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词典:“女频穿越文”——从“独一无二的我”到“寻爱、追梦和奋斗”

来自“网络文艺”,详解“女频穿越文”的进化历程!

——“女频穿越文”:从“独一无二的我”到“寻爱、追梦和奋斗”

执笔:庄庸、胡慧娟

艾薇十七岁生日的时候,艾弦送给她一只来自埃及的黄金手镯,令艾薇十分开心。就在艾薇高兴地戴上那只黄金手镯时,艾弦突然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艾薇。艾薇愣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瞬间将她推向情绪崩溃的边缘。然而比这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只神奇的黄金手镯突然闪耀出巨大的光芒,居然将艾薇带到了三千年前的埃及!在陌生的时空里,艾薇化名为奈菲尔塔利,莫名其妙地卷入了埃及王朝的宫廷斗争,因此认识了王子比非图……
——《法老的宠妃》

“女频穿越文”(即女性穿越小说)是指这样一种中国网络文学的类型文:女主角因某些特定原因脱离了自己本身的生存环境,经过一种匪夷所思的转变后,以新的身份或意识形态生存在另一空间所发生的故事。

(参见→“穿越”:时空旅行者的第二人生和草根写史/造史运动

穿越文从形式上可以分为身穿(肉体穿越)和魂穿(灵魂穿越)。“身穿”即小说人物以自己的身体穿越到另一个时空;“魂穿”即小说人物的灵魂穿越到另一个人的身上……无论肉体穿越,还是灵魂穿越,小说主人公在两种不同环境里的生活经历相互交叉,矛盾与冲突,适应与融合,构成了整个故事发展的轴线。

这种专注于叙述主人公在不同环境里将会有的不同的生活状态,是穿越文区别玄幻、武侠、历史等类型的关键。它在一定程度上放开了束缚,给予作者更大的想象空间,也更好地满足了读者的心灵渴求和欲望。

特别是,让一个平凡的女子穿越到古代,是因为她在现代的普通感(不是独一无二的人)、无力感(太多束手无策的难题)、渺小感(获不到自我价值的认同与肯定)……所以唯有穿越时空,去获取人生难题的求解之道:再普通的人,回到古代,都是很特别的人。你一回到过去就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跟你竞争。“回到过去,就是绿叶衬红花,那么多古代赫赫有名的人,都成了你的绿叶。那枝红花,独树一帜的感觉,是多么能满足在现代竞争下充满无力感的感觉啊!”

这构成了女频穿越文“寻爱、追梦和奋斗”的强大动力源:不但是男主角式“我爱你,用我独有的方式”,还包括女主角的意识:“爱我,就只跟‘我’有关”。

配图:华胥引

配图:华胥引

01源流与特征:从“穿越鼻祖”到“清穿三座大山”

女频穿越文的浪潮,可以直接追溯至中国本土最早的台湾著名言情小说家席绢,她在1993年出版的成名作《交错时光的爱恋》堪称女频穿越文的鼻祖。

这部小说后来被改编成电视剧《错点鸳鸯》,于2012年首播,由赵丽颖、戚迹、韩栋等人主演。虽然改编中删除了穿越的元素,但是电视剧的热映促使更多的人去阅读这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穿越小说。

这部作品堪称“穿越言情”的地标性建筑,是言情史上的分水岭。其新颖的题材、所引起的轰动,一直延续至今。它直接推动了穿越风潮在言情小说界,特别是中国网络言情小说中的蔓延、成长,终至今日蔚然成风。

它对网络文学作品阅读和创作的观念革新主要在于:原来那些早已看腻的言情主角们换一个时代,居然就可以混得风生水起;这种题材所特有的两种不同生活环境与背景碰撞到一起所产生的交锋,构成整体故事的阅读快感。

配图:法老的宠妃

配图:尼罗河的女儿

但若从“伴随着动漫长大”的80后世代的成长轨迹来看,影响中国网络文学“穿越文”的精神源流,还应追溯到日本动漫《尼罗河的女儿》和《天是红河岸》。它们是最早在“中国青年亚文化中”开辟穿越流的。虽然《天是红河岸》已经完结,但人气仍然在持续增长;《尼罗河的女儿》虽然诞生于80年代,改成不定期出版后(通常改成不定期出版后,追着看的人会减少),人气依旧很高。从《尼罗河的女儿》和《天是红河岸》开始,穿越漫画一直就为广大漫迷们所喜爱。它们对中国的穿越潮流影响很大。可以说,中国穿越界就是在它们的影响下萌芽并发展起来的。

