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蚕土豆的小说《大主宰》也要拍电影了

    看到别人转发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大主宰》电影拍摄手绘分镜外泄,以下是网上的几张图:

    dazhuzai01

    dazhuzai02

    dazhuzai03

     

    《大主宰》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天蚕土豆,作者在2009年创作的《斗破苍穹》点击率高达一亿四千万,并长期占据百度热门小说搜索第一位;2011年,小说《武动乾坤》发布后短短数月点击数破3200万,稳居百度搜索风云榜小说榜前三名,热门搜索前十名;2013年,小说《大主宰》更是其成熟后的问鼎之作,百度指数高达260万,并多次蝉联百度小说榜,玄幻小说榜桂冠,堪称一部真正现象级人气小说。

    目前《大主宰》已经由完美世界热点互动工作室改编为游戏《全民大主宰》,该游戏在2015德国科隆展荣获最佳移动游戏提名,并在去年东京电玩展期间多次获日本权威媒体强力推荐。

    据传《大主宰》电影版将由姚飞执导,原作者天蚕土豆亲自监制。

  • 只需要一次点击,支持原创支持正版小说!

    开博不久我就转载了一篇《网络文学盗版现状》的新闻,提到了网络小说目前被盗版被侵权的现状,各方面也正在加大对这方面的重视。腾讯阅读官方目前推出了一个“支持正版有好礼”的活动,只需要在活动页面上点击一下“我要支持正版”的按钮,不仅表达了支持正版的态度,而且还有机会获得腾讯阅读的读书券、包月会员等奖励。

    点击以下链接即可进入活动页面:

    xinyuedushidai

    活动:新阅读时代 支持原创 支持正版

    以下全文转载腾讯阅读《支持正版宣言》:

    支持正版宣言

    Original Supporting Declaration

    近些年,随着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网络文学的侵权行为也愈演愈烈。网络文学的良好发展,离不开广大书友对网络原创文学的支持,对正版文学的支持。
    在5月15日“中国网络原创文学节”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里,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起点女生、云起书院四大网站在此发表联合宣言,我们共同庄严承诺,将不遗余力地保护正版,保护原创文学,保护每一位作家的合法权益,将尽一切可能地打击盗版。
    我们将矢志不移地促进网络原创文学创作环境的健康与持久。支持正版,尊重每一位创作者的知识产权,让创新精神得到尊重与保护。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努力推动全民阅读,推动全民正版阅读,推动网络原创文学的繁荣发展。网络文学的发展当然也离不开每一位书友的支持,亲爱的书友们,点击这个按钮,支持正版,投出你们的一票吧。

    点击进入活动页面→我要支持正版

    转载PS:书友们都可以去参与下活动表明支持正版的态度,只需要点击一下而已。

  • 盗墓流的老祖宗:唐代小说《酉阳杂俎》

    ——转自阅文书评团——《鬼吹灯?盗墓笔记?他才是盗墓流的老祖宗!》

    在晚唐时期,有一个叫段成式的人,他精于诗赋,甚至与李商隐齐名。然而,他所流传下来的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却是一本被称为“一代奇书”的志怪笔记小说——《酉阳杂俎》。

    tangdaidaomu

    在这本小说中,记录了这么一个故事:

    在山东淄博市的贝丘县的东北,有齐景公墓。有人进入其中盗墓,顺着墓道下到十来米的位置,发现一个石函,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有一只活生生的鹅,这只鹅扇动翅膀跑进墓内,摸金校尉跟着进入地宫,下到三米左右的地方,突然有青气冒出来,看着就好像烧制陶瓷时冒出的烟气,刚才的大鹅从身前飞过,被那青气一熏,顿时从空中坠落,显然是中了剧毒,于是一众盗墓者都惊悚非常,不敢再往前偷盗。

    这个场景是不是很熟悉,是的,在《鬼吹灯》中,胡八一和胖子有一个经典的入古墓片段,正是牵着一头大白鹅进入古墓。

    可以说,这个在当下炙手可热的盗墓题材,在唐代,已经惟妙惟肖的出现在段成式的笔下。

    daomu02

    提到笔记小说,大多数人会立即想到《聊斋志异》、《搜神记》和《阅微草堂笔记》。作为不在“经史子集之属,不归诗词歌赋之类”的一种古代文人消遣的笔记小说,在明清这一时期,不论是文章的成熟程度,还是故事的整体结构,都已经趋于完美,其中诞生的相关著作,也非常丰富。

    笔记,多以鬼怪妖物、精灵山魅为文章载体,将人类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望,以一种别致的角度呈现出来。

    daomu03

    唐代后期,战乱纷争,能够在那种已经崩溃的社会体系下,能够让人性还不至于彻底泯灭的,不是国家机器,也不是强大的武力,而是这些在无论高低贵贱的人众口里所传讲的笔记故事。

