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一代表情包明星王宝强引领撞脸新风尚-顺带推书封面独特的小说

    点娘多看点这期盘点那些撞脸的明星们:

    ——全世界都在用生命撞脸,这是要逼死脸盲症啊!

    每隔一段时间,
    总有几个靠表情包火起来的男人,
    比如表情包的鼻祖尔康,

    尔康和永琪“生死相许”

    尔康和永琪“生死相许”

    比如咆哮教主马景涛,

    majingtao

    比如满脸问号的黑人兄弟:

    heirenxiongdi

    原本以为下一个靠表情包火起来的,
    又会出自电视剧或者电影截图
    结果万万没想到,
    这次靠表情包刷上头条的,
    竟然是我们的王宝强同学:

    王宝强: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王宝强: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这张中老年夕阳红的表情现在不要太火爆,
    因为回想一下,是不是每个人的妈妈手机里,
    都存了一张这样的图啊:

    weiwomendeyouyiganbei

    王宝强最近被改造的表情包堪称斗图神器,
    点娘已经火速收集了全套,
    用来嘲讽小伙伴们:

    王宝强:你好,脱单了吗

    王宝强:你好,脱单了吗

    王宝强:只要你逼自己一把,你就知道自己不行

    王宝强:只要你逼自己一把,你就知道自己不行

    王宝强:只要是石头,走到哪都不会发光

    王宝强:只要是石头,走到哪都不会发光

    不仅如此,这个优雅的端酒姿势,
    还被太闲的网友们做成了广告,
    打印出来立刻就可以贴到水泥电线杆上:

    wangbaoqiang04

    这波网红来的太突然,
    估计宝强自己都是懵逼的。
    毕竟这张照片,
    其实是被别人偷拍后发到微博上的:

    wangbaoqiang05

    红衣男子转身的一刹那,
    大家的表情和大鹏一样,都是这样的:

    heirenxiongdi02

    这飘逸的大波浪,
    时尚的红色西装,
    优雅的端酒姿势,
    真的不是我们天天见的李咏老师吗?

    王宝强vs李咏

    王宝强vs李咏

    自从王宝强换了这个神奇的发型,
    网友们的脑洞就没有停过,
    因为只看背影,
    宝强简直就是影视男明星的集大成者!
    一眼看去还以为是郑伊健有没有:

    王宝强vs郑伊健

    王宝强vs郑伊健

    还很像杜子健有没有:

    王宝强vs杜子建

    王宝强vs杜子健

    而且很多小伙伴表示:
    一开始我眼花,差点看成贝多芬了!
    讲真,你们这脸盲症真的够可以…

    王宝强vs贝多芬

    王宝强vs贝多芬

    果然人不仅靠衣装,还靠发型,
    这个百搭发型进可郑伊健退可李咏,
    还充满了艺术的气息…
    点娘已经可以预见到,
    2016年最时尚发型就是它了!

    我要被自己美瞎了

    我要被自己美瞎了

    这么多年真是看错宝强老师了,
    原本以为他只是呆萌实力派,
    结果没想到换个发型竟然如此惊艳!
    而且上面那几个撞脸都是小意思,
    下面这个才是真的神似!

    王宝强vs黄渤

    王宝强vs黄渤

    你说宝强和黄渤长得不像?
    那我把两人的脸稍微换一下,
    你再看像不像。
    小伙伴们注意了,
    下面的每一张,都是有区别的!

    大家来找茬

    大家来找茬

    大家来找茬

    大家来找茬

    大家来找茬

    大家来找茬

    怎么样,
    是不是感觉自己在玩最高难度的“找不同”游戏?
    黄渤本人都遇到过被粉丝认错的情况,
    他和粉丝聊了十多分钟才发现被认成了王宝强,
    对方还向他要签名,
    黄渤情商爆表,大手一挥签了三个字:

    王 宝 强

    现在才发现,曾经的我们太年轻了,
    竟然一直以为会撞脸的只有网红,
    比如王思聪的前任女友团

    王思聪的前任女友团

    王思聪的前任女友团

    或者是统一粗眉毛+大眼睛的女明星们。
    下面这张能认出一半以上的,
    我猜都是姑娘们。

    nvmingxing

    但是宝强老师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

    虽然咱们走的不是颜值路线,
    但也逃脱不了撞脸的惨剧啊!

