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天评《龙蛇演义》:以国术传承革命精神

来自网络文艺书评人幕天,对梦入神机所著国术流网络小说《龙蛇演义》的一篇长评。《龙蛇演义》是一本很经典的现代武侠类网络小说,开创国术流,值得一读。

——幕天评《龙蛇演义》:以国术传承革命精神

执笔人:幕天

配图:国术

配图:国术

《龙蛇演义》是梦入神机的第三部作品,也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这部书将国术技击融入小说之中,既是一种创举,也是一种传承。创举,是因为它开创了网络小说中的国术流。传承,是因为它继承了国术技击与文艺作品相结合的一脉创作传统。

这里要注意“国术技击”四个字。它实际上可以拆成两部分:国术、技击。

国术这个词来自民国政府设立的国术研究馆,当时的宗旨是“国术馆组设,原本救国之热诚,以期强种强国,而循至于民众均国术化”。因此,国术与武术不同,先天便带有振兴国家、民族崛起的情感色彩。

建国之后,由于中国已经摆脱了亡国灭种的危机,国术一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武术、武艺所替代。直到2008年,梦入神机在起点中文网开始连载小说《龙蛇演义》,又再度将“国术”一词呈现在我们面前。2008年,既是汶川地震发生的年份,也是北京奥运会召开的年份。抗震救灾体现的众志成城,奥运盛事反映的大国风采,从两方面推动了国人的国家认同感与民族自豪感空前高涨。这个时候,“国术”的重新出现已经不再是救亡图存的号召,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了国家认同感的体现,成为了汇聚人民爱国热情的一个符号、一个标志。

《龙蛇演义》一书中,作者以个人奋斗为基点,以国术为抓手,以国家认同感为方向,向上追溯历史,自然而然地与革命历史的宏观叙事接续到一起,形成一种传承关系。主角王超向老红军李金树请教八卦掌,他的目的本来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国术水平,出发点是他个人。但当李金树开始讲述自己提升武术境界时的经历时,他告诉王超要从感动中寻找力量,才能提升自己。随后,他就把自己的感动介绍给了王超:

“你说得不错,就是感动的意思,感动中才有力量,才能练意,明心,才能真正的内三合。你现在缺乏的,就是能使你成长的感动。我的拳术,是在当年长征路上大成的。我不能教你什么东西,但是我能让你分享我的感动,你以后能从中得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缘分了。”
“老爷子胸脯突然一鼓,身上的衣服里面好像缠绕了很多蟒蛇一样爬盘,那分明是气息运到了极点的情形。
一首嘹亮的音乐从唢呐里面吹了出来。
王超听出,这一首隐约的调子正是一首饱含热情的民歌。声音从唢呐中传出,每一声调子的气喷吐出来,都拉出了长长一条笔直的箭。
老人衣服受劲力的鼓荡,啪啪作响。注意着老人身上吹息的动势,听着嘹亮的唢呐声,王超的思绪渐渐澎湃起来,到了最后,他索性闭上了眼睛,但是脑海之中依旧清晰地勾画出了老人吹唢呐的每一个气息。
良久,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中,王超清醒了过来,却看见老人疲惫地坐在桌子上,对自己摆了摆手。
‘我的拳术和感动,都在这一曲《十送红军》中演绎尽了。你走吧。’”

李金树的感动就是长征精神。在此,提升个人实力就是提升国术境界,提升国术境界就是感悟革命传承。个人——国术——革命精神被串联了起来。个人实力是出发点,革命精神是落脚点,国术则是连接二者的桥梁。由于“国术”本身就带着国家认同的情感色彩,所以这座桥梁是一座已经被定向的桥梁。当作者选择“国术”作为提升个人实力的手段时,就已经确定了革命精神这一终点的必然性。于是乎,最初王超追寻个人实力的旅程悄然转变成了追寻共产先烈的脚步,回顾红色历史,继承革命传统。他开始重走长征路,寻找自己的“感动”:

“就在大雪降临的那个早晨,他徒步踏上了向着西南方向去的道路。
王超要徒步追溯那上个世纪,那条振奋人心的路线,在一步步的行走中,踏遍山川河流,过雪山,草地,崇山峻岭,瞻仰当年的感动,去掉自己心和意中的杂念。”
“王超已经在上午的时候瞻仰了伟人故里,现在登上附近一座最高的山顶,迎着北风,批着的蓑衣被吹得啪啪作响,心中豪情万丈,不禁想起了那首沁园春雪。”
“云贵一带多是山岚(峦),王超不走大路,自然要浪费很多功夫,况且他每到一地,都要瞻仰当年那些前辈革命的历程,这样行程缓慢,直到春暖花开的三四份,还只走到贵州的遵义。
五月初,王超过赤水,进入了四川。
这几个月,他的身体经过风霜磨练,原来略白的皮肤已经成了灰褐色,只是他一路风餐露宿,身体不但没有垮下去,反而是越来越强健,脚步越来越有力。”
“王超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的默行,无意中达到了功夫细致入微,深入五脏六腑的地步。他也并不去管,他的身体已经完全配合上了拳术的每一个精要,心灵也完全沉浸到了上个世纪无数人感动的精神中去了。”

