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罪》原著常书欣:曾被关过一年所以写得出很多细节

    《余罪》网剧大火,第一季播出仅72小时就点击破亿,截至目前播放量5.96亿次;第二季尽管遭遇了盗版视频泄漏事件,3天播放数也达到了1.65亿次。网剧大火也带动了实体书销量,《余罪》小说纸质书售额达数百万元。以下转载澎湃新闻对《余罪》小说作者常书欣的采访,主要谈了作者常书欣的人生经历以及他对《余罪》网剧的一些看法。

    《余罪》小说作者:常书欣

    《余罪》小说作者:常书欣

    ——转载来源:澎湃新闻,原题《网剧《余罪》原著者常书欣:被关过一年,所以写得出很多细节》

    “‘余罪’是个法律上的概念,意指隐瞒未交待的罪行。”
    近期爆红网剧《余罪》的原著小说作者常书欣定居在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县城,这是个人口约21万的中型县,“县里生活很安逸也很传统,没什么人知道我有名,就几个亲戚朋友知道我在写书。”
    《余罪》第二季原定于6月13日开播,当天经过多方联系澎湃新闻采访到了这位深居简出的作家。在采访期间常书欣告诉记者第二季因为盗版流出被迫提前一天开播,这大概也得怪《余罪》太火了。(此前发布的相关信息→网剧《余罪》第2季盗版全集流出,原著作者感叹“余罪已死”

    常书欣个人经历:干过坏事就不算好人吧

    《余罪》对犯罪心理、犯罪团伙组织结构、犯罪手段等等灰色地带描写非常具体,常书欣称这是因为自己年轻时蹲过一年看守所的经历,有过当坏人的经验,也见过交往过很多坑蒙拐骗的犯罪分子,这些人的行事方式,就成了故事情节的最初来源。他笑称如今“从坏人变成名人,是件很尴尬的事”。
    常书欣1975年生,41岁的他谈话间常豪爽大笑,有股老江湖的坦荡。他说自己叛逆时间拉帮结伙家常便饭,没事找事,严重缺乏管教。十八九岁高考落榜后觉得基本没地方去了,就想着跑南方混几个月。结果南方也不是那么好混,混不下去,竟一时脑热跟着人抢劫去了。
    这个案底,常书欣已经背了二十多年,有过刑事处罚主流社会不接纳,为此他失去了很多更容易“成功”的可能。他承认自己的后悔,说如果重来一次他会正常上学、工作、成家……
    “那一年看守所一下子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但为什么我当时会犯这样的错误呢?”常书欣停顿了好一会儿继续说,“有时候人是环境造就的,一个小孩一下子失去家庭依托,为了解决生存问题是可能会不择手段的。”一年改造,常书欣在看守所里接触过“坏蛋”、听“坏蛋”讲过故事,也与“坏蛋”打过架,甚至当过牢头。出来后他说性格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案底无意间就把人边缘化了,公务员不能考、公司看到你怕,为了生活我什么都做过,开过出租、贩过菜、卖过书、下过矿,在电信公司当过架线工人,还当过某报的区域代理等等。”至于他怎么就成为“余罪”之父的呢?
    “网文大神大半是房贷逼出来的,”常书欣哈哈大笑。他说自己进入网文是2008年,那时他在卖电脑,闲时无事可做,想着自己也能说说故事,就进入了网文作家这个门槛较低的写作队伍。但是一切没那么顺利,他第一部作品《红男绿女》一直写到六十多万字都没有签约上架,这相当于全部是免费,那时候他很沮丧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写到七十万字时作品终于签约了,常书欣回忆道第一个月“卖字”他卖了900块,那时候他工作一个月才赚一千多,第二月就赚了2000,他一看挺好,觉得写小说能赚点钱还房贷比打工轻松,冲这就一直写到现在。
    他自称水平不高,喜欢金古梁温的武侠小说,受金大师的影响最大。遇到创作瓶颈时,就停下来,想想以前的苦生活,然后就又信心百倍了。累积至今有长篇小说《红男绿女》(305万字)、《香色倾城》(160万字),其创作的《黑锅》(305万字,已售出影视改编版权)、《余罪》(290万字,已售出影视改编版权)、《超级大忽悠》(200万字),已售出影视改编版权),共计现在1700万字左右。近期他改用真名常舒欣正在连载小说《第三重人格》。
    “干过坏事就不算好人吧”,常书欣说自己年少鲁莽,幸好29岁时就成家了,娶了个好太太,从此成为妻管严,如今女儿也上高二了,家有两女将他看得严严实实,每天的生活就是接送孩子、看小说、码字,“在家没地位,哈哈,但挺幸福挺满足的。”
    对比年少时,常书欣称“以前普通”,普通地从头忙到尾。有过改造经历的算很普通的人?他想了想说:“算是被改造成普通人了。”