    比如郭冬临和芙蓉姐姐。
    这圆润的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
    硕大的鼻子,和炯炯有神的目光

    郭冬临vs芙蓉姐姐

    郭冬临vs芙蓉姐姐

    讲真,当年的芙蓉姐姐剃个光头,
    就可以上春晚来段小品了有没有。
    而且这种跨越性别的撞脸不仅一家,
    还有萌萌的小岳岳和贾玲:

    小岳岳vs贾玲

    小岳岳vs贾玲

    还有韩国偶像张根硕和汤唯。
    张根硕(只有点娘觉得这个名字很污么?)是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竟然跟中国不止一个女明星撞脸,
    除了汤唯,还有蒋勤勤等一大票人,
    大家可以自己脑补一下:

    张根硕vs汤唯

    张根硕vs汤唯

    别认错,左边的才是汤唯!

    还有郭德纲和小沈阳的老婆沈春阳:

    郭德纲vs沈春阳

    郭德纲vs沈春阳

    还有姜昆老师和点娘的童年女神林依晨…
    不过点娘私心认为,
    就算胖点,林依晨也是依旧萌萌哒!

    姜昆vs林依晨

    姜昆vs林依晨

    至于同性别撞脸,那就更常见了。
    比如白岩松和汪峰,
    点娘老早就觉得他俩脸不是一般像,
    白岩松只要套条皮裤,
    就可以去《中国好声音》了:

    白岩松vs汪峰

    白岩松vs汪峰

    还有大家最爱的歌手周董,
    和最爱的男演员东X大木:

    东尼大木vs周杰伦

    东尼大木vs周杰伦

    前几天看《余罪》的时候,
    点娘还很惊讶地发现
    小时候的张一山像极了夏雨有没有,
    再加上个姜文,
    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人从小到老的历程。

    张一山vs夏雨vs姜文

    张一山vs夏雨vs姜文

    而且撞脸这种事情,
    不光明星有,连书也常见,
    相信大家在起点看书时,
    经常能发现似曾相识的封面:

    撞封面的小说

    撞封面的小说

    虽然书的内容截然不同,
    而且各有各的精彩,
    但是作者大大你们对封面这么随意真的好吗!
    不过下面这个封面,
    点娘相信你搜遍百度,
    都绝对找不到第二个:

    远瞳《异常生物见闻录》小说封面

    远瞳《异常生物见闻录》小说封面

    看这简介的设计,
    优雅的黑白色调,
    还有偷懒都无比自豪的语气…
    点娘简直想奖励远瞳大大一座小黑屋,
    做不到一日两更坚决不放出来!
    所以点娘本期推书就是这本封面逗比内容更逗比的小说啦。

    转载PS:再推一波《异常生物见闻录》,科幻、搞笑,脑洞大!

  • 阅文集团将携《全职高手》等众多IP作品参展2016第12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

    2016年7月7日-11日,第12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 2016)将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行,阅文集团将带领旗下《女娲成长日记》、《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法师》等诸多火热IP作品参加此次博览会,届时将有《全职高手》小说作者蝴蝶蓝、“音熊联盟”重要成员醋醋、还有COS界超人气团队“黑天工作室”等助阵,预计会有多部动画的最新消息在活动现场披露。

    阅文集团2016 CCG EXPO参展海报

    阅文集团2016 CCG EXPO参展海报(点击大图)

    自2005年开始,文化部与上海市政府共同主办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至今已成功举办了11届,目前年度性的CCG EXPO已形成了专业化、国际化、高层次、大规模的特点,并确立了商家对商家(B TO B)为主,商家对终端用户(B TO C)为辅的特色定位。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一般在每年七月举办,CCG EXPO 2016仍由国家文化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和(上海)国家动漫游戏产业振兴基地共同承办。

