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终盘点:年度武侠权谋小说《庆熹纪事》

来自网络文艺日报的“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的年终盘点,推荐年度武侠权谋小说《庆熹纪事》。今年刚刚完本的经典网络小说《庆熹纪事》作者红猪侠 ,这本书是广受赞誉的网络文学经典之作。

——2017年终盘点:年度武侠权谋小说《庆熹纪事》

榜评执笔人:踩月亮的豆子

配图:庆熹纪事

配图:庆熹纪事

中国网络文学网生评论家委员会(筹)将“年度武侠权谋小说”的桂冠授予《庆熹纪事》,认为:极少有通俗小说作者敢于去写悲剧,因为悲剧会让读者看到痛苦,而《庆熹纪事》一书却是彻底的悲剧,但它却意味着另外一种深刻的美丽。整部小说冷静克制的文字下面,是最蓬勃旺盛的爱恨交缠。本书是广受赞誉的网络文学经典之作,2017年度终于完本,堪称读者获得的最好礼物。

网络小说风云翻动十几载,男频女频等分类罗列起来也是种类繁多。可惜言情易写,武侠与权谋难得。近年来大热的宫斗小说,看客们看多了自然也可摸清其中脉络,然而权谋风浪里能在朝堂中漂亮地搅弄风云的,却并不多见。倒是今年刚刚完本的经典网络小说《庆熹纪事》,讲述了一个蛮漂亮的弄权者带来的故事。

一般权谋文章多以王臣将相开篇立命,王者可于四海之内扬名立威、在丹青册上开列传;权臣可在内阁朝堂笔墨动政论,长袖善舞伴君侧;将相则在疆场之上洒热血,与三军将士共死生。而《庆熹纪事》中,扬名朝堂拨弄后宫的却是一位小太监。青袍总管一步步行棋落子,穿梭在内务外政,越是反差,越是出其不意,最后给读者一个惊喜。读至最后,喜欢上一个小太监仿佛成了作者布局中的一环一样,中了作者红猪侠的圈套,成了她笔上江山的又一个战利品。

在宫斗小说蹿红市场之际,记得有采访问作者是不是也见识过这女人间的弯弯道道,竟懂得这些明里暗里的“飞刀暗剑”。这当然是玩笑话,不过对于女人间的惊心动魄,也许女性作家更能写出那几分的味道来。大概文人的笔,就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的。到了权谋文的场子里,设局布局、暗里埋线、明里收网,难度比起宫斗来更甚。网文发展到今日仍是鱼龙混杂,以量取胜的潜规在大批写手间横行,可在权谋圈子里出一篇作品真不是易事。想圈钱的大概也不会在这种需要提纲挈领、前瞻后顾的路子里耗费心力。而要想在权谋里胜人一筹,更需要出众的本钱。

图:宫门

图:宫门

本书作者红猪侠身在上海,在字数不多的百科介绍中引人注意的倒是“武侠作家”的名号,之前的《神州铁捕系列》也不是权谋圈子里的作品,《庆熹纪事》的故事带有一些侠气和江湖气也就不足为奇了。在大众印象里,上海一般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但是红猪侠的文字却不止于精打细算,大开大盍的豪情壮志也实为出彩。

在女性网络小说圈里,海晏所著《琅琊榜》在15年影视化后大获成功,但以我看来,虽然《琅琊榜》中亦有不少篇幅描写江左盟琅琊阁的江湖刀剑,但海晏的文字比起红猪侠还是少了一股侠意恩仇。当然,《琅琊榜》里的赤子之心和和家国情怀并不逊色,可《庆熹纪事》自有另一番风味。红猪侠自有的武侠味道和怀揣血海深仇搅弄风云的男主角碰撞,焕发的是青袍总管辟邪的胸中沟壑。梅长苏固然可惜,颜久小王爷化身辟邪的故事严谨刺激也不曾落于下风,甚至可说是更胜一筹。

