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读者谈:催更不值得,有些书该弃就弃…

今天我遇到一件挺莫名其妙、也挺让人生气的事。

因为最近对国外特别是欧美的书有点感兴趣,所以就在同好群里说了一下最近打算买的书,比如《茶花女》《红与黑》之类的——结果就莫名其妙地被怼了。

有人直接说,你对中国自己的文化了解吗?你看完自己国家的文化的书了吗?什么都不懂,还敢说想学习国外的书籍,你看得懂吗?

当时我还很心平气和的回他,说:“看书不一定要完全看得懂啊,我看这些书纯属自己的个人爱好,私下里看看,又不是老师要求要做阅读理解的那种,不一定要完全懂吧!自己像看小说一样看个大概就可以了啊,纯粹欣赏角度不行吗?”

结果对方还跟我刚上了:“就像比如,哦,我的上帝,我可以踢你的屁股之类的吗?说实话,外国的文学,我还真是不想了解呢!”说完还给我发了个微笑表情。

然而我还特别天真地给他解释:“这种纯属于翻译腔,就我所见,真正的文学作品很少有这种夸张化的语气。就算有,也是情景需要,如果通篇都是这种的话,就太矫揉造作了。”

说完,我给他贴了一段外国作者的小诗,还有诸如王尔德写的一些前段,告诉他我更心水的是这种国外文学作品风格。

于是对方发了一句“呵呵”,让我怒气值满了。

配图:《茶花女》

配图:《茶花女》

其实,我真正生气的是,我跟对方基本没什么交情,他干嘛对我想看什么书指指点点?

如果说,课上看教材书,我们没法选择自己喜欢的,但还是会看,因为这是为了扩充自己的知识面,这是知识教育的一部分,这我能够接受。但是私下里,课外的话,我们总能选择看自己喜欢的书了吧,大家应该是自己想看什么书就可以看什么书啊!

我觉得看书是件挺愉快的事,我们选择自己喜欢的书,把不喜欢的书放到一边,想看多少就看多少,或者看到一半不喜欢了,也可以把这本书扔到一边。

大家看书,多半都是图个乐呵,想让自己高兴,想看的开心。

这种时候,“陶冶情操”和“愉悦心情”的重要,要大过“看懂”和“掌握”。

所以对方这种行为,让我觉得挺莫名其妙的。

但是这也让我产生了一些联想:仔细想想,催更也差不多,都是为了让自己有书可看,最终想达成“看书真开心”这个目标的。

但是有些催更为何让我们特别痛苦呢?像是某些间歇性断更的小说就不用说了;有些作者十天半个月都不更新,比如我当初追过的《世界第一校长》,上次更新都在十个月前了,让我心如死灰啊!所以作为读者催更时候的发言,有些真的是怨气深重啊,

如果把作者比作一种职业的话,像某些作者而言,的确是非常不合格的,因为他们既没有完成工作任务,也没能服务到大部分正常的客户。

很多时候,都说作者难做,读者群体简直就是黑暗势力,这不满意,那不满意,修改大纲常有的事,作者瑟瑟发抖之类的。

但是,唯有在更新这件事上,说实话,作者才是最大的。

因为他们只要不透露自家地址,删了软件,等十天半个月后,有想起的,再去自家文的评论下看看,才发现,哎呀,读者又催更了呢!

但是我们又不能用武力或者在现实中强迫对方更新,因为这无疑是极其自私的行为,而且还不合法。

王尔德有句话说的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自私,要求别人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才是。”

假如不想更新才是作者想要的生活的话,我们这样完全就是自私了。

就像我之间说的,在更与不更的这场对话中,占主导地位的一直都是作者,因为归根到底,是他们写书,是他们发起对话的。只要下了帐号,谁奈我何?

所以,只想劝一句,那些等更至少等了半年的小伙伴们,弃了吧,人间不值得啊

最后,有些人觉得我可能有些夸张了,把作者说成万恶之源一样。

但事实上,如果把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比作男女的话,那么经常断更,十天半个月都不更新的作者……无疑是个渣男了。

毕竟当初是你主动让我发现你,是你将胸前的白玫瑰递给我,亲吻我的指尖,是你眨着迷人的眼睛,用优雅的语调,微笑着对我说: “我只怕盛宴易散,良会难逢。”

而我偏过头,意有所指地回了一句:“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然后你又在我对你着迷之后,弃我而去。

所以,渣男~!(文/君琅泽)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