例如2007年6月出版发行的《法老的宠妃》仍然在写穿越到埃及去。这部网络文学作品的图书出版广告是:“ 带着欢笑与眼泪品读/超越经典漫画《尼罗河女儿》的惊世奇作/ 每个女孩都渴望拥有这样的爱情……”无不在刻意表明它们之间的精神血脉和承传关系。

对中国网络文学“女频穿越文”的诞生有着直接影响作用的,还有两部标志性的作品:中国现当代第一部穿越小说——李碧华所著的作品《秦俑》,以及中国穿越小说诞生初期的标杆作品——黄易出版的《寻秦记》

1989年,《秦俑》被改编为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由程小东导演,张艺谋、巩俐主演,成为穿越时空大片的开山鼻祖,同时也成为了穿越小说题材进入大众眼前的标志。1996年10月,作家黄易出版《寻秦记》,同样被拍成电视剧,播出后带起了一波历史穿越类题材小说的热潮……

《寻秦记》电视剧海报

《寻秦记》电视剧海报

正是在这些源头综合影响之下,在中国网络文学发韧之初,就催生了以“穿越言情”为核心的女频穿越文。穿越小说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慢慢演变成一种文学现象,在女性文学领域尤为突出。女频穿越文成为中国网络文学女性言情小说中一个重要的题材类型。整个女频穿越文“波”涛汹涌,其发展潮流一波三折。

第一波是2002-2003年前后“女频穿越文的萌孽期”。外受日本动漫《天是红河岸》 《尼罗河的女儿》的影响,内承《寻秦记》 《交错时光的爱恋》的精神脉络,诞生了中国网络文学中最早的一批女频穿越文。从当时的《凤于九天》 《酷酷侯爷荒唐女》《鞭子底下出贤夫》等很有名的纯爱或言情文开始,以晋江原创网为主,席卷网络文学早期网站,掀起了一股穿越的热潮。当时,各种类型的穿越文水平也比较粗糙,初期对女主人公的设定,不一定聪明,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突出能力或智慧,但是“很显可爱”。

经过两三年的发展,写的人越来越多,类型也越来越成熟,直到2006年发展到了高潮,佳作众多。有些人和有些作品,也都成了这个潮流的标志。晋江原创网上推荐出版的小说中四分之三都是穿越小说,而其中一半以上又是穿越到清朝的小说,如《瑶华》 《清宫 情空 净空》 《若相惜》等约有十来本。

在这个过程中,网络作家金子所著的《梦回大清》,将女频穿越文的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同时也推动了穿越类型小说中“穿越到清朝”这一细分类型文的发展。一时无数作者跟风写作,甚至这一类小说有了一个专属名词:“清穿”。

金子《梦回大清》听小说封面

金子《梦回大清》听小说封面

在众多穿越到古代的文中,清代是最受关注的一个朝代,尤其是康雍两朝,穿满为患,形成了特有的清穿文。搜索引擎上一打“清穿”两字,铺天盖地的信息蜂拥而来。网友们也都笑称,康熙爷和他的儿子们可能是有史以来赶场次数最多的演员了。两个清朝人士见面估计可以这样问候:“您从哪穿来的?”“晋江啊,您呢?”“巧了,老乡啊,我也是晋江来的。”所以现在一些作者在不断尝试一些新的穿越空间,就以晋江原创网来说,继清穿之后,汉唐、宋明、甚至五代十国都逐渐成为了热点。

“清穿三座大山”被经典化的品评和推荐正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梦回大清》《步步惊心》 《瑶华》(这部作品有争议),就是在这种一波三折的网络潮流中“被经典化”,被品评为女频穿越文的“三大清穿经典”。

它们描述和反映了一种事实与趋势:当我们在倡导现代人应该多读“传统经典名著”时,在网络文学发展史中,它们已经自成体系地“被经典化”。一些“大神级”的作品尚未完结,经过数年的连载和阅读,就已经被读者奉为“经典”。比如《神墓》和《星辰变》――这种“被经典化”在网络文学自身发展逻辑和商业化利益需求的双重驱动之下,从网文界自娱自乐的点评,开始迈入大众的视野,并揭开未来新一轮传统PK网络文学的交锋、冲突和争议的序幕。

配图:星辰变

配图:星辰变

但放置于网络文学特别是女频穿文自身类型文学的发展脉络中看,清穿三座大山“被经典化”,带来二个最直接的作用和效果:

