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执卷书评: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又一篇对《琅琊榜》小说的长评,说明《琅琊榜》这书的热度还在啊~~

海宴《琅琊榜》小说封面

海宴《琅琊榜》小说封面

——林执卷评《琅琊榜》: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在言情小说横行的网络中,《琅琊榜》可谓一股清流,主线是男儿朝堂皇储之争,智士谋权、将臣建功,非言情非耽美非穿越非重生,读罢让人血液沸腾。更是给作者和读者开辟出一条新路——没有爱情贯穿的小说一样引人入胜,甚至比起男女爱恨的小说更胜一筹。

海外传播

小说改编电视剧《琅琊榜》

小说改编电视剧《琅琊榜》

海外市场中,对于《琅琊榜》这种营造出尔虞我诈世界的小说也颇为喜欢。这种宫廷江湖间惊心动魄的权谋之斗更能吊起人胃口,而且不到最后关头,不会迈出那一步的揪心感,吸引足了读者好奇心。

《琅琊榜》作为一部优秀小说自然要有成功的电视剧拍出,在山影不俗的实力表现下,同名电视剧同样获得好评,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实力派。

《琅琊榜》日本译名为《琅琊榜,麒麟才子起风云》。有日本网友评论:“出演的演员颜值都很高,这真的让人很期待。”日本媒体把《琅琊榜》形容为集《甄嬛传》、《三国志》、《水浒传》于一身的作品。《琅琊榜》描绘了男人的宫廷斗争,是男性版《甄嬛传》;主人公梅长苏的谋略与《三国志》的诸葛孔明不相上下;兄弟间的义气之情则能够匹敌《水浒传》,“是一部浓缩了中国电视剧各种魅力的杰作”。

《琅琊榜》已经登陆韩国的电视台。韩国看电视剧除了电视播出时,想再看都是要花钱的,购买前十名里琅琊榜排在第七位。也是前十名里唯一一个外国电视剧。韩国泰国已购买翻拍权。

外国虽然与中国文化不同但不影响国际友人对小说故事的理解,在众多电视剧和文学作品的影响下,对中国历史、文化感兴趣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有部分人会主动了解中国文化背景,因此《琅琊榜》这部有关宫廷和江湖的小说更受青睐,非言情的基调更是得到了大批读者。作者文笔不俗,勾画出每一个性格特立又饱满的人物:皇上多疑,太子懦弱,誉王狠辣,靖王耿直,夏江忠心,谢玉狡猾等等不一而足。

朝代机构设计

作者选择了一个架空的朝代,使整个朝代故事、朝廷机构、人员分布设置浑然一体。中国古代千年的封建制度为小说贡献了很广阔的舞台背景,因此海宴写起这部小说来可以随心顺手。相对同样对外输出的小说,这本更详细地向外国人展示中国古代的朝廷和江湖中独具特色的部分。小说中对于朝廷势力、江湖门派都规划的清晰且庞大,一点不逊色于武侠大家笔下的门派规划。

朝廷部分制度借用了唐朝的六部制: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不同的是唐朝六部由三省中的尚书省领导工作,小说中六部直接由皇帝负责,皇子在旁协助管理,作者设计了一个方便划分的局面,两位皇子势力均衡各有三个,户部兵部礼部具是太子的人,吏部刑部工部皆是誉王的人。

臣子建功封号借用的是周朝起就有的等级制度:公、侯、伯、子、男,周朝的各等臣子均世袭罔替,封地均称国,在封国内行使统治权,后历代为免分裂再现便不再封地仅使这些臣子有荣誉称号和部分特权,小说中也如此设计,宁国公、庆国公都是掌握军权的重臣,文远伯虽未说明是有何功绩但从他人态度上可以看出他也有几分名声。

大理寺亦采用隋唐制度,有独立监狱,主理刑事案件,在刑部之下,案件皆需报刑部。

悬镜司在小说中是直属皇帝管辖的专办皇帝所指之事,类似于明朝锦衣卫,同样只忠于皇帝,或监督朝中百官,或缉拿“要犯”关于特别设立的监狱中,令人闻风丧胆。不同的是,明朝锦衣卫是一个覆盖全国的整体系统,大至皇帝身旁三品指挥使小到地方从七品小旗,均需参加科举考试通过才可入选;小说中的悬镜司只在京城一家,如何选人任职不可知,规模很小,领头人物一只手便可数清,里面的人本事却很大,知天文地理晓百家之事,文能献策破案武可横扫千军。