  • 天下霸唱诉《九层妖塔》侵权案:电影方被判道歉,索取精神损失费未获支持

    据凤凰文化的报道,6月28日,知名网络小说《鬼吹灯》的原著作者张牧野(笔名“天下霸唱”)诉电影《九层妖塔》侵犯其著作权一案在北京西城法院一审宣判,《九层妖塔》电影方被判在发行、播放和传播该电影时署名天下霸唱为原著小说作者,并就涉案侵权行为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天下霸唱索赔百万精神损失费的要求未获法院支持。

    现场:2016年6月28日上午,北京西城法院对电影《九层妖塔》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

    现场:2016年6月28日上午,北京西城法院对电影《九层妖塔》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

    2015年9月,改编自《鬼吹灯》系列小说第一部《精绝古城》的电影《九层妖塔》上映。同年10月26日,天下霸唱发表声明称,自己拥有《鬼吹灯》系列作品完整的著作人身权;任何机构及个人未经其本人许可不得肆意修改或改编上述作品。

    2016年1月,天下霸唱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九层妖塔》电影方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对方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向自己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精神损失100万元。

    西城法院审理认为,涉案电影《九层妖塔》系根据小说《精绝古城》改编而成,其权利人在行使权利时,必须为小说《精绝古城》作者张牧野署名,否则即视为侵犯了张牧野的署名权。

    电影《九层妖塔》宣传海报

    电影《九层妖塔》宣传海报

    据央广网报道,天下霸唱方面曾表示,改编权是著作权中的一种,天下霸唱即使出卖了作品的全部版权,也依旧拥有“保护作品完整”的权利;改编完的内容不能破坏原作品的完整性,也不能对原作品有歪曲和篡改。

    对此,本案主审法官吴献雅介绍,《九层妖塔》是否侵犯原著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应当以是否损害其声誉为构成要件。天下霸唱方面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涉案电影的改编、摄制行为损害了小说作者的声誉,因此电影不构成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侵犯。

    此外,由于天下霸唱方面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涉案行为对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故关于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针对社会关注的《九层妖塔》电影导演陆川是否作为被告的问题,吴献雅法官称,陆川只是该电影的导演和编剧,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电影的著作权属于制片人,而制片人是指电影的出品方,即本案被告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及第三人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因此,陆川并未作为本案被告参与诉讼。

    被告《九层妖塔》电影方在宣判后表示,会尊重法院的判决;天下霸唱的代理律师王韵则称,对于是否认可此判决结果,他将与天下霸唱协商后确定。

    天下霸唱《鬼吹灯》原著小说

    天下霸唱《鬼吹灯》原著小说

    网友评论:

    @蓝麟:大概鬼吹灯还没写完就开始看了,真心为鬼吹灯觉得不值,看看盗墓笔记,都是版权问题造就不同结果。本来盗墓笔记是在鬼吹灯火了后才跟着写的盗墓文,写的也不见得比鬼吹灯好,为什么现在却比鬼吹灯火?版权啊,盗墓笔记版权在作者自己手里,鬼吹灯版权在起点那里。
    经常有人说等成为了大神再考虑版权,天下霸唱够大神了吧?因为版权不在自己手里,这些年经常传出天下霸唱和别人各种撕逼,甚至就连自己写小说都不能再出现鬼吹灯里的名字。
    若是版权在自己手里现在哪里来那么多的破事,当年的不重视,导致现在的结果,悔之晚矣!

  • 转中国艺术报:放下对网络文学的傲慢与偏见

    网络小说影响力还在扩散,可以看出各方面都越发重视。上个月转了邵燕君、李敬泽、陈晓明等几位专家教授关于网络文学的讨论[详情→],这两天发现中国日报网上面也谈了相关内容,也是从北京大学副教授邵燕君的一篇文章开始谈的,之前就说了我也比较认同邵燕君教授的分析,感觉她对网络文学的研究确实很深入。

    以下转自《中国艺术报》,原题:放下对网络文学的傲慢与偏见

    别小看网络威力 王恒 画

    别小看网络威力 王恒 画

    当网络文学成为大众最主要的读物时,主流理论界要么“斥为邪说”,要么装作“不屑辩”,让它“自生自灭”——对这样的态度,传统文学是不陌生的,因为百年前它们就曾身受过。

