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谈小说中的奇门兵器:从《诛仙》的烧火棍开始

    如果穿成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你想要使用什么兵器呢?

    ——转自点娘文化奇谈第17期:如果穿成武侠小说里的主角,我宁愿选择这些武器也不要《诛仙》的烧火棍!

    《诛仙青云志》中主角张小凡的武器“烧火棍”

    《诛仙青云志》中主角张小凡的武器“烧火棍”

    由被誉为“后金庸武侠圣经”的《诛仙》所改编的《青云志》近期终于搬上了荧屏。故事中,张小凡的成长之路令人感叹,而其手中由噬血珠和摄魂所组成的“烧火棍”也是众多读者所津津乐道的部分。

    武侠是成人的童话,而那些伴随着侠客叱咤风云的各种武器,也在这些武侠中大放异彩。

    兵器谱

    兵器谱

    在《神雕侠侣》中,剑魔独孤求败留下“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 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的旷世之言,更于剑冢埋下四柄剑概括其极为传奇的一生:“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四十岁后,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游戏中的剑冢

    游戏中的剑冢

    独孤求败一生罕逢敌手,更创出可破天下武功的独孤九剑:总诀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

    在《笑傲江湖》中,通过独孤九剑所要“破”的东西,就可以大致了解到江湖人士所常用武器:

    破剑式:破解普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由此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金庸武侠的世界观里,江湖中人用得最多的是剑。

    破刀式:破解单刀、双刀、柳叶刀、鬼头刀、大砍刀、斩马刀等刀法。

    破枪式:破解长枪、大戟、蛇矛、齐眉棍、狼牙棒、白蜡杆、禅杖、方便铲等长兵刃。

    破鞭式:破解钢鞭、铁锏、点穴橛、枴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铁牌、八角槌、铁椎等短兵刃。

    破索式:破解长索、软鞭、三节棍、链子枪、铁链、渔网、飞锤、流星等软兵刃。

    破掌式:破解拳脚指掌上的功夫,将长拳短打、擒拿点穴、魔爪虎爪、铁掌,诸般拳脚功夫尽数包括内在。

    破箭式:总罗诸般暗器,练这一剑时,须得先学听风辨器之术,不但要能以一柄长剑击开敌人发射来的种种暗器,还须借力反打,以敌人射来的暗器反射伤敌。

    江湖作为一个绝对梦幻的地方,创作出侠客的武侠作者们,更是将想象力无所拘束的展开,其中在作为江湖中人最为重要的伙伴武器上,更是有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拓展。

    《鸳鸯刀》小说封面

    《鸳鸯刀》小说封面

    在《鸳鸯刀》中太岳四侠第二双掌开碑常长风,所用的武器就是一块货真价实的墓碑,他用这样的奇门的武器,目的也极为单纯,就是为了装逼而装逼:“第二个又高又肥,便如是一座铁塔摆在地下,身前放着一块大石碑,碑上写的是‘先考黄府君诚本之墓’,这自是一块墓碑了,不知放在身前有何用意?”

    扛着一块墓碑的大侠,看起来着实很有威慑力,肯定会有人疑惑墓碑的用法,文中也做了说明:原来常长风外号叫作“双长开碑”,便以墓碑作兵器,仗着力大,端起大石碑当头砸将过去,敌人往往给他吓跑了。至于墓碑是谁的,倒也不拘一格,顺手牵碑,瞧是那个死人晦气,死后不积德,撞上他老人家罢了。

    简单粗暴,一言不合就用墓碑砸人,也真是名不虚传了。

    panda:纳尼

    而在《天龙八部》中,四大恶人“凶神恶煞”岳老三,名号南海鳄神,所用武器“鳄尾鞭、鳄嘴剪”也颇具特色,使用方法同样简单粗暴,鳄尾鞭就是一串铁片抽打,鳄嘴剪就是直接上手的长大剪刀,类比下来就是比较常见的园丁修剪。