一是,对穿越潮流2.0进行了“里程碑”似的提炼和总结。让“穿越”这个概念终于从网络文学亚文化圈的阅读、创作和传播,进入到社会公众视野,引爆了一种阅读潮流和社会文化现象;

二是,它们为“清穿”甚至整个女性向的穿越文学奠定了基本的创作范式,直接引领了2007年“穿越文学年”的出版和阅读潮流。

从《梦回大清》到《绾青丝》再到2007年7月新出的《法老的宠妃》,从网络穿越文学热到穿越出版潮流,晋江原创文学网有四分之三以上均是穿越文。腾讯八届原创青春文学大赛几乎都是穿越小说摘冠;新浪图书排行榜穿越作品占据第一季度的半壁江山;2007年民营渠道穿越文学是最大的出版热点;两大民营出版商开维悦读纪和磨铁文化倾力构建穿越文学品牌,其平均销量据称基本在4万册左右,领军图书在二三十万册……《木槿花西月锦绣》《鸾》《迷途》《末世朱颜》四本小说并称“四大穿越奇书”,其中有三本都是“清穿文”。

《木槿花西月锦绣》小说封面

《木槿花西月锦绣》小说封面

以“穿越文学年”为拐点,穿越文进入3.0的发展阶段,出现了相当一批论文学品质、故事驾构、题材处理等均超越“清穿三座大山”的作品。比如《独步天下》《一年天下》等,它们的特点是,因为阅读前面那些穿越作品才产生创作冲动,并且创造出来的作品在客观上有“升级换代”的功效。如文学品质、讲故事的驾驭能力、细节特质都有显著提升。在这个过程中,早期的创作者也逐渐沦为当前的阅读者,新陈代谢,部分作者重新从阅读者变身为新创作者。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在晋江文学网、红袖等以女性网络文学为主的原创网络文学网站上,大量的“穿越”小说占据阅读平台,庞大的“穿越阅读者”群渐渐形成,女频穿越文的作者们也开始以整体的形象出笼,如四小天后——藤萍、桐华、匪我思存、寐语者;六小公主——辛夷坞、顾漫、缪娟、金子、李歆、姒姜……这对穿越小说来说是一个新的发展契机。

也正因为大量类似模式的穿越小说出现,作者们为了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不断在穿越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不停地有新的元素被加入到穿越小说这一类型中去,甚至衍生出了与穿越有关的其他小说题材……但比起这个,更重要、更为强劲的潮流,却是其他类型文的作者大量采用“穿越”的元素与设定。

以此为新起点,“女频穿越文”迈入了4.0时代:穿越文作为一个成熟的类型已经发展到极致,不停地细分、分化和窄化出许多小众的类型,并也发展到了“类不能再分类”、“型无法再定型”的地步。于是,穿越小说开始渗透、介入并与其他武侠、玄幻、历史等类型“不停地重组、细分和融合”……从此,“穿越”以一种类型文的存在形态仍然存在,但是“穿越”作为一种“元素”,才是真正的主流——无穿越,不成文。中国网络文学中诸多类型文,已经把“穿越”作为一种常规设定的类型元素了。

02内容与核心:从“类型人物”到“故事原型”

女频穿越文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独特的类型、模式和套路。

比如,流行那种独立、自主、自信和具有现代意识的女主人公——女主角的人设,通常具有如下几个特质:

第一,美貌幽雅——女主一定是脱胎到一个自信倾城的女子身上(年纪不大,一般是家势显赫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低下);美丽绝伦,是所有的女孩最初和最终的梦想……“她不再需要追逐温暖,她自己就是春日的太阳,明亮、自立;她不再以男人为中心,却是男人最明亮的月光,最温馨的归属。”如《独步天下》中,父母双亡的女摄影师步悠然,在一次古墓探险中意外跨越了四百年时空,进入了努尔哈赤时代,灵魂依附在女真第一美女——“可亡天下,可兴天下”的东哥身上。

第二,聪明善解人意――女主也必然聪明。除了自身的智商之外,脑子里五千年的中国文化给她的聪明打下了没人可比的基础。聪明得让人惊喜之外,让古代的男人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花瓶式美女。女主还善解人意,知道该不说话的时候不说话,懂得尊重和隐忍,在小说里被称为“顾全大局”。“还有《绾青丝》《非常王妃》《美人劫》、《成王拜后》《南宋红颜》《天随我变之戏梦》等都很不错。而且这些主角穿越时空后都很能干,行医的、经商的、会武功的、服装设计师、管理帐务的等,都有一技之长。看来没有点儿本事,还是不要穿越的好。” (@杨柳弄月:《我读穿越时空小说有感》)

