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三少花7万元买到一杯假酒,瑞士老板专程赴中国道歉

这是前两天媒体热炒的一个新闻。今年7月,大神级网文作家唐家三少去瑞士度假旅游,在瑞士圣莫里兹的一家酒吧里,花费近7万元人民币喝了一杯据称是1878年的麦卡伦古董威士忌 ,这件事当时也有一些媒体报道,标题大概是“中国游客狂掷7万为喝一盅威士忌”,对9999瑞士法郎只买一杯酒这么贵的价格感到震惊。然后媒体一通分析,说这个百年老酒就是值得这么多钱,又举例说某年月日某瓶差不多品质的酒被某富豪以多少万的天价拍下。

图:唐家三少在瑞士的酒吧与老板合影

图:唐家三少在瑞士的酒吧与老板合影

当时唐家三少还发了一条微博赞道:“100多年前的美酒……统一回答,好喝。品味的不只是味道,更是历史。”

然后这件事情在前两天有了戏剧性反转。突然就有很多媒体爆料说,原来网文大神唐家三少花了这么多钱卖到的这杯酒居然是假酒!那并不是1878的麦卡伦威士忌,而是产于1970到1972年之间的一瓶假的“百年老酒”。

瑞士的酒吧老板在鉴定结果出来后,当即决定远赴中国,当面向唐家三少道歉,并全额返还钱款。而唐家三少也大度的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而是“享受了开酒的过程”。

唐家三少回应假酒事件全文:

又是被动的火了一把,真是有些无奈,我也基本没有公开回应过这件事,就是因为不希望大家认为我是炒作。但我看还是有不少人会误会啊什么的,那我简单说一下经过和看法。

八月,我带全家人去度假,导游朋友知道我喜欢喝威士忌,就带我去了那家酒吧,坦白说,我没太记住酒吧的名字,我英文不好,现在都没记住。朋友告诉我说,这家酒吧是吉尼斯世界纪录,拥有全世界威士忌种类最多的酒吧,大约有两千五百多种。作为一个酒中老饕,确实是令我见猎心喜。

酒吧内威士忌种类众多,但坦白说,可能老板把最好的都收起来了,并没有什么特别顶级的威士忌,后来就询问老板,也就是照片中这位少东家,他说还有些更好的,就带我们去了仓库看,于是就看到了这瓶1878年的麦卡伦。

这家酒吧有一点是特别值得我尊重的,就是他们酒吧无论什么酒,只要是摆出来的,都可以开单杯,就是可以倒一杯给你喝。当时他告诉我说,这瓶1878麦卡伦全世界可能只有三瓶,而且还没有任何一瓶打开过。

当时我就想,一瓶或许我买不起,但或许我这一生也只有一次见到这么老年份麦卡伦的机会了,一瓶一百三十九年的威士忌,本身就不应该用价值去衡量,这是历史的味道。于是我就提出想开个单杯。少东家在请示了老东家之后,我们开始尝试打开这瓶酒。

开酒的过程大约用了半个小时,去掉保护的木架子,去掉已经黏住的锡纸,打开碳化的塞子。

图:4杯用来“铺垫”的威士忌

图:4杯用来“铺垫”的威士忌

因为是老饕,我很明白品尝一款好酒的时候,一定要循序渐进,要有铺垫。于是,我在喝这瓶酒之前,又喝了另外四杯酒,九十年代灌装的十六年的麦卡伦,1966年的老版本十八年麦卡伦,一九五六年老版本麦卡伦以及一瓶一九四七年的老版本麦卡伦,全部用麦卡伦为这瓶一八七八铺垫。

当我闻了第一下这杯一八七八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是麦卡伦,有麦卡伦独特的香气,之后品尝,味道馥郁、浓厚,确实要超过之前几杯麦卡伦。当时我很有愉悦感,也很满意。

少东家当时跟我合影,并且问我说,可否发个推特。我说你发呗。咱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而且我们当时是在瑞士圣莫里茨这么一个小镇上,我也并没有觉得他一个推特能如何。于是乎,我们就继续了旅行,后来又去了南法。