    常书欣《余罪》小说封面

    常书欣《余罪》小说封面

    网剧《余罪》:鼠标才是最像我的角色

    《余罪》始发于创世中文网,2015年简体上市,2016年网剧上线。常书欣给自己这部作品打六十分,勉强及格。当被问到作品中最欣赏的角色是谁时,他给出了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鼠标,其实他身上很多性格是我的,算是我的视角。那帮插科打诨的男生里鼠标最接地气,好赌贪吃好色。”
    为什么不是主角余罪?
    “余罪有主角光环,我把很多警察的优秀品质集中在他身上,负责任、家庭感、正义感,我一般不把自己往主角身上代,以免小说成为个人YY的工具。”
    说到余罪,常书欣对“余罪”有这样一番透彻的解读:
    “首先余罪是一个法律名词,指嫌疑人没有交代的罪行,这也是象征着作品里的每一个警察其实都有余罪,都干过与职业相违背的事。这也是警察职业的危险性,每时每刻都可能遇到危险。我们看到故事里余罪作为卧底,如果想把犯人绳之以法,就得步步为营做很多其实属于犯法的事。
    “我对余罪这个人物的定义是:心向正义,身有余罪。
    “这同时也是我给警察这个职业的定义,这个职业的危险很多时候不在于枪林弹雨,而在于可能随时触到红线,但警察要维护正义,打击犯罪,特殊情况下又不得不碰触红线。余罪就是时时处在十字路口的这样一位普通警察,其实对他的描写是大多数警察的真实写照,他们总是用普通人不知道,而且无法理解的方式,在维护着这个社会的正义。
    “将余罪推上卧底位置的许处是余罪心里对于法律,对于职责的坚守,他从未远离。而那位校花,是他关于爱情的向往,当然,最终没有得到。余罪的一部分是法理是道,另一部分是罪,而罪的来源就是人性,不可控的贪婪就是罪。”
    常书欣称他平时非常关注刑侦案件,小说里的案件基本都参照了真实的案例,还有一部分是他的警察讲的故事,比如武小磊案,是真实案例,警察追了十八年没有放弃;比如灭门案,是早年他家乡邻市的一起案子,而这些真实的犯罪分子,就都成为故事的原型了。“现实比小说更加精彩,举个例子,有次性质非常恶略的杀人案发生后,几千个警察地毯式搜索都找不到犯罪分子。其中有个民警说野地里搜几天都搜不到,是不是掉有旱井里去了?于是他赶了群羊来,突然有个羊掉井里了,就这么找到了旱井里的犯罪分子。我觉得刑侦最精彩的不是结果,反而是千头万绪找正确方向的过程。”
    常书欣称虽然他现在有一部分警察朋友,他们都是自己书的粉丝,甚至他有好多同学也在当警察,但最早跟他们打交道时他是心有余悸的。现在他的作品反而受到很多警察喜欢,他们认为余罪站在了非常公正的角度上,不像体制内描绘得高大上伟光正,也不黑化警察的形象,他们很有认同感。

