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vs传统文学,何去何从?

转自:新湖南,作者:周媌

——网络小说攻城略地,传统文学该往哪去?

2004年,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天下无贼》上映,在那个并非是个人都能拍电影且票房过亿的年代(当年最高票房是周星驰的《功夫》,票房总计1.73亿),《天下无贼》创下1亿2千万元的好成绩。在此之前,还有《活着》、《大红灯笼高高挂》、《半生缘》等等,传统文学成了影视创作的富矿,毋庸置疑。

十多年后的今天,网络小说异军突起,几乎以承包的势头闯入大家的视线。

有人曾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来形容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现状——一个冰冷平静,一个热火朝天,伴随着网络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网络作者人气飙升,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似乎更甚。

从《何以笙箫默》到《花千骨》、从《盗墓笔记》到《琅琊榜》,从《他来了,请闭眼》到《欢乐颂》,一大批改编自网络小说的电视剧轮番攻占话题榜后,我们不禁想问一句,传统作家呢?他们的作品呢?难道真是“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为何电视剧偏爱网络小说?

网络作家的小说被大量改编成电视剧,和电视剧的受众年轻化有很大关系。

毕勇:青年作家、编剧

毕勇:青年作家、编剧

青年作家、全国首部真人剧《三里屯的朋友圈》的编剧毕勇介绍,目前电视剧观众处在两个极端,要么是60、70后,要么是90后甚至是00后,而视频网站的用户,年龄层则更低。

克顿传媒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视频网站电视剧市场分析》显示,腾讯、优酷、爱奇艺、乐视、搜狐五大视频网站的观众中,大部分年龄在35岁以下,其中90后更是成为了观影主力军。

再来看一下网络小说读者的年龄分布。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网络小说的读者大多在12到35岁之间。由此可见,目前电视剧和网络小说的受众是同一拨人,因此就容易产生一种化学效应——粉丝经济。

粉丝的力量有多强大?往远处看,郭敬明《小时代》的粉丝,硬生生将一部华丽的PPT送进过亿票房电影俱乐部,也让小四有了充分的信心做“电影人”;往近处看,《魔兽》电影票房五日破10亿的背后,是wower们的情怀和热血,正如豆瓣上一位魔兽玩家所言,“哪怕拍出来是坨屎,我也要把它吃掉”。

不仅是影视作品,现在撸个烤串、卖个手机都要靠粉丝,不论“粉丝经济”是否理性,但它确实存在。

机智的投资方和影视制作公司,自然不会放过蓐一把粉丝羊毛的机会。

网络上走红的小说作品动辄便有上百万的点击率,由此也产生了一批超人气网络小说作者,他们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种市场效应。比如《步步惊心》,在电视剧出来之前,原著小说已经有2000W+的点击率,因此电视剧版播出之后,收视率居高不下,一度破2,再比如前段时间话题满点的《欢乐颂》,其作者阿耐,早在2004年,就开始在众多文学论坛和博客上发表小说,到2016年,已经拥有了数量庞大的铁杆粉丝,因此,电视剧网络点击总量达10亿,并不是意外。

在电视剧开拍之初就有了相当广泛的群众基础,这给了影视公司很大的安全感。

浮石:著名作家、编剧

浮石:著名作家、编剧

著名作家、编剧浮石说,电视剧开拍,影视公司更多考虑的还是市场,“毕竟对商人来说,赚钱才是最重要的”。而相对来说,传统的作家,如果不是“殿堂级”的,如陈忠实、路遥、莫言等,其作品的影响力和号召力都远不如网络作家,将他们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风险可能要远大于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战胜传统文学?

写作方式的不同,让网络作家同传统作家的创作过程发生了区别。

传统作家,通常是将作品全部写完,最后发表,因此在创作的过程中,故事走向、人物设置全凭自己脑补,创作快感更强。

比如路遥创作《平凡的世界》,一写就是6年,在这6年的时间里,他几乎过着清教徒一般的生活,甚至因为长期闭门写作,很少见到太阳,连他自己都吐槽:“对自己很残酷。”

但是网络写手不同,他们一边写一边同步在网络上发布,可以及时收到读者反馈。

比如笔者之前的一位朋友,在天涯上发布自己的连载小说,其中第一章有句“一块八分熟的牛排”,刚挂出来一会儿就被网友指正,他也因此会根据网友的喜好来随时调整自己的写作方向,比如之前流行张嘉佳式的爱情鸡汤,他就煲汤,后来发现悬疑比较受追捧,他就开始调头写悬疑。

当然,在悦己转型到娱人的过程中,人气飙升,问题也随之而来。

龚旭东:茅盾文学奖评委、湖南日报湘江周刊主编

龚旭东:茅盾文学奖评委、湖南日报湘江周刊主编

茅盾文学奖评委、湖南日报湘江周刊主编龚旭东说:“通过多年的发展,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学存在,这是好事,但是网络文学也存在诸多问题,比如不少作者追求和依赖点击率,因而过于取悦读者,在思想、艺术的精粹与深刻方面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在龚旭东看来,将小说改编为电视剧,其实是一种艺术的转换和再创作,无论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小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另外,不论时代、科学技术怎么发展,不变的,是作家的使命。不论在互联网时代还是在以前,作家的第一使命就是写出好作品。而目前市场上,真正有分量、有艺术价值的好作品太少,这才是作家们真正需要考虑的问题。

因此,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并不是你死我活、非此即彼的关系,更不存在网络文学战胜了传统文学一说。

电视剧宠儿在电影市场吃不开?