在南法的时候,就开始有朋友来问我,来跟我说我上新闻了,上了美国的、英国的、日本的、香港的、国内的各种新闻。

其实新闻炒的无疑是价格,就因为这杯酒比较贵,如果这是一杯七百块的酒,保证没人搭理我,是这么回事儿吧。于是,我当时只是在朋友圈里解释了一句,也并没有过多的去因为这件事而说什么。

新闻都是有时效性的,总会被人淡忘,就像有些脑子被注水的人认为我是另一个人,说我抄袭一样,你不搭理他,臊着他,他觉得炒作不起来,自然也就不说啥了。

再之后,就开始有人质疑这瓶是假酒。坦白说,我当时真的不觉得是假酒,我自认是个老饕,而且我也收藏了不少老版本的麦卡伦,在威士忌圈不敢说有名,但至少也真的投入过。我一个写作者,喝酒其实是我很重要的兴趣爱好,我很少喝多,不是因为酒量好,而是因为适可而止,品的是酒的文化,追求的并非买醉。

我几乎喜欢所有类型的酒,朋友们戏称我为全能战士,就像白酒里我最喜欢的是董酒而并非茅台。所以,我自认算是一个资深的品酒者,我对自己有信心。

瑞士酒吧的老板通过朋友转告我说,他们决定为这瓶酒正名,拿去权威机构检测,我同意了。真就是真,假就是假。

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们也都承认,一瓶这种级别的老酒,敢打开他的勇气不是谁都有的。而在打开之前,谁也不能肯定它的真假。

再然后这件事儿就过去了,直到不久前,瑞士酒吧拿到了检测结果,非要过来找我。我就知道,估计是有问题了,不然的话,他干嘛非要跑过来?那我能说什么,我就说,你来吧。

他的原话是说,希望我能第一个知道检查结果。然后他带来了一堆检查报告,然后一直在偷瞄我,我知道,他是怕我发怒。

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因为这是一瓶假酒而愤怒。为什么呢?不是我傻,而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经历。

人这一辈子,有几次会开十九世纪威士忌的机会?它是假的,但至少我让这个世界的假酒少了一瓶,如果不是有我的存在,这瓶酒将在欧洲一辈子披着真酒的外衣,真理只有在自己付出过,自己尝试过的人才能真正的去叙述。

而且当时我享受了开酒的过程,至少在开的时候,我心中它来自于十九世纪。当时的气氛至今难忘。整个酒吧因此而沸腾。

瑞士酒吧老板确实是找我来退钱了,在我表示不会生气之后,他拿出了几个小瓶的威士忌给我品尝,都是他们拿去检验过,证明是真实年份的威士忌,都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酒,有一瓶1938年的格兰利威我还挺喜欢的。

瑞士人来找我,无疑是为了他们的声誉,他们能实事求是的把事情告诉我,跑来这么远找我退钱。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大度的原谅他,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看得出来,不少新闻报道估计都有点宣扬他们诚信啊之类什么的,但我也没有要求假一赔十不是吗?而且,直到现在,他还的钱还在路上……

事情就这么简单,实事求是。非要总结的话,喝杯假酒我不后悔,图中的小圆瓶是他给我留作纪念,那瓶酒的一部分。我也给圈内的好友们品尝过,朋友也同样不觉得他假,只能说,造假的人好厉害,能把假造成这水平,何不自己去开酒厂。当然,这假酒也是七十年代的时候做的,现在那个造假的人估计去见他们上帝了吧。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愿意为了追求自己的爱好而付出。好多人说我赚了,说我一分钱没花上了两次热搜,这种热搜,不上也罢。我是一名作家,真要炒作,我也不会去炒作自己的爱好,我为何不炒作自己的书呢?就像我会在这里告诉你们,我的都市新作《拥抱谎言拥抱你》马上上市了,这才叫广告,对不?

综上所述,到此为止,大家不要再来问我有关那杯酒的事情了。书要写,酒要喝,继续为我那创作出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IP而努力。

然而还是有一些网友发表评论,觉得这件事情“不是小说,更甚于小说”……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