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书生丧心病狂,竟睡遍天下所有生物

转自点娘文化奇谈第10期:丧心病狂,睡遍天下所有生物居然是他们的终极追求?!

看看小说、影视剧中的书生们是怎样“睡遍天下所有生物”的——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

1992年,赵雅芝与叶童演出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是无数人童年的记忆,其火热程度是现在任何一部日韩爱情偶像剧所无法比肩的。

《新白娘子传奇》电视剧剧照

《新白娘子传奇》电视剧剧照

《新白娘子传奇》脱身于民间传说《白蛇传》。虽然《白蛇传》的起源众说纷纭,但明朝冯梦龙所著《警世通言》中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则被公认为是初步定型的人蛇爱情故事。

根据《白娘子永镇雷锋塔》记载:南宋年间,修炼千年的蛇妖白素贞化着美貌女子,带着青鱼精侍女小青,在杭州西湖邂逅许宣,风雨中同舟而渡,就此生出情愫,蛇妖与书生缠绵,油伞传情,结为夫妻。婚后,许宣发现娘子诸多异状,惊恐不安。拜求镇江金山寺高僧法海,得赐一紫金钵盂,将青白二人罩入其中,显出原形乃是一白蛇一青鱼。高僧带钵盂回,修成七宝佛塔镇妖,称为雷峰塔。

这原本是一个宣扬佛法高深的禅门大德故事,但经过历代演绎,逐渐变成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曲折爱情故事,后更被视为追求自由恋爱,对封建传统无理约束爱情的一个典型。

而回溯根源,这其实就是一个书生睡蛇的故事。

bainiangzi

翻遍历代志怪笔记,我们可以惊喜地发现,“龙性淫,无所不交”,而作为龙的传人的东方书生,更是将“无所不交”这份优良的遗传基因发挥到了极致。

天地间的生灵大致分为五虫:蠃鳞毛羽昆。而书生,睡遍五虫。

,也称为“倮”,通意假字为“裸”,就是没有毛壳甲鳞覆盖的虫类。书生的爱情对象,在这一类别里面有蛙、蚯蚓、蛆等,在清笔记小说《聊斋志异》中,有一篇《青蛙神》,讲的就是书生和青蛙的故事:书生薛昆生被蛙神看上,要将蛙女十娘嫁给他。薛父本不愿意,去神祠请愿,却被蛙神丢了一碗蛆,强买强卖凑成了昆生和十娘的姻缘。虽然经历了各种曲折,但昆生和十娘终究还是相敬如宾。薛昆生不仅睡了蛙女,还睡出了个儿子,最重要的是,他们家还成了街坊邻里朝拜、解决问题的“民用神祠”。

《聊斋志异》封面

《聊斋志异》封面

,是身带鳞片的物类统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除了白娘子的原型蛇类,另一不可不提的,那就是了(竟然连自己的老祖宗都不放过)。在唐传奇小说《柳毅传》中:书生柳毅参加科举落榜后回家,经过泾阳时,荒郊野外遇到一个美女牧羊,自然就爆发搭讪野炮的想法,于是关切的询问,得知这个妹纸竟然是洞庭湖龙王的小女儿,龙女远嫁泾川二龙子,却饱受虐待。

于是柳毅为之带信回钱塘,将龙女救出,最终在钱塘龙君的撮合下睡了龙女。

故事里,书生柳毅英雄救美,充分证实了东方书生“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也能想办法弄死你”的智慧腹黑;更体现的是千里奔走,只为睡龙的强大交合心理素养。

liuyizhuan

,指的是身披毛发的物类,以兽类居多,因为人和兽最为接近,兽的品类也最多,书生在“毛”这一类中所睡的生物更加多样化,其中最为广泛,也是不得不提的,便是书生睡狐狸。

为了更好的睡狐狸,在东晋志怪小说《玄中记》中,对于狐就有专门的说明:狐生五十年,可以化为妇人,百年则可化为美女。狐性本淫,人性更淫。正是基于这样的详细的攻略说明,书生睡狐狸,在历代志怪笔记小说中,出现得最为频繁。

范冰冰在《封神榜》中扮演狐狸精妲己

范冰冰在《封神榜》中扮演狐狸精妲己

纪晓岚所著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涉及狐狸文章达到了惊人的一百三十八篇,由此可见书生睡狐狸的欲望何其强烈。

其中记载,有书生周虎,被一美狐诱惑,睡狐二十年,到此狐女想要离开的时候,周虎纠缠不放。狐女为了顺利离开他,不得已出钱帮他找了一个妻子,周虎依旧不放手,定下再睡三天的约定,狐女为了离开书生,只好答应,又让周虎睡了三天,这才算是彻底了了这桩凡尘俗事。书生睡狐狸,到了这一步,估计这狐女肠子都悔青了。

