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更俗:网络文学可以类型化,但网络作家不能有固定套路

更俗《踏天无痕》小说封面

更俗《踏天无痕》小说封面

此前提到的“更俗玄幻新书《踏天无痕》重磅来袭”←点击查看

网络文学题材的类型化是当下网文的特色甚至是定义,玄幻、历史、都市……所有网文站点都是通过类型来引导读者的。与此相辅相成的是,网络作家离不开类型读者的支持、消费,读者导向使这些作家更容易趋于一种固定的写作套路。这样看来网络作家更俗倒是剑走偏锋,写完历史写玄幻,写完玄幻再写官场小说,而在官场小说受限的今天,又磨刀霍霍重启玄幻题材小说的创作,这是一个作家的游刃有余还是受时代的驱赶?更俗近日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讲述自己网络写作12年来的主动尝试与被动改变。

更俗

更俗

“是更俗,不是更俗”
“我本名叫张年平,现年38岁,笔名更俗,这个更俗是更风易俗的意思,不是更加俗,“更俗笑称笔名借了家乡南通市的更俗剧院与更俗酒,但这个名字没少惹过误会,甚至还曾被相关部门建议过更名。更俗现在是南通市作家协会理事,正积极参与江苏省及南通市网络作协的筹办。
“相对浙江、上海、北京等省市,江苏省的网络作家协会筹建有些滞后了,但也因此能借鉴到更多的有益经验。”他说起省网络作协成立后的前景侃侃而谈,他相信省一级网文作协的成立将对网络文学发生,有极大的推进作用,也能更好的让网络作家融入主流社会。
“别看网文作家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收入很高,但是主流社会的认可对于他们不可或缺。现实状况是,十几年来网文作家们很少被主流社会所认同,更严重的甚至不被家庭承认。即便有大量专职网文作家收入都超过当地的白领阶层,但在家庭看来还是不务正业,而区别于传统作家,网文作家承担着一些不必要的社会压力。近年来澎湃新闻这样的国家级媒体逐渐重视网络文学,但我看到地方上的媒体还不太关注,我希望省市网文作协成立后能加强省市级媒体对网络文学的报道跟支持,让主流社会将网络创作视为一份正常的职业选择,亲朋也能从电视上看到这些网文作家的正面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帮助。”
网络作家的归属地是按照居住地来划分的,那怎样的情况才能进入网络作协呢?更俗说:“一般来说只要在网络上发表过有一定分量的作品后,就是网络作协邀请对象,这个有分量是有一定参考标准的,原先中作协拟定过一份重点网络作家名单,江苏省可能会在这份名单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定的人数,作为省网络作协第一会员的名单。”