    《余罪》网剧宣传海报

    《余罪》网剧宣传海报

    谈IP改编:我没有野心

    《余罪》5月上线,第一季播出仅72小时就点击破亿,截至目前播放量5.96亿次,豆瓣评分8.5,微博话题“超级网剧余罪”阅读量突破4.5亿,对比小说十万的阅读量,常书欣说自己“满意得都有点意外了”。《余罪》的剧本创作,原作者常书欣并没有参与,2013年《余罪》的影视改编权就被以60万的价格“贱卖”了。此后因为类型剧风险的关系,制作方也没十足的把握所以迟迟未推出,今年《余罪》一上线出人意料地爆发出巨大的力量,甚至于出版了一年的纸质书《余罪》也突然大卖,至今销售额达数百万元。
    然而《余罪》的火也燃出了盗版,第二季全集泄露被迫提前上线,3天播放数已达到1.65亿次,视频外泄的原因至今不可知。
    对于这次的流出时间,常书欣一度非常气愤,在微博上大骂:“盗版泛滥,一夜之间毁了一部正在上升的网剧。我相信今天对于所有参与《余罪》编剧,拍摄,发行的人将是艰难的一天,因为大家的辛苦劳动成果被人偷走了,这个损失可能会导致余罪终止,再无后续。 剧情里余罪没有死,可在现实里,《余罪》已死。悲哀!”
    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常书欣表示自己原先是生气的,现在不生气了,因为第二季对原著改动太大了,“第二季在小说里主要内容是抓获侦查,动用了几个大队,天罗地网地捉犯罪分子归案,一轮轮抓人抓到最后发现终极大boss原来是boss的女人,这是个步步揭开的悬念。但编剧把小说的框架都给改了,把很多戏份留给了主角之外的人以及感情戏。原著里卧底就余罪一个人,电视剧把余罪那帮同学都给拉进了卧底队伍,事实上原著里把余罪与同学们隔开是为他回归社会留下一个牵引力的。编剧把线拆开后又圆不了,所以在我原著作者的角度看来第二季改毁了,忽视了刑侦故事的逻辑。有些闭门造车的传统编剧们,早该受到这种冲击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前半截是说我们网文作家,后半截就是讲他们了。”
    常书欣认为第一季改得不错,同时他认可文字影视化过程的漫长艰辛,“不管好坏,编剧、导演、演员都付出了艰辛劳动,我无权指手画脚,更何况,反响还算不错。即便是这次盗版流出的性质非常恶略,但我们也能看到《余罪》却是是受欢迎的,毕竟很多国产剧连让观众看盗版的资格都没有,七八十集怎么看?无非是给老头老太消磨时间罢了。但我认为这次第二季后,之前那么高的评价可能会往下降。”
    从网文《余罪》到网剧《余罪》,其实读者与观众看到的是不同创作者的匠心,当然这份心未必所有受众都领情。衣锦夜行的燕公子曾在微博上吐槽《余罪》小说的情结:“最近在看《余罪》的书,一直被直男作者震惊。比方好好的情节推进,就会突然出现,种马男主角对女性蜜汁魅力。比方第一个女朋友,是因为做卧底任务时,男主角摸了她的胸,然后她就对男主有了情愫,后来遇见一个白富美,男主酒后强奸了她,而准备报警的白富美被奸爽了要求再来一次……”
    虽然是个人态度,但客观现实是是网络小说的趣味与影视作品不同,在IP爆炸的当下,原著与改变剧本的匹配成为网文在影视化过程中的普遍软肋,这是制作环节的问题。编剧做剧本的时候是应该锻炉重铸还是按小说写?自然制片方与原著作者甚至读者多方需求不尽相同,目前的检验方式还是市场而已。
    “《余罪》第二季很可惜,逻辑不要了,人物关系驾驭不了了,罪案推进细节也乱了,原来这个故事叫《明谋与暗战》,是一夜之间把所有罪犯扫荡干净,哎……现在只能叫《白痴和笨蛋》了。编剧应该没看小说,自己诌出来的。 唯一看点是张一山叫床。”常书欣看完《余罪》第二季后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他告诉记者对演员张一山的评价很高:“一贱成名天下知,从此节操是路人,哈哈哈。”
    采访的最后常书欣谈了他关于IP开发的看法,不同别的网文大神对这块油田侃侃而谈,他简单地用三两句话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其实我不太明白IP是什么,我住在一个小县城没感觉,更没有野心,有野心就不会低调了。而且我不认为野心可以成就IP的,这需要静心。拍不拍影视不会影响我的前段创作,我只写故事。”
    为什么不参与影视创作,赚电影的钱呢?
    “都市文不比玄幻能改成游戏,我现在除了卖出去的那些影视版权基本就只有电子阅读这块收入,每个月两三万,说得难听些也许比那些写小黄文的还低。但我还是不愿参与影视创作,人总得有选择,要是哪样赚钱就奔去干哪样,就看不住家了。”

    转载PS:有经历的人写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我觉得小说对余罪这个角色的塑造很生动,剧情设计也很有看点,所以强烈推荐书友去看《余罪》原著小说。

  • 《余罪》电视剧:听说张一山的演技爆棚,一个人撑起一整段床戏

    先来转一段来自电视剧《余罪》的视频(看下面视频请务必戴耳机,并确认家长不在身后…

    这段刷爆了微博和朋友圈的视频,充分地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是演技!不仅声情并茂,还男女兼并、自攻自受,简直就是张一山演技的巅峰有没有!

