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终盘点:年度异想痛快小说《西出玉门》

还是来自网络文艺编辑室的“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年终盘点,这篇榜评将“年度异想痛快小说”的称号授予作者“尾鱼”所著的《西出玉门》一书,这是一部融入了玄幻异想和西部探险两大元素的言情小说,女主角不同凡俗、智勇双全。

——2017年终盘点:年度异想痛快小说《西出玉门》

榜评执笔人:九岐

配图:玉门关

配图:玉门关

中国网络文学网生评论家委员会(筹)将“年度异想痛快小说”的桂冠授予《西出玉门》,认为:这是一部融入了玄幻异想和西部探险两大元素的言情小说,作者用精湛的文笔和精彩纷呈的情节,渲染出了一个天马行空、神秘莫测的想象世界。更重要的是,本书女主角展露了不同凡俗的性格特质,堪称网络小说中难得一见的智勇双全型女性。

《西出玉门》是一本奇书,无论体裁还是内容亦或手法。本书作者尾鱼是一位比较出名的作家了,她的几本小说如《怨气撞铃》、《七根凶简》、《开封志怪》等,无论是知名度还是美誉度,都很高。作为一名比较成熟的作家,作者笔力强健,特色鲜明,很多人都觉得她的文章纵横开阖游刃有余,有着传统文学作品般扎实的文笔。

对尾鱼作品的评价,有几点可以说是公认的,比如想象天马行空,伏笔悠长,节奏紧凑,主角尤其是女主角非常有特色等。这本书不同程度沿袭了以往作品的优点,而又有很明显很融洽的杂糅混合,只能用称奇来评价。

在《西出玉门》这本书中,透露了鱼总行走江湖时的隐约模样,既剑术娴熟(书中写了颇多旅行探险爱好者才知道的细节、经历,比如西北的风土人情),又豪情万丈(书中人物绝没有小女子、弱书生心态)。

西出玉门的故事从皮影戏开始。皮影戏台上,过去曾是沙漠向导的昌东被一个陌生女子(叶流西)找到,叶流西以一张照片为凭据,要求昌东重新出山帮助她去往玉门关以西的大漠。昌东在两年前曾带领一队人前往大漠,夜里强度罕见的狂风骤起,天昏地暗之间,昌东所带领的十八名队友全部葬身沙漠,尸首无存,心存愧疚和后悔(其中一名是他的未婚妻)的昌东因此决定销声匿迹,而叶流西的照片里有当时事故的信息,为了查出真相找回遇难队友尸体,昌东决定和她一起前往大漠。

图:玉门关

图:玉门关

随着他们进入大漠深处,一些诡异的现象开始出现,他们也逐渐知道,玉门关原来涉及一个天大的秘密——何止春风不度玉门关,连妖魔鬼怪都不能踏出玉门关一步。原来,玉门关是自汉武帝时修建长城的大工程,汉武帝靠方士的力量把人世间的精灵鬼怪都锁在了玉门关内(本文的关内其实是指玉门关以西的沙漠,今天的内地以外)。

故事的纠缠错结、人物的勾心斗角、天意的冥冥注定,都指向了最初的女子叶流西,叶流西正是卜卦所预言的解开玉门关封印的关键。有人想解开玉门关,哪怕借妖孽之力使妖孽横行世间;有人不在乎妖孽,只想活人出关;还有人在关内手握权柄,并不在乎外部世界有什么新奇繁华,只想继续统治这方小世界。棋局如何排布、力量如何对垒、一颗棋子如何盘活全局,读者大可以充分想象。

第一好看点:流风回雪的情节走向

《西出玉门》最大的特点就是把很多方面的元素混合在一起,使它很难被简单地归类,也使不同类型的读者可以自取所需。很多小说都各有藩篱,《西出玉门》使我们真正感受到了不拘一格的观感。

小说伊始,所有线索都是写沙漠探险,作者对沙漠探险的诸多要素如数家珍,男主角被女主要求带队从玉门关进沙漠,为之前由他带队进入沙漠而遇难的队员和前女友寻回尸体。看起来合情合理,他们一路魔改汽车,准备粮食,穿越沙漠,很让人担心他们跑进好莱坞大片《疯狂的麦克斯》片场。几章过后开始有考古因素拐入,剧情是俗套的“开古玩店的胖子朋友财迷心窍”,见到女主身携重宝,又念及玉门之外古时也是车马繁华之地,想分一杯羹。到这时似乎感觉这文有了一点偏差,很让人担心他们如果在精绝古城遇到腹黑手辣、正躲避异蛇的胡八一和王胖子怎么办。