第三,潇洒从容——因为穿越时空,所以知道了一切;因为了解,所以看透,所以潇洒。当然,在某些穿越文中,女主心中有了爱之后,也曾想要去改变一点历史,但终究天命不可违。同时,女主的潇洒从容也是构成其魅力的重要原因:越是不在意,越能吸引人不经意地想去接近。“《瑶华》里女主角因为穿越时空的关系比同时代所有人都要早知道胤禛会是未来的皇帝……有时候,预见能力除了让自己更早感到散场的悲凄和选择的痛苦,对于未来的干预却十分有限,因为在中间起决定作用的很多时候其实不是眼光能看多远,而是自己理念与情感的落点在何处,有些事明知其不可为而偏为之。”(@法兰:《爱情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梦回大清系列•瑶华的评论》)

配图:女频小说女主

配图:女频小说女主

与之相匹配的男主人公的典型形象和性格特征又是什么样的呢?

第一,英俊倜傥——男主角必然英俊,而且男配角们也都是倜傥非凡。这一点充分满足了女孩对“男色”的想象。比如《厨娘皇后》穿越时空遇上绝色美男。男主角都帅得不得了,配角又那么痴情,“冰冷如胤缜,热情如胤祥,两个不同风格的男人,为了同一个女人茗薇付出了相同的感情。这两份感情让我为《梦回大清》而痴狂、而迷醉。 在感慨的同时我也不禁期望着我的未来,我的那个他何时会出现呢?”(@weiwei0208:《有感《梦回大清》)

第二,权势——穿越必然到皇家。不管是清朝或者虚构的第四空间王朝,男主角不是皇族,就是富甲一方,或是权倾天下……张爱玲曾经写过:“权势是女人最好的春药。”当然,在女频穿越文中,虚构男主角的地位和权力,也为尽情想象提供了充分空间:“这些挣扎在政治欲流深处的男人们,让你摸不透他们的真心。是因为爱?是因为红颜?还是因为权力和争斗?是真心,还是利用?是怎样的纠缠与苦痛,何等的晦涩与纷乱!不错,《步步惊心》里刻画的那些男人们,实在会让女性读者们失望至极。感性在哪里?真爱在哪里?一夫一妻制在哪里?为什么那些男人们一点儿都不像普通言情小说里面所说的,会为女人疯狂到放弃问鼎江山?!(@sunkiss:《<梦回大清>PK<步步惊心>:最流行的清宫穿越》)

第三,淡定(谋略)——这是穿越中男主角最为吸引人的特点。无论是复杂的宫廷斗争或是政治圈套,男主角都淡定自若,脸不变色。女频穿越文通常会有个很有趣的特点,男主角一般都是在和女主发生感情、遭遇冲突时才会被描写到脸变白了之类的。其实,这淡定并非源自看得开,而是来自于男主角的精心策划和谋略。男主角的心思和城府,非常人能比。即便是女主早已知道历史,也无法看透其中的奥妙。恐怕,这也是故事情节能吸引读者和文中男主角能深深吸引女主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吧。

如果按照这种男女主人公的类型人物和形象塑造满足读者“YY”情结不同侧重点的心灵渴求,即从不同作品所提供的不同求解方程式来划分,女频穿越文可以划分如下几种较有代表性的类型。

第一种是“帝王恋”,也就是帝王将相类。这是最热、也最流行的穿越类型。这一类大都与朝廷有关,讲究计谋,突出女主角的善良聪慧。大部分穿越到清朝的小说都是这种类型。比较典型的就是《梦回大清》。还有如《爱在千年岁月里》 《深宫风云之铿锵玫瑰》。当然,这一类型若是纯爱作品,则主角可能不仅仅限于妃子或皇后之位,很可能就一统天下了,如《凤霸天下》 《风于九天》等。

第二种是“叱咤江湖”类的。这一类重点在于江湖恩怨情仇,女主角或是风华绝代,或是天赋异秉,既需要智慧,也需要异能。女主人公在现代从事的职业本来就很独特,如刑警啊、杀手啊什么的,回到古代甚至会有“一统诸国”的可能。如《凤霸天下》 《凤于九天》 《半个灵魂在古代》 《狩猎美男之古旅》等。

