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天评《我不成仙》:女性意识在修真仙侠类小说中的觉醒

来自网络文艺日报的“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系列书评,本次推荐的是女频仙侠类网络小说《我不成仙》。

——幕天评《我不成仙》:女性意识在修真仙侠类小说中的觉醒

执笔人:幕天

配图:仙侠女性

配图:仙侠女性

今天推荐的网络小说,是作者“时镜”在晋江文学城创作的女性题材修真小说《我不成仙》,本书不但写出了一个精彩的休闲故事,更堪称修真小说中第一次女性意识的觉醒,让人在读的过程中不由得开始思索“修仙对女性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一话题。

古代成仙故事里,妻子向来扮演着一个累赘般的角色。为了修仙抛弃妻子,在传统成仙故事中比比皆是。这种想法也延续到了民国时代的仙侠小说鼻祖《蜀山剑侠传》中,作者在书里面宣称“没有不忠不孝的神仙”,借助“孝”的概念遮遮掩掩地给妻子留出一个位置。但在小说中,作者依然把夫妻关系或者说妻子的存在,当作成道的障碍、麻烦、冤孽、前世债。

进入网络时代后,修真仙侠小说不断发展,终于出现了《风起紫罗峡》这本以“杀妻证道”著称的所谓名作。男主角风闲接受试炼,为了昭显自己坚定的修道之心,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妻子这一形象在仙侠文中已经跌入谷底。荆柯守笔下的妻子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与金钱、权势一样,是一种阻碍求道的东西。

差不多在《风起》完结后,另一位大神级作者梦入神机开始连载《永生》,里面有一段饱受诟病的“主角化身为五,同时与五位后宫合体”的剧情。后宫与杀妻看似迥异的选择却透露出相同的价值观:蔑视女性,不把她们当人来看。

那么女性作者写作的修真题材小说又是什么样呢?同一时代,在起点、晋江女频,女作者们在写给以女性读者为主的小说里,最火的题材却永远是庶女、宅斗、种田。她们将自己的视野局限在封建社会女性所能触及的小天地里,不亦乐乎地撕逼算计,蝇营狗苟,寄希望于一位生在古代却无条件包容女主角的男神来救苦救难,浑然忘记了心中的现代人灵魂。换句话说,这些女频的修仙小说,总有一种自缚手脚的倾向。

在《我不成仙》一书中,这一切终于迎来了反弹。当男性修真者将妻子弃若敝履地杀死时,他有没有想过对方的感受?那个一直被忽略、被压抑的女性心中究竟作何感想?《我不成仙》这本书就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女主角谢见愁是谢不臣的妻子。谢不臣被发现拥有绝佳的修仙资质,于是听从高人的话,杀妻入道,一剑捅死了妻子后离开了家。

书中这一段描写十分残酷:

谢不臣笑着,退后了一步,平静地转过身,一眼就瞧见了挂在斑驳墙壁上的那一把剑。乌黑的刀鞘上满布着片片鳞甲,却依旧黑亮,没有半点灰尘。
他慢慢伸手出去,将这一柄宝剑取下,轻轻一拧,再一用力,一寸一寸的寒光乍泄而出,伴着窗外的雨声雷声,令人不禁屏息。随着剑身不断抽离,隐隐的剑吟之声也渐渐清越起来。
他抽剑,却像是要释放什么一样。见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心里却盘算着怎么告诉他自己有孕的事。
“这剑我每日都要擦上一遍,没沾上多少灰尘,不过倒从没拔它出来过,这模样真是漂亮,难怪你要把它带出来了。”
谢不臣终于完全将这一柄剑抽了出来,寒光闪烁的剑刃倒映着他的深潭般的眼眸。
这一刻,他忽然看清楚了。这是他自己的眼眸,无情无欲,无悲无喜,无怅惘,无不舍。
世间人,都不过梦幻泡影。
有什么不能舍弃?即便是……见愁。不过证明自己有求道之心而已。他淡静的眼眸一转,从霜寒的剑刃上移开,落在了见愁的脸上。
打扮简单,荆钗布裙,只有一张脸是白皙的,狭长的眼尾拉开,有一种难言的端丽。纵使是在这般寒酸的地方,也遮不住她满身的光芒。
谢不臣从未觉得,他的妻子有这般美过。然而,这样的美,已经不能撼动他的心半分。
古井不波。
“见愁。”他又唤她的名字。见愁眨眨眼,走上来半步,张口想要问他到底怎么了。
可下一刻,迈出的脚步陡然止住。
剧烈的疼痛来袭——
见愁困惑地低下头,看见了自己胸前那一柄剑。她顺着雪亮的剑刃看过去,看见了一只持剑的手。
那是谢不臣的手。
执笔的手,撑伞的手,持剑的手。

