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终盘点:年度时空轮回小说《安息日》

来自网络文艺日报“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系列榜单的年终盘点,长评推荐本年度最好看的类型小说。本期将“年度时空轮回小说”的桂冠授予月下桑创作的科幻背景纯爱小说《安息日》!

——2017年终盘点:年度时空轮回小说《安息日》

榜评执笔人:香寒

月下桑《安息日》小说封面

图:月下桑《安息日》小说封面

中国网络文学网生评论家委员会(筹)将“年度时空轮回小说”的桂冠授予《安息日》,认为:在网络小说普遍以“英雄传说”为主导的当下,本书讲述的却是一个宏大世界背景里的小故事——两个机器人主角温馨而平淡的异界之旅。不过标新立异的题材之下,暗藏的却是让读者读来异常带感的一段段时空轮回故事。

“脱下厚重而华丽的王冠与礼服,他便与他相逢于乐园了。”

——题记

《安息日》一书是作者“月下桑”在晋江文学城写作的科幻背景的纯爱小说,主角是两个可爱的小机器人阿贵与小梅,所讲述的便是它们在一个又一个星际文明时代的世界里穿梭轮回的故事。

他站在门前。
在获得永生,大脑与智脑融合的日月中,乏味的工作处理之余,他曾经无数次推演着当年的各种情形。就像一道数学题,他将各种条件代入,每一次推演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仿佛被命运选择了一般,无论在哪一种情形中,他都将登上最高的权利王座,最终获得所谓永生,被束缚在乏味的岁月中。
……
背转身子,他毅然向门的反方向走去。
推开门后的各种命运都尽在他掌握之中,这一次,他决定选择“不推开门”这个选项。
死路又如何呢?
他已经体会过比死更加糟糕的事情了。
黑夜中,他轻轻地离开了那扇门。
之前,他在这扇门前开始了他的新命运;今天,他在这扇门前结束了他的命运。

本书的第一章,以这样一段颇具宿命感、史诗感的叙述结尾,令读者不由自主地对后续内容产生相应的期待。然而,下一章作者笔锋一转,便开始讲述一个“乡村爱情故事”:两个小机器人的异界之旅,氛围温馨而平淡,令读者不免怀疑画风不对。其实,作者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此:在平实的叙述中,宏大的世界画卷慢慢展开,读者渐渐被平和而温暖的“家”一样的氛围吸引、感动而不自知,彻底放松精神,得到休息,这也许就是本书名字的含义吧。

第一好看点:多元化的世界观

图:世界观

图:世界观

《安息日》的基础背景设定在星际背景文中颇具特色:宇宙中的自然星体全部爆炸,由此产生的光和射线遍布宇宙,将世界变成永无黑夜的无尽光海,以天空城为核心的人工建筑物永昼之塔尤里斯成为人类唯一的生活地。由于资源分配不均和射线引发的变异,变异者、罪犯、有缺陷者等集中生活在没有光照的塔底世界,要在上层定居就需要遵循移居规则积攒积分,天空城则是专为有翼者开设的乐园。地下城中的人们或凭借地域优势与星城特色维持生计,或在黑暗沉冷的星狱中挣扎求生,天空城居民则得以享受美丽的景色、保障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和网络服务。在平民看不到的地方,宗教与世俗、宗教内部的权力斗争无声地影响着整个塔内的局势变化。

在世界架构方面,作者引入了光明与黑暗的绝对对立,然而细节设定上却没有把这种对立塑造为绝对——不如说,比起简单地将光暗与对错联系起来,作者更倾向于展现多元化的价值观。按读者的常理思维推断,一篇星际背景网文往往力求描绘一个未来感、科幻感极强的人类世界,非人生物或智慧体则常以敌对形象或凌驾于人类之上的高等生命体形象出现。《安息日》的世界架构富有未来感,但并非只有人类的世界具备多元化的特征,既能通过提供新鲜感激发读者的好奇心,也跳脱出了类型化网文的固有框架。

图:星际

图:星际

《安息日》打破了大多数星际背景的网络小说以人类为主角、从人类视角展开故事的惯例,智慧生命的多样性得到了体现:两名主角荣贵和艾什希维·梅瑟塔尔(在文中常被称为小梅,故下文皆采用此称呼)一为永昼之塔底部的原住民,一为随冷冻舱进入塔中的古地球人,在大多数章节中却均将身体留在冷冻舱里,意识则搭载在机械上,常以机器人形象出现,这本身便可以算是一个创新了。而他们在由塔底去往天空城的路上,也出现了矮人、吸血鬼、丧尸等智慧生物,不同智慧体的外貌特征、生活习惯乃至风俗文化等也有“接地气”的合理描写,强化了多种智慧体共存社会的真实感和可信度。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没有极高智慧的动物与植物,《安息日》也没有选择几笔带过这些“背景点缀”,而是积极地运用细腻的笔调描绘动植物的特性与令人喜爱的一面,流露出对生命与自然的热爱:常人眼里发出幽绿光芒、营造鬼片氛围的地豆在黑暗的星狱中成为希望之光;一株普通的、营养不良的呢喃草能够凭借其可以传声和生长迅速的特性为被困地底的人传递消息;貌如暴龙、口水滴答的巨型动物“是个热情的孩子,喜欢人类”,在被认真对待、被爱抚时也会开心起来;就连在开篇时企图袭击主角却被食物引开的怪鱼,在再次出现在主角面前时,都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而不是敌人:

真的是当年河水中侥幸逃过一命、唯一一次没有被他杀掉的大鱼!
这条大难不死的鱼居然跑到天空海里了!
……
勾起嘴角,小梅微微笑了。
然后他就什么也不想了,不去想大鱼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那并不重要,就像他和荣贵。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又怎么想得到,两个人居然相互扶持,走到这里来了呢?
只要活着,生命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
重要的是好好享受当下的缘分。
于是,微微笑着,小梅静静欣赏起外面贴满华丽地豆“水钻”的大鱼来。
珍惜地享受着他与这条大鱼命运般的重逢。
他很好,而外面那条大鱼……
呵呵,也很好。
大鱼缓慢地从他们头顶经过了,摇着尾巴,它向更深的海域潜行而去。
小梅与它的缘分时光就此结束。

将非人生物作为描写对象时,作者从未流露出半点“人类沙文主义”的倾向,主角与不同配角乃至其它生物之间的日常互动一直基于平等而互相尊重的基调进行,这一点不仅有助于营造作品整体温馨、和谐、平实的叙事基调,更可以令层级分明的现实世界中辛苦打拼的读者们摘掉“有色眼镜”,将自身代入开放、多元的虚拟社会,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思考世界的多种可能性。此时网文的意义便不仅限于幻想,它可以对读者紧绷的神经产生一定的安抚作用了。

第二好看点:饱满的人物塑造与细水长流的情感关系

图:机器人

图:机器人

月下桑笔下的人物素以性格饱满著称,《安息日》中的两名主角荣贵和小梅也不例外。作者没有试图直接借角色之口点明主角的性格,而是将性格塑造贯穿在对主角的语言、行动、心理活动、过往经历等进行描写的过程中,这无疑使角色的性格设置更加合情合理、令人信服,也保证了角色形象的鲜活生动。

在初期阅读中,读者们很容易就能概括出两名主角的性格特征:荣贵乐观开朗,极度爱美与爱惜身体,历经艰辛磨难依然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用好奇的眼光看待全新的世界;小梅则冷静、严谨、讲求理性,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丧失了探寻人生意义的动力。然而,《安息日》不仅在行文初期就点出了主角的性格,更是随着剧情展开和主角情感关系发展呈现了主角的成长,不仅避免了一些网文中人物塑造的概括性描述与描写中流露的信息不符、刻板印象频繁出现和有限词语反复使用等问题,还拒绝将角色片面化。两名主角在共度的旅途中相互帮助、相互救赎,荣贵会为了寻找小梅不惜伤害自己,用“看起来就很不好惹”、威风凛凛的大人物形象吓唬别人带自己去搜寻与小梅有关的线索,更是为了替小梅搏得一点看似虚无缥缈的生机将自己极度珍惜的、原本的身体押作拍卖品;小梅也在与荣贵相处的过程中渐渐学会了关心他人、理解自己,更在荣贵的影响下对生活和未来产生了期许,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

作为纯爱小说,《安息日》也以情感关系为写作重点。《安息日》的两名主角几乎是到最后才相互表露爱意,这在普遍强调情感、惯于以大篇幅描写主角相互表白后的爱情生活的晋江纯爱文中可算是极为特殊了。不过,纵观全文,狭义范围的“爱情”并非荣贵与小梅情感的核心,作者强调的是两人渐渐熟悉、互相磨合的过程,基于长久陪伴而产生的舒适、安逸的感觉和感受世间美好的能力和愿望,这些或许才是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东西。此外,荣贵与小梅的情感关系发展从始至终没有经受太大波折,并多渗透于二人的心理活动、语言交流、共同行为中,使得感情线发展细水长流,少了一些狗血和鸡汤,多了几分平实和悠长,像春雨一样润物无声。

第三好看点:相辅相成的两条主线

图:进展

图:进展

在情节展开与铺陈方面,《安息日》设置了一明一暗两条相互关联的主线。明线为荣贵和小梅在永昼之塔中的生活经历:为了找寻拿回身体的方法,荣贵与小梅先后行经四平镇、布拉雷多、鄂尼城、叶德罕城、西西罗城、星城、珊瑚城等特色各异的地方,最后更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全新的自然星体,找寻到促使原本互不相容的天空城居民与地下城居民交流、融合的契机。