面对网络小说,大银幕似乎显得更加高冷。

这和目前导演的年龄层次分不开,不论是作为中坚力量的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有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等),还是新生的第七代(代表人物有陆川、宁浩、宋俊羲、李芳芳、常征等),都出生在1960到1980年之间,对于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网络文学显然并不那么亲切,因此网络文学也不会成为他们拍摄的首选。

在浮石看来,80年代之前的导演,除了关注电影的经济价值外,也很重视电影承载的社会责任感,而网络小说诸如玄幻、穿越类型的题材,可读性虽好,但是厚重感、思想深度和艺术性都稍显不足。

同时,电影的传播渠道,相较于电视剧来说更为丰富,因此电影观众分布更为广泛,在电影院你可以找到下至8岁、上至80岁的人。

而一个不能忽视的现实是,观影人群日益年轻化。

早在2013年,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的电影观众平均年龄为21.5岁;2014年估计会略微有所上升,但也就22岁上下。也就是说,平均下来,中国的电影观众大多出生于1993年左右。

而“微信电影票”2014年在线发放的11558份有效调查问卷显示,“85后”和“96前”已经成为目前中国电影观众的绝对主力。也就是说,虽然网络小说尚未成为电影主流,但潜在受众已经有了。

此外,目前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多的网络小说开始被搬上大银幕,比如2012年上映的《搜索》,剧本改编自网络小说《请你原谅我》;2015年上映的《寻龙诀》以及《九层妖塔》,均改编自网络小说《鬼吹灯》;网络小说《二十八岁未成年》正在热拍;2015年吐槽度和点击量齐飞的《太子妃升职记》也传出要拍大电影……

可见,只要有粉丝、有好内容,网络小说将大荧幕也纳入麾下,并不是梦想。

当然,需要警惕的是,若一味追求迎合年轻观众,可能会让影院的排片扼杀掉创作的多元性。近期最明显的一个案例,就是《百鸟朝凤》跪求排片。今年三月法国电影联盟主席让-保罗·萨罗米等一行人到北京的一家大型多功能电影院考察,有一个现象让他们非常“震惊”——这家电影院有18个厅,但有17个厅都在放映同一部大片,只有一个厅放映其他影片。“这在法国是不可能发生的。”萨罗米说。

“多元化”是法国电影市场发展的一个关键词。影院的多元化和影片的多元化,旨在吸引不同年龄段的人走进电影院。

法国国家电影院联盟主席理查尔·帕特利解释,在法国,即便是放映大片,没有一家影院会同时给它那么高的排片量,因为还有其他电影要放映,“我们会保证其他电影不会被大片挤掉,我们有相关的法律规定”。

为何网络小说、网络作家越来越多,我们还是干不过韩国?

答案先行——我们不是没有好编剧,而是好编剧并不能决定剧本走向。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浮石和毕勇同时提到了一个赤裸裸的现实,那就是,相较于韩国,我国编剧地位尴尬。

毕勇介绍,韩国的电视剧是自上而下的剧作家中心制,电视台买剧,首先认准的就是编剧这块招牌。在一部片子中,编剧占到了60%到70%的话语权,包括剧情走向,甚至是选角。2009年以谍战剧《IRIS》火遍亚洲的韩国顶级剧作家崔元奎表示,一般很少有演员改变剧本的情况发生,演员在表演时如果觉得不够完善,可以进行微调,但是必须跟剧本的大方向保持一致。

除了拥有绝对话语权,韩国编剧还有丰厚的报酬。一部韩剧一般有16到20集,韩国顶级剧作家完成一部作品,收入可以轻松过千万人民币。比如《来自星星的你》的编剧朴智恩,她的片酬大概是1亿韩元一集(相当于56万人民币),身价基本和《星你》男主角金秀贤持平。

而中国的电视剧一直都是资本中心制,通俗点说,就是谁给钱听谁的,而这些手握资本的大拿,绝大部分并不懂编剧。

笔者之前参加过一次投资方、影视公司、编剧的三方会谈,切身感受到编剧在资本面前的弱势。当时的投资方boss,仅仅因为觉得自己长得像某位商界大佬,因此强行要求出演男一号,尽管编剧一再委婉表示演员对于一部影视作品的重要性,然并卵,会后编剧跟笔者抱怨,但是也只能是“六月天给猪打扇”——朝钱想,默默咽下这口气。

浮石也表示,目前剧作家处在一个极其不重要的地位,其一是编剧不能决定剧本的走向,这就导致很多网络小说本身很精彩,但是改编成之后,面目全非。比如正在热播的《亲爱的翻译官》,为了迎合电视剧观众的口味,将原本小说中翻译官的专业性大打折扣,转而着力描写“霸道总裁爱上小白兔”的老套路,引来不少原著迷的板砖和口水。其二是剧本受到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比如灯光、舞美、服装造型等等。

拿偶像剧的鼻祖《流星花园》来举例,台湾拍出来是高端大气上档次,韩国拍出来是低调奢华有内涵,而大陆某台拍出来就成了特步、香飘飘乱入的“雷阵雨”。

不过,随着南派三叔、白一骢等明星网络作家、明星编剧横空出世,编剧的话语权也在逐步提高。

话说回来,南派三叔是自带超级粉丝的明星作家,而白一骢则是拥有超强号召力的明星编剧且自身也做制作,他们自带资本。当然,大多数的编剧,仍然是闭门码字的草根。所以,中国编剧地位的提高,依旧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电视剧真正做到高精尖,仍需上下而求索。

转载PS:只注意到文章最后一部分说的那个故事,“投资方boss,仅仅因为觉得自己长得像某位商界大佬,因此强行要求出演男一号”,这种事情居然真的会发生啊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