《阅微草堂笔记》评注插图

《阅微草堂笔记》评注插图

,这几乎是和“毛”的大类走兽相对,主要指各种飞禽。在《聊斋志异·阿英》中,就生动的描绘了书生睡鸟的一系列错综复杂故事:书生甘玉在荒郊野庙中救下一个秦姓美女(八哥鸟别名秦吉了),八哥希望报恩,甘玉希望他弟弟甘珏睡了这只母八哥。没想到的是,他弟弟甘珏在外闲游,邂逅了一个叫做阿英的美女,这是一只甘家兄弟父亲所养的鹦鹉,在饲养的过程中就说过这样的承诺:等甘珏长大后,将这只鹦鹉许配给他当媳妇。

躺枪的甘珏,在坑父亲和坑哥哥的双重埋坑下,就此落了个睡鸟的命,还好甘珏身上自带的“无所不睡”属性大爆发,睡了八哥睡鹦鹉,甚至在旺盛的欲望支配下,不顾鹦鹉阿英所说“缘分已尽”的话,强上鹦鹉,导致阿英差点惨死于狸猫之口。

wuyan

昆虫。这是世间的一个大类,但因为体型的关系,涉及到书生的爱情对象范围并不多,但其中,却不乏“重口味”的出现。在《酉阳杂俎·诺皋记》中,书生被风吹到一处长须国,国中之人一如平常,唯一不同的就是不管男女都面生长须,书生得国主召见并招为驸马,经十余年,书生和公主生有一儿二女,一家其乐融融。然而突然有一天,国中遭遇大难,国主让书生去找龙王相救,最终发现原来他要救的家人和长须国,只是龙王准备吃的数十锅大虾中的一锅罢了。这里和书生结为连理的公主就是一只大虾了,虾带甲,故而归为昆类。

《酉阳杂俎》电视剧

《酉阳杂俎》电视剧

除了这天地五虫,书生无所不睡,还向神鬼伸出了“魔爪”。

书生睡——《天仙配》的故事大家都不陌生,书生董永被七仙女看中,为了能和董永在一起,七仙女私下天庭,结为连理,还生了儿子。但玉皇大帝的知道后非常生气(毕竟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外孙都出生了才发现),逼迫七仙女回到天庭。为了保全董永,七仙女只能低头认命。

黄圣依、扬子版《天仙配》电视剧

黄圣依、扬子版《天仙配》电视剧

不过,七仙女的辈分还是太低。《西游记》里有这么一段,说玉帝的妹妹思凡下界,和一个杨姓书生相爱,生下了一儿一女。玉帝听说后十分生气(玉帝总是后知后觉),于是将妹妹压在桃山之下。后来,玉帝的外甥学成归来,劈山救母。这个孩子,名叫杨戬。
这个故事是不是很熟悉?没错,《宝莲灯》的故事就是在此基础上口口相传演变而来,只不过是把玉帝换成了杨戬,把桃山变成了华山。

《宝莲灯》电视剧中焦恩俊饰演杨戬

《宝莲灯》电视剧中焦恩俊饰演杨戬

至于“”,则更加常见。《聂小倩》中记载了书生宁采臣爱上女鬼聂小倩,几经周折终成眷属的故事。结局聂小倩为宁采臣生了两个儿子,都做了官。而《画皮》则是王生被画皮鬼引诱交合,差点丢了性命的故事。

画皮

画皮

书生无所不睡,剔除到其中“文人精满而臆想生淫”的直接原因,更加体现的,是古人对于“万物有灵”的一种淳朴认知。

由此而出发的是对周边一切事物的对等尊重,也是因为这种尊重,让古人对天地崇尚,进而知礼明道德,懂得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理。

转载PS:这期点娘居然没趁机推书,不过这种话题再加之前提到《白蛇》《聊斋》,那肯定就必须推一下这本小说了:

说梦者《许仙志》小说封面

说梦者《许仙志》小说封面

书名:《许仙志》

作者:说梦者

小说简介:

许仙:“不能再做拖累娘子的小白脸了,要做带给所有人幸福的小白脸之王。”——将人兽进行到底!哦不,是将人妖进行到底。

精彩书评:

@irggl:在不可考的架空年代,经历那些深入骨髓的典故,邂逅那些耳熟能详的倩影。阅读此书的前提,是在脑海中彻底洗清叶童那张苦情的脸,遗忘卢瑟千年等一回的蠢萌行为。始终抱着批判的态度,对毫无底线的各种人兽相恋、兽兽相恋进行深度鞭挞。掩卷沉思:这种穿越后仗着一身修为欺负女同胞的恶劣行为,为什么我就遇不上呢??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