图:城楼

图:城楼

他们在沙漠里遇到“人架子”以后更是一骑绝尘地走向灵异,精灵鬼怪层出不穷,当一行人遇到方士及方士手中的大公鸡后,读者甚至可以开始思考他们如何降妖了——公鸡血至阳嘛,我们读者可是看过不少灵异小说的。事实上,既然已经脱缰了,作者就彻底信马由缰了,在后面,直接变成了异世界生存,彻底架空了。这也导致了本书定位的多重性,有人将之归类为悬疑,有人归类为都市爱情,有人归类为架空,我则看它像灵异。

第二好看点:收放自如的情节把控

虽然小说走向过于妖娆多姿,但作者总体上是按照“由俭入奢”的顺序进行的,可以说充分考虑到了读者的接受能力。作者总体上是从两个点上把控情节走向的,一点可以概括是泥沙俱下,细大不捐。作者不纠结于情节上的小纰漏,只凭笔力带动,黄河之水天上来,水流足够汹涌强劲,也就不会有人太在意水里有什么了。

如果细抠细节,本书也许有一点点漏洞,大者如玉门关外,唐朝时还是兵戈交鸣的战场,横尸千里之地,哪来的地方供人锁住鬼怪、方士、羽林卫达千年之久?小者如书里说关内数千年不与外界通人烟,所以地名还是小西安、小扬州、小洛阳之类——既然如此崇古,那应该叫作小长安吧?西安算怎么回事呢?但是对想象力丰盈的人来说,这种疏漏压根不算回事,君不见古龙著书十数部,何曾和其他武侠作家一样埋首故纸堆?

另一点是作者很克制,前一点主要是指内容,此处说的克制则是指有节奏。和朋友讲笑话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没讲完就泄露后续、或者没到笑点自己就先抑制不住笑得前合后仰了;同样的,小说的节奏感很重要,不到一定程度,万勿泄露太多内容。本书作者深谙此道,以深沉的耐性吊着读者的胃口,只看本书前20%,说是旅游类的半纪实小说,大概也会有人信吧?

图:关口

图:关口

第三好看点: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情节设计

伴随着情节的推进,尾鱼作为一个成熟作家,伏笔悠长的优点也就顺势而出。全书的几个伏笔,其实从故事构成来说,都不是必需的;但对于故事构筑来说,没有它们就会显得分外松散。比如主角叶流西为什么有昌东前女友的照片、照片的位置为什么是错的,比如叶流西为什么会有兽首玛瑙这种国之重宝,比如昌东之前队伍失事为什么前队友都死不见尸。

这些伏笔埋了很久,再重新拈出,使读者恍然大悟,对情节走向的妖娆多姿也就多了几分理解甚至好感。对于网文来说,这种写法是有风险的。网文需要按时更新,伏笔过深,一旦要对之前的设定做出修改,就很麻烦。写文毕竟是激情和理智需要兼具的行为,一时脑热是难免的,前后如何连贯一致必然需要作者认真衡量。

我甚至在窃想,有些虎头蛇尾的地方是不是作者之前留的线索没续上,比如团队里其他几个人的戏份,稍少了一些。

图:古城

图:古城

第四好看点:天马行空的想象与设定

本书的作者极具想象力。奇幻类的小说历来难写,除了需有合理的故事内核,作为羽翼的奇幻部分,也对作者是一种考验。本书中想象了一大批诡异的生物,从最简单的人架子、皮影人,到以眼食人的眼冢、萋娘草、代舌水眼,再到随水移动的迎宾门等,都是作者首创的奇思异想。作者以蓬勃的想象力,为我们呈现了一顿足供饕餮的大餐,而绝不拾前人牙慧

其中有些还可以追本溯源,比如,作为行尸的人架子,皮肤贴着骨骼,涎液流淌——在沙漠中死亡的人,水分蒸干,只留下干枯的肌肉和表皮缠在外面,他们如果变成行尸,成为枯木架子的样子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人架子真是贴切的很;比如,沙漠中由于海市蜃楼或者底层的流体化,湖泊位置漂移也是很自然的想象。

但另一些就不着痕迹了,比如水眼是一种水做的妖怪(咳咳,这里当然不是说林妹妹),雌雄可以共享视野,而有人就捉住了雄水眼为质,让雌水眼在外面迎宾,同时监视别人。作者共写了各式几十种奇怪的东西,思维灵动,如鱼摆尾,不可捉摸。

除了对妖物的想象,西出玉门的设定也别具一格。所谓秦时明月汉时关,本书写的秦汉简直是一卵双生的好兄弟。秦修长城以御匈奴,汉封玉关以绝妖孽;秦始皇造地宫让兵勇、匠人陪葬,汉武帝造博古妖架把方士、羽林卫一并驱逐到关外以守妖孽;迷信方士更是一模一样了。

