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各走一边:猫腻已经走出了自己的大道。

真正的网文爱好者,没有人会没读过猫腻的书。从《朱雀记》、《庆余年》、《间客》到《将夜》、《择天记》,再到如今的《大道朝天》。

图:《大道朝天》

图:《大道朝天》

看了《大道朝天》的“写在前面”,我才蓦然惊觉:老猫已经四十岁了。是啊,不惑之年。他说自己写书写了十四个年头。那么他的这些作品也陪着我们走了十四个年头。

从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到如今名副其实的老猫。我发现,他变了。当然,我们也变了。

有人说看小说就是看小说,哪里来的那么多伤春悲秋。

可是当阅读,当看书成为你的爱好,成为了你生活乃至于生命的一部分。试问我们还能客观地,理性地看待一部曾经陪伴我们走过数百乃至数千个日夜的作品吗?

是的,不会。人是感性的动物。而人类与其他动物不同之处,可能就是我们更加感性吧。

作者写小说无非就是新壶装旧酒,就像老猫说的一样,阳光之下没有新鲜事,而我们都是在阳光之下长大的。

读者读小说却是用旧壶喝新酒。多数情节似曾相识,但看起来却有截然不同的感觉。当真是如人饮酒,别有一番滋味。

说过了这些题外话我们再来稍微聊聊小说。

我不评价这本书。就像上面说的那样,我的立场已经不够客观、理性了。

猫腻说,大道朝天可能是他最后两部甚至是一部三百万字篇幅的大长篇。所以他会用最认真的态度来写,哪怕是用力过度,显得刻板、匠气,也在所不惜。

没仔细阅读之前,我也以为如他所说,可能会出现局部用力过猛,文字雕琢过度的情况来。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小说第一章叫三千里禁,朝天大陆第一高手景阳道人白日飞升。但在飞升时,遭人暗算,飞升失败,不知所踪。

然后我们的翩翩美男子井九就盛大登场了。

我当时对井九这个名字的第一印象,自然就是《将夜》里的井字符,以及那被井字符划成九块的天空。

我当时竟微微有些失神,追《将夜》的日子似乎还在眼前,但转眼之间,几年就这么过去了,而我又拿起了《大道朝天》。

时光飞逝,日月当真如梭。

接着再说女主赵腊月,看到这个名字,我自然不厚道的笑了。典型的猫腻风格,就像徐有容、桑桑一样,用我略微带着股拍马屁劲儿的话来说,就叫大俗中透着大雅。

剧情我也不多说,大家自己看就完事了。

最让我惊艳的自然是各卷的卷名。卷名竟皆是词牌名。

目前总共四卷,分别为:临江仙,苏幕遮,摸鱼儿,壶中天。

自然不是随便起的,和每卷剧情及故事走向都有关联。

我之所以不多说剧情就是我不想妄下断言。因为老猫的套路太深,坑会越来越大,那我们自然还是搬好板凳吃瓜坐等更新的好。

自此,我觉得老猫开启了一种新的风格。一种独属于他自己,不被其他因素所左右的风格。

当然,他还是那个猫腻。那个尊重读者,尊重作品的猫腻。

李白说:“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而老猫却已经走出自己的大道了。(文/星月异)

—小说链接—

猫腻《大道朝天》小说封面

小说封面

书名:大道朝天
作者:猫腻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千里杀一人,十步不愿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