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网2016”专项行动启动,重点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

    据中经文化产业消息,7月12日,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在京联合召开“剑网2016”专项行动新闻通气会,下发《关于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16”专项行动的通知》,启动“剑网2016”专项行动。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通报了“剑网2016”专项行动的工作部署。

    据了解,“剑网2016”专项行动从2016年7月开始利用5个月的时间,突出整治未经授权非法传播网络文学、新闻、影视等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保障有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重点查处通过智能移动终端第三方应用程序(APP)、电子商务平台、网络广告联盟、私人影院(小影吧)等平台进行的侵权盗版行为,维护网络版权正常秩序;进一步规范网络音乐、网络云存储空间、网络转载新闻作品的版权秩序,营造网络版权良好生态。

    专项行动要求各地版权、互联网信息内容、通信主管、公安等部门加强监测检查,突出查办案件,创新工作方法,完善工作机制,落实主体责任,加强宣传动员,完成三项重点任务:

    一是开展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专项整治行动,加强对文学网站的版权执法监管力度,严厉打击通过网站、贴吧、微博、微信等方式未经授权非法传播网络文学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规范通过浏览器、搜索引擎等方式传播文学作品的行为。

    二是开展打击APP侵权盗版专项整治行动,加强对APP上传者和应用程序商店的版权执法监管,加大对聚合类APP、与网络电视棒及电视机顶盒关联的APP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强化应用程序商店对提供文学、影视、音乐、新闻等作品APP上传者的版权监管责任。

    三是开展规范网络广告联盟专项整治行动,加强对网络广告联盟在版权保护方面的监督管理,推动网络广告联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建立版权保护工作机制,推动版权执法监管机构与网络广告联盟建立切断侵权盗版黑色经济链条的工作机制,严厉打击故意为侵权盗版提供支持的网络广告联盟。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司长段玉萍通报了2015年网络视频、网络音乐和网盘领域版权重点监管情况,将不按照要求报送授权文件的优酷网、腾讯视频列入警示名单,责令进行整改,并对做好2016年的网络重点监管工作提出工作要求,将网络文学纳入网络版权重点监管工作。

    打击盗版

    打击盗版

    “剑网行动”是专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专项治理行动,由国家版权局联合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联合开展,已连续开展多年,历年行动均有显著成效。

  • 中投预测:2020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有望达170亿元

    来自中国投资咨询网的文章,该文认为未来五年网络文学及相关产业发展呈高速增长趋势,年复合增长率在20%左右,到2020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有望达170亿元左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自1997年诞生以来,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直接消费市场规模由2010年的6.8亿元增长到2014年的56亿元,复合增长率为52.5%,2015年市场规模约70亿元左右。政策护航、资本介入和商业模式革新三重利好将给行业带来爆发机遇,除却直接消费市场,巨大的衍生价值不可估量。

    2015年1月,国家印发了《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推动内容投送平台建设和大力培育市场主体,鼓励企业充分利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图文、音频、视频等不同形式,对优秀原创网络文学作品进行全方位、多终端化开发利用及传播,实现一次开发生产、多种载体发布。

    更为重要的是,凭借网络文学大众性、商业性和延伸性的特质,近年来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资本纷纷强势介入,网络文学的市场关注度持续升温。BAT等巨头的重磅介入意味着网络文学在泛娱乐产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在不断提升。此外,互联网资本介入将促进网络文学(内容)和互联网(渠道)深度融合,网络文学具有日产亿字的量产速度,而互联网具有多元分化的渠道资质,两者协同效应明显。

    网络文学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网络文学作为上游,通过IP授权,根据文学作品内容推出游戏、动漫、影视等一系列衍生产品,这种多版权运作带动了网络文学的发展,丰富了网络文学商业模式,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基于网络文学的利好因素较多,发展环境良好,未来五年其发展呈中高速增长发展趋势,年复合增长率在20%左右,到2020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有望达170亿元左右。

    《花千骨》电视剧

    《花千骨》电视剧

    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需要注意以下方面:

    其一,以优质内容为先导,重点发力版权的多元开发,网络文学在内容上表现出典型的类型化特征,内容质量有待提升,传统文学具有天然的精品内容优势,但运营渠道有待改善,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互补存在,投资者如果能有效融合,促进两者长短互补,将催生精品IP。

    其二,以明星IP为中心,打通整个互动娱乐产业链。去年以来《花千骨》《盗墓笔记》《琅琊榜》等一批网络文学IP全版权运营的成功案例表现出较强的市场示范作用,同时也印证了该商业模式具有较高的实践落地性。

    其三,积极发展粉丝经济,从而在竞争中突出重围,迅速抢占市场。粉丝经济指建立在粉丝和被关注者关系之上的经营性创收行为,核心要素在于被关注者的粉丝数量大小和黏性程度,基于网络文学用户的高黏性和巨大消费潜力,IP价值将出现飞速上涨。

  • 光明日报:网络文学亟待加强正面引导

    来自光明网的文章,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日前发出《关于开展2016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的通知》,连续第二年开展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政府部门主导网络文学作品推介在历史上尚属首次,这也被视作网络文学正式纳入“主流文艺”阵地的重要标志。

    这一举措,确实让网络文学从业者“喜大普奔”。虽然我国网络文学从萌生到壮大已有近20年,但一直以来都难以进入主流文艺的视野,得不到传统文坛的认可。著名作家麦家曾经炮轰网络文学“99%都是垃圾,1%的精华如大海捞针,自然消失掉了”。在他说这话的2010年,网络文学用户接近整个阅读群体的42%,已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规模,但网络文学彼时在质量上仍然存在粗制滥造、低俗空虚等问题,也是不争的事实。

    著名小说家-麦家

    著名小说家-麦家

    近几年,政府、资本、学术等多方力量合力推动网络文学在新时期的良性发展。去年以来,中宣部、中央网信办均将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网络文艺纳入了常规管理和扶持、引导范畴,而自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以来,“抓好网络文艺创作生产,加强正面引导力度”成为文艺界共识。

    资本方面,以全版权开发的方式,通过辐射图书出版、影视、游戏、动漫等多个行业的产业链下游,网络文学迅速与市场结合,迎来了产业转化的黄金期。而在学术方面,主流文坛正敞开怀抱接纳网络文学,2013年,由莫言担任名誉校长的网文大学成立,被视为网络文学启动学术和理论体系建设的重要事件。

    莫言在网文大学成立仪式上讲话

    莫言在网文大学成立仪式上讲话

    网络文学逐渐摆脱“主流文学的补充形态”,形成相对独立、同等重要的存在形态,这个过程中仍然需要面对不少问题。

    一方面,市场资本提供了网络文学作品迅速消化、转化、兑现的途径,反过来也左右乃至决定网络文学创作的方向、类型。大量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或游戏等,已经呈现出同质化、猎奇化并存的态势,而热钱追捧的项目在营销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导致创作者对相关题材趋之若鹜,使得网络文学生态失去健康和平衡。

    另一方面,网络文学的学术和理论体系滞后于实践是目前难以改变的事实。知名学者邵燕君表示,“网络文学就是当代文学”。网络文学的当代性决定了它始终处于极大的流动和变化甚至变异当中,无论是主题、价值观层面的研究,还是叙事手法、艺术特征方面的研究,都有很大的挑战性,不能照搬传统文学的理论体系和衡量标准,需要加强引导。

    目前,网络文学的研究仍然以鼓励、观察、试探的形式展开。在多方力量已经做好准备时,网络文学创作者更应该坚持创造创新,将当代性、人民性和网络传播特质充分结合,迎接网络文学新发展的东风。

    来源:光明网,作者:曹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