图:玉门关

图:玉门关

作者大胆构思了汉武帝时封禁玉门关,其后更是“异想天开”,设想出这些人、妖都不能脱离玉门关,只能以化作人形的皮影往来出关,而由于这一窍不绝,关内的人居然能勉强跟上关外人时代更迭、科技进步的步伐——哎,操纵皮影的方士内部居然没有人想过从外国引进先进理论,可见前贤说的有道理,一定要斗争,不斗争封建统治势力是不会从内部瓦解的。

第五好看点:鲜活有趣的语言

作者始终以紧密跟随的第三人称角度叙述人物的一举一动,而又以绵密连贯的细节补缀其间,这种描写足够密集时,身临其境感就自然出现。并且非常紧凑,很少闲言,催读者阅读,仿佛《西游记》里说的果子,非唯好(三声)吃,也很好(四声)吃——喜欢被人吃,入口即会自觉滚入腹中。

作者在其中掺杂了颇多恶趣味或者冷烂欠的幽默,比较突出的比如当着一只名叫镇山河的公鸡吃鸡肉,镇山河“一脸复杂”;比如男主角得不治之症时作者借书中人物之口揶揄寻常小说里否极泰来柳暗花明的套路,说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神医神药的;比如作者详细写了作为行尸的人架子一定时期后死亡——天知道我看《行尸走肉》时看着一群行尸既不获取能量又不自动消亡公然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我有多想吐槽。

当然作者也不止借机吐槽,很多时候也很巧妙地利用镜花水月的故事映照现实,比如男主角在事故后遭遇网络暴力,被谩骂、前女友的照片被随意PS、分发;比如作者在丁柳身上格外地调皮了一下,丁柳爱慕昌东无望,居然以看八卦的心态旁观二人恋爱,无论二人发生什么,都要找叶流西打听,叶流西问丁柳这是什么心理,丁柳堂然对曰“全当追星”。

读者在大笑之余,细心回味,也不由深思作者是在以什么态度调侃。

第六好看点:宛若眼前的人物

文笔体现在人物身上,就是千人千面。书中主要的角色几乎都可以使人只凭其言就分辨出是谁,试看:两位主角,一个心思细腻善于与人交好,一个动辄喊打喊杀霸道凌厉;三个次主角,一个大大咧咧插科打诨只想着发财,一个沉默寡言从不争先,一个一心维护主角之一,对形影不离的那个沉默寡言的次主角无动于衷——等等,我说的不是《西游记》!

开个玩笑而已,这说明作者把人物最突出的特点鲜明地表现出来了,每个人当然有更细腻的特点,比如昌东,能得名“沙獠”自然不会是因为他有菩萨心性。我觉得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作者对小人物有足够的关怀。比如说丁柳,十七八岁,给歌厅看场子,粗枝大叶,一张嘴就是令外人生厌的我东哥如何如何,很擅长和陌生人套近乎,开口就是叔怎样怎样,她对高深的态度甚至给人薄情的感觉。

图:阳光

图:阳光

这样的人物设定在某种情景下是很令人生厌的,原因是在现实生活中类似的人太常见(至少比起动不动要杀人、只能活在故事里的叶流西要常见),而且在现实生活表现得不太招人喜欢。作者用心为我们展现了丁柳亲切柔和调皮的另一面。

男女主角的爱情,其实带一些水到渠成的感觉,一见钟情,然而彼此都有心结,朝夕相处打破了隔膜。两个人的心结,固然是彼此的过往(一个对前女友心犹念念,一个混混沌沌,因为失忆而不太确定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以及两个人性格的冲撞。叶流西如利刃出鞘,锋芒毕露,但是遇事没定力;昌东性格沉稳,有见识但没有长智,有些妇人之仁。两个人都是做实事的性格,而奇怪的是,一旦两人你侬我侬起来,就都有了一些小儿女心态,使性子、欲说还休、故作姿态等。真的像叶流西那样杀伐果决或者昌东那样静水流深,出现这种表现就轻微有些违和,然而作者以分外的细腻为之遮瑕,浅描轻画,终于把这种小儿女心态描写得非常可爱可亲,促成一对玉偶。非是心思婉转七窍玲珑,不能有此妙笔。

如果说不需要选择某一种类型的小说,而只想看一本好看的、看起来想大呼痛快的小说,《西出玉门》就是不二之选。

—小说链接—

尾鱼《西出玉门》小说封面

尾鱼《西出玉门》小说封面

书名:西出玉门
作者:尾鱼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有人说,你在深夜沙暴里隐约看到的黄土方城,其实是玉门关的鬼魂。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