题外话讲的太多,恐怕会有人忍不住发问“到底这《庆熹纪事》好看在哪儿?”。是啊,《庆熹纪事》讲了一个什么故事,这个故事如何做到了引人流连。

图:庆熹纪事

图:庆熹纪事

第一好看点:点到为止的情节展现

文章以七宝太监开场,可惜真正的主角却是那个伏在他身后的清瘦内官辟邪——身为七宝太监的第六个徒弟,在皇宫大内当差,却身负一家全军血海深仇,原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基督山总管”。其父颜王既已奔赴九泉,他却得含血蛰伏,为的是那惨死当前的父兄,也是那立功天下的遗志。昔日的颜九小王爷,今日净身之后的辟邪小公公。在七宝太监护佑多年告老而去后,挑拨当今圣上和太后的关系,在削藩和平定匈奴的绸缪里潜行出入。既要面对杀父仇人洪王世族和太后的明枪暗箭,还要在自家七个师兄弟的猜忌联合中斡旋,期间还有北边屈射的南下骚扰,四大藩王的虎视眈眈。

血雨腥风,朝堂战场,只不过是字里行间,翻手覆手之际。这张网,张得既大而又有力。众生群像,为名为利或为执,都是绚烂一场。拼了心机,尽了身后命,为这权谋下一大盘棋,不白负使命一场。剧本有看点,逻辑有层次,《庆熹纪事》已然做到了。不过复仇故事古往今来不计其数,要讲好要技术。否则任你滔天血仇,恨海怒波,到最后平添讥笑。

图:宫殿

图:宫殿

讲故事和导演异曲同工,故事里的人就是导演手下调派的演员,演员要出好戏忌讳自怜。讲故事也不能去踩这个雷池。演员自怜带着情绪就会毁了那幕戏,小说里的角色若是带了自怜就会毁了故事气氛。三流写手下笔控制不住笔下分寸,往往笔下的人物就会破了气场,徒增自恋,不再得立。就像人物提前得知了自己的结局,情绪游走失了控制,大喜大悲,大怒大恨。情绪爆发容易刻画,但喷出去的人物形象再收回来就难了。

有幸红猪侠处处留心,不多写一分不合人物的失态,不多费一笔无关的伤春悲秋笔墨。辟邪的魅力不在于他凄惨的身世,在于他丝丝扣扣流露的风采。身处深宫内院的谨慎,遣兵调将瞻前顾后,不是让他惊愕暴怒体现,而是于一言一行处窥见细节。

三师兄招福陷害他不成反倒被挫骨扬灰一节里,从辟邪和大师兄吉祥、二师兄如意二人吃酒静等消息这一出,就足以管窥。昔日恩仇,一时阴阳之隔,既不是以悲泣伤泪收场,也不是画上畅快淋漓分割清晰的结局,只是小师弟康健念佛声里附上去的一句偈句罢了。而在权谋线里纠缠的一些情感线也做到了克制细微。辟邪和淑仪之间、辟邪和明珠之间、陆远和李怒之间、引人遐想的太后和颜王之间,包括成亲王的断袖之癖,语焉不详处的韵事留白,比起露骨低俗的黄色情愫,赢就赢在了这下笔时的分寸。肥了就是腻味,读过就没了捉摸的必要。瘦了则柴,让人摸不着头脑。

李怒绯红脸庞上漆黑的眼睛慢慢抬起来的那瞬,陆过就知道,今天必定要醉了。烈酒烧喉,心痛欲裂……
陆过才知道辟邪在飘夏楼所说的“忙”是什么意思。出得宫来,牵了马缓行,摸着马颈光滑如丝的鬃毛,心里有些感激辟邪为皇帝拟定的那个名单——他实在不愿再回到那片夕阳如画的草原上去。虽然此时相伴自己左右的,是李怒出嫁时的座马,但自己总在拼命遗忘那艳夺明霞,美目飘飞的一刻。——白羊的草原,他怕了。

陆远和李怒的故事停在这里,陆远在怕什么,是草原还是那双眸子?故事里的缝隙留下来不光让陆远心有戚戚,我们这种读者也会答复一声唏嘘。留情却不滥情,伥惘却不悲苦,这便是高明之处。

