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飞白评《重燃》:人生在世,应该有些坚持…

我最为钟爱的诗道魁首李青莲所作的《长干行》开篇有四句诗: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对我而言,青梅竹马是蛰伏心湖深处假装遗忘却嵌入灵魂的回忆篇章,是行过漫山花草其香已醉人后的一抹清醒意识,是遍体鳞伤辛辣满喉腹有千言只与人道二三的坚毅。

配图:青梅竹马

配图:青梅竹马

一如程燃与杨夏,当见到杨夏给程燃的贺卡上写着“再见。我的竹马程燃。”的时候,素来笑脸迎人的我兀然眼眶通红,为什么美好的事物都要以别离结束?也许烤鱼之后会安排杨夏也去蓉城十中,但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何况以烤鱼写书多年的尿性判断,道出“我的竹马程燃”这六字的杨夏就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死在程燃面前,又不讲道理地活进了我心里。

写文常说的共鸣二字,其实存在巧合的因素,很不幸,我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满怀。

但凡醉酒必自述独占八斗之才、狂傲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也曾青梅绕床,懵懂无知的我和她,两个人,趴在床上,面前摆着一堆玩具,你争我夺,好不热闹。后来一起念小学,一起上学放学,又一起念初中。真如烤鱼文中所写,有的虽能跟上一时,但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她考上了市一中,又孤僻又肥胖又偏科又家庭不全的我,自惭形愧,像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越拉越远。

于是,我苦练口才、咬牙减肥、拼命读书、不再依靠他人,可是,已经迟了。倩影芳踪不再,因为……她搬家了。

许多时候,看书并不是为图一时爽快,发泄胸中戾气,而是,想要试着去寻找,那个同样不甘平庸的自己。

看程燃就如同在看自己,他穿越了,重生了,可曾经追求的青梅却换成了别人,换成了老姜,换成了看似更优秀的人。这是烤鱼所安排的剧情线路,但不代表就一定对,或者说,就一定是好的。求之不得视若珍宝,要之则得不屑一顾。那,穿越前遗憾的究竟是什么?

五柳先生好读书,不求甚解。我读书,喜多角度看待,因此,换个角度,我更希望看到的是程燃、杨夏,而不是和老姜。不过,再换个角度,又是谁规定的青梅竹马就一定要在一起,太多不在一起的例子,只是,我的私心作祟罢了。

以圆满句号为终结的青梅竹马太过罕见,是以,如果遇见,我给予祝福并发自内心地期望,就那么……一直好下去吧。

讲个插曲,完全没想到我找烤鱼要的角色谢飞白会活这么长时间,戏份还不少,开森~

最后,按我写书评的惯例,依旧是送诸位一句话,我多年不改的QQ签名,自编鼓劲的话,“我想,人生在世,应该有些坚持吧。”(文/乱世飞白)

—小说链接—

奥尔良烤鲟鱼堡《重燃》小说封面

小说封面

书名:重燃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程燃重生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程程皆燃。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948 2年前 (2018-08-25)

    三天两头过来看一看,每次看完都有新体验!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