更可贵的是,这并不是自上而下的强硬灌输,而是自下而上的皈依。梦入神机设置的出发点是个人,更符合当下读者普遍价值观。然后他让主角以国术为道路,通过对国术的描写来保证读者们有足够的兴趣继续阅读,使读者们跟着主角,不知不觉间从个人走向国家、走向革命传承。这种回归主旋律的方式不仅润物无声,而且始终站在草根阶层的立场和视角上,更加容易让读者接受、理解。

说完国术,再说技击。旧武侠小说在民国时期发展到鼎盛,其中一脉就是由郑证因开创的技击武侠。不同于还珠楼主、白羽等作者,郑证因本人就是武术家,因此他可以将大量真实的武术细节融入小说中,营造出逼真的情境。凭借这项本事,他位列民国武侠的北派五大家之一,以技击武侠小说流芳于世。

而郑证因所写出的技击细节,实际上不是他的首创,他只是把古老武术文化中“术”的一面写了出来而已。换句话说,他是第一个这么写的,但那些技击武术实际上早已存在上千年了,只是被他用笔杆子继承到了书面上,使得技击与文艺作品结合起来。假如说侠义精神是武术文化中的“道”,那么技击武术便是武术文化中的“术”,二者都是传承千年的武术文化的一部分,也可以说,都是传统文化的一个分支。

随着时代的推移,技击武术与文艺作品结合、与爱国情怀结合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如李小龙的功夫电影,徐克的《黄飞鸿》系列,新世纪以来的《霍元甲》、《叶问》、《一代宗师》等等。这一系列的作品里没有超现实的特技,都是基于写实的武术技击来拍摄,同时透漏出爱国情怀。所以,技击武术本身就具有与爱国情怀相结合,通过文艺作品表现出来的趋势。或许是因为电影的视觉表现力要强过小说中的文字描述,因而这些结合之作无不是通过电影来呈现。

历史到梦入神机这里完成了一次螺旋式上升。技击武术借助互联网这个全新的媒介来了一次“旧瓶装新酒”,再度以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次是通过“国术”的名头来连接革命传统与爱国情怀。

这次连接与前面的郑证因小说、功夫电影都不相同。那些文艺作品里虽然有爱国情怀,却只是一种朴素的情怀而已。《龙蛇演义》却连接到了中国共产党创立的革命传统。在此,象征着传统文化的技击与象征着革命精神的国术被结合在一起,梦入神机通过《龙蛇演义》一书完成了对我国两大文化资源的巧妙整合,并且以当下读者更加喜闻乐见的视角和方式写了出来。因此,《龙蛇演义》这本书,既是一种创举,也是一种传承。

当然,《龙蛇演义》也存在缺点。比如梦入神机限于自身文化水平与生活阅历,每次写到大学生活就显得虚假,写到上流社会就显得幼稚。书中有财团大小姐陈彬“淡淡地吸着一瓶王老吉凉茶”这种惹人发笑的桥段出现,有龙套陈新“面目狰狞,阴狠毒辣,不愧是留学回来的海归派”这种奇怪的描述,还有类似山峦误写成山岚的低级错误。

梦入神机无疑为这本书付出很大精力,他曾广泛阅读各种武术记录与考证专著,所以在小说前期能把国术活灵活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然而到了小说后期,由于人物实力不断增长,书中描述的武术威力已经超出现实生活太多,以至于出现了前后矛盾的问题,比如小说开头女主角唐紫尘评价太极拳说:“什么玉女穿梭,揽雀尾之类的架子,都是杨露蝉拿来糊弄一班京城权贵高官的”,结果到了二百零八章“揽雀尾”的时候,作者又写沃顿的揽雀尾是如何的厉害:“要是换了普通一个人,被沃顿揽雀尾这么一揽切上,内部骨头肯定整齐的被切断”。这就说明作者对小说结构的掌控已经有些力不从心。既是因为笔力所限,也是因为摊子铺得太大收不住了。

但瑕不掩瑜,《龙蛇演义》总体而言还是一部优秀的网络小说,是一部继承之作,也是一部开创之作。

—小说链接—

梦入神机《龙蛇演义》小说封面

梦入神机《龙蛇演义》小说封面

书名:龙蛇演义
作者:梦入神机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结缘秘密组织唐门掌舵人唐紫尘后,王超靠着非凡的毅力与顿悟一步步走上武学巅峰,拳战各派武学大师,加入又背叛神秘组织,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
王超将演绎一个怎样波诡云谲的传奇,铸就怎样一段曲折离奇的人生!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