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烈:网络写手怎样成为超级大神

    weiweiyixiaohenqingcheng

    《老九门》 《微微一笑很倾城》 《盗墓笔记》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今年注定是一个网络文学的爆发年,根据网络文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大规模涌现。

    近年来,热门网络IP培养出大量追随者,影视业“粉丝经济”逐渐强势,形成新的产业推动力。但IP热潮背后,资本开始博弈,一个网文IP卖到千万变成现实。在资本的推动下,时间和经验反而成了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而这容易让创作者心生浮躁,不再将重心放在好故事和好内容上。目前,市场上不少顶着“大IP”光环的作品确实质量堪忧,很容易让观众失去信心。

    如此一来,则很可能损害影视业此前费尽心力积累的口碑。而口碑一旦受损,则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挽回。说到底,IP事小,内容创作事大。

    日前,记者对话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夏烈,他说,过五关,网络写手就能成为一名“超级大神”,但他更强调,网络文学超级IP需要养护和精耕。

    离开互联网,网络文学无从谈起

    记者:您是怎么理解网络文学的?它与传统文学有什么区别?

    夏烈:本来业界并没有传统文学的说法,在网络文学慢慢影响文坛后,才有人提出了传统文学的说法。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认为,网络文学不是一个多么新的东西,他觉得现在的网络文学和他们60后这一代人当年看的琼瑶、金庸实际上是一样的。从类型文学的角度来讲,他的说法有一定道理。网络文学差不多就是以前的通俗文学,可读性强、通俗易懂、大众传播。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网络文学“新”在“网络”两个字。网络文学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而产生的,是一种以互联网新兴媒体为载体、依托、手段,以网民为接受对象,具有不同于传统文学特点的文艺现象。离开了互联网,网络文学无从说起。

    IP让网络作家创新创富提前了20年

    记者:目前网络文学IP成为“网红”,您怎么看待?

    夏烈:近 年来IP首先在网络文学领域被人熟知,IP的产业链也逐渐衍生到影视、游戏、周边商品等领域。之前大热的 《甄嬛传》 《芈月传》 《花千骨》 《琅琊榜》等等均 改编自八九年甚至十余年前的热门网络小说,由于产业、资本的介入,互联网文艺平台崛起,这种由文学扩及影视、游戏、衍生品的全产业链发展态势,带来了巨大 的商业利益和市场价值。

    记者:您是说IP经济给网络作家带来了机会,也给网络文学带来了新的活力?

    夏烈:是的。随着一批网络文学名篇在影视市场开机乃至开播,更多的网络文学正在成为影视业IP价值寻觅的热点,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动漫、游戏等业界。

    在 此背景下,网络文学随着它的影响力增长、读者人群庞大、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辐射力广,使具有草根性的网络写手,比仅仅依赖码字慢慢积累的成名成家速度提前 了20年,个人创富也提前了20年。而更多的网络写手也会加入这一行列,客观上使中国网络文学成为一种“奇观”,有人将它与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演 艺并列世界四大文化产业现象。

    很多毁IP现象是合谋的结果

    记者:现在IP热使市场产生了很多不理性的经营现象,很多作品的IP价值被毁坏。

    夏烈:目前IP最有力量的发力点就是借助影视,可以快速地使资本利益最大化。所以 为了追求短期的收视热点,或者资本层面的“讲故事”,出现了快餐化使用IP、消化IP的做法。这种就是我说的“毁IP”,而且这种做法越来越成为一种合谋的结果。

    记者:合谋的结果?

    夏烈:没 错。IP资本化催生了这个时代关于写作与金钱的欲望神话,作家可能在此间忽略和遗忘“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 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有些作家觉得只要我能获取的利益最大化,资本要求怎么样改作品都行。结果满大街的影视,不是“卖 腐”、“傻白甜”,就是神剧。这不仅拉低了观众的欣赏水平,也严重损害了中国影视原创的艺术性。

    这种 竭泽而渔的IP浪费、IP资源粗放型开发行为过度之后,将会造成中国影视产业的IP荒漠化,这是很可怕的。

    记者:所以业界一直在呼唤良心剧。

    夏烈:对, 而且好的影视作品也在反哺文学作品。比如流潋紫的 《后宫•甄嬛传》,电视剧播出后,不仅成了2012年以来很难超越的一个影视高峰,也使得原著的知名度大 大提升,坐稳了网文经典。还有就是去年热播的海宴的 《琅琊榜》,把国仇家恨、兄弟情义演绎得淋漓尽致,把原著的故事优势都保留与突出了,一部旧作瞬间再成 为出版界的新贵。

    受众方面,小说读者、影视剧观众、各类游戏玩家在快速融合,这对IP放大效应是非常有影响的。所以业界一直在呼唤良心剧,因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圈。

    网络作协是网络写手的“娘家”

    记者:2014年1月7日,浙江省成立全国第一家省级网络作家协会。这意味着什么?