更俗《重生之官路商途》小说封面

更俗《重生之官路商途》小说封面

“要是没被封,我现在写都市商战还是第一名”
1979年出生的更俗称自己还年轻,但在网文界已经算老人了。2002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家公司做研发工作,业余时间看了许多早期的网络小说,“准确说来是大学期间就开始看了,《暗黑之路》《缥缈之旅》这两本书给我印象非常深,因为当时精品少而他们想象力又特别突出,我后来觉得这些作品与传统的通俗文学是一脉相承的。我们这代男生读金庸黄易成长起来的,但看完他们没新的东西看了,这时候正好出现网络文学就接上了,再然后自己也开始模仿着写,读者甚至从我最初的作品里看到黄易的影子。”
更俗2004年开始在起点更新架空历史类小说《山河英雄》,才写了3万多字编辑就来找他签约,而第一月的VIP付费阅读,他就收到了1500元稿费,为此他写了三四十万字,更俗笑称自己当时刚被女朋友甩,比较宅所以能拼命写,上班写完下班写,现在有了老婆孩子没法那么拼了。更俗笑说《山河英雄》只写作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有一些要红的苗头,“当时有出版社找到我想要出书,需要把网络更新断了,但后来书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出版,网络更新丢了,也再也捡不起来了。”
并不完整的处女作让更俗以兴趣为主顺利踏上创作的路,2006年他开始写一部西方玄幻作品《神之血裔》,他回忆起那年写作的初衷是因为喜欢打游戏,“那时国内受欧美电脑游戏的影响,《英雄无敌》《帝国时代》《英雄联盟》我都玩,接受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又研究了游戏资料,创作时自然地移植过来了。” 更俗认为从架空历史到玄幻的写作转变对他没有大的困难,同样是架构在想象中的世界,“宅男很会想。”
2007年,更俗创作了一部以某家地产公司为原型的都市商战小说《官商》,为此他曾花时间找这家公司的员工聊天,了解他们对地产开发及城市经营的见解,如今他更愿意把这样的作品叫做都市行业小说,“我上大学就喜欢读市场经济、广告营销的书,这些又与我一直以来喜欢的历史尤其经济史疏导同归。而现实生活中,写《官商》是正好在结婚买房,了解了很多关于房地产的资料,这些碰上我的想象力后就变成了这部小说。”这本以地产行业为核心题材的都市商战小说反响出奇的好,比原先历史、玄幻两个类型的效果更好,2007年在起点付费订阅量就达到一万多,一个月可以入账两三万元。更俗敏锐地发现了隐藏在网络文学类别里的窍门,他前后的都市文更新时基本都是起点新书月票榜第一,年榜前十。
让更俗本人更加得意的一点,是有个读者的大学毕业论文,直接以《官商》的企业发展轨迹为原型作为参与,在论文答辩时获得优秀的评价。这件事进一步加强了他的写作自信。2008年更俗辞职,开始全职写作。
《重生之官路商途》是更俗全职后的第一本,他希望收入稳定,在此前所创作历史、玄幻、都市三种题材都尝试后,发现都市类投入产出比最好的,所以全职写作之后的更俗,第一本选择继续写都市商战小说。更俗回忆道:“当时的读者反映很不错,他们觉得小说所写的商业描写真实,又有男女情感更真实细腻,在今年被因敏感原因被屏蔽,近十年来一直是起点职场商战类第一。”更俗分析了都市文能抓住读者的原因,“不同于追求内在、需要自我提高、自我激励的一种方式,网络文学阅读更纯粹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网文碎片化的阅读,能让人更充分利用碎片化的时间,随时随地都可以很方便地放松,而电影等娱乐方式则不太行,读网文每天就花十几分钟,跟下来发现,时间都用上了。而都市类与真实世界更相关,读者的代入感、共鸣感会更强,这种‘真实而直接’的粗神刺激会让网文阅读的娱乐性更强。”但他同时承认不断更换小说的题材,的确是让自己损失了些类型化的读者,但好在新的读者层出不穷。
2010年更俗转投纵横中文网写作,以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写了本架空历史小说《枭臣》,他承认主要是因为前两本都市写得非常疲惫想尝试新的题材,正好纵横愿意分担这种更换题材而带来的风险,没想到这本书后来被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喜欢上了。
“柳传志是很喜欢通俗文学的人,《枭臣》四百多万字他是通过‘听书’听看完的,还通过工作人员,想联系到我到北京见面,但我因为惊讶反而没在意,后来他通过其他渠道联系我,我将柳传志先生当成中国商业界教父级的人物,又惊又喜,在一天早上,我与他就《枭臣》这本书,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小时,跟我说他很喜欢这本书,还跟马云也推荐了这本书。为什么他会喜欢这本书?我在这本书里表达了现代人以务实精神去改造古代社会的理念,这跟他务实的实业家精神是有共鸣的。”
然而2012、2013年以后官场类小说,因为题材敏感成为渐渐创作禁区,许多官场类的小说被下架,在商战、官场小说上越走越顺的更俗在《重生之钢铁大亨》后便停止了相关题材小说的创作……

