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旗小说推荐的“一大波好看的穿越小说”(女频)

    转自书旗。话说原来书旗也有定期推书的环节,比如上次就转了他们推荐的“具有改编电视剧潜力的小说”。有感兴趣的书友可以继续关注哦~

    现在什么小说题材最受欢迎?那一定就是穿越了!从最早的《寻秦记》、《梦回大清》,到后来的《宫》、《步步惊心》,再到现在各种各样的穿越作品,“穿越”已经变成了继玄幻、历史、盗墓等三波网上阅读热潮后的最新网络阅读势力,而且这股风潮来势更凶,网罗的作品数不胜数,你要是还不知道“穿越”,那你绝对已经过时了。

    其实,除了上边这些改编成热播电视剧的穿越小说外,还有一大波好看的穿越小说呢。这不,书旗小说就马不停蹄的来推荐好看的穿越小说了,大家赶紧拿出小板凳,点击下边这些书名,乖乖的用书旗看穿越小说啦!

    01《医妃权倾天下》

    承九《医妃权倾天下》小说封面

    承九《医妃权倾天下》小说封面

    书名:医妃权倾天下

    作者:承九

    精彩抢先:

    她是风云医坛的天才医生,亦是父母皆亡,无依无靠的孤女;他是名满天下的战神王爷,亦是行走在黑暗间,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君重楼。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林初九不是良善的女子,更不懂矫情二字怎么写。我爱你,愿为你赴汤蹈火,背负倾国骂名,助你夺万里江山;我恨你,便要剜你的心,剔你的骨,哪怕是生灵涂炭,毁这如画江山亦在所不惜……

    书评摘录:

    @夜雨:800多页的催更书评见证一本精品穿越小说。

    02《庶色可餐》

    银色月光《庶色可餐》小说封面

    银色月光《庶色可餐》小说封面

    书名:庶色可餐

    作者:银色月光

    精彩抢先:

    韩府庶女九姑娘,八岁时和姨娘被太太赶到田庄,两年运筹帷幄,一朝得回韩府。怎奈封建礼教压死人,她再怎么足智多谋,仍旧要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她从来都不是善男信女,不说话不代表她是傻瓜,不反击不代表她在害怕,惹恼了她,一样扇坑爹的嘴巴子!成为当家主母,管教便宜儿子,教导乖巧女儿,收服闷骚夫君,一切尽在掌握中!

    书评摘录:

    @yuerbaobao09:看了20年的小说,就这一篇小说让我感觉最温馨,没有一味的阴谋算计,有的只是人性本善,从不懂爱到对爱的珍惜、执着、专一。让我看完之后,都想穿越到文中的国度里去找个好男人了。值得一看哦!

    @HOPE快了:这部作品很好看哦~人物细腻,没有俗套,没有逆天,循序渐进的引人入胜,让故事中的人物感情一点一点慢慢渗透~~很好看,值得细细品味,呵呵。

    03《凤狂天下:本宫来自特工处》

    《凤狂天下:本宫来自特工处》小说封面

    《凤狂天下:本宫来自特工处》小说封面

    书名:凤狂天下:本宫来自特工处

    作者:梅有懂

    精彩抢先:

    一朝穿越,她由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沦落为东梁国相府的傻子小姐,没有一丝斗气不说,还是个人人可欺的智障?当众被自己心爱的未婚夫给踹了个魂归西天?当那双懦弱的眼睛再次睁开时,就注定了她要翻身,要光芒盛世,从此她的字典里只有强者为尊这四个字,天赐驭雷之术,她注定要猖狂天下。

    书评摘录:

    @书友:《凤狂天下:本宫来自特工处》已经改名《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上传完结,亲们想要看的可以去搜搜。

    04《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小说封面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小说封面

    书名: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作者:美越

    精彩抢先:

    一朝穿越,冷血杀手沦为亡国皇后,一度游走在生死边缘。他,仇深似海,百般刁难,手段阴毒,只为抚平心头那道疤。她,嫉恶如仇,见招拆招,手腕果辣,只为逃出升天去寻心中明月。突然,他360度大转弯,轻装上阵亲自出马,趁夜黑风高闯进她的寝宫,“听说南耀皇后深闺寂寞,不但勾引北越异姓王,就连小你六岁的将军之子也一并收入囊中。我身为北越摄政王,岂能袖手旁观。”“不要——”她嘶声大叫。此招,怎么拆?