第二好看点:精彩纷呈的众生群像

辟邪是复仇的主角,贯穿全文,作者借他的手带起一片有血有肉的配角天下。他的师父,七宝太监,可谓是全书第一能人,出场得早、出宫得也早,人不在大内皇宫,可惜大内皇宫处处皆是他的影子,江湖上也没少留他的名声,来历神秘,去向也不明。手下吉祥、如意、招福、进宝、驱恶、辟邪、康健七个徒弟,正应他这七宝大名。出宫前已是风云暗浮,出宫后翻天覆地里还处处可见他早年手笔。几近多智近乎妖了,偏偏还习武能文。比起辟邪,他就是输在了年纪太大出场太少。而他的七个徒弟个个不是省油的灯,招福进宝和辟邪的旧怨、驱恶和辟邪的一命相连,乃至康健被辟邪设计左右的棋招,大内深宫,能人不少。

一人横行无阻的主角对读者并不友好,如果一切都被主角玩弄于鼓掌之中,权谋文就没了它的意趣。作者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紧张局势,也是拉大旗的假行当,重要的还有要给主角找一个厉害的对手。书中的太后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宫斗局中静观其变没什么用的最终大杀器,她自开始就是作为主角杀父仇人的形象出现,在和辟邪夺取影响皇上的主动权上,从来没有不堪一击。杀机之中潜藏的爱子之情,以及对洪王的兄妹之情,哪怕是对颜氏一族的暧昧不清,错综复杂间可见人物之立体。

图:庆熹纪事

图:庆熹纪事

皇上的无奈和抗争,身为皇室子弟自有的猜忌和恋权,他既是辟邪妄图复仇的棋子,辟邪又何尝不是他龙爪之下的玩物。

二十六岁的皇帝正在重新估量辟邪的力量,帝王权术的天性使他从木偶般的假面下——有什么东西终于摆脱了控制,纷乱地向自己扑来——辟邪第一次觉得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惆怅让胸口隐隐痛了起来脱颖而出:
“他有我出谋划策,我需他安身立命,各有牵制,他才不会吃亏。”

以上例举种种,可见一斑。好玩的是,红猪侠连载期间的章节题目几乎都是人名,新的人物争先恐后地冒出来,从宫闱里的淑仪皇后到举子士族,烟花柳巷也好,江湖风雨也罢,不乏有帝后怨侣、公主探花私通的好戏上演,为名的有、为利的有、为情的有、为仇的有——辟邪身处漩涡,见天下群像,也饱我等读者口眼之福。

群像出彩,既能服务于情节推动,也有利于对主角的拔高塑造。写配角往往是抓取部分出彩的特点着重描写刻画就能成事,但贯穿全文的主角既需要清晰的行事路线,也需要慢慢成长合理转变的心志态度。辟邪作为《庆熹纪事》阴谋家第一人,他的行为逻辑在配角烘托下未有出格,其后动摇又坚定的复仇态度也和李师明珠等人密不可分。和配角之间的互动过招、互相牵制,让主角脱离上帝视角,给我们的带入感和惊险感才更真实。

图:宫殿

图:宫殿

第三好看点:笔走龙蛇的精湛文笔

虽说第一主角辟邪已经堪当大任,一身青袍在宫廷大风里舞动不俗,而其他配角可爱的也不在少数。但歌者均成对于《庆熹纪事》而言,实在是不得不提的夺目焦点。已出的《庆熹纪事》分为上下册,在上册均成未出场时,作者已借辟邪等人之口多次提及均成大名,但只闻其名不见其人,钓足了大家胃口。在下册,红猪侠大笔一挥给了三章细细刻画了均成一生荣辱,上册的故弄玄虚在均成出场后变成了理所应当。可以说,其他配角的出场最多只是做到了优秀,歌者均成的存在做到了惊艳。没有均成这三章的惊喜,此书最多四星,均成一人足以再加一星。

