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看网文,看完明白一点: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我现在看到《武动乾坤》时,还能想起什么?
满脑子只剩被各种玩梗重复过后的观点。
所以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跟从大众,接受并尝试别人的观点,这几乎是每个人的生存本能。
当然,在很多时候,我们把这种社会性跟风行为,叫做“经验”。
最开始看《斗破苍穹》,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图:《斗破苍穹》小说改编游戏

图:《斗破苍穹》小说改编游戏

“最近有什么好看的书推荐吗?”
“去看《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太好看了!你一定要试试!”
“土豆怎么还不更新,没有《斗破苍穹》看我要死了……”

在现在看来,《斗破》或许有各种缺点,里面的很多经典剧情写作手法也被后来者模仿了无数遍,以至于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自行在脑子里补完整个套路。
但套路之所以能成为被众多作者争相模仿的路,正是因为它足够受欢迎。
回到《斗破苍穹》刚出的那个时代,很多成熟的套路都尚未出现,而这本书,就是那只将玄幻爽文节奏推到巅峰的手。

《斗破苍穹》正是这样一本没有过多开创性的突破,却将优点发挥到极致,成为了长篇爽文标杆的作品。
无论其中有没有时势造就的因素,它的时代性与影响力,想必无人会质疑。
那么在那个《斗破》最火的时候,会引起多大的网络跟风潮流,也是可以想见的了。
我也是被各种渠道各种安利之后,跟着风潮去看书的普通读者之一。

那个时候的我才入网文没多久,抱着半瞻仰半好奇的心态去看了,一口气看到最近章节。
当时具体的想法已经记不清了,又或许是什么也没想?
《斗破》最终也没有辜负我的期待,它并不是能够给人以思考和惊喜的书,但在代入感与情绪引导上几乎毫无缺陷。
当读者彻底沉浸到那个世界时,什么套路都不会在乎了,连逻辑漏洞都能忽略过去。
当《斗破》完结时,我真心感受到了一个世界的落幕,而那在现在看来也意味着网文新时代的开启。

然后,你们都知道的,土豆接着写了《武动乾坤》。
都说土豆拿着同一份大纲写了三本书,尤其是《斗破》和《武动》,不仅基本套路一样,连书名也正好凑成一对儿!
不过这都是《武动》写到很后面才冒出来的段子。
在它刚刚开始连载时,我就追了一段时间。
比起看《斗破》时的跟风阅读,追《武动》的理由好像更纯粹,就是想看看这个作者接下来会写什么。

图:武动乾坤

图:武动乾坤

这么没心没肺,不看评论也不理舆论地追了大概几百章吧,突然就不追了。
忘了具体的弃书原因。
也没有觉得厌倦了重复装逼打脸或是写得不好看怎么样,反正就是……忘了。
——我回忆了下自己的看书历程,觉得有很大可能是追着追着,被外面的其它书勾引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后来也没有再尝试去观看,对《武动》的印象随时间过去,越来越模糊。

中间还发生了一些插曲。
我喜欢看网文在班上是出了名的,有一次课外补课中午休息时,我跟老师一起去吃午饭,数学老师打趣我,让我根据章节图片猜猜他正在看的书名。
我看一眼就猜出来了,实在是太眼熟了。
那本书叫做《武逆乾坤》,对,不是《武动乾坤》,叫做《武逆乾坤》。
为什么我这么眼熟?
因为我搜《武动乾坤》的时候也搜错过搜到这本书上面去了啊!还看了几百章……
那个叫处男……不是,叫楚南的男主,我至今都记得。
同样记得的是这位“直男”作者的比喻能力,他在写美女时永远只会写“像水蜜桃一样美丽脸庞”。
再也不能直视水蜜桃了。
相比之下,土豆对女性的描写的确要出色多了,起码都是很能给人以好感的正常女人。

再次遇到已是2013年的暑假,刚刚中考完的我和同学一起坐出租车回家。
我们两个在车上疯狂讨论各种网文不同作者,两个准高中生像是专业的点评家一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说这个作者哪里不行,那个作者哪里不好。
当说到土豆的时候,我们有志一同地夸了把《斗破》,然后都说自己没追完《武动》。
这就很尴尬了。
就在这时,沉默了一路的出租车师傅插话了,说《武动》已经完结了,新书马上就要发布。
“啥?已经完结了?”
“新书?什么新书?”
“是叫《大主宰》吧,刚说的呢。”
于是我们继续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只不过说话的人多了一个出租车师傅。

这么说了一路,结果就是我和同学给出租车师傅推了好几本书。
然后,下车,再不相见。
现在我完全想不起他的脸,也很久都没有再和那个同学联系,却一直记得这一件事。
完全不同阶层的陌生人,被相同的话题的所吸引,看过同一本书,追过同一个作者。
不得不说,这是一段很奇妙的经历。

从这儿也能看出,看过土豆三部曲的人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从学生到成年人都有覆盖。
我们可以站在现在,指出那些书的各种不足之处,评判它们对时代造成的或好或坏的影响。
但不能否认的,是它们的综合水准与知名度。
我们可以说土豆写的都是同一个路子,三部曲的内核完全没区别,甚至可以去挑那些书的刺,找出一堆堆缺陷。
却不敢说没看过土豆,没受到过他的影响,没有遇到过从《斗破》《武动》《大主宰》衍生出来的信息碎片。

图:《大主宰》视觉图

图:《大主宰》视觉图

段子,玩梗,这些东西就是建立在原作影响力之上的。
如果不知道《斗破》《武动》《大主宰,看到那些土豆一生只写一个大纲的段子,也不可能明白其中含义吧?
他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句本为引用的句话,成为了萧炎个人的标签,他让“恐怖如斯”这样一个生造词,成为了网文圈广为流传的梗语。

将这几本书作为文学本身来评判,能够挑出不计其数的缺点。
而它们所代表的却远不止文字本身的意义。
那是一个网络时代的情怀,一群人废寝忘食追读的记忆,一些提起就能会心一笑的微小细节。
我们都知道的,这些书大概是没什么内涵,大概也没什么人生哲理,大概还会浪费生命不知道多少秒?
那又怎么样呢?
情怀,就是这么一种只讲感觉不论现实的东西!
如果你是尚未看过太多相同套路作品的读者,不妨去看看,看看我们的情怀。
不说有多好,起码比后来很多跟风作要爽多了不是?

现在再来提这些埋在记忆深处的书,说实话本身留下的记忆真的不多。
反倒是各种“梗”在脑子里滚来滚去。
——萧炎林动牧尘不愧是一个爹生的,人生轨迹都差不多。
——肯定是双女主啦!其他的?其他都是红颜知己!
——负手而立!恐怖如斯!!!
——我们先听那群炮灰骂一段时间的“废物”,然后捡到个金手指老爷爷,就可以带着身份不凡的竹马妹子一路打脸崛起了!
这不仅是土豆的套路,也是众多同类型作品的套路。
认同他人,模仿强者,这本身就是社会性的生存必需。

所有观点与梗的大规模流传,也都是对他人的“复读”。
本篇文章也是。
想不起书里的具体内容了,从脑壳翻出来一些比较认同的观念“复读”一下,再混一点亲身经历的故事,最后搅拌均匀。
现在,这就是我的观点。

所以,最后来提个问题吧。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A:一根长有头脑和四肢的管子。
B:欲望的集结体。
C:复读机。
D: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文/妄想境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