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笑评《蜀山》:仙侠文化的网游小说化表达

来自网络文艺日报“中国网络文艺传统文化传承榜”系列书评,这篇长评推荐的网络小说是流浪的蛤蟆创作的《蜀山》,早期很火的一本虚拟现实网游小说。

——染笑评《蜀山》:仙侠文化的网游小说化表达

执笔人:染笑

配图:蜀山游戏宣传图

配图:蜀山游戏宣传图

《蜀山》流浪的蛤蟆创作的修仙类网游小说,于2006年3月开始在起点连载,2007年4月完结。全书共36卷,每卷16章,每章约2000字,总计约121万字。本书累计获得起点推荐票近两百万。流浪的蛤蟆本身就是起点中文网出身的修真仙侠小说作家,曾写过《仙葫》《天问》等仙侠经典之作。

《蜀山》结合了当时流行的网游小说元素,剧情的发展路径与描写笔法与现在的作品有相当大的差别,但也有一个共同点:对古典仙侠文化坚持继承和发扬。

网络游戏题材的小说是2005年后开始流行的一种新的网络小说类型,而《蜀山》中的全息网游更是高于网络游戏之上的全视角无死角游戏体验。书中描述的是一个连头戴式头盔都已经过时的未来,全文采用第一视角,力求给读者带来一种沉浸式的体验。不过一个游戏如果只有科技没有情感的话是缺乏吸引力的,游戏中的那些人才是最值得留住的回忆。回忆某一款玩过的游戏时,第一个闪过脑海的片段可能会是美丽的场景和刷过的副本,以及某群难以与游戏剥离开的那些人。当玩家们在游戏中建立好了人际关系而不是人机关系时,一款游戏才对大部分玩家充满吸引力。

《蜀山》从一开始,作者就致力于让男主角醉酒青牛在游戏中发生点不可告人的秘密。虽然青牛出生时拿的是高属性大礼包,但在门派选择上却很是被迫,一心想踏入峨眉,却成为了青城派掌门的亲传弟子,还不能换。而且一出生就遇到了想把他当枪使的二人组包子和薄荷,什么愁什么怨,0级小号就这么被盯上了?又因砍了一对内测玩过的情侣被重金悬赏,可谓是小有名气了。想复仇的情侣还买了通荷包二人组,抛甜头勾住青牛,找来20多人把青牛打得装备全掉,憋屈到无心游戏了。

配图:蜀山online游戏

配图:蜀山online游戏

血可流,仇得报。被打蔫的青牛手握复仇情侣的诱饵无名剑道+叱雷大法,重新踏上练级复仇之路。又获得变毛毛虫的法术、在岷江收的负十万功德点的100多级蓝螭,能一个攻击秒掉一波玩家……然而与此同时,一波波促使他重整旗鼓的黑暗系金手指,却给他戴上了臭名昭著的岷江三妖的头衔,走向了“不是好人”的道路。

杀怪的话,还有经验可拿,杀玩家只有正负功德值,也别说,杀多了人还增长杀气跟气势。还有蜀山杀人王排名榜上的排名。

“你……我们五毒教不会放过你的!”
“好!不错,这造型真酷!”刚才一直撵在我身后的五毒教的一个高手,在我终于有暇把他干掉的时候,居然还支撑着说了一段颇有内涵的话。我很遗憾地看着墨球螯断送了他最后一层血皮,一道白光过后,原地留下了一杆小小的黑色短幡。( 第三卷玄阴鬼火 第十一回 扬名立万)

当化光飞去的玩家越来越多,这群人已经无心恋战了。有人高呼起来:“醉酒青牛,你跟蚊子有仇,找他们夫妻好了。不关我们的事情!”
“耶!这个是知道俺当年得罪蚊子,被圈杀的糗事的!先灭口!”又是一道黄光飞起。
这下,所有人都开始惊惶了。死一次掉的经验值,越是高级就越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来填补。三十级的人死一次,没有个三五天没日没夜的苦练,是补不回来的。有些人开始歇斯底里地反击,结果不顾自身防御,破绽露得更大,化光的速度反倒快了些。
到了最后,蚊子跟他的几个朋友,已经放弃反抗。看着我用飞剑一个一个地点名。“我操!当年那么多人围杀我,就威风凛凛,现在怎么一点志气都没了?”
( 第四卷 一念成魔第五回 一剑在手我亦狂)

仙侠文化中的很多概念和要素都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具体来讲的话就是现在的很多仙侠小说是对《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古代神魔小说的继承和扬弃。比如《蜀山》一书中出现的“功德”“玄阴幡”等等都是来自古典小说。

游戏总得轻松点,朝青牛而来的莫名奇妙的艳遇在虚拟和现实中交替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男主角已有女朋友,也不想出墙。一个有女朋友的人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去玩网游?这是一个青牛在反复反思的问题。

有一次,游戏中一个妹纸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说他是她前男友。青牛要撒手,土豪妹纸抛出两口飞剑示意帮帮忙。直到被她哥盯上,青牛才反应过来,还是摆脱不了被当枪使的剧情。并且在被盯着跑路的过程中又触发了新的剧情。最后两人恋人期未满就要退游的情况,也成功避免了青牛出墙崩坏现实中的人际关系。