    书评摘录:

    @红薯书友1:条理、思路清晰,情节也新颖、但不啰嗦,是看了这么多言情小说的佳品!真心不错!绝对好样的!!

    @红薯书友2:感觉好棒,虽然过程有些虐心,揪心的不得了,但苦尽甘来的幸福,让人羡慕。

    05《盛宠庶妃》

    凝望的沧桑眼眸《盛宠庶妃》小说封面

    凝望的沧桑眼眸《盛宠庶妃》小说封面

    书名:盛宠庶妃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

    精彩抢先:

    穿越了,穿越成一小小庶女?嫡母恶毒,我就掀了你的老底。嫡姐嚣张,我让你千夫所指。嫡妹伪善,我撕了你的假面。天降厄运。一道圣旨,她嫁人了。夫君美貌,传言不举。结果某造孽的唤道“娘子,时间还早,我们继续。”这妖孽!本娘子收了你!

    书评摘录:

    @潇湘:花了三天时间看完,引人入胜,阴谋一个接一个,写得太好了。

    @西子湖畔醉清风:做好最坏的打算,还是没想到,月最终是那样的结局,临窗握笔,窗内三千白发如雪,窗外梨花翻飞,催人泪下,好久没看到男二如此凄凉的结局了,挺难过的。

    06《逆天萌宝妖孽娘亲》

    纳兰凤瑾《逆天萌宝妖孽娘亲》小说封面

    纳兰凤瑾《逆天萌宝妖孽娘亲》小说封面

    书名:逆天萌宝妖孽娘亲

    作者:纳兰凤瑾

    精彩抢先:

    墨家的妖孽家主被信任的人害死之后,穿越为被发配边疆的七月郡主,生下了天赋逆天的天才儿子。从此驭万兽,建城池,炼神丹,修炼逆天秘籍,傲视天下,神挡杀神,佛挡灭佛。当他强大冷酷他说儿子是他的,当邪魅霸道的他说这儿子他要了,当……可爱萌宝站了出来说道:“想要当我爹爹,必须……”

    以上小说都可以通过书旗小说APP阅读正版。

    *书旗小说阿里文学旗下的移动阅读APP,是中国第二大的移动阅读APP,其日活跃用户超千万。据移动互联网数据研究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在移动阅读APP用户MAU同比下降13.7%的情况下,书旗小说仍以24.54%日均活跃率排在第一。

    *阿里文学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互联网文化娱乐品牌,主要以内容生产、合作引入以及版权产业链的双向衍生为主,依托内容生产,从数字内容阅读、数字内容传播、版权衍生、粉丝经济等多个角度出发,建立跟文学产业相关的开放生态。

     

  • 专访更俗:网络文学可以类型化,但网络作家不能有固定套路

    更俗《踏天无痕》小说封面

    更俗《踏天无痕》小说封面

    此前提到的“更俗玄幻新书《踏天无痕》重磅来袭”←点击查看

    网络文学题材的类型化是当下网文的特色甚至是定义,玄幻、历史、都市……所有网文站点都是通过类型来引导读者的。与此相辅相成的是,网络作家离不开类型读者的支持、消费,读者导向使这些作家更容易趋于一种固定的写作套路。这样看来网络作家更俗倒是剑走偏锋,写完历史写玄幻,写完玄幻再写官场小说,而在官场小说受限的今天,又磨刀霍霍重启玄幻题材小说的创作,这是一个作家的游刃有余还是受时代的驱赶?更俗近日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讲述自己网络写作12年来的主动尝试与被动改变。

