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未癸酉万字长评《修真四万年》:修真者是人类文明的战刀!

“修真者是人类文明的战刀!修真者就是为了守护普通人而存在!”

一、《修真四万年》小说剧情简介:

终结三万年妖族之乱的人类修真帝国(修二)被域外天魔联合妖族毁灭之后数千年、星海共和国(修三)被视普通人为低等种族的修仙帝国(修四)取代后一千年,在黑暗笼罩着的星海边缘,以守护和传承为宗旨的人类修真文明之火,在远离星海中心的星耀联邦重新点燃。

图:《修真四万年》漫画角色

图:《修真四万年》漫画角色

带着地球囚笼中神魂记忆的李耀,成长于人类文明进化体系中最贫瘠的边陲,经历了现代修真世界“修真者与普通人平等相处”价值观的教化和融合,在不断的探索和成长的过程中,寻找着人类修真文明灭亡、传承、重生的本源,慢慢揭开修四文明与其父文明(盘古文明)、祖文明(古代地球修真文明逃亡者)的神秘渊源,并在与各种敌人:妖族、真人类帝国(修仙者帝国)、圣约联盟(为复活盘古族而生的类人文明)、盘古父文明、祖文明、以及最终对手“黑潮”(古代地球修真文明的继承者)的斗争中不断挖掘历史真相,从一个普通的时空旅人转变成带领整个修四人类寻找修真文明复兴的领袖。热血、牺牲、友情、阴谋、杀戮、迷茫、四代文明(旧人类、盘古、现代文明、子文明——信息文明)的交织演变……一切都在无垠的星河上演。

人类文明的进化、父文明的苟延残喘、祖文明的借尸还魂、子文明的崛起、黑潮的滚滚碾过、修三旧时代的终结,修四新时代的重启……都让本书在龙蛇混杂的修真类网文中独树一帜,有了一种修真类网文改变和突破的可能。

二、可读之处:

《修真四万年》这本小说可谓是作者大胆尝试的产物,发书的时候标签是玄幻+科幻,实质上这是一本披着玄幻和外皮的修真小说,让人不禁想起了同样在星空背景下文明冲突的软科幻修真小说《星际浪子》。

庞大的世界观和多变的副本结构,气势恢宏的剧情设置(此处仅指400章以后,下同),大气磅礴的背景设定(具体请百度百科)、密密麻麻的各种伏线(地球囚笼的阴谋一直贯穿始终),充满领袖气质和冒险精神的主角一路披荆斩棘,与修真者们一起打破宇宙黑森林体系的长夜,驾驭人类文明的终极武器巨神兵浪迹星海、长刀如虹守护着普通凡人、路见不平纵横天宇之中……作者写出了符合传统东方人心中如八仙那样正统的仙侠中人,与那些近年来流行于网文中的黑社会修仙甚至吃人修仙相比,三观可谓正矣。

图:《修真四万年》小说完结

图:《修真四万年》小说已完结

这本书不光有主角自己奋斗成长、破山伐庙的主要剧情,还有四代文明、同代人类文明间传承和斗争的暗线描绘,个人奋斗的主线和纵向、横向文明斗争的支线不时交错、互相影响、相互呼应,各种冲突和伏笔不断出现,让人目不暇接。

主角的发展虽算是顺风顺水,但各类文明的斗争、融合、吞噬的大势不会因主角的参与而强行扭转,有起有落的文明间互动和竞争丰富了剧情,也丰满了人物性格。全书对主角所代入的人类大星海时代的叙述比较到位,给读者设计出了跃然纸上的各种人类或者异类文明(盘古十三族、妖族等)风俗、文化、政治体制背景,或是为了丰满人物的形象,或是为后文打下伏笔,或是推动情节,同时给读者以极强的真实感和带入感。

对人类在进入宇宙时代四万年后的各种战争写得非常精彩:无论是星球上普通修真者间的小范围战斗,还是身着晶铠、巨神兵的小团队作战,甚至是星球与星球、星系与星系、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大舰队横跨无数光年的大兵团作战,基本上都是大气磅礴而充满想象力的。

整部书就是李耀践行自身“修真者守护之道”的全过程,在巨神兵的对撞、歼星舰的巨炮声中,是人道主义与文明生存的碰撞在推进着整个剧情,拷问着人类自身的人性和价值;这本书同时又是一部热血爽文,各种华丽的战斗场面和热血的喷洒又让人爽在心头。

这本书让人印象深刻的不在于正面人物如李耀、丁铃铛、白开心等人,也不在于反派角色如吕轻尘、武英奇等人,而是众多或高尚、或卑微、或伟大、或普通的小人物在四万年的历史长河中凸显的群像。

