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那些让人感觉回味无穷的“熟龄爱情”

成熟是个相对的概念,有人早熟,十几岁已经活得很明白,有人晚熟,一把年纪仍然是个衰老的婴儿。

年龄不是成熟与否的标准,但年龄是个大致准确、且容易理解的标准。

我把小说中男女主均在二十五岁以上的爱情,称为“熟龄爱情”。

配图:爱情

配图:爱情

二十五岁是人生的一道坎儿,一般人到了这个年纪,大学毕业三年,见识了办公室政治,体会了社会的后妈脸,对生活的天真向往也开始渐渐落到实处。 因为懂得,所以克制;因为懂得,所以豁达。

熟龄爱情不像青梅竹马那么浪漫天真,也不像校园爱情那么青涩诗意,但它并不因为现实而降低纯度,相反,经过生活的淬炼,它变得更为纯粹。

熟龄男女作出的许诺,是对艰难困苦作了充分考量后的许诺,熟龄男女付出真心,是明知可能被辜负仍然义无反顾的真心。

即使戴着生活的镣铐,他们仍翩翩起舞。

现言祖师奶奶张爱玲的大作《倾城之恋》写的就是熟龄爱情,白流苏28岁,范柳原33岁,张爱玲自己说,在她心目中白流苏绝不止28岁,但国人对于女人可以谈恋爱的年轻上限大约就是28岁,不能更多,只好改成28。

配图:倾城之恋

配图:倾城之恋

柳原倚着窗台,伸出一只手来撑在窗格子上,挡住了她的视线,只管望着她微笑。流苏低下头去。柳原笑道:“你知道么?你的特长是低头。”流苏抬头笑道:“什么?我不懂。”柳原道:“有的人善于说话,有的人善于管家,你是善于低头的。”

床头的电话铃突然朗朗响了起来。她一听,却是柳原的声音,道:“我爱你。”就挂断了。流苏心跳得扑通扑通,握住了耳机,发了一回愣,方才轻轻的把它放回原处。谁知才搁上去,又是铃声大作。她再度拿起听筒,柳原在那边问道:“我忘了问你一声,你爱我么?”

她也听得见柳原的声音在那里心平气和地说:“流苏,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流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哽咽起来。泪眼中的月亮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柳原道:“我这边,窗子上面吊下一枝藤花,挡住了一半。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 两个互相吸引、想付出真心又怕真心错付的人,就这样互相试探着。

亦舒的《绝对是个梦》也是熟龄爱情,女主角程真四十左右,男主孙毓川也是这个年纪,一个是笔头犀利的女记者,一个是政要,女记者写特稿讽刺政要,两人由此不打不相识。

配图:亦舒

配图:亦舒

精彩绝伦的对话仍然必不可少:
可是孙毓川轻轻问:"你又想如何揶揄我?"
程真不得不从实招来,"我只不过想说:我们不能老这样见面,人家会起疑心。"
谁知孙毓川忽然涨红了面孔。 程真十分后悔,他若回敬一两句风趣的话,旗鼓相当,无所谓,当是说笑,他动辄脸红,变成程真吃他豆腐,连她都尴尬。

雨下得那么急,两个人的头都湿了。
孙毓川忽然把手中的外套搭在程真肩上。程真问:"去喝杯热可可?"
他微笑,"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问。"
她还以为他会在警局等着她。
程真微笑,"再见面,人家真的会疑心。"
孙毓川忽然又问:"疑心什么?"
程真仍然笑,"疑心我俩不喝可可过不了一日。"

看,熟龄爱情的进退趋避,回味无穷。

然而,相当一部分人仍然不能接受中年人谈恋爱,尤其是中年女人,譬如王菲,和谢霆锋复合被讥讽“不守妇道”(乍一看还以为我穿越回大清了),至今凡有他们的新闻,下面都是一片骂声,即使有辩解的,也很快淹没在大众的口水中。
其实,他们复合时双方都是单身,不过是一对男女兜兜转转,终于明白对方是自己真爱的故事罢了,有何不可?

熟龄爱情,在我心中,至美。(文/捕月少女)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