心里抱着“有女朋友不代表不可以看别的美女,看别的美女不意味着俺一定要出墙”的青牛,执着地踏上了“好兄弟,讲义气”的友情大道。兄弟情也的确是一剂专治游戏疲劳的良药。

配图:仙侠兄弟情

配图:仙侠兄弟情

游戏中青牛所建的门派——岷江派则成了兄弟情的承载之地,从第七卷开头到结尾的三十六卷中,岷江派兄弟打过的敌对、拥有的装备、做过的任务不可胜数,名声也慢慢壮大起来。可惜后来因为核心成员的离开而分离崩析。如果说蜀山是个大名利场,岷江派则有点像一个队伍。

梦幻海、道境闲人、凤凰天血、九幽メ龙飞、凤舞、沉默坏小子,他们等级较高,自然也都是蜀山的老玩家,深知一套有阵法属性的飞剑,有多么牛逼。本来他们下来一次,千辛万苦地也只打了两群青鱼,得到的东西距离凑足一套差了十万八千里还多。见我下来,顿时就希望我能带着他们,好生修理这岷江青鱼怪。
带着帮中子弟练级打怪,本来就是俺的基本义务。
(第六卷 雷火双劫 第五回 岷江派高手群落)

开江立派收人圈地盘后,就是经营的日常了,杀敌对以立威、抢地盘靠一起推。

岷江派最高领袖会议召开,雀火扇立刻占据了主导。在她看来我们去元江危险实在太多,因此提出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方案出来。还是老办法,先在元江建立分舵,然后帮中玩家分批迁移过去,也省的一下子出动数万人马沿途惊动一些领土观念比较强的帮会。
青龙大舞、荆棘、夜之疯魔这些人,在岷江总舵待得比较久,已经习惯了雀火扇的策划战略。我听了雀火扇地方案之后,立刻笑道:“这个方案是比较稳妥,但是过于保守了呀,我补充一些更有效的手段,才算完美!”
(第三十五卷 裸奔的飞剑 第十三回 岷江高层会议)

曲终人散总别离,时时牵挂女友的青牛也有了离开游戏的理由——移民火星。也许从一开始,他对游戏的执着就没有超过对现实中关系的重视。外部环境的更迭让大家在游戏里的重聚变得不可能,好在别离也没有太多伤感,这一块儿被作者一笔带过了。

在《蜀山》中,青牛没有感受到那种被误解的愤恨、被打败时埋下的想要复仇的热血,又或者是获得一些金手指时的急于开心。他一直好像是一种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的平淡情绪。被复仇情侣打败的时候,却意外获得了技能的残卷。获得金手指100多级的宠物蓝螭却身背几万功德点需要扭负得正。

当现实有变化的需要,虚拟世界终会为现实绕道。游戏或许是无数人的青春,但他们终究将回归现实。在游戏中的虚拟身份,没有现实中的面基,一旦数据消失便荡然无存。突然想起那个网上找他爸爸一起战斗过的兄弟、玩过的账号的贴子。在虚拟世界中,人们或许可以用技术手段重现一些记忆中的画面,而现实却无法实现这一点。这也许是很多人沉迷虚拟世界的原因吧。

不管是仙侠小说,还是仙侠游戏,往往都是通过对各种正道邪修、仙境魔域、天材地宝、灵禽神兽等要素和基于这些要素的炼体修道、探索历险、正邪斗法等情节的丰富想象,从而表达出“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这样一种人类对战胜自然、战胜死亡的强烈愿望,对人体潜能、人体智慧的自信求索甚至对精神超脱乃至意识不灭的美好憧憬。

配图:聂隐娘

配图:聂隐娘

修真仙侠小说直系上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唐代中晚期,当时的文人发现了大众对阅读小说和故事的热忱,便开始专门创作一些符合人们口味的“传奇”小说出来,唐传奇也就成为了后世通俗小说的滥觞。其中的很多故事,比如《聂隐娘》《红线女》《昆仑奴》等篇目,都有使用玄妙的神通或者法术惩恶扬善的人物形象,到今天仍有着极高的艺术魅力。

宋、明两代的市民社会更加发达,于是通俗小说也进一步进化成为了有着自己独特语言风格和文化魅力的长篇通俗小说。明代的修真仙侠小说作者们,借助这些小说的帮助开始了重造神祗谱系,重塑上古诸神形象的工程。用这些小说的流传,恢复了神话英雄的威名,使历来杂乱无章的民间神仙传说有了一个融合了上古神话体系、道教神仙体系、佛教神仙体系为一体的完整的神话体系。这就为修真小说的世界观框架构建奠定了基础。

到了民国时期,还珠楼主所著的《蜀山剑侠传》将平江不肖生开创的民国奇幻仙侠类武侠小说推向了成熟境界。他对儒释道等中国传统文化进行的全面的艺术化阐释,使得这部经典之作成为了仙侠小说的开山之作,现代仙侠修真小说也有很大部分脱胎于此。

作为网游小说的《蜀山》一书,既写出了仙侠世界的神奇和瑰丽,又迎合了那个时代网游小说流行的大背景,自然获得了不俗的成绩,至今仍被认为是仙侠题材网游小说无法超越的里程碑。

转载PS:确实是很好看的一本网游小说,以致于我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认为流浪的蛤蟆是专写网游小说的……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