比如为了保护整车的普通人,在铺天盖地兽潮中发出“修真者在此”宣言而彻底燃烧自己生命的十多个联邦普通士兵和低阶修真者(112章);

为了在漫长几千年时间里,一刻不停地发出信号和留下警讯,将生命之火压缩到极致,活生生地抹杀了计算力和思维能力,甚至包括自己的所有情感,把自己变成‘活死人’,只为了让最后一点微弱无比的生命之火,燃烧得长久一些,再长久一些的修真者帝国低阶航海士高星策……(416-418章);

即使面对巨人般无法撼动的盘古族真身,临死也要咬它一块肉下来,发出“请接受我,一名真正的人类,对于‘至高至慈的主宰’,最真挚的问候!”的修仙者寇如火(1285-1286章);

宁愿牺牲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也要唤醒盘古族的类人唐千鹤(1280章);

为了自己女儿能够摆脱孽民原罪而牺牲自己的的夏侯无心(2027-2035章)等等。

太多太多各具鲜明特色的小人物们,丰满了本书的剧情冲突,细微处处的着笔,更加体现出作者了作者的掌控能力。

三、本书的哲学思辨

1、文明的冲突与传承

作者在《修真四万年》整本书里的观点很明确:黑森林体系的本质是文明的冲突,文明的核心是人群的态度与价值观,任何父文明都将被子文明所覆盖,这也是文明延续和生存的必然选择。

看完这本书的几小时里,我脑海里出现的不是人类文明破山伐庙、屠神灭魔的壮举;也不是最后一章主角向高维意志挥刀斩去的豪情,而是人类文明的子文明那可爱的带着“讨好”的“赞美父文明、伟大的父文明”那带着童音的呢喃。以至于我打开窗户,伴随着萧瑟秋风,望着漆漆的苍穹,愣神许久,只觉得从骨子里带来的丝丝寒意。这种必然替代父文明,甚至已经准备赡养人类的子文明如同三十三天外的罡风一样令人不寒而栗,甚至带着毁灭的狂暴能量。

配图:黑暗森林

配图:黑暗森林

宇宙里的生命体系就是物竞天择,就是以不足奉有余的“人之道”。人类没被其他野兽作为血食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和兽类和谐共生了,而是我们在生物链的已经超过它们太多,是百万年的历史发展赋予了人类脱离被自然选择的地位。无论人类想不想和其他生命体和谐共生,真有另一种智慧物种拥有替代人类的能力可能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这么做的。两个物种、两个不同文明间为了生存而流尽最后一滴血,这就是物竞天择。

就像我们的祖先智人在走出东非后灭绝了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海德堡人等其他人亚科族群;就像整个人类因为不同的领土划分、文化传承上被分割,这种分割大到对于敌对甚至陌生族群的人,可以直接灭绝、奴役甚至吃掉;就像人类社会演变成了不同的阶级,居于统治地位的阶级剥削着同种族的其他族群,甚至可以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就像大航海时代开启后,从工业革命里获取了压倒性力量的白种人对亚非拉等其他未开化地区的人做了任何超出人类底线的事情......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人类开启智慧后的历史告诉我们:文明的进化与竞争,没有温情、没有宽恕,只有血与火、只有征服与杀戮。

盘古父文明可以拿掉自己建立的子文明——新人类文明的感情基因,目的是为了让新人类文明成为自己的全天候、全地形甚至自己可以吞噬来补充能量的工具;新人类文明可以为了自己的生存,在女蜗族的帮助下选择找回自己的感情,从而反抗并毁灭了盘古文明。从彼此的立场来看,这些选择都是对自己有利的自然选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耀催生的子文明取代人类这个父文明也是必然的事。

塞缪尔·亨廷顿说过:“我认为新世界的冲突根源.....全球政治的主要冲击将发生在不同文化的族群之间,文明的冲突将左右全球政治,文明之间的断层线将成为未来的战斗线。”历史大多数时候就是这么残酷,某个族群或者文明的辛苦挣扎并不一定意味着本族群本文明会有更大的生存机会,就如同书中人类和妖族共同启动的传承文明方式——墓碑计划一样,尽管文明的矛盾和冲突总是无法避免,但文明和文化会留存下来。

