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看过的古代言情小说,都是我逝去的青春…

从另一位专栏主的文章截图中,想起了以前看古言小说的时光。

图:小说开头

图:小说开头

最早开始看古言,应该是高一?嗯,也就是七八年前。

那个时候的古言跟现在流行的剧情不太一样,但是跟上面截图的前奏,挺像的。

真的。

废材逆天四小姐,这书名可还熟悉?

我是没去找这本书的剧情介绍,懒得找,我大致讲述一下以前看过的废材流女频古言小说是啥样。

女主是丞相/将军/王爷/皇帝家的小姐,从小痴傻,人是废材,还死活要嫁给某个知名美男子,有的小说中女主跟美男子有婚约,有的小说中没有。美男子通常都是喜欢女主的庶妹,美男子在跟女主庶妹约会的时候,痴傻/废材女主出现,纠缠不休,然后混乱之中,原主死了,现代女杀手/女特种兵/女雇佣兵/某隐世家族继承人穿越而来。

有婚约的强势退婚,没婚约的里都不理。嗯,这些美男子最后发现女主真是天下第一美女,成为了得不到的白月光。

这是废材流古言。

我看过好几本,但是时间太久,书名都忘记了。不过我记得几个作者,但是为了维持我的形象,作者名我就不透露了。

万一,万一,有人闲得慌顺着作者名去看我曾经看过的小说,以此来嘲笑我,那多尴尬,是不是?

然后回到截图上。

当初还有一种古言,那就是,女主穿越的时候,睁开眼,旁边有人在上演活春宫。

为什么呢?

女主还是白痴,还是喜欢某个人,死皮赖脸的,还拉着皇上为她撑腰。

男主就是不喜欢这个女人,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让这个白痴女人死心。

方法就是:在这个女人面前和其他女人上床,真枪实弹呦。

咳咳,你们没猜错,我当初就是看过这么一篇文。这篇文的后续发展自然是男女主相爱,但是具体怎么在一起,我记不清了。

配图:古言

配图:古言

还有一种古言,女主穿越过来的时候,男主后院一大堆姨娘妾侍。女主没想过跟男主在一起,准备在府里混吃等死,没想到,男主整日跟姨娘圈圈叉叉不够,竟然觉得混吃等死的女主很有趣。

之后就是姨娘妾侍陷害女主,男主冤枉女主,女主出走,男主发现自己冤枉女主,找女主,遣散后院的莺莺燕燕。

以上,你们可能觉得跟截图没多少关系,但是我其实看到截图的时候是想说,当时看这种小说,没啥想法。因为自己所能接触到的古言种类只有这种。

再之后,接触到的古言小说风格还是这风格,但是,看腻了男女主误会戏,男主跟女主吵架,或者没喜欢女主前跟其他女人上床的小说,书评区涌现出了双洁党。

先说好,我不确定双洁党是啥时候出现的,我是说,我当初看了几本这种小说后,就不想看这种非双洁党的小说。

而且我也腻歪了女主跟一院子女人抢男人的小说,我开始寻找“女强”文。

男女主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不在一起,男女主不会互相不信任,反正就是没有任何憋屈的点的小说。

真的找到不少。

但是,我发现,男主总有“白月光”,看多了也是烦。

当然,还有一种古言,女主穿越前是神医,穿越后,自己已经是王妃。王爷要么腿瘸要么中毒,女主不被王爷和手下信任。女主反正也不喜欢王爷,于是约定,救了男主,男主给和离书。

结果救治的过程中,本来有好转的时候,偏偏来个男主误会女主是间谍,是卧底。

好吧,这让我想起来早先看过的另一种古言。

当初看到这种古言,我都是装作没看见,不去看的。

男主是摄政王,女主是摄政王对头的女儿。

虐恋情深啊!

不是我的菜!

哈哈,还有种古言,我有段时间挺喜欢的。

女主带球跑,可还行?

女主莫名其妙跟男的圈圈叉叉,然后女主怀孕,女主于是去乡下庄子里或者跑去江南小镇,几年后,女主带着孩子回京。

女主跟某个男的在一起了,成亲后,忽然某一天,男女主发现,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

说到这里,想起两个点。一是现在云起还有现言这么写,二是我看过这类型的古言,书名记不清了,我就记得男主好像是双重人格。

我看过至少三本男主是双重人格的小说。

不行不行,我又想起来以前古言的剧情,有的作者笔下男主很喜欢戴面具。

最奇葩的是,不戴面具的男主女主认识,戴面具后就不认识了。

好吧,这不奇葩。

真正奇葩的是,女主不仅喜欢不戴面具的男主,还喜欢戴面具的神秘男子(其实就是男主,但是女主不知道神秘男子是男主)。

配图:玄幻言情

配图:玄幻言情

又想起了女频玄幻言情小说。

女主穿越后身边总是有凤凰/龙/白虎这些神宠,空间装备(戒指/手镯)是标配,天赋异禀,绝世少有的天才(跟最初提到的废材逆袭差不多)。

嗯,不怕你们笑,我当年看过好几本这类玄幻言情。

咳咳,忽然想起,曾看过的,王妃七岁这种小说。

现在想来,不知道作者咋想的。

十八岁的男主对七岁的女主一见钟情???

哎,反正呢,这些古言,都是我逝去的青春!

所以看到那个截图,实在忍不住了,强行来一波回忆杀!

既然因截图而起,那我,刷一刷截图里的那本书吧,看看那本书究竟怎么样。

当然,处于待写状态。毕竟我想先玩会游戏,白天看情况写。(文/乐三爷)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