    更俗

    更俗

    “是更俗,不是更俗”
    “我本名叫张年平,现年38岁,笔名更俗,这个更俗是更风易俗的意思,不是更加俗,“更俗笑称笔名借了家乡南通市的更俗剧院与更俗酒,但这个名字没少惹过误会,甚至还曾被相关部门建议过更名。更俗现在是南通市作家协会理事,正积极参与江苏省及南通市网络作协的筹办。
    “相对浙江、上海、北京等省市,江苏省的网络作家协会筹建有些滞后了,但也因此能借鉴到更多的有益经验。”他说起省网络作协成立后的前景侃侃而谈,他相信省一级网文作协的成立将对网络文学发生,有极大的推进作用,也能更好的让网络作家融入主流社会。
    “别看网文作家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收入很高,但是主流社会的认可对于他们不可或缺。现实状况是,十几年来网文作家们很少被主流社会所认同,更严重的甚至不被家庭承认。即便有大量专职网文作家收入都超过当地的白领阶层,但在家庭看来还是不务正业,而区别于传统作家,网文作家承担着一些不必要的社会压力。近年来澎湃新闻这样的国家级媒体逐渐重视网络文学,但我看到地方上的媒体还不太关注,我希望省市网文作协成立后能加强省市级媒体对网络文学的报道跟支持,让主流社会将网络创作视为一份正常的职业选择,亲朋也能从电视上看到这些网文作家的正面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帮助。”
    网络作家的归属地是按照居住地来划分的,那怎样的情况才能进入网络作协呢?更俗说:“一般来说只要在网络上发表过有一定分量的作品后,就是网络作协邀请对象,这个有分量是有一定参考标准的,原先中作协拟定过一份重点网络作家名单,江苏省可能会在这份名单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定的人数,作为省网络作协第一会员的名单。”