作者在均成这三章中也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均成的三章分标题即是他一生重大转折发生的代表。天水、断琴、贺里伦,从天水人牲祭祀唱出第一首嘹亮歌曲的均成开始成长,捧着的那碗酒里照见了蓝天白云,还有他颤抖的身影。以奴隶的身份,却俘获了姑娘的心。在车琴王国那片澄澈湛蓝的湖水里为忽勒屈射王捕捉的车琴公主,他却动了欲望。征灭贺里伦,为了战场生死与共多次的兄弟夺琦,可屠刀挥过之后,冷箭也熄灭了他蓝眼睛的光彩。他原以为他是屈射的英雄,可至死那刻他才记起来他第一首歌是唱的贺里伦的赞歌。天水那碗酒里不光倒映出了他滑稽的歌手妆容,还写着命运。

英雄赞歌的三章,一改之前描写中原地区时含蓄克制的笔风,红猪侠应该还查据调用了一些少数民族的资料。像均成三个时期唱的歌,都带着不同时期的色彩。语调句式都是异域风格,配合均成人物的刻画,十分精彩。

屈射!百万贵胄居安乐,居百万里,未见山峨。屈射!千万牛羊饮敕勒,饮千万日,未有干涸。地之广,大王一臂所长。海之远,大王双臂所长。天之高,大王展臂所长。屈射王,福寿绵长。

赞颂屈射王的丰功伟绩,为王唱响战胜之后的凯旋之歌。

抛出我白云织成的细白绳套,只套蛟龙变的骏马,愿你越过它野狼般的肩膀,愿你擦过它俊美的脊梁,愿你掠过它乌黑的胸椎,愿你飞过它秀丽的鬃毛,愿你冲过它剪刀般的耳朵,愿你闪过它平直的下巴,愿你扣住它钻柄似的脖颈。小母马啊,生格子小母马……

这是和车琴公主在碧湖畔的纠缠挑逗,欲望拔高之前的调情互动。

生于贺里伦,溶雪淙淙濡我草芳;长于贺里伦,山峦迭迭驰我牛羊;成于贺里伦,黄草瑟瑟饲我马壮;死于贺里伦,白冰皑皑为我尸床。莫断肠!天极夜夜指故乡,儿郎!归来战北方……

魂归之前的故土旋律伴着他的出生也伴着他的死亡,均成的一生就是歌者的奇迹。和辟邪的故事形成鲜明对比,这一插叙既合上了上册营造的悬念,又钓起了后面的故事开篇。

图:武侠

图:武侠

此外,作者对于仇恨的探讨还留有余地,辟邪在复仇中途仍有疑虑,为颜王一家冤魂动荡天下,究竟是对是错。复仇,以伤害别人放弃自己为代价是否又真的值得,爽文是没有这种踌躇的,但只有思考,才能走向深刻。

有此几点,《庆熹纪事》的实力已不言而喻。不过此书也并非是经典神文,无可指摘。辟邪虽为太监身份,却并不少杰克苏光环。心志过人,少年征战战场,如今潜藏皇宫;文出国策,武胜状元;举子侍卫为他所用,商人旧部为他马首是瞻;一曲琵琶塞上曲,满宴宾客尽动容,最重要还皮相精致。笔墨给的他还是过于完美了,对故事的精彩反而有所削弱,故事被人抢了风头。

遗憾的是连载几年后无疾而终,小太监差点成了真太监文,上古神坑之一今年却因为影视版权卖出而终于完本。到底红猪侠会给青袍总管七宝太监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小说中更多的迷局又会怎样最终揭开,还请各位读者拭目以待吧!

—小说链接—

红猪侠《庆熹纪事》小说封面

红猪侠《庆熹纪事》小说封面

书名:庆熹纪事
作者:红猪侠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宫廷绮罗的掩映里,衬托出了一个白衣胜雪,清丽雍容的小太监。他坚忍凌厉的眼神中,预示着未来的翻云覆雨只手遮天,那一抹狠色,属于江湖独有的神韵......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