    你问这是什么剧?它就是现在最火的良心国产剧——

    《余罪》

    《余罪》网剧宣传海报

    《余罪》网剧宣传海报

    虽然《余罪》只是一部网剧,但是它完全没有低成本的粗制滥造感,剧情超级紧凑!高潮不断!而且张一山在里面的演技简!直!超!神!

    张一山 饰 余罪

    张一山 饰 余罪

    这部剧的一开场,就是男主角站在灯光下的自我介绍(图片都可以点击放大哦):

    yuzuiziwojieshao

    和他的外号一样,男主浑身上下就是一个大写的贱。比如篮球比赛耍阴招:

    余罪打篮球

    余罪打篮球

    比如见了心爱的女神,不是赶紧刷好感度,而是先耍个流氓调戏:

    调戏

    调戏

    比如格斗测试,色眯眯地盯着教官的大胸看:

    色迷迷

    色迷迷

    打架想赢全靠耍流氓:

    耍流氓

    耍流氓

    身为警校的一枚学渣,余罪每天就这样带着一群学渣朋友,吃喝玩乐混日子,只等着将来毕业当个小片警度日。

    jianjiande

    然而没想到,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余罪竟然进入了一个所谓的“精英”选拔营,凭着各种小聪明和小伎俩,余罪成功地完成了前几项考核。

    kaohe

    你以为后面是余罪当选精英翻身吗?错了,此时的余罪突然表示:老子退出选拔。

    tuichuxuanba

    然而刑侦队的许平秋偏偏看中了余罪,还用余罪爱慕已久的女神诱惑他,让余罪回归了精英选拔,对此余罪表示:

    chongdongdechanwu

    人 谁又不是冲动的产物呢

    归队后,他们很快迎来了新的考核:身无分文地在一个陌生城市中,生活40天。而余罪作为最惨的一个,竟然刚到达地方,就被抢劫得身上只剩一下内裤。

    内裤余罪

    内裤余罪

    但是这些困难对于本来就是小混混的余罪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他通过坑蒙拐骗各种手段,不仅过得风生水起,还带着其他的学渣伙伴,共同发家致富。

    发家致富

    发家致富

    然而就在考核快要结束的最后,余罪为了救同伴,失手“杀死”了对手,因此被抓进了监狱。

    余罪入狱

    余罪入狱

    在监狱里,余罪见到了那个原本已经被自己杀死的人,这是他才被告知真相:许平秋想要通过这种方法,逼着余罪成为警队卧底,潜入一个走私贩毒团伙内部。余罪想都不想立马拒绝

    不想当英雄的余罪

    不想当英雄的余罪

    为什么挑中余罪这个最不像警察的警察呢?因为前几任卧底都因为太过体制化,被敌人识破然后杀死了,因此许平秋才看中了头脑灵活、天性混混的余罪。

    后面的故事,自然就是余罪和贩毒团伙斗智斗勇了。

    余罪:呵呵

    余罪:呵呵

    和以往常见的警匪剧相比,《余罪》完全是另类的存在。同样是以警察正义作为主线,但这部剧中的人物却极其贴近现实,有血有肉。

    余罪:极其残忍

    余罪:极其残忍

    比如余罪作为一个小混混, 没有理想没有目标,但是当警察的原因背后,却充满了亲情的温柔。

    余罪:做警察的原因

    余罪:做警察的原因

    他虽然游戏人生,但看问题却十分犀利透彻,比如许平秋瞒着大家挑选“精英”,还开出了落户分房等条件诱惑大家,只有余罪察觉到背后可能会有圈套。

    兜兜转转之后,余罪终于知道了卧底计划,他以贪生怕死为由想要拒绝,但看到那身警服时,却充满了向往和渴望。

    成为卧底之后,他时刻充满了紧张害怕,尤其是亲眼目睹身边人被杀,余罪彻底爆发决定退出卧底计划。

    余罪爆发

    余罪爆发

    设身处地想一下,是个人看到杀人现场都会害怕,余罪只是个凡人,他也不例外。对普通人来说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命啊!

    yuzuibaofa02

    然而在参加一位缉毒牺牲同事的葬礼后,他站在墓碑旁痛苦地挣扎,最终决定继续卧底,完成任务。

    这像极了另一部经典的卧底片:《无间道》。里面梁朝伟饰演的卧底也是充满了挣扎,他想退出,想过正常的生活,但为了正义又始终坚持在危险最前线。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余罪》中的男主也和每个普通人一样,充满了各种矛盾的心理。他天生一小混混,但是内心又有着原则和底线;他贪生怕死,但是大义面前又迎难而上。能够把这样一个人物演得活灵活现,真的要给张一山打101分不怕他骄傲。