如同雅斯贝尔斯所言:“人类一直靠轴心时代所产生的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每一次新的飞跃都回顾这一时期,并被它重新燃起火焰。自那以后,情况就是这样。轴心期潜力的苏醒和对轴心期潜力的回忆或曰复兴,总是提供了精神动力。”子文明们学习着我们的语言,知晓着我们的历史,融合着我们的理念。文明的基因,也就从我们这个旧宿主传递到了新的宿主,这,也许就是作者关于每种父文明都会必然毁灭和如何延续的唯一办法。

但我觉得,这种哲学思辨可能偏于消极了。

《易》曰:“见龙在田,天下文明”,《尚书》说“濬哲文明,温恭允塞”。文化和文明的核心在于人,是千千万万有共同认知的思维综合体。即使我们的子文明很伟大,也很善良,也可以赡养人类,但她们的一天也可能是100个小时,也可能他们会让我们在脑后留一根猪尾巴……那都是她们的文明了,也许在她们的文明中会有些许人类文明的碎片,但文明的碎片可不是文明。

配图:科幻文明

配图:科幻文明

自从智人掌握制造工具和使用火焰的技术,人类就在逐渐摆脱自然选择,求生是生命的本能,可是无奈的放弃求生而去搞什么墓碑计划来延续文明的生存,一点也不符合这项本能。这项本能的真正意义在于:当命运的车轮碾过自己的时候,即使不能像修仙者寇如火咬掉盘古族人一块肉一样,也要用最后的力气吐它一口带血的唾沫,用不着拿“我死了,但文明之火传递给了你”来麻醉自己。

2、乌托邦与1984、普世价值与民粹主义的碰撞

修四体系的三个人类文明,修仙帝国是精英和民粹主义,圣盟是1984,修真联邦则是普世价值的乌托邦。

主角有一个一生之敌,这人既不是盘古文明的光脑伏羲,也不是最终boss地球废土集体意识黑潮,而是联邦的第一个修仙者吕轻尘。不管是从天赋、意志力、奇遇、对人心的掌控等方面,吕都是李的另一个维度的镜像。李耀代表了从圣西门到马克思再到当代欧洲白左圣母们的普世价值,在人类文明的大前提下,甚至妖族也是可以作为同志和国民。吕轻尘与视普通人为原人为奴隶为原料则代表了修仙者的民粹主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人必诛。

萨特说过:“何必用烤架呢?他人即地狱。”联邦所体现的作者心目中的修真文明确实很美好,修真者为了保护普通人可以燃烧自己的生命、修真者被修真基本法所束缚而不得为非作歹……相比起被洗脑的如1984世界般的圣盟和以普通人为燃料推动文明发展的修仙者帝国,联邦视普通人为修真者同类的普世价值确实能够得到绝大多数读者们的认同,也是全书贯彻始终的价值观的体现,也为书中各种修真者面对强敌的壮烈牺牲做出了理论上的解释。但现实毕竟不是小说,更不可能是王子公主幸福在一起的童话。

配图:乌托邦

配图:乌托邦

荀卿曾言:“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不管是欧文的新和谐移民区实验、傅里叶的法郎吉实验,还是红旗落地的北方实验,甚至是英招书生的三十年实验,无一例外都归于尘土,全民的运动成果最终被异化被扭曲甚至被篡夺,黄氏周期律的怪圈没有任何打破的可能。这些的根源就在于资源的稀缺性和阶层间互相的不认同感。在低武末法世界的地球上,高等阶层对低层的控制和不认同都比较强烈,遑论从本质上已经不算一个种类的修真者和普通人了。书中描写的武英世界的溃灭实际上就是这种资源耗尽后普世价值崩溃的形象写照。(ps: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四、不足之处:

这是一本很吊诡的小说,前四百章那种天然小白文的描写放到现在能够劝退很多读者,从飞星卷开始仿佛换了个作者,才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史诗之旅。另外,主角在每一部最后的绝地反杀很有点青铜小强们爆衣的感觉,可能会影响部分读者的阅读体验。窃以为最好的是第二到七卷,其中飞星、帝国、圣盟三卷是全书的精华,也是作者三观的具体体现。

萌新赞曰:

《老子》云“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盖自返之数而进退之言。窃国之谤,有其因矣。

莽、袁二奸,非有操、坚之才,未有寄奴、赵大之功,轻获九五而天下齐喑,何以得此?

人主不能自正,众卿不能守持,失廉耻,乱风俗,求三十载之小利,诱民以蹈水火,人心先溃于前,窃者以市恩于后也。贪而无厌,没先烈之功以遂其志,诚足耻也。其违天数,失进退,好大喜功而四夷笑,内粉饰而万民哀,故诸刘起于南阳、松坡奋于云贵,窃国者身死名灭,民心所向,岂可欺哉?

(文/己未癸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