第三种是“商战智谋类”。这一类重点在于女主角善于运用现代商业知识纵横古代商界。从现在广告传媒到打折返券,再到饭店住宿的现代化等,主角都能利用这些来为自己打出一片天下。“最喜欢《樱花红破》,女主角和她的弟弟穿越时空来到古代,凭着她的聪明、独立,开连锁饭店,办茶庄,还吃上火锅等。’(@杨柳弄月:《我读穿越时空小说有感》)

配图:凰于九天

配图:凰于九天

第四种,就是“情感类”。情感历程和体验丰富,虽然主人公的定位也算有才,也会涉及到谋略,但最主要的还是聚焦于“情感体验”方面,并不是为了突现能力。这可以说是简单背景型的言情穿越。这种类型的小说,重点是言情,只不过女主角是穿越的言情。当然主角依旧聪明而美丽,只是未必是特别强调她特别有能力的。晋江早期出版的穿越小说基本都是这种类型的。这可能与早期穿越小说以及台湾言情小说的渊源有关。

比如说,《绾青丝》三个字本身就是在“出奇”,说出所有女子心中所想的古典含蓄的柔情万千;犹如《同桌的你》里面的歌词——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按古代的说法,只有丈夫才能放下女子的盘发,放下她的万种风情;那么,绾起你的头发,这本身就是一种情结。尤其是皇上为她绾起头发的那个片段,尤为让人觉得温暖和动人。

这种类型的穿越文学有一个优胜点:就是细节更细腻。在这种类型之中还细分出一种所谓“席绢类型”:小情小爱,小打小闹,“一对一”的,比较单独、纯粹、单纯的那种。

配图:女频的类型

配图:女频的类型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归类往往是笼统而混乱的。因为大部分的穿越小说为了满足个人yy的意愿,通常会在小说里融入以上两种三种或是所有的元素,即“主角万能”,不论在朝廷、商场还是江湖,通通都能做到最好。

若说按照故事模式来分类,则包括这几种典型:

(1)悲情穿越:《梦回大情》 《绾青丝》 《秋霁》 《恍然如梦》——其实,最吸引女生的应该还是悲情。尽管,是那么希望有一个欢天喜地的结局。当然,文中的女主角最终也是找到了能让她温暖的人,也许并非最爱。

(2)逆穿越:如《新北京,新穿越》:“这篇文是逆穿越,也就是说本文男主雍正皇帝从清朝一路穿越到了现代,在女主的帮助下如何在新社会下生活。很难得居然还不是言情文……”(@藤原水:《新北京,新雍正》)

然而,为“逆穿越”一直没有流行呢?可能是由于存在的问题尚多,很多问题如果不好好解决,是无法吸引读者的。首先,是谁穿越?从哪里穿越到哪里?是男主角穿越到现代,还是女主角穿越到未来,或者是其他类型的穿越?不管是哪一种,首先最先在设定上消失的一种优势就是,女主角天生赋予的独特性可能就不存在了。男主角穿越到现在,男主角是特殊的,女主角却依旧是平凡的;女主角穿越到未来,现代的技术相对未来是落后的,所以即便女主角是特殊的,却不再是独特而天赋异秉的了。

(3)男女反性别穿越:如《若相惜》是“女主穿越回清康熙年间变成了年羹尧,与众阿哥、博硕、卫子风之间发生了纠缠不清,跌宕起伏的情与爱。女主是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换来了这个男儿‘身’。”《踏歌行》是“颓废青年穿越时空,变成了身世诡谲的绝世佳人。但怀着一颗男儿心的主角是不是就此认命地成为其他男性的附庸了呢?‘她’上天入地寻找着恢复男儿身的方法,寻找不妥协命运的机运,一个不屈的灵魂在女性完美的皮相下挣扎……”

如果按照穿越“时空”来分类,那代表类型就更多了。

如:穿越清宫—— 《梦回大清》《步步惊心》《清宫情空》《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清宫遗梦》;

穿越汉朝——《长门》《何出金屋可藏娇》;

穿越元朝—— 《当皇帝爱上老鼠》;

穿越无名王朝—— 《凤凰无双-释情》《独钓寒江雪》《听雪》《绾青丝》《帝王画眉》《挽红颜》《流星起缘》《多多益善》;

以及,穿到埃及(如《法老的宠妃》)或者其他不同国度寻找“爱”的。

总之,关于这个穿越后的空间,可能是未来也可能是历史的某一阶段,甚至有可能是作者完全虚拟出来的架空世界。不过,作为一个有灿烂文化、五千年历史的古国,大部分作者都把自己的孩子扔到古代了。一个具有现代价值观念和视野的独立女性,和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传统,本身就构建起一个冲突与矛盾、戏剧和战争的巨大故事张力。

