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姑娘的读书随感: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我曾经很喜欢一个作者,名叫李波。

名字很普通,但他笔下的内容却半点也不普通,但也并不是那么有深度。

当然文学深度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

尤其是他的那本杂文《狗眼看世界》,我是读了三遍了。

配图:读书

配图:读书

李波将自己称为犬儒主义者,这个词语很好理解,在这里就不多作解释。

于是,我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愤青,
但成为了愤青的我又怀疑自己已经看破红尘,
深觉自己看破了红尘,却又觉得自己俗气得不能再俗气。
但我也悟不了更深的东西,更冲破不了现实里的各种封印。
这本书,让我每一天都在怀疑自己,每一天都在思考生存的意义,
最后我几乎也成了一条跟李波一样的狂犬,但世上却没有能治我与他的狂犬疫苗。
最后我把书扔了——
呼。世界清静了。
不到一个小时,我又捡了回来。
书有什么错呢?我何苦。
这次我不敢再翻开,而是将之束之高阁,不敢再轻易触碰。

先来几句《狗眼看世界》里的择选,大家感受一下。

【人体模特】这是个容貌和智商成反比的女子,她被伪君子剥光了衣服意淫,还固执地以为是为了艺术献身。
【金领】一个高级囚犯,因为枷锁为24k黄金打造,所以拒绝出狱。
【尼姑】一个被男人伤透了心的女人,跑到一个见不到男人的地方去偷偷想这个该死的。
【教师】这个饲养员将陈词滥调填进鸭嘴,然后问这些蠢货懂了吗;若不懂。他就一本正经地宣布:“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自习。”
【妓女】世界租赁行业和救火队的开山祖奶奶。

这本书被人打上的标签是后现代,低级犬儒主义,现实,低俗,愤世嫉俗,自以为是还有肤浅。

这并不意外。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是?
他偏有胆子将三百六十行的人得罪个精光,还该死的贴切。
当然,【作家】这个行业也没有逃过他的犬爪。
想知道他是怎么形容【作家】的不?
等我心情好了再告诉你吧。
反正你在网上也搜不出来答案,你不好奇也便算了,若是你好奇,你只能去购买实体出版书。

因为它,只存在正版。

以往的文学类书籍是不经网络传播的,直接出版。人们想要看书,只能去书店淘。

淘书,那是很快乐的时光,站在一排又一排的书架前,光是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书,心里便是无尽的欢喜。

作为一个有深度密集恐惧症的姑娘,我唯一对密集的东西不感觉到恐惧的便是书。

《封神演义》也好,《金瓶梅》也罢,我来者不拒。

在书店里,我们没有办法在那崭新的散发着书香味的纸张上写上:

“有无CP,无CP我就收了。”
“有人看过这本书吗,能说说主要说的什么吗?”
“看到第一百章我就弃了,与作者三观不合”。

哦对,现在还有几个人记得清华书店?

而网络上的书呢。

我高兴了,我要大家都看着我往天上捧起这本书,它就是我的精神粮食,不可或缺。

我不高兴了,则将那书评得一无是处,反正一直踩踩踩,踩进了尘埃,并且想尽办法将我的评语置顶。

天地间只有浩然怨气,
还有藿香正气液。

而刍狗仍是刍狗。

其实有什么不一样?
文学严谨度?
还是深度?
这不过是活着的态度。

近来心情欠缺,出来“吱”一声,就酱紫。

之所以还码栏文也是因为,

有些东西未必是我的,但绝不会是你的。

黑暗不是暂时的,光明也不会有到来的那一天。
嗯,我已经可以确定,光明永不会来。

只是,那又如何?

总之你不能反驳,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唔,希行是上品。

对了,还有金钱。对了,还有爱豆。对了,还有自由。对了,还有节操。

再见。

再也不见。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