二、省作协与全国14家有影响力的大型文学网站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努力开拓文学界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新局面;三、创办“广东网络文学基地”,落户南海,并与珠江电影集团等签订合作共建基地协议,共同打造网络文学创作与影视产业转化的新高地。

    名家观点

    欧阳友权(中南大学教授):IP开发过热,容易产生泡沫

    网络文学的IP开发是文化产品价值链的延伸,但如果开发过热,就容易产生泡沫。版权转让毕竟不是原创,只是一种复制。内容原创力薄弱,被市场所绑架,不是网络文学发展的健康格局。过度市场化,被经济导向完全控制的网络文学能走多远?10年?8年?我不确定。因为它不是以文学质量的提升来创造高峰。文学说到底还是一种精神产品,要能在历史的河床上沉淀下来。但这样的精品力作太少。现在一些当红的网络作家,哪怕住院躺在病床上也得上网更新作品。长期如此下去,会过度耗散作者的想象力,有创造力枯竭的风险。

    唐家三少

    唐家三少

    唐家三少(网络作家):网络写作,因为热爱

    我们这些人在当年是无名无利、顶着不务正业的压力在写。而今天有了大名大利,我们还在顶着腰椎疾病的伤痛在写。为什么还在写?其实确实是因为热爱,因为喜欢。

    邵燕君(著名评论家、北大教授):网络文学爆发属弯道超车

    如果把网络文学定义为新媒介文学的话,我们要回答一个问题,就是媒介革命在全世界发生,为什么网络文学在中国风景独好。我的观点是,这是跟中国特殊的文学、文化生产体制相连。简单地说,在印刷文明时代,我们的通俗文学不发达,文学中最大的一块“商业蛋糕”类型小说没有到这个文学的盘子里,网络出现之后,它直接进入了网络文学的生产空间。与此同时,我们的读者以各种形式直接进入了门槛最低的网络文学创作,这两种合力使中国的网络文学获得了独步一时的爆炸式发展。

    网络文学的爆发并非只是通俗文学的一个补课式反弹,中国的网络文学有可能借助媒介革命的力量弯道超车,使中国的文学创作至少在类型小说创作方面走到世界前列。

    夏烈(网络文学研究者):网络文学要有担当

    网络文学为什么要有社会担当?这些数据我愿意跟大家重温,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3.08亿,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2.8亿,这相当于日本总人口的2.2倍,法国总人口的4.5倍。人口数量、覆盖面已经决定了网络文学需要认真的、严肃的考虑它的社会功能、社会价值、社会担当。而从手机阅读几乎覆盖全年龄段的角度,发展了将近20年的网络文学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傅晨舟(咪咕数字传媒副总监):期待网络文学的3.0时代

    纵观近年的网络文学,可以欣喜地发现其回归文学本质的趋势明显,不少优质作品具备了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融合价值,这也是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大环境下的必然。如果说网络文学的1.0时代以内容为王,2.0时代渠道为王,是否可以定义未来是网络文学的3.0时代,网络文学生命力将得以全面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