配图:《步步惊心》电视剧女角

配图:《步步惊心》电视剧女角

03思想情报:从“独一无二”到“爱我”

女频穿越文之所以如此流行,和本身题材“这种特殊性”有关。

大部分穿越文都是一个在现代社会平凡无奇的人因缘巧合来到古代,凭借自己作为现代人所了解的知识和历史经验而扬名当朝,颠倒众生。这样的故事让看文的普通读者在饱受现代压力的刺激下寻找到了一种解放——现实中无法达成梦想,至少可以把自己替代到文章中,扬名吐气一番。

因此,女频穿越文可以满足我们的“YY“情结!再普通的人,回到古代,都是很特别的人。你一回到过去就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跟你竞争。穿越文学让备受现代压力的女性以文学减压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欲望之旅。

从这种心灵渴求出发,读者希望在女频穿越文中看到什么?

第一,平等。哪怕对方是帝王,也要强调双方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人格平等,感情专一。“我觉得女人是要和男人平等,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和男人一样在职场上打拼,相夫教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好。守着一份感情,守着一个家,对于我来说足矣。就像书里的茗薇一样,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和胤祥被圈禁的日子。没有争权夺利、没有勾心斗角,有的只是真挚的感情,仿佛世界上只有这一对相爱的人。不一定要锦衣玉食,有一份真爱,即使是粗茶淡饭也一样会快乐。这大概是我所期望的幸福生活的蓝本吧。’(@weiwei0208:《有感〈梦回大清〉》。

配图:穿越爱恋

配图:穿越爱恋

第二,独一无二。尊重每一个人,虽然不是看重每一个人。以现代观念来看情感,要求“一对一”,我付出一定要得到回报。无论是主人公还是作者和读者,在穿越情感都是基于“现实主义”来选择和思考的。强调好女也能顶半天。虽然古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我们的女主人公回到过去,必是能入得厨房,也上得厅堂――不是自家的厅堂,而是朝政议事从商从政的厅堂。而且,突现自己的能力,无论是在古代的男人还是女人面前,都要彰显自己的比较聪明――因为你比他们多懂得几千年的历史:你学过历史,你知道历史的结果;你学过心理学,你在现代有着更宽阔的视野和知识……你现在所学过的一切东西,对你来说都是一种资源。这种资源能够让你获得一种特别的睿智、聪明和见识。归结起来,就是让你回到过去有一种鹤立鸡群的独特能力,可以帮助你心爱的男人解决让他束手无策的问题――从而捋获他的倾心――而不是像你在现代生活与现代竞争中,你不断地遇到让你束手无策的那么多的问题:多希望有人能从天而降,把你解决啊。于是,你把这种心灵渴求给YY到古代穿越中去了。

第三,爱情和梦想。看来看去,总会觉得女频穿越文,就是在讲一个女人的爱情和梦想:“我最喜欢的是卡门和皇上的爱,如梦幻般的唯美、纯粹、动人心魄。波波怎么忍心让他们决裂呢。正因为彼此都不明身份,所以才敢于付出最真的心,我想皇上对卡门是真正的喜欢。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相信爱情,可为什么我们喜欢看小说,就是因为小说里有我们现实中想都不敢想,只在梦中存在的东西,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网友评论《绾青丝》)

如果说女性穿越小说的大部分对象是女性读者,或者是90%以上都是年轻的女性读者,那么,女频穿越文系列的市场在于,实现了女人最不现实的梦想渴望——“脱胎换骨”。每一个女孩子都渴望从灰姑娘到白雪公主的蜕变(并非说灰姑娘不美丽不善良,而是公主集所有荣华于一身,她的光彩夺目照人,如同钻石一样让女孩子无法拒绝);每一个女孩子都渴望一个没有过程的转变(比如说为了心爱的不在身边的人偷偷减肥,期待他回来时眼中的惊喜),渴望一个“华丽的转身”……这是女人最不现实的梦想和愚笨的固执。但是,这是多么可爱啊!