    网络文学频遭诟病的文学性差的问题,本身并不是文学本身的问题,而是网络技术推动下的消费行为影响的结果。这正是理论应该着力之处。

    最近微信圈子里翻出了北京大学副教授邵燕君2012年发表的一篇文章:《辛辛苦苦一百年,一夜回到五四前——网络时代“新文学”的尴尬命运》,但旧文也得到众多转发和“点赞”。在浩如烟海的社科论文库中,一发表即成“僵尸文”的现象几为常态,邵燕君这篇文章借助网络“死而复活”的传播个案,在某种程度上揭示出网络文学理论研究的现状:大部分关于网络文学研究的文章至今还要从概念、范围、对象、特征、地位等最基本的问题谈起,可见当下的理论仍然处在建立常识的阶段。甚至我们对网络文学的作者和作品规模都不清楚,直到今年才搞出一套“摸底调查”的成果,来给予其一个“定量”的阶段性总结,而对于“定性”的研判,从网络文学诞生那天起,就一直争议到今天。争论了近20年,研究对象是什么还没搞清楚,可见理论迟滞到了何种程度。或许可以用“网络文学是复杂的”这样一个简单陈述“一言以蔽之”,但在这当中一定也出现了什么问题。

    邵燕君的文章系统地论述了网络时代精英审美倡导的“新文学”怎样一步步丧失了文化领导权的过程,从而对新生的网络文学力量给予了重要估价,这勾起了我对“新文学”是如何在与“旧文学”的斗争中获得这种“领导权”的反思,进而理解了当前网络文学特别是理论研究的窘境。

    鲁迅《狂人日记》小说封面

    鲁迅《狂人日记》小说封面

    文学不是确定性的、可以定量的科学,但是“新文学”却有公认的、准确的起源节点,“新文学”起源于1916年胡适提出、1917年公开发表的《文学改良刍议》,以“八事”为宗旨发布文学革命的宣言书,随后的1918年鲁迅发表了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小说《狂人日记》。这种起源无疑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之前经过了循序渐进的条件准备,胡适他们只不过是集大成者。按理说,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必然遭到旧势力的围追堵截,但是,“新文学”却有些反常。刘炎生在《中国现代文学论证史》中说:“胡适、陈独秀倡导文学革命之初,社会反响并不强烈。反对文学革命的固然大有人在,但公开发表文章反对的人却并不多见。”这些“不多见”的人中有林纾、俞颂华等。为什么会“不多见”呢?奥妙正在前期的“条件准备”之中,胡适在《1917-1927中国新文学大系〈建设理论集〉导言》中详细分析了桐城派古文复兴以来的文体兴衰,指出最终的结局是“古文家力求应用,想用古文来译学术书,译小说,想用古文来说理论证,然而都失败了”。胡适略带悲凉地指陈这种失败的原因:“所以严复林纾梁启超章炳麟章士钊诸人都还不肯抛弃那种完全为绝少数人赏玩的文学工具,都还妄想用那种久已僵死的文字来做一个新时代达意表情说理的工具。他们都有革新国家社会的热心,都想把他们的话说给多数人听。可是他们都不懂得为什么多数人不能读他们的书,听他们的话!”说穿了,就是新时代来临之际,旧文学没有了读者。纵然这样,几千年绵延而来的旧文学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所以刘炎生又说:“当时的封建守旧文人大都是反对文学革命的,‘斥为邪说’,但装出‘不屑辩’的样子,抱着一种让它‘自生自灭’的态度。”——原来不是不反对,而是不屑一顾。于是我们得见,旧文学在基础上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旧文人对新事物表达了蔑视的轻慢,直至“新文学”势力坐大,以博取大众的喜悦而为旧文学掘好了坟墓。

