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完结:逆天改命少年游

猫腻的小说《择天记》在本月初完结了,这书应该算是阅文全版权IP运营的范例了,小说连载过程中,其他形式的IP改编也同步进行,包括漫画、动画、舞台剧,包括现在正在热播的《择天记》电视剧、即将开测的择天记手游等等,可以说这整个运营过程还是很成功的,确实也吸引了包括业界、媒体、读者等各方面很多人的关注。

择天记手游宣传图

择天记手游宣传图

下面这篇是知书ID锂离子对《择天记》这本小说的长评,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个平等、自信、奋斗的少年故事吧。

——锂离子评《择天记》:逆天改命少年游

以“文青”风格闻名的起点大神猫腻在完成《将夜》后转战创世,再开新作《择天记》,并于前些日子正式完结。连载至今,又是一个三年。

同期,由鹿晗和古力扎娜领衔主演的电视剧版《择天记》四月起在湖南卫视播出,鹿晗、古力扎娜与《择天记》的三方粉丝的叠加效应显著,微博搜索量轻松破十亿,收视率也一路凯歌,牢牢占据全国前五的高位。

此外,漫画、动画、游戏,腾讯文学多管齐下、不遗余力开发《择天记》的附加价值。这也正是今天网络文学大IP“全平台战略”浪潮的一个缩影。

说回作品本身。

对网文来说,好看的故事是必备要素,在此基础上,各路大神各显神通——猫腻所赖以成名的,也正是他独特的风格。

同另一位“文青”烽火戏诸侯类似,猫腻也喜欢将许多来自历史、文化乃至当代生活的典故与元素化入作品当中,诸如《庆余年》的“庆历四年春”与致敬《十二国记》、《间客》的康德名句和各式翻译体名言、《将夜》的大唐与书院群像,将我们熟悉的历史、人物、名著甚至当代生活以别致的形式在不经意处呈现,让人读至此处时一笑会心。但不同于烽火戏诸侯的恣意——尤其是《雪中悍刀行》中不要钱式的漫天飞“典”——猫腻的“玩梗”显得更加慎重和敏感。正如他绝不会像烽火一样,直挺挺地玩出“北凉/悲凉”的谐音梗来。

但对于猫腻来说,信手玩“梗”不过是一身光鲜亮丽的外衣,他文字之下所包含的情绪、判断和价值认同才是猫腻式“文青”的里子。《庆余年》之于理想主义者叶轻眉与现实主义者范闲的对比,《间客》对《银河英雄传说》两大镜像体系大讨论的复刻与延伸,《将夜》中的粪土强权、坚守本心以及对天人关系的奇妙诠释,这些故事实际上把作者本人的价值判断与虚拟选择呈现在了读者面前。当然,既是作者的“私心”与“理想”,乃至一种另类的缺席审判,部分情节难免会引发争议,“文人酸气”已然是比较中立的评价。好在猫腻书中所反映的倾向,大体是符合现代审美与价值观的——对公平、正义和自由的追求,对人性中美好一面的传扬与赞颂。

而对于这些光明的事物,又有谁人能够轻易否定呢?

《择天记》讲述了一个关于逆天改命的故事。身世离奇的陈长生体质特异,只能活到二十岁。于是他十四岁来到京都,一为取消长辈们胡闹定下的婚约,二为寻求逆天改命的机缘。他先后结识了世家子弟唐棠,妖族公主落落、妖族少年轩辕破,狼人少年折袖,离宫附院的苏墨虞以及来自南方诸国的离山子弟。陈长生身世特殊,加之适逢其会,渐渐身不由己地卷入大周朝野的漩涡当中,甚至牵扯出了尘封已久的历史乃至人类妖族联盟与魔族之间的的大陆战争。

整个故事,从陈长生的“退婚”讲起。

因为不想给人添麻烦,陈长生来京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女方家解除婚约。女方徐家是炙手可热的权贵之家,当事人徐有容则血脉高贵、天赋其才,被视为人族的新星。

所以徐家夫人误以为陈长生想以婚约相挟索要好处,不等陈开口,先羞辱了他一番,然后居高临下地要求他解除婚约。陈长生修道修的是“顺心意”,徐家人的态度让他很不愉快,所以,他自然也要让对方不痛快,便决定先“抻”徐家一些时日再说。

这是一段非常有猫腻范儿的“退婚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退婚流曾流行一时,最初的套路是女方嫌弃男方出身低、本领差,想把闺女嫁得更好故而毁约。猫腻反其道行之,陈长生主动前来提出退婚,女方家长却因傲慢而生误会,双方因误会而生摩擦,引出了后续一系列打脸桥段。通过设计这样的故事,猫腻成功地把退婚流写出了些许新意,也写出了自己的风格。