配图:美丽可爱女主角

配图:美丽可爱女主角

如此这般,“穿越时空”,就成了女孩子最能完成这个不现实的梦想的出路:灵魂穿越千年,脱胎换骨,于是幽雅、美丽、聪颖、善解、从容……而且,穿越中的爱情一如既往得可歌可泣,同时又具备了几点现代气息的特征:

第一,女主角渴望爱情,渴望有一个男人让自己什么都不用去盘算,为自己撑起一片天;但是女主的自立性很强,集中了所有女人的优点,一旦脱离男人也活的精彩动人……

第二,爱情在这里退了一步。从《梦回大清》开始,女主不由自主爱上的人(包括最初爱上的人)最后的婚姻对象都不是自己(哪怕自己那么完美);但是男主角也永远是爱着女主的(即便身边的妻子是另一个人)。

第三,婚姻在这里是一个交易。婚姻在穿越文里一般都是以非正常或者非两相情愿的方式发生的,但男方在婚后都会爱上女主(或者说男方一开始就是愿意的那一方),对她百般照顾,而女主在婚后就会忠于婚姻,并且慢慢爱上自己的丈夫。呵呵,是不是因为作者都是女性,所以愿意选择“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结婚”这样一种方式,来满足女性的心理和小说的悲情吸引力?

这种在爱情中脱胎换骨的梦想就是一种成熟:“初恋的时候曾急切地盼望成熟,为了他做一个有魅力的女人。但成长后才知道,原来成熟的境界就是厚厚沉淀之上的清澈。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经历,但是经历所有之后,遥望星空,谁的影子滑过天际呢。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我爱你,用我独有的方式!”(@月下迷迭香:《评绾青丝》)

事实上,女频穿越文的爱与梦想,不但是男主角式“我爱你,用我独有的方式!”,还包括女主角的意识:“爱我,就只跟‘我’有关”。

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女主人公的性格本就是很讨喜的——这跟我们现实中的性格有很多缺陷、有很多不讨人喜欢的个性细节有关;我们假装忽略它、我们假装他们就喜欢我这个人,是因为我渴求人家喜欢让我自己也烦恼的性格……就像在《帝王恋》之中,很多读者希望看到的就是:尽管不争宠,但是我仍然占据了帝王的心。亦即是凭自己的性格,而不是靠谋略或能力,让帝王喜欢上了我。

比如,在许多穿越文里,“四爷”或者其他人爱上“她”,都是为她的特别和拒绝;因为特别所以与众不同地吸引,因为拒绝所以更想得到……其实这种爱产生得有些莫名其妙,好像女主角只要冷冷相对和淡然不屑就能让人爱得死去活来。追根究底,这应该是源于“了解”;女主角对于历史的了解,对于古代人物的了解……所以她能轻易看到他从来不显示于人的心,才能让他有一种“知己”的感觉;人都是孤独但是渴望温暖的动物吧,你的万丈雄心和抱负,只有我能看得到,只有我能了解!那么,你不爱我,还能爱谁呢?

配图:女频恋爱

配图:女频恋爱

04评论与评价:从“权力春药”到“寻爱、追梦和奋斗”

从发韧之初,女频穿越文和后宫文(以及后来的宅斗文)就是重合交替的:穿越文的主流模式“帝王恋”,大都牵涉到在尔虞我诈的宫庭权力斗争中的爱与恨;而后宫文大多数是都是采取穿越时空去恋爱的模式。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后宫文是穿越文某个发展阶段的融合新形态。

想象和实际构成了女频穿越文的关键词,爱情的温暖和权力的残酷则构成阅读趋势的发展轨迹。由于这种需求特质,女频穿越文、后宫文以及此后的宅斗文,不泛 “金枝玉孽”式的文学作品:聚焦于女人视角的权力与斗争,阴谋与爱情,责任与野心,掠夺与守护……无论是古代后宫,还是现代职场。

因为越来越早熟的年轻一代,就是在用“金枝玉孽”的方式来看待自己和周围世界的实际生活,以及构建在勾心斗角的权力斗争的想象中对爱情温暖而淡定的渴望。

这是女频穿越文发展的轴心思路和逻辑:在商业竞争环境之下成长起来这一代年轻人,对宫庭、职场、人际甚至两性之间的“阴谋论”有着早熟的敏锐;在越来越无力掌握生活、竞争、情感和未来的无奈感中,她们尤其渴望淡定而温暖的爱情;她们试图穿越时空,去获取人生难题的求解之道——再普通的人,回到古代,都是很特别的人,似乎成为没有“缺陷的完美的我”。基本无缺陷的“我”,在假想为敌的阴谋与爱情中,“权力”是YY的唯一有力保障……

由这种思想观念支配的女频穿越文学潮流,继续往前发展的话,会是怎样一种前景?也就是说,女频穿越文未来的走向会是什么样的呢?这个潮流还会持续多久?会不会就此落下去?

