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泉子:阉人们的按摩棒——论“伪现实主义”的网络小说与读者

逛论坛的时候看到高人盗泉子写的这篇文章,感觉这个“伪现实主义网络小说”的提法挺有趣的。按我的理解,说的应该是某些明明写的是网络小说这种爽文,但又扭扭捏捏不敢真正的爽起来,找着各种借口逐渐走向虐主道路还自我标榜为尊重现世贵在真实的小说。我偶尔也能遇到一些这类小说,看起来确实不太舒服。把这篇文章转过来,有兴趣的还可以去原帖参与讨论,点击查看原帖→

阉人们的按摩棒——论“伪现实主义”的网络小说与读者

作者:盗泉子

华语小说的创作者,在创作中总是不免要受到传统的影响。
而这个传统,又分为两条脉络。

其一,是从魏晋谈仙论鬼的志怪而起,宋元的评话、杂剧继之,终至水浒、三国、金瓶梅、西游记诸书而臻于大成。民国剑侠小说、鸳鸯蝴蝶派小说,乃至金庸、琼瑶而到网络小说,承续的都是同一条脉络。

其二,则是从当二道贩子的林琴南开始推广的严肃文学。自欧美嫁接而来,又经过五四干将们的修剪杂交,连串政治运动下的强制推广,在八十年代末的濒死一搏后,眼瞅着渐渐要进棺材了。

嫁接的枝条、杂交的骡子,一代而亡,不留后嗣,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但是曾经庞大无比的巨兽,行走在地上也肯定要留下痕迹。

这头巨兽的痕迹,放在网文的层面上,便是网络小说中一直为小撮人所推崇的“现实主义”,或者说“伪现实主义”写作方式。

这种写作方式,在龙空是缺乏正面评价的,也有人将之混淆为“文青”,然而文青流与其本质上依然格格不入。也有人定义其为“跪在真实”,描述得固然是精妙,但却只局限于这种可笑的写作手法上面。

这种“跪在真实”的“伪现实主义”相对小众,但是受其影响的作者却是大有人在。

在网文介乎个人写作与商业写作之间的年代,《新宋》的作者阿越,这位著名的学术返祖的历史研究生,就是“伪现实主义”的旗手。

为什么说是“伪现实主义”呢?

以《新宋》为例,《新宋》在阿越考入所谓的历史研究生,接触到国内反唯物史观的那些陈腐老朽之前,并不怎样关心“跪在真实”。神宗朝的产业革命,男主人公石越的仕途腾达,都带着正常男性特有的昂扬与奋进。

阿越《新宋》小说封面

阿越《新宋》小说封面

但是当阿越成为了历史研究生,结交了知名女文青之后,曾经一路昂扬的青年,就变成了一个疲惫的小男人。于是故事演变成了一个无法闯出去的笼子,由神敌手、猪队友构成的枷锁,把男主角和读者一同关进了小黑屋里。

从现实主义的角度说,这绝对不能算作“现实”,因为神敌手和猪队友的降临毫无逻辑,主角的因应更是找不出智慧生物的特征来。不管是主张提炼出一个人物典型的现实主义,还是试图如镜面般反应一切的自然主义,都不会容忍这种超出叙事逻辑的写作手法。

但是如此不现实的写作手法,却被少部分死忠读者赞美为“贵在真实”,而后得了个“跪在真实”的名声。

同样,当《草清》的主人公沦为财阀公章的时候,也有人高呼“看见了历史的真实”。

草上匪《草清》小说封面

草上匪《草清》小说封面

当诸多投鞑的作者(古龙岗、淡墨青衫,以及各样扶保大清、自称历史研究生的满遗们),描写到“俺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能战天斗地,还是早早地爬上慈禧、慈安、隆裕、乾隆爷、雍正四爷、八爷、康熙爷、多尔衮、皇太极、努尔哈赤的龙床/凤床”的时候,也有同样一批人,泪流满面地高喊,“这真是俺们普通人的写照啊大大你写出了俺们的心声!

而于此,我们也大略可以明白,“跪在真实”这种伪现实主义作品(尽管它们一边标榜真实,一边以梦呓的方式写出不顾叙事逻辑的诡异剧情),其作者与受众,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了。

一言以蔽之,阉人。

阉人就是阉人,不同于人畜无害,还稍稍带着点对未来的小期待的草食宅,那话儿是早就割了的。

阉人这种东西在写作者中,不是戴小楼、奥斯卡这号太监。比如诸位三生投鞑、七生报国之辈,完本率绝对比南京发改委那位镇守太监高得多,但在自我精神的表达上,奥斯卡们是标准的汉子,倒是这些跪在真实的仁兄,一个个早就成了公公。

既然是公公们写出来的故事,阅读者便肯定不会是正常人,只能是阉了后还进宫无路的无名白。

对于公公们而言,昂扬向上的剧情,对他们是缺乏刺激的。就好比一群太监,就算和宫女结成对食,也只能用撕咬的方式来表达,绝不能明白正常性行为的美好。

网络小说的创作中,一贯秉承了古典文学的传统,是需要英雄,需要英雄战斗并获取奖励的。

但是既然这些一般人津津乐道的奖励——英雄战胜了他的敌人、英雄拯救了他的领土和人民、英雄获得了财富与异性的青睐、英雄战胜了死亡。对于阉人们,这些都是让他们毫无兴趣的,那么阉人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刺激呢?

既然在精神上失去了感受愉悦的器官,阉人们就只能从凌辱、调教和扩肛上获取快感了。

被敌人战胜并征服、被人民误解并背叛、被异性仇视并抛弃,或者干脆就抛弃了英雄的身份,直接转为性奴和走狗。

这个时候,阉人们就会兴奋起来,他们会想起自己是怎样被上司调教,怎样被同事欺凌,怎样被客户嘲笑,怎样被小混混打劫的一切经历,然后随之高潮不已,获得了一种感同身受的快乐。

就好像围观祥林嫂的三姑六婆们,通过对祥林嫂痛苦的咂摸,从而获得了自己苦难的调味品。

猫有猫路,鼠有鼠道,常人交欢,阉人扩肛,各有其路,笔者也不好对此有什么异议。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样的人,以数亿网民的基数来算,固然是不小的人群。但是,比起那些心气不曾被摧折、更有消费冲动的正常人,就未必算得上什么好的读者群了。

该如何选择,还是让市场规律说话来得好。

转载PS:点击查看原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