    更俗《重生之官路商途》小说封面

    更俗《重生之官路商途》小说封面

    “要是没被封,我现在写都市商战还是第一名”
    1979年出生的更俗称自己还年轻,但在网文界已经算老人了。2002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家公司做研发工作,业余时间看了许多早期的网络小说,“准确说来是大学期间就开始看了,《暗黑之路》《缥缈之旅》这两本书给我印象非常深,因为当时精品少而他们想象力又特别突出,我后来觉得这些作品与传统的通俗文学是一脉相承的。我们这代男生读金庸黄易成长起来的,但看完他们没新的东西看了,这时候正好出现网络文学就接上了,再然后自己也开始模仿着写,读者甚至从我最初的作品里看到黄易的影子。”
    更俗2004年开始在起点更新架空历史类小说《山河英雄》,才写了3万多字编辑就来找他签约,而第一月的VIP付费阅读,他就收到了1500元稿费,为此他写了三四十万字,更俗笑称自己当时刚被女朋友甩,比较宅所以能拼命写,上班写完下班写,现在有了老婆孩子没法那么拼了。更俗笑说《山河英雄》只写作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有一些要红的苗头,“当时有出版社找到我想要出书,需要把网络更新断了,但后来书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出版,网络更新丢了,也再也捡不起来了。”
    并不完整的处女作让更俗以兴趣为主顺利踏上创作的路,2006年他开始写一部西方玄幻作品《神之血裔》,他回忆起那年写作的初衷是因为喜欢打游戏,“那时国内受欧美电脑游戏的影响,《英雄无敌》《帝国时代》《英雄联盟》我都玩,接受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又研究了游戏资料,创作时自然地移植过来了。” 更俗认为从架空历史到玄幻的写作转变对他没有大的困难,同样是架构在想象中的世界,“宅男很会想。”
    2007年,更俗创作了一部以某家地产公司为原型的都市商战小说《官商》,为此他曾花时间找这家公司的员工聊天,了解他们对地产开发及城市经营的见解,如今他更愿意把这样的作品叫做都市行业小说,“我上大学就喜欢读市场经济、广告营销的书,这些又与我一直以来喜欢的历史尤其经济史疏导同归。而现实生活中,写《官商》是正好在结婚买房,了解了很多关于房地产的资料,这些碰上我的想象力后就变成了这部小说。”这本以地产行业为核心题材的都市商战小说反响出奇的好,比原先历史、玄幻两个类型的效果更好,2007年在起点付费订阅量就达到一万多,一个月可以入账两三万元。更俗敏锐地发现了隐藏在网络文学类别里的窍门,他前后的都市文更新时基本都是起点新书月票榜第一,年榜前十。
    让更俗本人更加得意的一点,是有个读者的大学毕业论文,直接以《官商》的企业发展轨迹为原型作为参与,在论文答辩时获得优秀的评价。这件事进一步加强了他的写作自信。2008年更俗辞职,开始全职写作。
    《重生之官路商途》是更俗全职后的第一本,他希望收入稳定,在此前所创作历史、玄幻、都市三种题材都尝试后,发现都市类投入产出比最好的,所以全职写作之后的更俗,第一本选择继续写都市商战小说。更俗回忆道:“当时的读者反映很不错,他们觉得小说所写的商业描写真实,又有男女情感更真实细腻,在今年被因敏感原因被屏蔽,近十年来一直是起点职场商战类第一。”更俗分析了都市文能抓住读者的原因,“不同于追求内在、需要自我提高、自我激励的一种方式,网络文学阅读更纯粹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网文碎片化的阅读,能让人更充分利用碎片化的时间,随时随地都可以很方便地放松,而电影等娱乐方式则不太行,读网文每天就花十几分钟,跟下来发现,时间都用上了。而都市类与真实世界更相关,读者的代入感、共鸣感会更强,这种‘真实而直接’的粗神刺激会让网文阅读的娱乐性更强。”但他同时承认不断更换小说的题材,的确是让自己损失了些类型化的读者,但好在新的读者层出不穷。
    2010年更俗转投纵横中文网写作,以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写了本架空历史小说《枭臣》,他承认主要是因为前两本都市写得非常疲惫想尝试新的题材,正好纵横愿意分担这种更换题材而带来的风险,没想到这本书后来被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喜欢上了。
    “柳传志是很喜欢通俗文学的人,《枭臣》四百多万字他是通过‘听书’听看完的,还通过工作人员,想联系到我到北京见面,但我因为惊讶反而没在意,后来他通过其他渠道联系我,我将柳传志先生当成中国商业界教父级的人物,又惊又喜,在一天早上,我与他就《枭臣》这本书,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小时,跟我说他很喜欢这本书,还跟马云也推荐了这本书。为什么他会喜欢这本书?我在这本书里表达了现代人以务实精神去改造古代社会的理念,这跟他务实的实业家精神是有共鸣的。”
    然而2012、2013年以后官场类小说,因为题材敏感成为渐渐创作禁区,许多官场类的小说被下架,在商战、官场小说上越走越顺的更俗在《重生之钢铁大亨》后便停止了相关题材小说的创作……

    2014年更俗重返玄幻,开始连载《大荒蛮神》。
    问更俗把男频最重要的几个类别都写了一遍,最喜欢写什么?更俗说如果不是题材敏感的话,还会写都市行业小说,或者说都市商战小说,也曾有过个明确的研究目标就是化妆品行业。
    “我还是觉得写都市有现实意义,因为当下的现时就是未来的历史,这是已实现的、有个标准可写的,但玄幻小说的想象力则没有边际。玄幻小说新一代的作者会比现在的我们想象力更丰富,这就让老的玄幻小说迅速被市场跟读者淘汰掉,而一本好的都市小说,好像更难过时一些。现在玄幻的改编市场很大,但我认为下一个大爆发会是都市历史,首先它基数低弹性大,其次观众对影视剧的喜欢,也更侧重医疗剧、校园剧等偏现实幻想类的题材。“话说的是将来,事做的是当下,更俗说他下一本书6月1日就要开更了,开始一本玄幻,问他这算不算被逼得只能写玄幻了,他表示否认:”我写的玄幻里会侧重描写世俗性的一面,写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与势力斗争,与历史、商战官场题材是一脉相承的。“