    蔡智恒《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封面

    蔡智恒《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封面

    网络文学起源和发展时又如何呢?从1996年网易开通个人主页始,到1998年台湾作家蔡智恒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席卷大陆,再到收费阅读机制出现,网络文学一步步占领了传统文学退出之后的大众阅读市场——“新文学”如何从曾经的大众文学变为像被它打倒的“旧文学”那样的“精英文学”的,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列——直至被数亿人阅读,形成文学史上最为壮阔的阅读景观。与当年的“文学革命”不同,由于技术革命的骤然降临,网络文学诞生前没有经过充足的理论准备,她不具备“新文学”发轫之时的“八事”指导,因此在随后的十几年间未曾被看破真身,始终笼罩在迷雾之中。以至于当网络文学成为大众最主要的读物时,主流理论界要么视其为“垃圾”,大加挞伐,要么对其掩耳盗铃,视而不见,真正能够以公正之心进行理论观照者屈指可数。要么“斥为邪说”,要么装做“不屑辩”,让它“自生自灭”——对这样的态度,传统文学是不陌生的,因为百年前它们就曾身受过。不过,正是在精英力量傲慢地忽视它的存在中,网络文学获得了信息时代文学的“领导权”,成为真正的主流文学——与“新文学”当年靠着赢得大众的支持如出一辙,网络文学通过便捷的阅读方式、海量的文本和对现实多样化的反映而为大众提供精神食粮。这也再一次证明:文艺,只能接受人民的评判与选择。

    当今的中国文学,不是百年前的中国文学,并不负有国家革命的责任。但是,在讴歌真善美,弘扬正能量,以及厉行反映与批判的功能上,却是古今相同的。网络文学频遭诟病的文学性差的问题,本身并不是文学本身的问题,而是网络技术推动下的消费行为影响的结果。这正是理论应该着力之处——通过理论研究和政策建构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为信息时代的文学创作和阅读提供正向的引导力量,这是理论界的责任。我们并不缺乏大众文学或通俗文学的理论基础,可见作为大众文学新的表现形式,如今网络文学面临的困境,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我曾力邀某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几位有着深厚学养背景的青年教师参与网络文学研究,但他们拒绝的原因如出一辙:网络文学的文学性不强,价值不大,研究论文不能在核心期刊发表。姑且不论这种功利主义的心态,只那种居高临下的精英姿态就足以说明问题。前面谈到,网络文学一开始就没有得到明确的理论指导,并未与主流文学和精英文化达成和解,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它的发展壮大。可见,网络文学是一场挡不住的文学变革。开放性社会多元文化和谐共存,网络文学也并不因为不受主流重视而夭折。但是,网络文学无疑需要得到理性的关照,当精英群体对网络文学的观念和态度发生改变,放下傲慢与偏见的架子,真正从学理上对网络文学创作、传播和接受过程进行深入研究并指导实践之际,就是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之时。

    尽管网络文学创作和研究现场到处充满自说自话的纷争,但是关于网络文学的基本问题还是在困境中日渐明晰。此前中国作协组织召开的全国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上,在专家学者和业界人士交锋之后,中国作协副主席、评论家李敬泽以总结发言的形式,发表了对网络文学基本问题的看法,主要是:明确了网络文学的指称范围,“大概主要就是指在网上生成和阅读的那些长篇小说”;理清了网络文学的基本性质和形态,“这就是通俗文学,其基本形态就是类型小说”,由此而指明了评价体系和标准的建构方向。对这些基础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应该能使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理论研究之间不至于再现“鸡同鸭讲”的尴尬,有助于网络文学理论研究的深入,但目前显然我们对此宣传的还不够。

    李敬泽指出,“我们要放下两种傲慢与偏见,传统文学依靠思想和艺术品质对网络文学抱有傲慢与偏见,网络文学背靠市场而对传统文学抱有傲慢与偏见。实际上,它们应该是并行不悖的,他们都能从对方得到重要的支持和营养,构成一个完整、健全的文学生态。”但是,相对于百年新文学的传统,网络文学如今还是弱者,是“底层”,网络文学固然要放下“以钱犯禁”的嚣张,但更重要的,是传统文学要摒弃对网络文学的傲慢与偏见,而施之以理智和情感,那种“完整、健全的文学生态”才得以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