    南海鳄神岳老三

    南海鳄神岳老三

    武侠作为文人笔端侠义的伸张,很显然的会将他们最常用的笔也列为武器,最为具备代表性的是《笑傲江湖》梅庄四友秃笔翁手中的那一杆秃笔:一杆精钢所铸的判官笔,长一尺六寸,奇怪的是,判官笔笔头上竟然缚有一束沾过墨的羊毛,恰如是一枝写字用的大笔。寻常判官笔笔头是作点穴之用,他这兵刃却以柔软的羊毛为笔头,点在人身穴道之上,如何能克敌制胜?想来他武功固另有家数,而内力又必浑厚之极,内力到处,虽羊毛亦能伤人。临敌之时,这判官笔上所蘸之墨,乃以特异药材煎熬而成,着人肌肤后墨痕深印,永洗不脱,刀刮不去。如果他恶趣味画一只乌龟在敌人脸上,那敌人脸上这只乌龟就会跟着他一起进入坟墓。

    秃笔翁

    秃笔翁

    到这里,大家肯定都已发现,在武侠中,但凡这样组成侠客团亮相的配角人物,其中或多或少都会在武器上下功夫。也可算是武功不够武器凑的铁律之一。

    当然,提到这些奇门武器的亮相,不得不提的是一部作品《飞狐外传》。《飞狐外传》最大的特点,就是几乎概括了整个武林,其中提及的独门武器也最多:

    断剑:胡斐用衣襟裹住折断的剑刃,转动剑头,当作蛾眉刺使用。

    马鞍:胡斐用马鞍和马镫带,当作一对流星锤使用。

    枝条、树剑、树刀:胡斐与苗人凤比武,用树枝当作刀剑。胡斐以光秃秃的枝条为刀,战钟氏三兄弟。

    闪电锥和雷震挡:塞北白家堡的武器。右手使闪电锥,左手使雷震挡,一攻一守,变化极尽奇妙。但这两件兵刃一长一短,双手共使时相辅相成,威力固然甚大,但也十分艰难雷震挡前面一个横条,弯曲如蛇,横条后生着丁字形的握手,那横条两端尖利,便似一柄变形的鹤嘴锄模样。

    哭丧棒、铁牌、招魂幡:钟氏三兄弟后练的武器。但见钟兆英手执一块尺许长的铁牌,上面隐约刻得有字;牌上写的是“一见生财”四字。钟兆文拿的是一根哭丧棒;钟兆能手持之物更是奇怪,竟是一杆插在死人灵座上的招魂幡,在晨风之中一飘一荡,模样诡奇无比。三人相貌丑陋,衣着怪异,再经这三件凶险的兵刃一衬,不用动手已令人气为之夺。三兄弟兵刃不同,但三件兵刃的木柄仍是当判官笔使,刚柔相济,互辅互成。

    旱烟管:上官铁生的武器。打斗时不停吸烟,吞烟吐雾,那根烟管被吸得渐渐的由黑转红,原来那大烟斗之中藏着许多精炭,他一吸一吹,将镔铁烟斗渐渐烧红。这么一来,一根寻常烟管变成了一件极厉害的利器,而且所吸的烟草之中,混有极猛烈的迷药。为鸭形门翻江凫教训徒弟的无名老人用的也是旱烟管,但没有那么多功效。

    云帚:圆性的武器,云帚丝丛之中装着一块极大的磁铁,可吸暗器。

    扁担:夺冷月宝刀的脚夫的武器。金笛:金笛书生余鱼同的武器。指间金套:倪氏兄弟的武器。二人十根手指上都套着又尖又长的金套,都有七八寸长,若是向人抓来,倒是不易抵挡的利器。装有弹簧的铁匣:小祝融的火器。竹筒:铁蝎子的武器,筒中盛放着蝎子,这竹筒精光滑溜,起了一层黄油,已使用多年。

    其它还有点穴橛、独腿铜人、破甲锥、五行轮

    这里要特别提出的一件武器——借箭杓(石沉大海):柯子容武器。一只形似水杓的武器,只是杓口锋利,有如利刃。这“石沉大海”一物二用,本身有三十六路招数,用法介乎单刀和板斧之间,但另有一般妙用,可以抄接暗器,敌人不论何种暗器发射过来,他这铁杓一兜一抄,便接了过去,宛似石沉大海般无影无踪,他反可从杓中取过敌人暗器,随即还击。这“石沉大海”不属于十八般武器之列,乃是旁门的兵刃,江湖上也有称之为“借箭杓”的,意谓可借敌人之箭而用。