2014年更俗重返玄幻,开始连载《大荒蛮神》。
问更俗把男频最重要的几个类别都写了一遍,最喜欢写什么?更俗说如果不是题材敏感的话,还会写都市行业小说,或者说都市商战小说,也曾有过个明确的研究目标就是化妆品行业。
“我还是觉得写都市有现实意义,因为当下的现时就是未来的历史,这是已实现的、有个标准可写的,但玄幻小说的想象力则没有边际。玄幻小说新一代的作者会比现在的我们想象力更丰富,这就让老的玄幻小说迅速被市场跟读者淘汰掉,而一本好的都市小说,好像更难过时一些。现在玄幻的改编市场很大,但我认为下一个大爆发会是都市历史,首先它基数低弹性大,其次观众对影视剧的喜欢,也更侧重医疗剧、校园剧等偏现实幻想类的题材。“话说的是将来,事做的是当下,更俗说他下一本书6月1日就要开更了,开始一本玄幻,问他这算不算被逼得只能写玄幻了,他表示否认:”我写的玄幻里会侧重描写世俗性的一面,写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与势力斗争,与历史、商战官场题材是一脉相承的。“

更俗的其他小说作品

更俗的其他小说作品

“受盗版影响最大的是中低层作者”
上周百度将所有文学类贴吧封锁排除侵权内容后再逐步开放,这一动作似乎预示着一场打击盗版的风暴将袭来,贴吧是怎么会惹上盗版的呢?“贴吧里有很多热心读者更新作者的收费章节,即使手打可能也只比官方慢四五分钟,如果用抓图软件转化成文字就更快了。打击盗版是一件要坚定支持的好事,虽然不可能让所有的盗版读者都直接转换成付费读者,但毕竟娱乐休闲的消费方式就那种几种,网文即使收费,也是消费门槛最低的;喜欢一个网络作者的书,通常每个月只需要花费七八块钱。”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篇网文的热度有相当一大部分是受益于盗版网站的,某种程度上盗版网站也不经意成为了该作品营销环节中的一部分,对此更俗表示网文野蛮发展的时期应该结束,拿盗版养粉丝的时期也需要过去,好的版权环境更有助于网络文学以及文化产品的发展。“文化产业的发展潜力非常大,可以把第三产业拉起来,打击盗版后也会对国内经济促进。现在阅文集团等网络文学平台,在打击盗版方面非常努力,除了一些必要的防盗版技术手段外,还坚定拿起法律武器对盗版网站发动攻势。“
更俗表示受盗版影响最大的其实不是大神级作者,反而是中低层网络写手,因为大神级作者的收入主要是衍生授权,而中低层作者的收入基本完全靠收费阅读,版权环境能大幅改善的话,这些网络作家的订阅收入至少增加两三倍。
更俗称《枭臣》影视改编以及《大荒蛮神》影响游戏改编正在进行中,谈到IP时他又露出了对经济的兴趣,“有些人说国内IP经济已经出现泡沫了,我觉得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国内IP经营现在做得还太粗糙,对于IP的打造是有示例可循的,日本、欧美有很多借鉴的地方,我们的产业生态链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目前国内最大的不足是影视、游戏等制作公司收购版权改编权后,急于套现,缺少深度开发,时间仓促也罕有精品作品问世,不同版权的开发没有充分的互动,日本这块做得比较好,对IP的开发有步骤、有计划,IP的潜力会被挖得更充分,空间也更大。我觉得后续会专业的经纪代理公司出现,协助网络作家开发iP。这样市场会变得更有序成熟。“
作家能在网上架空朝代、书写无限可能,而现实只呈现出一个时代以及有限的几种可能,正是这种落差滋养了人们对幻想世界更深刻的眷恋,牵引源源不断的读者与作者相遇。从写作类型的试探到成功再到重新启程,更俗的网文创作轨迹是顺流而上的同样也是曲折的,题材的收紧、版权的管控,这只是近期网文走向规范市场的两大步,我们不曾看清它十几二十年来的每一个细微的痕迹,也很难断言未来的产业模式,对于广大的网文作家、读者来说更实际的问题是明天我写什么?明天我看什么?
答案也许就在更俗这样的作家行动里,可写历史可写玄幻可写商战,网络文学可以被类型化,但网络作家不行。类型的名字无法代言作品的核心——人与人之间的现实争斗,同样,一个作品的核心也无法被任何限制禁言。

转载来源:纵横中文网,澎湃新闻

转载PS:这是比较早的一篇专访了,大概是更俗大大的新书《踏天无痕》刚刚发布的时候,比较详尽的介绍了更俗大神的创作之路。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