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无评《魔道祖师》:在满眼污浊的小说世界里不啻为一注清流

这回来一篇比较早的长评,仍然来自网络文艺“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系列书评,推荐的是晋江文学城曾经收藏积分双第一、鼎鼎大名如雷贯耳的纯爱小说《魔道祖师》。

——肆无评《魔道祖师》:在满眼污浊的小说世界里不啻为一注清流

执笔人:肆无

配图:魔道祖师

配图:魔道祖师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小说是《魔道祖师》,作为一本“纯爱”小说,它在2016年可谓一鸣惊人。自从开始在晋江文学城连载以来,不但有无数读者追看更新,更有许多“真爱粉”画手、写手、视频作者为它创作出了海量的同人,俨然形成了一个类似《全职高手》的亚文化现象。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部小说如此受欢迎呢?个人认为,最关键的原因在于,它读起来能让人感受到愉悦。这种愉悦既来源于在书中几乎无处不在的“萌”元素,更来源于本书作者“墨香铜臭”优秀的人物描写功力。作为一位仅仅只写过一本书的新作者,能达到这一境界着实不易。

除了主角魏无羡X蓝忘机的CP是“表面天差地别内心志同道合”的搭配,让大家喜闻乐见之外,没有在文中特意点明属性的配角们的故事也被大量演绎。

主角魏无羡这个角色可以说写得相当详尽了,语气语调、行为动作、不同情绪与不同年纪等等细节作者都很仔细地注意到。他有一种类似令狐冲的角色魅力,剧情的反转中,这种“明知不可而为之”的孤傲感衬托得尤其出尘绝伦。但同时,难免也有点过于理想主义,虽然高尚,但有些过头了。

配图:魔道祖师

配图:魔道祖师

主角之二的蓝湛写得不算出色,毕竟闷骚“无口”的“禁欲系”角色一向是难点。作者也没有能够跳出纯爱文普遍的“波澜不惊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显得格外端庄但是——却偷偷在院子里养了很多兔子——喝了酒就会特别直白”这类套路化的萌元素,不过依然足够让人为他痴狂……

很多读者都喜欢看魏无羡“调戏”蓝湛,因为他们的互动真的敲萌!

……他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间,蓝忘机已到走了他附近,背对着他,正在向一只纸人拉弓。
那条抹额的飘带随风飘起,轻柔地扫中了魏无羡的脸。他道:“忘机兄!”
蓝忘机将弓拉满,道:“何事。”
魏无羡道:“你抹额歪了。”
这次,蓝忘机却再也不相信他了,一箭飞出,头也不回地迸出两个字:“无聊。”
魏无羡道:“这次是真的!真的歪了,不信你看,我给你正正。”
他说动手就动手,一把抓住了在自己眼前飘来飘去的抹额尾带。可坏就坏在,他这个人手忒贱,以前拉云梦那边小姑娘的辫子拉惯了,手上一抓到丝状物就想扯一扯,这次也扯了扯。谁知,这条抹额本来就微微歪斜,有些松动,被他一拉,便从蓝忘机额上滑落了。
刹那间,蓝忘机握弓的手一个哆嗦。好半晌,他才僵硬地回过头,视线极慢极慢地转向魏无羡。
魏无羡手里还拿着那条雪白的抹额,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重新系上吧。”
蓝忘机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的印堂之间简直有一团黑气笼罩,握弓的手背青筋暴起,整个人气得像是要发抖了。魏无羡看他似乎眼睛里爬上了血丝,忍不住把那条抹额捏了捏,心道:“我扯掉的这东西确实是一条抹额,不是他身上的什么部位吧?”

作者一直在通过种种办法来衬托蓝湛的“仙”感,但一次两次,次数多了以后反而给人的感觉大大削弱。而且,虽然作者文风比较轻松,很擅长吐槽和搞笑,笑点也无处不在,使得纯爱文普遍用字过于追求雅致而显得做作的毛病得到大幅度缓解。但不自觉地动不动就“冷冷”“冷笑”“冷淡”“冷漠,给人的观感所有人都有点高贵冷艳,蓝湛的那份仙感就又被稀释了。

图:魔道祖师

图:魔道祖师

不过,也许是作者有心写些“和以往不一样的东西”,这篇纯爱文除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打情骂俏,出现了一些颇有意义的亮点,譬如包括晓星尘与薛洋的故事在内整个义城的段落,以及金光瑶的故事,整个故事从开头到结尾的首尾衔接也相对圆满,从中可以看出作者的故事野心。

从故事开头的莫家一角,慢慢推进到整个修真界,作者做了非常稳扎稳打的设计,能看得出反复推敲完善故事的诚意,没有很多网文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毛病,这也是看完之后的满足感的一大来源。