    更俗的其他小说作品

    更俗的其他小说作品

    “受盗版影响最大的是中低层作者”
    上周百度将所有文学类贴吧封锁排除侵权内容后再逐步开放,这一动作似乎预示着一场打击盗版的风暴将袭来,贴吧是怎么会惹上盗版的呢?“贴吧里有很多热心读者更新作者的收费章节,即使手打可能也只比官方慢四五分钟,如果用抓图软件转化成文字就更快了。打击盗版是一件要坚定支持的好事,虽然不可能让所有的盗版读者都直接转换成付费读者,但毕竟娱乐休闲的消费方式就那种几种,网文即使收费,也是消费门槛最低的;喜欢一个网络作者的书,通常每个月只需要花费七八块钱。”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篇网文的热度有相当一大部分是受益于盗版网站的,某种程度上盗版网站也不经意成为了该作品营销环节中的一部分,对此更俗表示网文野蛮发展的时期应该结束,拿盗版养粉丝的时期也需要过去,好的版权环境更有助于网络文学以及文化产品的发展。“文化产业的发展潜力非常大,可以把第三产业拉起来,打击盗版后也会对国内经济促进。现在阅文集团等网络文学平台,在打击盗版方面非常努力,除了一些必要的防盗版技术手段外,还坚定拿起法律武器对盗版网站发动攻势。“
    更俗表示受盗版影响最大的其实不是大神级作者,反而是中低层网络写手,因为大神级作者的收入主要是衍生授权,而中低层作者的收入基本完全靠收费阅读,版权环境能大幅改善的话,这些网络作家的订阅收入至少增加两三倍。
    更俗称《枭臣》影视改编以及《大荒蛮神》影响游戏改编正在进行中,谈到IP时他又露出了对经济的兴趣,“有些人说国内IP经济已经出现泡沫了,我觉得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国内IP经营现在做得还太粗糙,对于IP的打造是有示例可循的,日本、欧美有很多借鉴的地方,我们的产业生态链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目前国内最大的不足是影视、游戏等制作公司收购版权改编权后,急于套现,缺少深度开发,时间仓促也罕有精品作品问世,不同版权的开发没有充分的互动,日本这块做得比较好,对IP的开发有步骤、有计划,IP的潜力会被挖得更充分,空间也更大。我觉得后续会专业的经纪代理公司出现,协助网络作家开发iP。这样市场会变得更有序成熟。“
    作家能在网上架空朝代、书写无限可能,而现实只呈现出一个时代以及有限的几种可能,正是这种落差滋养了人们对幻想世界更深刻的眷恋,牵引源源不断的读者与作者相遇。从写作类型的试探到成功再到重新启程,更俗的网文创作轨迹是顺流而上的同样也是曲折的,题材的收紧、版权的管控,这只是近期网文走向规范市场的两大步,我们不曾看清它十几二十年来的每一个细微的痕迹,也很难断言未来的产业模式,对于广大的网文作家、读者来说更实际的问题是明天我写什么?明天我看什么?
    答案也许就在更俗这样的作家行动里,可写历史可写玄幻可写商战,网络文学可以被类型化,但网络作家不行。类型的名字无法代言作品的核心——人与人之间的现实争斗,同样,一个作品的核心也无法被任何限制禁言。

    转载来源:纵横中文网,澎湃新闻

    转载PS:这是比较早的一篇专访了,大概是更俗大大的新书《踏天无痕》刚刚发布的时候,比较详尽的介绍了更俗大神的创作之路。

  • 四位作家谈小说引力:网络时代的长篇小说创作

    来自澎湃新闻,在6月18日举行的第125期上海思南读书会上,来自台湾、澳门和上海的四位小说家在个人的创作经验之上,对于网络时代长篇小说的生机与围困进行了探讨。

    ——网络时代的长篇小说创作:

    左起封德屏、骆以军、施叔青、小白、李宇樑

    左起封德屏、骆以军、施叔青、小白、李宇樑

    骆以军:大量集中的信息会让人在思维上“简化”

    luoyijun

    骆以军

    *骆以军:1967年生,台湾中生代最重要的小说家。台湾文化大学中文系文艺创作组、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研究所毕业。曾出版小说《西夏旅馆》、《遣悲怀》、《妻梦狗》等。2010年,小说《西夏旅馆》获得“红楼梦奖”首奖。

