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中的“双生花”,你会如何选择?

1944年,中国现代言情小说的祖师奶奶张爱玲,首先把男人对女人的需求精炼为:白玫瑰与红玫瑰,贞洁的妻与热烈的情人。

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各自演变为白月光与蚊子血,又或是饭粘子与朱砂痣。

若干年后,自带鬼气、自成风格的李碧华,把这个概念进一步扩大,

把男人对女人的需求提炼为“白蛇”与“青蛇”。

图:白蛇与青蛇

图:白蛇与青蛇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
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咦,与祖奶奶重复了嘛,没有什么新鲜。别急,往下看,精彩的在后头:

图:许仙和法海

图:许仙和法海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

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为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姑娘们别急着否认啊,男频的作者固然喜欢开后宫,写种马文,环肥燕瘦、江南佳丽北地胭脂,都想一亲芳泽一尝滋味;

那姑娘们,如果条件允许,在一个恰当的时空里,没有道德束缚,难道潘安貌、宋玉才,你不想体验体验?

就算只能选一个做男朋友,在最初的阶段,定情之前,犹豫一下总是情有可原的吧?

插播一句:白驹说,我若为女帝,必定广开后宫,广纳贤才,喝最烈的酒,骑最快的马,睡最帅的男人! 有志气,我看好她下一本写女帝。

继续回来说我们的双生花,小说里有那么多不相伯仲、一时瑜亮的角色,还真的难选呢。

比如《红楼梦》,宝姐姐的温柔大方,林妹妹的娇俏可人,一个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一个是“世外仙姝寂寞林”,一个“任是无情也动人”,一个“孤标傲世携谁隐”,赏心悦目赏心悦目啊!

这种写法才有意思,两强相逢才见精彩,否则,让巴西队踢中国队?Emmmmm……

再比如猫腻大大的《将夜》,两个我非常喜欢的女主角——桑桑与山山。

两个都是极为可爱的女子,桑桑自幼和宁缺相依为命,彼此早已深深嵌入了对方的生命。但是山山也同样可爱、纯真,宁缺心中有过类似张无忌“四女同舟”的奢望,但是桑桑不哭不闹,回家,直接把所有的东西分两半,把自己那半打包带走,绝不拖泥带水。

看到这里我就要为桑桑点赞。

还记得那段时间,我天天去猫大的微博威胁,如果敢开后宫,我就弃书!还好没有,我认为自己也有一份功劳。骄傲脸。 毕竟《庆余年》猫大就开后宫了……

下面该说说一本书里同样迷人的男人们了。

《天龙八部》里的乔峰与段誉,一个顶天立地、英雄盖世,能号令群雄;一个温文尔雅、柔情脉脉,会提笔画眉。呸,这有什么难的,我选乔峰。

图:段誉与乔峰

图:段誉与乔峰

《长在长安》里的皇帝和林靖各有各的好,一个是心怀苍生却多疑无情的帝王,一个是倨傲克制但温柔至极的将军,一个嘴甜会哄人,一个口嫌体正直,难选,难选!

《国师苏阳离》里的青华,冷面热心又傲娇,情爱与江山都要;玄一呢,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emmmmmm,还是好煮夫,我选玄一。

在各种网络小说或者影视作品中,你还遇到过哪些“双生花”呢?欢迎大家留言补充。(文/捕月少女)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