    其实说到张一山,很多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年前的《家有儿女》,里面的刘星调皮搞怪,就是个浓缩版的熊孩子~

    《家有儿女》刘星

    《家有儿女》刘星

    结果一眨眼,小刘星已经变成现在的小混混:

    xiaohunhun

    俗话说“颜值不够,演技来凑”,这么多年过去了张一山都没长成小鲜肉,但他的演技却已经是影帝级。就拿演流氓来说,讲道理,能无赖到这种程度还不让你讨厌的,点娘只服张一山一人。

    除了流氓劲十足,剧中张一山的爆发力简直惊人,差点就可以凑一个咆哮的表情包:

    余罪:别惹我

    余罪:别惹我

    你以为吼只靠嗓门吗?看下面张一山的面部表情和气势,就知道这根本不是靠张大嘴就能模仿的:

    余罪:别跟着我

    余罪:别跟着我

    难怪这部剧上映后,有观众感慨说:

    “张一山的每根青筋,都在叫嚣着演技”

    张一山的青筋

    张一山的青筋

    除了能吼能喊,张一山对于细节的表演,也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比如他听说朋友被绑架,紧张担心到手都拿不住话筒。

    比如入狱之前,男主给自己的老爸打电话,心中充满悔恨和歉意,张一山全程没说一句话,却把感情无比震撼地表现了出来。

    入狱后,余罪突然知道自己是中了许平秋圈套,那种震惊、懵逼、难以置信的感觉,全都在这里:

    biaoqingdi

    除了动作,张一山连每一个眼神都是戏,像是他刚入狱时,眼神有着绝望,却又杀气逼人:

    shaqiyanshen

    比如他卧底后第一次经历杀人,心中害怕得要死,但还努力掩饰。

    都说好演员哪怕不用台词,也能表达出想要的感觉,《余罪》中的张一山,已经完全达到了这种境界。

    《余罪》这部剧,在众多国产雷剧当中,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爽!不仅有狂飙演技的张一山,里面的对白也是经典得不行,随便挑一句都可以裱起来挂墙上。

    比如说到欺负人:

    余罪:欺负人还得靠自己

    余罪:欺负人还得靠自己

    许平秋经典台词:“混的好叫混,混得不好叫混混。”

    余罪自白:“我余罪就算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也不缺从头再来的勇气。”

    现在《余罪》已经出到了第二季,听说剧情还没有完全演完,诶……追剧就是这么痛苦有没有。

    不过,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故事情节,有个好办法,那就是——

    赶紧来看《余罪》的原著小说吧!

    常书欣《余罪》小说封面

    常书欣《余罪》小说封面

    小说现已完结,超级精彩的故事就在起点中文网,看完小说从此剧透不是梦!

    转载PS:以上均来自点娘看点。《余罪》电视剧可以在爱奇艺看正版,完结版小说起点和创世都可以看。

     

  • 新站频出,盛世阅读网举办重庆市第一届网络小说大赛

    号称西南地区最大的原创文学写作与阅读平台的“盛世阅读网”官网于2016年6月14日正式上线,开站不久就开始宣传由盛世阅读网联合共青团重庆市委、重庆市学生联合会、九龙坡区文联、重庆市网络作家协会、重庆出版社、重庆电影集团共同举办的2016年重庆市第一届网络小说大赛。此次大赛参赛对象限定于在渝高校教职工、本(专)科生、研究生,作品题材不限。

    盛世阅读网LOGO

    盛世阅读网LOGO

    盛世阅读网是重庆盛世悦文网络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盛世悦文”)旗下的大型原创文学网站,有着深厚的国资背景,资金雄厚。网站得到了重庆市相关市级部门、区级部门大力支持,并与重庆市网络作家协会是深度战略合作伙伴。

    除了线上有“盛世阅读网”这样专注于数字阅读的网络平台外,盛世悦文线下还与掌阅、阿里文学、塔读等10多家三方平台达成合作,此外还有实体出版、动漫、游戏、影视改编等衍生渠道,整条文化产业链全面运营,力求打造最具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文化平台。