迄今为止的网络文学史发展已经证明,穿越始终会存在,即便不会再成为“主流类型文”,也会继续成为流行“类型文元素”——即便没有像穿越文学年那么热,但也冷不到哪里去。穿越文一直都会有市场的,因为人们的心灵渴求使然;只要作品好、人物好、故事好,仍然会有人读。

读者的阅读习惯已经被培养出来,阅读口味也被提高了起来,所以对穿越文的内容和质量会越来越高,对故事要求讲得越来越好看。比如说,你让主人公回到古代去,不能老是开客栈吧?开多了读者都烦。第一个让主人公用淘宝开店的思路去开客栈的人,才是赢家。后面的,不过是给人家作衬罢了。所以,在穿越后身份的设定上,肯定是会起变化的。

穿越文学的潮流现在到了临界的转折点。在现在的类型、作品和作者基础下继续发展,可能会暂时回落与衰退一下的;但是,如果找到新的增长点,仍然有可能反弹,形成新的阅读潮流的,问题是,那个反弹的跳板是什么?

可能的趋势之一,就是在这种“权力春药”之中“返璞归真”。现在的女性穿越小说过于“大女子主义”,甚至是“女权主义”。穿越届最极端的发展,就是穿越到女尊男卑的世界,也就是出现一女N男的小说,如《四时花开》 《折草记》 《狩猎美男之古旅》,这其实是想进一步突现穿越文“女主”的现代性角色——她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追求争取的女孩,而不等待。

这是整个时代的审美趋向:女孩很“强势”,可以追求并守护自己的爱情和幸福。男主角的风采几乎完全被掩盖。男主角唯一的贡献,似乎就是喜欢女主角并且为女主角出生入死赴汤蹈火。

这使得有些女频穿越文的爱情大都不太美丽,也没有太多的童话幻想,只一味追求女主角的全能和厉害。然而,言情小说之所以为大部分女生所喜爱,最重要的原因是,爱情是美丽的,每一女人的心灵深处都对爱情有着最美丽的渴望。所以,将真正美丽的爱情结合进穿越里,如何在“大女子”与“爱情平等”之间找到平衡,既满足女性对能顶半边天甚至一片天的渴望,同时又描绘出一样优美的爱情,是穿越小说一个可能的发展趋势。因为,女人再厉害,感情毕竟还是两个人谈的。

如果我们用“分离的另一半”(每个寻找爱和被爱的人,其实都是在寻找分离的别一半)的情感哲学,来替代“女权主义”的思想倾向,会不会有可能在女权主义已经发展到极限的基础上,开拓出穿越文学未来发展的上升空间?并且,在更高程度上返仆归真――不是扬弃女权主义的思想,而是兼容并超越它形成崭新的“分离的另一半”的情感哲学。亦非回到席绢式单纯的情感路数上,而是在现代人复杂的情感形态里追求爱情纯粹的本质――就是不管你经历多少缘份式的碎片,你最终的目标都只有一个:找到那个惟一的、可以执守的“分离的另一半”。

也就是说,新穿越文学的整体情感出发点,可能就是“惟一的、执守”。“执子之手,与子谐老”的感觉很好,但是光牵了手是不够的,关键在于这个“手”能否一直牵下去……这就是一直在讨论的关于“永远”的话题:我爱你,永远。但问题是,“永远”有多远?所以,我们一直想强调的是“守”——我们渴望一份任何时间、空间、犹豫、猜疑、诱惑等等摧毁不了的爱情。

然而,在现实中,我们的感情禁得起这些考验么?或者说,爱情在现在物质化的社会,已经太过脆弱和奢侈,不能经受风雨了?所以,在那么多的变化,不确定以及诱惑之下,你能否一直执着地守候着自己的真爱?能否守得住自己?……所以,只要穿越另一个时空去。

女频穿越文,让女子穿越到古代,是因为她在现代的普通感(不是独一无二的人)、无力感(太多束手无策的难题)、渺小感(获不到自我价值的认同与肯定)……所以唯有穿越时空,去寻爱、追梦和奋斗。

当下,由于“女强男弱”的女权式爱情状态和“一对多或多对多”的复杂爱情形态宰制之下,穿越小说已经发展到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发展的局面了。女频穿越文的未来发展,仍然需要在这三个关键点寻找突破:寻爱、追梦和奋斗……“爱”是最佳的出发点,也是最好的回归点。

转载PS:好长的分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