陈长生看着徐夫人平静说道:“其实您误会了,我这次来神将府,就是想把婚书交还给府上,我本来就是来退婚的。”
满堂俱静。
夫人微讶,问道:“你再说一遍?”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些紧张,又有些放松,因为意外而难以想象,无论这少年是不愿意丢了颜面,故意这般说,还是真是来退婚的,都是她想看到的。
陈长生看着她认真说道:“其实……我是来退婚的。”
徐夫人神情不变,手掌却轻轻落在了胸口。
整座神将府,在这一瞬间,仿佛都变得轻了很多。
陈长生的神情却忽然间变得严肃起来。
他说道:“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
“其实……我真的是来退婚的,你们信不信并不重要,只是我现在确实不想退了。”
“为什么?”
陈长生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稚嫩的脸上渐渐现出笑容,因为确认找到了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说道:“因为……你们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霜儿没有听明白。
“从进府到现在,无论夫人还是你,都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陈长生看着她认真说道:“我叫陈长生,我知道这个名字很俗气,但师父希望我能够长生不老,意头很好,所以一直用的这个。”
说这段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很明亮,神情很端正。
霜儿忽然觉得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道士,身上流露出某种光泽,大概是那种认真的气质?她懂了他的理由,莫名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
从走进神将府到现在,没有人问过他的名字。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愤怒、受羞辱的感觉,无论面对夫人还是霜儿,都表现的很有礼貌,不欠缺任何礼数,甚至显得有些沉闷,但很妙的是,那些让他不愉快的人,最终都比他更加不愉快。
不是他很擅长让人不愉快,而是他在认真地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无论退婚还是改变主意,他都认为那是正确的,无比地肯定,以至于让人产生一种难以否定的感觉,于是,那些让他不愉快的人,最终都会郁闷到无法愉快起来。

大朝试之后,人类一方夺得了曾经的最强王者周独夫留下的小世界“周园”的控制权,于是将一群年轻人送入其中,让他们寻找秘宝、增长见闻、获得历练。但出人意料的是,人类中出现了叛徒,而魔族早有算计。于是许多人遇险、受困乃至死亡,以陈长生和徐有容为代表的年轻精英则成为了被狙击的目标。众人离散之际,陈徐二人在不认识对方又隐去自己身份的情境下相遇、相知,然后相爱了。

毒素渐退,她这时候依然虚弱,脸色很是苍白,谈不上美丽。但她眼中那抹笑意,对陈长生来说,却很好看,直接让他的心动了起来。
动心是一个很玄妙的词,很难描述。人的心无时无刻不在跳动。那怎样才叫做动心?心跳的速度变快便是动心?折袖的心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加快,但那是病。
陈长生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动心了。

他们直到分别时仍不知晓对方的身份,依然误解婚约另一端的那个人别有用心、人品低劣,甚至互相为对方不由自主的婚约而不忿,各自把自己给骂了进去。当然,读者是知晓一切的。所以这样的情节就显得非常好玩。

青涩暧昧与生死逃亡,一驰一张的间或交错撑起了第二卷几乎大半篇幅。

陈长生和徐有容的互动让人不禁想起《庆余年》的范闲与海棠、《将夜》的宁缺与莫山山。

有人评价猫腻怀着一颗“少年”之心,指的恰是,他总能毫无保留地将心中最美好的事物写成故事,触动读者的那一根弦。

相较猫腻之前的作品,《择天记》有几处不同。

其一,是大众化的退婚、打脸和战斗情节在整体故事中占到了更多篇幅,不知道可否看作是猫腻在创作上向更广大读者群体靠拢的新尝试。

其二,是言情戏分再度增加。仅第二卷写陈长生与徐有容的初见、相处与相知,相关内容所占的章节数几乎占据了这一卷的三分之一;之后回到京都、在煮石大会,二人之间亲密互动所带来的绯色调,好似制造出了一片清甜的空气。从字数来看,也许实际上并不很多,但作者精力的灌注让这部分文字的重心十分明确。猫腻在文后的闲言中也自嘲本体其实是言情作家。信然。

其三,在世界观的设计上,《择天记》的东方玄幻色彩明显被压至下风,但也不同于《间客》的未来科幻风格。大周朝女帝、京都、书院、世家、神龙、书与剑依然是东方风味,但魔族、国教、命星、圣光大陆、天降石碑、星空杀、异世界这些异物般的元素让本作在基色上摇摆在科幻与奇幻之间。这当然不是第一次了——《间客》是科幻的,《庆余年》《将夜》最终变成了科幻的——虽然在看到结局之前,笔者也不好妄下定论,但猫腻此番在设定上所做的探索显而易见,《择天记》也的确比它的前辈们走得更远。

总的来说,《择天记》是猫腻承上启下的一部关键作品。因为许多变化,它在读者中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猫腻成名也久,而这个时代变得太快,许多亮星的璀璨于夜空不过一瞬,转眼间便见不得踪影。创作其难,唯创作者知之;有所改变,本身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而就笔者个人看来,作为猫腻三年奋斗的结晶,《择天记》仍称得上一部好看的作品。也希望在接下来的新作中,猫腻能够继续搏动他那颗少年之心,创作出更加美好的故事,谱写出更为动人的篇章。

转载PS:根据《择天记》完结后记,猫腻的新书将于八月发布,值得期待。

—小说链接—

猫腻《择天记》小说封面

猫腻《择天记》小说封面

书名:择天记
作者:猫腻
→点击阅读

仅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1. 拿着灼热的铁 /

    感觉陈长生就是男版玛丽苏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人缘好的不得了……

    1. 过云 / 文章作者

      也有不喜欢他的啊,作为反派被拍死了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