漂亮的细节和互动需要时间和精力来磨,而时间和精力正是高频的连载更新所欠缺的”。作者在后记中的这段话也道出了此中艰辛。

虽然每个故事大段落之间的节奏有待商榷,但每段小故事之中的详略虚实都把握得很好,大局跌宕起伏,小处细节丰满,其实因为性向问题就归类进纯爱有点可惜了呢。

例如文中这样一段对话:

晚间,他们才知道,“不想出去也得出去”是什么意思。
……
江澄愕然道:“温家的人果真说得出这种话?太厚颜无耻了!”
魏无羡道:“自以为是百家之长,天上的太阳呗。温家不要脸又不是头一回了。仗着家大势大,去年就开始不允许其他家族夜猎了,抢了别人多少猎物,占了多少地盘。”
江枫眠坐于首席,道:“慎言。用餐。”
……转过脸,只见江厌离递过来一只小碟,碟子里是数粒剥好的莲子,肥肥白白,新鲜饱满。
魏无羡悄声道:“谢谢师姐。”
江厌离微微一笑,那张甚为清淡的面容,霎时添了几分生动颜色。虞紫鸢冷冷地道:“还用什么餐,过几天到了岐山,都不知道有没有饭给他们吃,不如趁现在开始多饿几顿,习惯习惯!”
……
江枫眠淡声道:“你何必这么焦躁。无论日后如何,今天的饭还是要吃的。”
虞夫人忍了又忍,拍桌道:“我焦躁?我焦躁才是对的!你怎么还能这么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你是没听到温家派来的人怎么说的吗?温家一个家奴,也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送去的十名子弟里还必须要有本家子弟,本家子弟什么意思?阿澄和阿离,一定至少要有一个在里面!送过去干什么?教化?别人家怎么教导自家子弟,轮得到他们姓温的来插手?!这是送人过去给他们拿捏,给他们做人质!”
江澄道:“阿娘,你别生气,我去就行了。”

对话中,江枫眠的老成持重、魏无羡的恃才傲物、虞夫人虽然强势,却因关心而心乱;各人的性格特色很是自然地表现了出来,从中可以看出作者的苦心经营。

成年后的江澄对主角魏无羡的种种复杂芥蒂,也在许多这样的少年时光描写里有着充足的铺垫。

也许女性作者占一个写作细致的好处,这个故事的权谋设计本身虽然只能说是平平无奇,但却因为人物故事线的生动丰满,读罢感觉有血有肉令人信服,哪怕有些地方细想不合逻辑呢,因为气氛到位也没有违和感。

不像一些作品,很容易觉得自己想的框架很酷炫,实际到笔下却写不出实感。很多时候我觉得一些故事未能发挥出它们最大的作用力,因为大家往往总说故事第一,却没有意识到写故事是为了引起读者的情感反应。不管通过怎样的手段引起,读者都是希望在故事中感受到情感上的moving或者说“感动”的。反而言之,觉得不好看、不是我杯中茶的作品,说到底就是因为不能有效引起“感动”,或者是引起了负面的感受。

许多作者因此空有不错的故事框架,却没能通过写作把戏做足,把气氛交代到位,不能通过写作让观众的情感介入作者所创造的故事;女性作品,又反过来容易戏太多作得慌。至少我认为,在这一点上的平衡很不错,既有矛盾激烈悬念精彩的故事,又能成功挖掘出故事中的情感力量。

图:魔道祖师

图:魔道祖师

不过本书最大的毛病是节奏有些跳脱了。在后记中作者自己也说了,要尝试一些没试过的写法,所以使用了非常大段的闪回,有时还闪回套闪回,一闪好几万字,作为读者很容易把原本的时间线忘到九霄云外。典型的滥用回忆杀,让人感觉作者是否对长时间轴的叙事力不从心。

不过这个手法也有运用得比较成功的时候,即后半部分为了交代多年前大家的前尘往事恩恩怨怨,作者是通过把时间线打乱和切换视角来制造“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的悬念的,效果倒还不错。如果平铺直叙,其实这个剧情会让人很容易感觉到套路的存在,但是当视角被引导,读者的心态就会更容易追随剧情发展和悬念的揭开了。

总之我认为本书是一部值得认真读一读的纯爱小说,在现在满眼污浊的小说世界里不啻为一注清流。

—小说链接—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小说封面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小说封面

书名:魔道祖师
作者:墨香铜臭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
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
纵横一世,死无全尸。
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个……
脑残。
还特么是个人人喊打的断袖脑残!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但修鬼道不修仙,任你千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
但凡化为一抔黄土,统统收归旗下,为我所用,供我驱策!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