配图:女性·仙侠

配图:女性·仙侠

但是没想到,见愁拥有的修炼资质还在谢不臣之上,路过的老道将她救活并收入门下。于是她渐渐成为了仙见愁,成为了三千世界中唯一一个不想成仙的修士。谢见愁的觉醒,象征着女性意识在修真仙侠类小说中的觉醒。多年来无数作品里,女性角色集聚的怨气,都将通过她手中的剑宣泄而出,斩向那些杀妻证道的人。

但是仔细回味见愁的经历,她得以超脱出原本悲惨命运的资本是什么呢?书中说得很简单,因为她本身就拥有绝佳的修行资质,还遇见了老道师父将她救活,而这个师父偏偏又是修仙界一个神秘强大的门派的掌门人。这三个条件才是她迈上修仙之路、不断提升实力的基础。最好的资质、最好的师父、最好的门派(以及非常和睦的同门),女主角是在这样一种条件之下赢得自己的独立自主的。

六十余年前,崖山那一名璀璨得令人惊艳的女修!虽是初初入门,却偏偏顶了大师姐的名号;紧随昆吾谢不臣“十日筑基,十三日第二重天碑第一”之后,以“十三日筑基,身负天盘”的超凡潜力,名扬中域;不久后的左三千小会,则力压群雄,从新辈诸多天才修士中脱颖而出,登顶一人台!
不管是毫不留情对战剪烛派许蓝儿,还是空海鏖战千钧一发之际突破金丹,无一不使人眼前一亮。至于最后一战,另一端坐白骨王座的见愁惊现云海,就更是疑云重重,令人骇然且津津乐道了。
可以说,在去青峰庵隐界之前,尽管她还只是个金丹期修士,但所有人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感知到——不管天赋还是心性,这个女修,绝对是崖山新一代修士第一人!

试问,在仙侠小说之中,能拥有这些条件的女性又有几个呢?相比起男频那些主角资质平庸、门派内斗、自学成才的小说,《我不成仙》中给女主角的金手指是如此之大,这种状况反而说明了作者心中隐含的不安。她没有信心在正常状况下让女主脱颖而出,只好大开后门,用比腰粗的金手指来将谢见愁顶起来。

而她使用的金手指本身也给我们一种熟悉的感觉:惊为天人的修行资质,老不正经又超级厉害的师父,日常斗嘴却异常宠女主的男性同门,逼格极高且极度护短的修炼门派——没错,这一系列金手指实际上就来自于早期的男频仙侠小说。这些小说因为金手指太“简单粗暴”已经在如今的男频中被放弃了。

可《我不成仙》又再度将其捡起,用来写女频的修仙。

男频的仙侠小说曾利用这些简单粗暴的金手指完成了底层逆袭的基本套路。因此信心不足的作者干脆将它们拿过来,试图复制男频的既有成功路,让女性这一仙侠世界中真正的底层能够逆袭翻身。

总而言之,《我不成仙》确实写出了许多女性读者的心声,高踞2016年晋江纯爱榜首的积分在向所有人昭示着:这本书确实获得了大家的拥戴与认同。

—小说链接—

时镜《我不成仙》小说封面

时镜《我不成仙》小说封面

书名:我不成仙
作者:时镜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纵你成仙,也逃不出我这一剑。
她持剑纵横,无数仙人在她剑下丧命。
于是,好事者多名之曰:仙见愁。
仙见愁仙见愁,仙人见了也发愁。
后来,他们叫她“见愁仙子”。
传闻,她有过一个曾杀妻证道的夫君。
“仙见愁”是个女人,是这浩浩三千界唯一一个不想成仙的修仙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