再说小说中所涉及的江湖势力,琅琊阁、江左盟、天泉山庄。琅琊阁为文,天地之大无其所不知,年年做各种排名,深得天下人信服。江左盟为武,高手豪杰众多,除暴安良,顺带治理地方。琅琊阁与江左盟又互相交好,互为补助互相增益。天泉山庄也为武,但相比江左盟不如说是一个家族势力,天泉剑法天下闻名,也只靠武功之强排位第二,但比起江左盟就弱不止一个档次了,天泉山庄既不与地方相关,甚至谢卓两家联姻后手里的剑都不能听自己使唤,成为谢玉报私仇和皇子党争之中的牺牲品。

《琅琊榜》所吸引人的地方正是,朝廷江湖两方皆涉及,互相交融,更有一种势力庞杂的大格局感,通常人们写武侠便不涉及朝廷也不言语是何朝代,如此限制就很小;写朝廷野史或正史更不可涉及江湖武林,否则会不严谨也不符合实际。《琅琊榜》设定的朝代为梁,同时北方有渝、燕,南方有楚,梁国还曾灭过其他小国。历史上南北朝时期确实有个南梁国姓为萧,可书中也只模糊了这样一个朝代,对比起来和历史实在差别太大,因此小说明确为架空朝代,却又让读者觉得非一般小说,更有种野史传说之感。

人物剧情设计

主角梅长苏亦是林殊,作者一开始就没跟读者兜圈子,林殊改头换面回到金陵就是为了洗去赤焰军污名,只是关于为何林殊会出现如同地狱还魂般的变化,一直到最后才说明,并非重生或穿越,而是中毒后解毒的后果。只是林殊这个身份,靖王不知,梅长苏能看见靖王纪念昔日好友,心中再痛也只能做出局外人的样子。小说接近尾声处靖王已知梅长苏就是林殊,却在感情冲出之时勒马而归,装作自己不知道,可是装的不够好。两个人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靖王痛恨制造旧案的所有人,梅长苏却痛恨自己不能如昔日策马征战。作者将两人之间,虽未明说却已明了的感情刻画得入木三分,读者具潸然泪下。因此关于这样一位昔日名门少帅、今日机谋重臣,在冤仇得报、污名洗净后的结局该如何,作者的设计也巧妙,并非高居庙堂、远遁江湖,而是选择用不长的生命远赴沙场,仿佛回到十二年前身旁是旧部战友,依旧是金陵城中那个最耀眼的少年。虽然作者写的隐晦,但已表示出梅长苏此去难回。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言侯爷是小说中一个亮点,二十五岁只身退兵,四十岁勒马封侯,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对此等兵斧加身仍不惧不退者,皆充满敬佩所爱之人被迫让与皇帝,便觉得放手即可,但当好友逼死好友和心爱之人,不惜以全族性命谋杀天下第一人。只是这样一个人爱恨分明之下,也有薄凉之处,或者说就是因为太过分明,他所爱就要誓死守护、所恨就要以命弑之、非爱非恨则皆过眼云烟,所以对儿子的态度多为不在意,甚至考虑到东窗事发也只不过一声愧疚。

小说中关于爱情婚姻的设定堪称绝妙,林殊与霓凰本是父母之命的姻亲,林殊遭难后霓凰一直未嫁却并非为了林殊,而是为了弟弟为了南王之职,从小军旅为家又与将门人物交结甚多的霓凰心中,婚姻并非第一要事,与林殊的感情更倾向于兄妹而非青梅竹马,直到后来遇见聂铎,可同披战袍之人方才是心中所属。靖王正妃为中书令柳澄的孙女,是梅长苏所推荐的绝佳人选,因为“中书令是文臣之首,对朝纲地把握能力远非旁人可及。有了这桩婚事,靖王在朝廷上一定会更加平顺。”这非常符合古代达官贵人娶亲的常态,要选择门当户对、政治立场一致的,一旦这桩婚事成功,双方必然站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小说还有情节设计不错的地方,此文主角虽是梅长苏,但他并非神人,不是桩桩件件都会有意设计,比如刑部侍郎的儿子“何文新杀人案”,此事并非梅长苏刻意引导谋划,但案件发展的方向顺着他的意思,只在关注后推波助澜了一把。这点相比于电视剧的改编,更有真实感。

小说名字取的最为巧妙,“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此书也正是一卷“琅琊榜”。此卷远传他乡也正如琅琊阁所推出的琅琊榜,天下瞩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