    几乎拿遍台湾各大文学奖的骆以军认为,网络带给创作的改变,首先是改变了作家对人类存在状态的书写。在骆以军看来,长时间里,不管是《荷马史诗》,还是印度神话,这类文学作品都没有“现在意识”。
    “直到12世纪巴黎街道上的一个版画家,画下当时巴黎街头的扫地工人、卖花女人、咖啡屋客人,他说这个版画家第一次把 现在 带到了文学里。”
    “《三国演义》、《红楼梦》,以及这几百年来的欧洲长篇小说,都是对人类存在状况的狂热描述。这些小说的作者希望小说不光只是一个故事,而是提供进入 现在 以后,人类更加激进的存在状态。”
    然而在网络时代,这种对“现在”的追求被更加疯狂地强调了。骆以军在年轻时曾有过写出卡尔维诺讲的“恶魔小说”的野心:把当代全部的话语、全部的教育、全部的辩论、全部的哲学、全部的经济学、全部的政治学、文明的全部场景写在一部作品里。这种在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已经被网络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每天会有成百上千的事在同时呈现,几乎已经完成了卡尔维诺的想象。”
    如此大量集中的信息出现,必然会导致现代人在思维上的“简化”。骆以军说,“我有一个朋友在台湾做哲学教授,他说脸书(Facebook)就是一个关于 现在 的暴政。比如今年台南发生了大地震,那一个星期里,整个台湾脸书上都在讨论这一件事,没有其他的事,好像所有人都陷入到这一单一的情绪里。下一个星期人们又齐刷刷地关注另外一件事。”
    “再比如天津爆炸,时至今日任何想要回头详细谈谈这事的人,会发现已经没有人会想和他讨论。”骆以军认为,在网络时代,“现在”已经统治了人们的思维,它在提供给人们海量即时信息的同时,也剥夺了你去注意其他信息的情绪和空间。
    他自己就是如此。在四五年前,骆以军仍然坚持用纸笔书写,白天写作,晚上看书。可是后来他也迷失到网络中去了,晚上都在上网,看色情片、网络小说、NBA,“我可以感受到饱满,但最后却没有力气写作了。”

    施叔青:我在网络世界没有办法争一席之地

    施叔青

    施叔青

    *施叔青,台湾著名现代派女作家,台湾彰化人,1945年10月出生于鹿港。十七岁以处女作《壁虎》登上文坛。1978年移居香港,香港艺术中心亚洲表演节目策划主任五年,现任亚洲节目策划顾问。代表作品有小说《约伯的末裔》、《牛铃声响》、《倒放的天梯》等。

    40后台湾作家施叔青,以一系列香港题材的长篇小说闻名。在她的感觉里,台湾的长篇小说创作就像是失落的手工业。
    “今天看到这么多听众站着听我们谈小说真的好感动。在台湾,现在的文学创作,特别是长篇小说就像是西洋手工业,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看,没有什么人会去关心。”

    《琅琊榜》小说封面

    《琅琊榜》小说封面

    现在定居纽约的施叔青发现,最近很多海外华人作家都在争相传阅《琅琊榜》,在听说作者海宴是个80后时,她感到很受刺激。“这么年轻就可以写出那样的小说,我真的没得混了”,这一次来大陆,听说原来诸如此类的小说多是一种集体创作时,她才有些释然。
    “我们虽然在写长篇小说,但却是个体户,在写最近这本小说之前都还是用手写,所以真的是手工业 ,在网络世界里面没有办法争一席之地。”

    李宇樑:网络读者喜欢免费午餐,还是没营养的免费午餐

    李宇樑

    李宇樑

    *澳门著名剧作家﹐曾居加拿大,澳门文化艺术总监,澳门晓角剧社的创办人之一。除了参与戏剧创作,李宇梁也有写小说,他的小说作品《上帝之眼》更入选2001-2015年华文长篇小说20强。代表作《李宇梁剧作选》、《红颜.灭谛──李宇梁长剧选》及小说集《狼狈行动》。

