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的时候,你会不会相信那些一见钟情的故事?

人世间爱情的开始无怪乎一见钟情、日久生情这两种路数。其中最为更玄妙的,应该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就是那么不早也不晚,刚好在这个时刻遇见了人海中的你。其他任何人在此时出现都不会让我心动,只有你。

那不是“男人的爱抚和生活的安适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应”,而是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秒,心跳加速、掌心出汗、脸颊发红,脑中感受到最强烈的浪漫情感。

比如大家应该最容易想到的《红楼梦》中的宝黛初见:

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罗密欧在宴会上第一次见到“搀着那位骑士的手的那位小姐”:

啊!火炬远不及她的明亮;她皎然悬在暮天的颊上,像黑奴耳边璀璨的珠环;她是天上明珠降落人间!瞧她随着女伴进退周旋,像鸦群中一头白鸽蹁跹。我要等舞阑后追随左右,握一握她那纤纤的素手。我从前的恋爱是假非真,今晚才遇见绝世的佳人!

配图:一见钟情

配图:一见钟情

对我来说,印象深刻的还有《霍乱时期的爱情》中,阿里萨第一次费尔米纳时,作者所写的那一句话:“谁也没有料到这偶然的一督,引起一场爱情大灾难,持续了半个世纪尚未结束。”

这场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最感动我的,不是阿里萨说的那句“我为你保持了童贞。”而是在费尔米纳的丈夫去世之后,阿里萨送给她的白玫瑰。

小心地掰掉了刺的、不会冒犯到她、不代表任何含义的白玫瑰。是在汹涌澎湃的爱意面前,仍然用克制和收敛去体贴照顾她的感受。

一见钟情般爱情的开始都是如此简单,之后的结局却有千千万万。最怕的,就是用一秒钟爱上,而要用一辈子去忘记。

今天我要说的,就是最终走向悲剧的一见钟情,那些让人念念不忘的爱情故事。

——

有一种一见钟情,是《廊桥遗梦》中,罗伯特·金凯第一次见到房檐下的弗朗西斯卡。

配图:一见钟情

配图:一见钟情

当他缓缓驶进场院时,只见一个女人房檐游廊下,那里看起来很清凉,她正在喝着什么看起来更加清凉的东西。她离开游廊向他走来。他望着她,近些,更近些。她丰姿绰约,或者曾经一度如此,或者可能再度如此。他立刻又开始有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他在女人面前总有这种窘态,即使那女人对他只是隐约有些微吸引力。

和某些小说中,为了让男女主角一见钟情而简单粗暴的安排不同,《廊桥遗梦》中爱情的萌生有着充分的理由。

与从未懂得自己的无趣丈夫相比,强健性感的、充满雄性魅力的摄影师,更符合女主角少女时代的梦想。

可惜,这份感情从开始就不可能被人看好,因为这是一段婚外情,直白点说,男女主处于偷情的状态。婚外情不仅不符合人伦道德,在绝大多数文学作品中也是被谴责的。

这本书的结局也没有什么意外,激烈的爱最终只能以理智的克制结束。

在雨和雾中消失的罗伯特·金凯的汽车尾灯,和被责任冻结在座位上的弗朗西斯卡,是这个故事中最揪心的一幕。

囿于家庭与责任,弗朗西斯卡放弃了与罗伯特·金凯一起离开,而后者也选择了成全对方的婚姻。

尽管爱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是,如果放弃责任。爱情的魔力就会消失,就会蒙上一层阴影。

但我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不只是一晌贪欢而已,在分别之后的数载,他们依然深爱着彼此。

人的躯体虽然被分开,而爱情没有结束,最终,两人的骨灰被一起撒在罗斯曼桥。生不能同欢,死终究同眠。

——

有一种一见钟情,是《神雕侠侣》中,风陵渡口郭襄的“一见杨过误终身”。

郭襄眼前登时现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杨过见她怔怔的瞧着自己,神色间颇为异样,微笑道:“怎么?”郭襄俏脸一红。低声道:“没甚么。”心中却说:“想不到你生得这般俊。”