《安息日》虽打着种田文的标签,但是荣贵与小梅定居珊瑚城前的部分却与传统意义上的公路文更贴近:每一个他们路过的城池都是一段分剧情的具体展开地,荣贵和小梅一方面融入当地生活、与居民积极社交、获得必要的知识与资源,一方面自觉或不自觉地将美好在当地传播开来。在这段星际旅途中,借由积极的、正向的交流与努力,每个人都收获了喜悦与感动。在二人定居珊瑚城后,荣贵更是有机会通过努力在实现自己梦想的同时将美好展示给全世界,小梅也有了“活气”,开始追寻自己的理想。

图:山水

图:山水

明线故事发展具有清晰连贯的时空顺序,暗线故事则不然。在无尽时空中轮回、反复经历同一结局的小梅,“本周目”中在开始便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从而遇到了以前从未出现的“变数”荣贵,并亲眼见证荣贵的选择如何改变了无数轮回里既定的无望结局:本该成为屠城恶魔、经历长期监禁后孤独死去的哈纳伦斯因荣贵的不懈探寻得以完成父亲的心愿、过上幸福生活;本该是手段酷烈、长于制造恐惧的专权者在幼时经历的灾难中被荣贵搭救、得见光明,成了沐浴在光明下的主教;本应疾病缠身的小梅借助荣贵的帮助摆脱了病魔;本应死于飞船事故的天才学者收荣贵为学生后不仅得以避免事故,还收获了错失已久的真爱。

荣贵不仅为他所遇到的人带来了改变,还令世界变得更美好。没有荣贵的永昼之塔里,人类无法找到避免退化的道路,在永光带中的永恒漂流最终指向无尽的绝望;而在有荣贵的世界里,荣贵发现的自然星体成为了人类避免退化的希望之源,将整个世界拉出了绝望的恶性循环。明线中的每一处重要分剧情,都至少对应着暗线中一个重要人物的命运改变,荣贵在珊瑚城中成为顶尖歌手、将动听的歌声与美好的情感传递给所有人,则是对他自己和世界的双重拯救:既定的旧日世界里,小梅与荣贵无数次相逢却不相识,一个是重病缠身、看不见人类未来的绝望领袖,一个是性命始终操控于人手、光芒万丈却不能作出自主选择的明星,看似在最好的时间相遇,实则都没有完整的“自我”。“本周目”里二人的选择则是对彼此和行将崩溃的世界的共同救赎。两条主线相互补充、共同发展,令读者在为剧情走向赞叹不已的同时充分体验到绝望被消除、希望萌发并壮大所带来的美好。

第四好看点:贴合故事整体氛围的语言

图:交流

图:交流

《安息日》能够展现温暖的氛围、勾起读者的感动,其语言运用功不可没。本书的主角有两位,但全文主要采用了荣贵这个能令读者产生温暖、平和的阅读体验的角色的视角进行叙述。于是,作者不仅保证了全书整体语言风格朴实无华,拒绝堆砌辞藻,还根据小梅与荣贵不同的成长环境、性格特点等设计出对应的语言风格,保证了不同人物视角中的叙述性语句风格与该人物的性格特点相契合。

荣贵是土生土长的古地球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因有丰富的生活经历而满身“烟火气”,缺乏与周围环境的疏离感,对新世界充满了孩童般的好奇。基于以上特点,《安息日》的语言运用也偏生活化。

首先,作者没有完全遵循书面化规则使用字词。“噢” “哦”“哩”等语气词既频繁出现在荣贵的话语中,在叙述性文字中也属常见,同义、近义形容词的轮换使用不仅避免了无谓的重复,更以独特、新奇的搭配方式向读者提供崭新的体验。

其次,在标点符号使用方面,《安息日》中出现了许多网络文学中特有的语言现象:“~”符号的使用和不同个数(且个数无定则,经常变换)感叹号的连用频繁出现,简易的文字表情符号也常被用来代替情绪描写,在不需长篇大论之处,作者还不拘一格地运用了箭头取代明示严密逻辑的因果连词,为文章平添几分生动活泼的气息。

最后,一些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常见的网络用语与现象(如双十一剁手、粉丝应援等)更被作者巧妙地融入剧情之中,既因贴合主角荣贵的过往经历而丝毫不显得突兀,又能以其贴近时下生活热点的特点引得读者会心一笑。相较之下,以小梅视角展开的叙述部分便少了一些幽默感、世俗感,表达理性而克制,字词与标点符号的运用符合书面规范,与全文整体风格形成鲜明差异。

也许是由于网文并不需要苛求高度书面化的语言的缘故,这种现象对吹毛求疵、喜爱挑剔每一个错别字与每一处标点符号错误用法,讲究语言使用一定要完全符合叙事需要和文章逻辑的读者也许会造成一定的困扰,但这样的语言风格恰能与该书的人物塑造、世界观设定、主题选择等相得益彰,不能不说是作者的明智选择。

—小说链接—

月下桑《安息日》小说封面

月下桑《安息日》小说封面

书名:安息日
作者:月下桑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脱下厚重而华丽的王冠与礼服,他便与他相逢于乐园了。
一句话简介:阿贵与小梅的乡村爱情故事——by垂直居中君
洋气一点的版本就是:机器人阿贵与小梅的异界乡村爱情故事。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