    澳门作家李宇樑则看到网络时代对于创作既有挑战也是机遇。他讲起一个朋友的经历:
    “我有个朋友喜欢看文学作品,有一天他想看看网络小说是什么样的,他就打开一个网络(文学)点进去了,找了一篇比较受欢迎的 武侠小说 。谁知道一看发现,里面在很详细地描述《神雕侠侣》中小龙女被强暴的场景,到第七章也是描述小龙女被强暴。”
    李宇樑这才明白,原来在网络时代为了点击率是可以不按牌理出牌的,只要读者喜欢就可以写。因为点击率是一个网络作家的财富指标,同时也是网络小说是否具有改编价值的衡量标准。他的一个搞电影的学生告诉他,有一段时间很多电影公司都争相购买高点击率网络小说的版权改编电影,但是几年下来,发现买回来的小说放在网上看还可以,拿来拍电影就不成熟,勉强要拍就得大动,出来后大多数以失败告终。
    在这种情况下,写作者如何抵挡点击率的诱惑,就成为网络时代文学创作的一大挑战。另外,“网络读者习惯于免费午餐,还是没有营养的免费午餐。如果让他们付费看文学小说,我看也是另外一个大的挑战。”
    至于网络时代给长篇小说带来的给予,李宇樑认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创作上,网络为喜欢写作的人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发表平台,将写作普及化,只要喜欢写就可以发表,可以大大提高社会写作的氛围;写作者也可以借此有更多出版的机会。
    第二是在盈利模式上,他认为,网络时代最伟大之处在于让小说直接物质化,小说销售跳出了地域和时间的限制,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可以买到任何地方的书。“以前去买书需要去书店逛,逛很长时间,东挑西挑、左挑右挑最后还是把书放下来走了,现在如果是有冲动拿着手机一按就买了。”
    最后就是创造读者。尽管在澳门,李宇樑看到,网络对传统的阅读方式形成冲击,但同时也催生出大量的网络读者。“在以前,要说服一个没阅读习惯的人走进书店是很难的,现在让他看,打开手机一按就可以看了,容易很多。”

    小白:未来人们不会一直停留在浅阅读

    *小白,生于上海,近年来其文名逐渐在文化圈和读者群中广为人知。名下的小说及随笔独树“异”帜、自成体系,发表在国内多家报刊上,如《收获》、《万象》、《书城》、《读书》、《译文》、《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南方都市报》、《上海一周》、《INK》等。二〇〇九年出版个人文集《好色的哈姆莱特》(图文本),并获得年度中国娇子新锐榜年度图书奖。二〇一〇年出版长篇小说《局点》,二〇一一年出版长篇小说《租界》,后者引起海内外评论界广泛关注,其意大利语版即将问世。

    作为当天对谈嘉宾中最为年轻的作家,被孙甘露称为善写“上海腔调”的小白,对网络时代的长篇小说很乐观。他甚至认为,在未来,长篇小说的生产过程就是要有网络的参与。
    他觉得长篇小说发展千年,从吟唱到印刷再到网络,变化的只是载体。“不管技术上有什么变化,载体上有什么样的变化,但长篇小说这种形式始终存在,它的本质就是创造一个和读者生活不一样的世界。我们可以暂时脱离现在生活的世界,沉浸在那个世界当中,然后通过在那里看到的东西再反过来看现在的世界,这样的东西永远不会少。”
    “人总是想到另外一个世界去,在那个地方看到什么东西,和我现实生活世界有什么不一样。这种人心需求不可能以后就没了,所以我对这个长篇小说题材还是很有信心的。”
    目前对网络小说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其中存在着不少粗糙的写法,小白认为,这不足为奇。“十七、十八世纪也曾大量出现粗糙的连载小说,登在各种各样的报纸上,但到后来还是会停载。它们不会像《荷马史诗》那样经典的作品一样流传下去。现在网络小说也是如此,粗糙的被淘汰,但是也会有好的成为经典。”
    小白觉得人们的阅读方式会影响到网络小说的创作,未来人们不会一直停留在浅阅读,而这也会促进写作者对深度和复杂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