    夏烈:对网络写手来说,他们受重视了,有“单位”了,有“娘家”了,真正升级为“网络作家”了!

    记者:网络作家协会主要发挥哪些“娘家”的作用?

    夏烈:团结和服务。

    2006年,我就开始涉足网络文学领域工作,结识了沧月、南派三叔、流潋紫、曹三公子、陆琪和烽火戏诸侯等一批当时还不把自己称作作家的网络写手。那时我一个人在做网络写手与主流媒体、官方之间的“信息搬运工”,可以说是浙江网络作家协会的1.0版本。

    通过交流,我发现网络写手的归属感很重要。当一切创作的发表、阅读、评价都以网络及新媒体的方式展开时,网络写手理应在文学创作的谱系中拥有自己的位置和荣誉,而当务之急就是组建一个有归属感的“家”,在这里对他们在文学素养、价值建构、市场发展等方面进行集中提升。

    2014年,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成立,我称之为2.0版本。之后协会多次组织作家参与线下的生活体验营,以拓展视野、为作家积累创作素材;开展作家、评论家和文化企业的各类研讨会,交换创作经验,受到了网络作家们的欢迎。

    当 然,“家”更多的是要给予温暖:原来网络作家是排除在职称评定视野之外的, 去年,在网络作协的努力下,领导相当重视,与人社厅协商,在职称评审文件中加入 了网络作家的具体职评标准。 当年,天蚕土豆和烽火戏诸侯就评上了作家三级。同时,我们将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同等待遇,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制定省作协口的精品 创作工程扶持方案、文件,对网络作家正在创作的优质选题进行资金扶持,引导网络文学从“野蛮生长”走向经典化、精品化、主流化。另外,我们关怀网络作家, 特别是新人,提前交朋友支招数。比如写作上哪些是禁区、雷区,我们提前规划好、传达到,在潜移默化中帮他们避免很多麻烦。

    现在我们 还着手关心网络作家的社保问题,今年还将给部分会员提供免费的体检。

    记者:这么多“大神”,网络作协的活动好开展吗?

    夏烈:我们是“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当然,由于我们前期的服务到位,“大神”还是会给面子的。所以我们现在的策略是,一方面仍和“大神”们保持良性沟通,另一方面通过向基层延伸,将重心放在基数巨大、具有爆发潜力的二三线网络作家身上。

    对在行业中层以及刚出道的网络写手来说,网络作协的帮助是很大的。原本可能用七八年时间才获得认可,网络作协可以帮他们缩短时间,他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提升创作。

    记者:那么,您认为一名网络写手怎么样才能成为“超级大神”?

    夏烈:我觉得要过“五关”: 网站成名、畅销书成功、具有媒体影响力、成为意见领袖以及影视改编的成功。比如流潋紫,基本上已经过了五关。而一般的网络写手,一般过一关,我就会争取吸收他们进入我们网络作协。

    网络文学需要融合发展、综合治理

    记者:您觉得浙江未来的网络文学将走向何方?

    夏烈:以后的网络文学肯定要融合发展、综合治理。

    之 前我们提及资本对于IP的冲击,我认为这是一次“试炼”。对文艺创作的价值及其时代使命的认识和判断,是考验网络作家们的一次重要“试炼”;而网络文学的 超级IP来之不易,需要养护和精耕,需要与之相关的产业链上的各类专业人才通力合作,这是考验网络文学产业智慧的另一重要“试炼”。

    所以,将来我们要建设一支素质优良的网络作家和网络文艺工作者队伍,推出一批网络文学创作和研究方面的优秀成果,开辟若干网络文学创作和研究阵地,打造若干 网络文学创作、研究、评奖、产业合作、跨文化和国际交流方面的活动品牌。同时,我们要借助各方力量,整合资源,让网络文学与出版、影视、动漫、游戏等各相 关文化产事业主体实现良性互动、良性发展,最终实现“两个效益”的共建共享。

    夏烈简介:教 授、一级作家。民盟盟员。现为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副秘书长,浙江省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 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杭州市网络作家协会主席,杭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

    本文来源:之江吹风 记者:徐淑丹

    转载PS:在外面,所以还是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