    唐代著名的笔记类小说有牛僧孺的《玄怪录》、刘肃的《大唐新语》、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段成式的《酉阳杂俎》其实并不算出名。

    《酉阳杂俎》有前卷20卷,续卷10卷共6篇,其不仅仅是盗墓类悬疑探险文的起源,甚至还是悬疑探案类、灵异悬疑类、惊悚鬼怪类、僵尸灵异类文学的起源,在《卷十三·尸穸》中,非常详细的记载了僵尸听到音乐后围着树跳舞,最后用桑木拐杖制服僵尸的方法。

    daomu04

    如果说仅仅是开创了并完善了众多志怪故事的题材,那么这本《酉阳杂俎》尚不至于被尊为“奇书”。段成式最为有前瞻性的创举,则是对于盗墓等题材的志异小说,在经过国家引导后的走向问题上,做出了明确的指引。

    很显然,那并不是简单的“我要把这个牛头交给国家”,而是通过对盗墓的解析,让人心生畏惧,从而传达正能量的情怀。这在《酉阳杂俎》另一则盗墓故事中,就有深刻的体现:

    -在荒山旷野,人迹罕至的地方,有那么一片松林,通过查看风水,靠星象定位,在绝佳的风水位上丛生了非常密的蒿草,拨开腐烂有一人厚的草层,果然见到下面有一块高大的石碑。

    用草木灰水洗掉石碑上的泥污,能看到上面的字迹,但弯弯曲曲,不是此时文字,不过,却可以确定这里必是一个古墓。

    趁着月黑风高,用巴掌大小的穿山旋铲,挖出两人可以钻行的盗洞,进到地底十来丈的地方,就被一扇黑色的大门挡住,非常的坚固。

    取了身上的磁鱼石试了一下,是铁水封住的墓门,这不是什么难题,弄了浓浓的发酵粪水煮沸后倒到墓门上,就能通过腐蚀把墓门打开;盗墓者都兴奋的冲了进去,墓道中突然射出暴雨一般的利箭,好几个最先冲出的盗墓贼于是被射死;剩下的人比较谨慎,就不断的往墓道扔木头和石块,等到利箭射完,才通过墓道继续往前,这时遇到第二扇墓门,刚打开墓门,几个盗墓贼又倒在血泊中,仔细一看,才发现门后面有数十个巨大的士兵,圆睁双目,舞动着利剑,挡住了去路。

    因为恐惧,幸存的人中有两个扔了火把和手中的刀枪,跪在地上求饶了。不可能会有活人镇守古墓,冷静的盗墓贼保持平静观看,发现那一排士兵站在那里只是舞动利剑,并不行动,它们并非活人,而是巨大的石雕。

    应该是打开第二道大门时,触动了机关,导致它们的机关被开启。于是抱了几根大木头扔向那些士兵,果然打落了它们手里的刀剑。

    穿过第二道门,进入主墓室,幽暗中见四壁上绘有精美的画像。其中有一口漆以彩色的棺材,用铁索悬于半空,棺材下面,堆了很多金银财宝。准备取了那些财物离开,这时手里的火把灭了,棺材转动起来,生出簌簌风声,同时还有飞沙扬起,往外逃走,发现墓门将要关上,奋力逃生,最后只出来一人,剩下的都死在了古墓里。

    幸存的这一个人,跪地朝着古墓忏悔,发誓此生再也不作这种凶险至极的勾当。-

    正如被火灼伤方知切勿玩火,人们经历了恐惧,才懂得真正的敬畏。

    《画皮》以鬼诫人勿轻近女色,《王魁负桂英》以魂灵之行劝人勿弃真情,相传吴道子画下《地狱变相图》,长安城里看过的屠夫都纷纷转业不再杀生。灵异悬疑探险小说的创作,不正是希望让读者通过对这些类型的小说阅读,达到一种让人心生畏惧的自我反省效果么?

    diyutu

    《地狱变相图》部分

    发自内心的畏惧,永远比任何严苛的法律要管用得多。

    法律只是迫使人遵循。

    而通过这些发人深省、让人心生惧意的故事,才能让人真正的慎独。

    这也是当前泛滥的灵异类小说最为缺乏的一种精神。只以猎奇和惊悚,即便能一时吸引眼球,却始终难起风浪。因为这只是弥补人们了在某一个短暂时期急功近利不劳而获的心理,却遗忘了此类小说真正的精髓。

    转载PS:盗墓类小说其实没看多少,我比较喜欢风水类的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