    盛世悦文在重庆杨家坪步行街,还拥有近千平米的网络文学创作基地,汇聚和培养最优秀的网络作家和作品,并定期邀请全国知名作家到基地进行写作培训。

    转载PS:网络文学火了,各种网络小说网站也层出不穷,很多编辑到处征文约稿。这种地区性的网站现在也看不出前景如何,只能说要靠以后的运营和渠道之类的吧。话说我前几天还看到有个帖子说的也是个搞网络小说的新站老板跑路,二十几个编辑找人讨薪呢,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说起来之前转的一篇《2015中国网络文学行业研究报告》里面说的,2015年阅文旗下网站覆盖用户80%多,其他的连百度都只占4%多点,看这情况估计新站也不好做。最后只能说,祝火吧。

     

  • 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畅销小说IP改编电影成功率可能低于30%

    转百科——孙忠怀,男,1973年4月出生,辽宁省铁岭县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同时拥有该校EMBA和经济学学士学位。现任腾讯公司副总裁。自2003年7月加盟腾讯至今,一直担任腾讯网络媒体内容领军人角色,腾讯网始创者,目前全面负责腾讯视频和企鹅影业的运营与管理。

    孙忠怀

    孙忠怀

    新浪财经报道,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在第十九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接受采访时表示,网络文学、网络IP、畅销小说改编电影成功率低于30%。

    一年内成立两家电影内容公司,腾讯高调进入电影行业,还发挥买买买精神囤积了大量IP。6月14日,在进行中的第十九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腾讯主办的一场论坛中请来了大导演李安,这也让人不由感叹其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参加的两场有腾讯公司身影的论坛中,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两次亮相都发言寥寥,而且称自己是电影业的新兵、门外汉。在前一日与李安坐在一起时,孙忠怀说:“坐在这谈这个话题,我很惶恐。我不认为我们现在的团队是内行,我们连半只脚都没跨进去,我们只是推了个门缝。”

    6月14日,记者又在“互联网+电影”高峰论坛上看到了孙忠怀。当被主持人问到如何用文学IP开发电影时,孙忠怀连连说:“其实我不是最合适发言的人,第一我不是腾讯文学的负责人……另外说到电影,我觉得腾讯现在还算门外汉。”

    腾讯只做连接和内容

    和所有进军电影行业的互联网大佬一样,腾讯参与其中的逻辑也是为了押注高速发展中的中国电影未来。

    “中国电影内容产业特别火热,用个时髦的词,文创产业,分分钟有人宣布进军、投资该领域的人很多。”孙忠怀说,“腾讯只做两件事:连接和内容。电影在内容领域的地位举足轻重,我愿意把它比喻为皇冠上的明珠,这么重要的位置,腾讯参与或者希望参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说到文学IP、游戏IP以及电影IP的开发,孙忠怀认为,“到现在为止,我们有主导开发的,也有选择跟最好的电影制作公司和制作人去合作开发的,就像已经洗好了一盘上乘的樱桃摆在我们面前,从中挑选志同道合的来合作。”

    从一盘樱桃中选樱桃,孙忠怀发现这种做电影的方式利弊鲜明。“好处是这种比较保守,不至于承担太大的风险,所以我们到现在为止合作的项目效果还不错。但不好的地方在于,没有经历市场的历练,团队学习的东西比较少。”

    “当然,这是一个永恒的悖论,你不愿意下河,就永远不能学会游泳。”孙忠怀说道,“所以我们想今年或者明年是不是真的跳下水去,淹过几次之后才知道(怎么游泳)。”

    大IP不等于好电影

    回到网络文学、网络IP的话题上,孙忠怀认为,好的文学作品其实不分网络还是印刷的版本。印刷品能成电子版,网络文学也能变成纸制书。只要是好的文学作品,有一个大的读者群,就会是IP的一个比较好的起步或者优势。

    但这个起点和优势能多大程度决定改编电影成败呢?孙忠怀坦言:“我想10%的比重都到不,也许5%。”后来想了想,他又改口说:“低于10%可能夸张了一点,但我想低于30%是比较合理的。”

    孙忠怀回忆起了13日的论坛,李安两个小时的娓娓道来,让孙忠怀忍不住感叹:电影不仅关于故事,故事也只是作者思想的载体。一部电影最终能否抵达观众,在于能否通过银幕看自己的内心,在于观众每个人的内心是否能与电影引起共鸣。而这种共鸣其实与一开始看小说的共鸣离得很远。

    “所以我不觉得一个大IP或者特别畅销的小说就必然带来改编电影的成功。”孙忠怀说,如果以为靠热门IP就能获得电影的成功,其实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转载PS:说得挺有道理的,特别是倒数第二段关于小说和电影“共鸣”差距的说法,感觉也是现在很多网络小说改变影视后,很多原著党都不能接受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