    这些奇门兵器的出现,是武侠文学作品创作者力求让每一个人物都具备鲜明特点的刻画方式。

    一件鲜明的非常规武器,不仅仅只是作为江湖人物打斗工具,更多的是体现这个人物的性格、行为处事特点,更甚至会成为一个具备象征意义的标签。

    在东方武侠风巅峰影视作品《黄飞鸿》中,佛山黄飞鸿的一大标志就是手中的雨伞。

    黄飞鸿和他的雨伞

    黄飞鸿和他的雨伞

    当然,也有很多主角同样借助一些让人记忆深刻的独门武器,成为经久不衰的典型形象。最具想象力的,首推奇儒所著的《蝉翼刀》,苏小魂的武器“天蚕丝”不仅是他行走江湖的伙伴,更是他个人和众多美女情感纠葛的侧面体现。

    一部非常古老的电视剧《蝉翼传奇》

    一部非常古老的电视剧《蝉翼传奇》

    武侠盛行的年代,文人们用无与伦比的想象力,殚精竭力的创作出一部部经典,通过这些奇门武器就可以看到,他们对于创新的渴望,正是源于这种渴望,在那样的创作大潮之下,诞生了一个个风格鲜明的武侠大家:宫白羽,王度庐,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李凉,乃至于梁羽生、古龙、金庸。

    文学的发展日新月异,武侠的世界也在不断蜕变。而未来的武侠之中又会有怎样的奇门武器呢?就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 CNNIC统计报告显示:在手机上阅读网络小说的用户已达2.8亿

    8月3日,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日公布第38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2016年6月的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达到28118万,相比之下2015年12月这一数字为25908万,增长迅速,移动数字阅读助推全民阅读的趋势已十分明显。据某电子书阅读器统计显示,在保持高阅读量、平均年龄为20-40岁的这一群体当中,他们每月用于购书的费用都会达到100元左右,年阅读量也集中在30-50本之间,个别读者还会超过这一数字。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年轻人群阅读消费持续增长

    随着电子设备的普及,社会各界都在热议,碎片化的信息内容占用了人们原本应该用于阅读的时间,特别是当下手机的普遍使用,占用了年轻人太多时间,“年轻人都不读书了”,这是公众最为担心的。但实际上,有数据表明,年轻人群的数字阅读量每年都在增长,用在数字阅读上的花费也在持续增多。

    据“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5年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4.0%,同比上升了5.9个百分点。同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和电子书合计阅读量为7.84本,但借助数字阅读的便利,每年阅读量可达到这一平均值的3至4倍。

    据某一电子阅读器数据统计显示,在保持高阅读量、平均年龄为20-40岁的这一群体当中,他们每月用于购书的费用都会达到100元左右,年阅读量也集中在30-50本之间,个别读者还会超过这一数字。

    掌阅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深入了解这阅读人群之后发现,年轻群体在数字阅读方面的需求,不仅仅停留在人们以往认为的网络文学,也有相当多的人阅读出版类书籍。而且,对于一些喜爱的书,他们会同时购买纸书和电子书,纸电联动的现象很多见。

    数字阅读降低阅读成本推动阅读

    在前不久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发布《中国网民数字阅读状况调查报告(2016)》中,数据显示七成以上网民每天手机阅读时常达到1至3小时,使用电子阅读器的多数网民每天阅读时长超过3小时。这表明,我国的数字阅读的确在推动全民阅读方面助力不小。

    据分析,这源于数字阅读能够从多个方面降低阅读成本,无论是从书籍的获取、存储,还是检索方面,都在降低读者的准入门槛,让人们可以像阅读微博、微信那样,随时获取到书籍。

    首先是从书籍的获取方面,短短十几年间,人们的购书习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初需要到书店去挑书、买书,到后来可以网上通过电商平台购书,再到电子书开始普及,手机及阅读器可以满足读者即时阅读的需求。买书从可能需要几天,到现在只需短短几秒,从过去花费几十元,到电子书的几元、十几元,人们获取图书的成本,无论是时间上,还是价格上,都大幅降低。

    其次是书籍的存储方面,电子书除了方便获取,能够即时下载,即时取阅,更重要的是方便存储,人们不会丢失已经储存在云端的数据,更不存在搬家时的困扰。很多人在购买纸质书之后,也会经常阅读其电子书,就是因为其方便快捷。

    最后是检索方面,电子书的内容检索更为方便,在阅读过程中,标记与笔记都能在日后进行检索,这部分功能是纸质书无法办到的。可以说,笔记的检索是阅读一本书的反馈过程,可大幅提升用户对于书籍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