配图:一见钟情

配图:一见钟情

这便是惊鸿一瞥带来的,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还未学会,也无法拒绝的怦然心动。

杨过是谁?他是传说中大宋一亿少女的梦。

郭襄早就听闻过神雕大侠的雄姿英风,并且心驰神往已久。

而她的男神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带给了她最热闹的傀儡戏和最美的祝寿烟花,以及当着江湖群豪之面送上的三份贺礼:

斩杀两千蒙古精兵,只为不打扰她过生日的兴致;
尽烧蒙古囤积的二十万粮草,是以她的名义立下的功劳;
抓来金轮法王的二弟子,揭穿丐帮奸细霍都,夺回丐帮的打狗棒,为她的好朋友鲁有脚报仇。

这么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却都只为了她一个人,让她成为天下人瞩目的焦点。

这般周到,是连郭襄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当真可说是最玛丽苏的言情小说也写不出的盛宠。

若是我的十六岁年纪,有人风华绝代,还能这样待我,也一定不会再有男人能入得了我眼。

她仰慕的这一位盖世英雄,不仅武功高强、名满江湖,更难得的是,还对自己的爱人痴心一片。

郭襄是个好姑娘,这个纯粹又可爱的小姑娘是金庸笔下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

她倾慕杨过,也尊重着他和小龙女的情深义重。因此,当她看到小龙女的时候,不是嫉妒和怨恨,而是发自内心感叹:“只有你才配得上他。”

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在这样高的标准面前,郭襄也无法再倾心于其他人了。

她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里,无数次辗转他曾走过的地方,都寻找不到他的足迹,最终顿悟,出家为尼。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郭襄未曾忘记过风陵渡口的初见,是以她为峨眉派的第二任掌门,取名风陵师太。

再看一眼杨过的盛世美颜,emmmmm,拒绝不了拒绝不了,遇见这样的男人,大约只能抱憾孤独终老了。

不就是要我的心吗,都给你!命也给你!

——

有一种一见钟情,是《庆余年》中,范闲第一次见到香案下偷着啃鸡腿的林婉儿。

配图:一见钟情

配图:一见钟情

范闲一怔,目光停留在对方的脸上,渐渐才发现这女孩子的额头有些大,鼻子有些尖,肤色有些过白,那对唇儿似乎比一般的美女要厚了一些,依然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一组合在一块儿,配上略显怯缩的神情,和一股天然生出的羞意,依然让范闲的心头一动。

他心动了,啃林婉儿啃过的鸡腿,都觉得是跟她间接接吻。

他当然不只是一时心动,她可是他的“鸡腿姑娘”。

他觉得自己这一生运气太好,喜欢上的姑娘,在他喜欢上她之前,就已经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辛波斯卡的《一见钟情》里就写过,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但是从街道、楼梯、大堂传来的话语……他们也许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而且是这样美丽脱俗、温柔识大体,由着男人在外面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还能帮他看家护院、照顾他和别人生的孩子,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关键时刻战斗力报表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应该也是绝大多数男人的心头好。

范闲是爱林婉儿的,猫腻也是偏爱她的。

但我还是没法爱这种男频小说,虽然可能对男人来说,送到嘴边的鸡腿不吃白不吃。可作为一个妹子,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男人同时喜欢几个女人的设定。

因此,在我的内心中,林婉儿还是悲剧的。

不能说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女人能接受男人的这种行径,若能接受,哪还有那么宅斗宫斗相互争宠呢。

即便林婉儿坐得稳正房太太的位置,不孕不育多年后还是给范闲生了个儿子。可范闲正经还有妾室柳思思,在外面也还有其他女朋友。

林婉儿只能是一个夫唱妇随的传统优良女性,她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

你还遇到过哪些让人念念不忘的“一见钟情”呢?欢迎留言分享。(文/哼哼小猴子)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