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天评《佛本是道》:开启了修行世界观更加有序的新时代

我的印象:开创“洪荒流”的小说《佛本是道》,很经典的一本小说,洪荒流从这本书开始火了很久,很多作家写洪荒流的网文,而且写红了。以下看幕天对《佛本是道》这本小说的评价如何:

——幕天评《佛本是道》:开启了修行世界观更加有序的新时代

《佛本是道》可以算作是修真仙侠类小说的分水岭,在整个修真仙侠小说的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它终结了混乱的旧时代,开启了一个修行世界观更加有序的新时代。

很多人提起《佛本是道》,第一印象就是它构建了“洪荒流”的世界体系,仿佛它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无父无母,凭空出现,乒乒乓乓地就构建出了一座全新的修真仙侠大楼。实际上并非如此。小说发展如长河,既有上游也有下游,绵绵不绝,任意一段都必然受到其上游的影响,又会转过来影响下游,《佛本是道》也不例外。它既是新流派的开山之作,也是旧流派的集大成之作。

那么它之前的旧流派是指什么呢?当年的起点在修真仙侠分类下有古典仙侠、幻想修仙与现代修真三大分类。细细看来,我们会发现,其实《佛本是道》三者兼具,而且基本上采取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做法。

《佛本》吸收了古典仙侠的传统文化底蕴,创造出古代背景的“地仙界”,同时抹去了正邪、行侠仗义与爱情元素。前二者被抹去是因为太老套,《诛仙》几乎消耗掉了网络读者们对这类话题的最后一点兴趣。后者被抹去是因为作者梦入神机本人实在不擅长写感情戏,男主角周青与其道侣云霞互动起来极度尴尬,作者自己或许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干脆就在小说中后段避过不写了。

幻想修仙中被借鉴的是实力分级层次与超脱地球的大视野,被抹去的是对西方奇幻世界观套用带来的不协调感。这个问题自“九州”时代就出现了,一直以来隐约存在于这类小说之中。幻想修仙类小说中,常常会给人感觉是在照搬西方奇幻设定,一块大陆,若干种族,若干国家,一段神明创世的历史,只不过一切都用中式词汇来描述而已。而且这个类型下的某些作者似乎对传统文化一知半解,常常会出现把“神仙”拆开,搞出神界、仙界之流不伦不类的设定。在《佛本》中,这些问题自然也被一并抹去。

现代修真的优点是其都市背景容易让读者共鸣,缺点是常常沦为都市异能传奇故事,成为一锅道士、和尚、吸血鬼、超能力者、教廷与巫师的大杂烩。不仅风格混乱,而且力量层次很低,毫无仙气。

《佛本》将都市背景作为开头引入,一来增强读者的亲切感,二来为作者构筑从太古洪荒贯穿到现代的完整世界观打下基石,三来埋下许多后续章节的伏笔。在现代都市的背景下,作者不时将上古封神内幕揭露出一角,随即放下;这种若隐若现、似熟悉、似陌生的感觉确实很吸引人。但不得不说,作者本人在开头受到了现代修真类小说弊病的影响,出现了吸血鬼、教廷等乱入因素,还有很违和的网络语言出现,好在他后面已经尽力修正了。

在此要顺便说一句,网络小说不一定非要写时下流行的网络词语,否则过两年再回头看那些过气词汇,会让读者有种超越春晚的尴尬感。

言归正传,我们可以看出,《佛本是道》里实际上集合了三种旧有修真仙侠类小说的精华,又摒弃了其缺点。但在此之外,依然要记得,《佛本是道》承上启下,它不仅是旧修真仙侠的大总结,还是一部新的开创之作。

说到开创,又有人要说洪荒流了。不错,《佛本是道》成功地将散乱无序的中国神话串联起来,构建出一个完整的体系,以《封神演义》、《西游记》两部神魔小说为主体,以《山海经》、《蜀山剑侠传》和诸多民间传说为点缀。空间上来讲,包括了从三十三天到地仙界再到人间地球的天地人三界。时间上来讲,包括了从混沌未开到末劫来临的漫长时间线索。成分上来讲,包括了道门、佛门、人类、妖族、巫族、阿修罗族、天庭、地府、龙宫等等势力。这一整套几乎包含了中国古代所有重要神话内容的世界观体系设定,被大家称为洪荒体系,由此衍生的小说新流派也被称为洪荒流。

但是仅仅把《佛本》一书的开创之功归结为洪荒流鼻祖,那就太低估其地位了。

首先,《佛本》的洪荒世界观本身就存在一定的瑕疵。这也可以理解,梦入神机将散乱而矛盾的中国神话编成一套完整体系,难免会有顾及不到之处。

譬如书中的大日如来,乃是乌巢禅师所化,同时又出现一位截教毗卢仙入释而成的毗卢那遮佛。但大日如来是意译,梵文音译实际上就是摩诃毗卢遮那佛,摩诃为大,毗卢遮那为日光遍照,佛也可称如来,故称为大日如来。毗卢仙入释,是《封神演义》原有的剧情,梦入神机将其与自己的大日如来设定结合时,就出现了对冲。不知道他将毗卢遮那写为毗卢那遮,究竟是笔误还是为了含糊其事。总之这二位一同出现,颇有些毗沙门天王与托塔天王李靖的微妙感。类似的例子还有佛教的二十四诸天护法与冥河座下的大梵天、湿婆等人并存的冲突,不再多讲。

其次,《佛本》开创的洪荒流只是个昙花一现的小说分支,很快就步入衰落。原因很简单,洪荒世界观贯穿过去与现在,它构建得太过完整了,没有给这个流派的后起小说留下多少空白来填补。比如无限流,只要有主神空间、有任务世界、有兑换奖励等几个元素存在,就可称为一篇无限流小说。但洪荒流不同,从开天辟地到末劫来临,必须要有巫妖大战、三皇五帝、封神量劫、西游之旅等等内容,才算作洪荒流。这实际上就把小说给框死了,少了一个点,读者就觉得不够“洪荒”。

于是,洪荒流小说只得可怜巴巴地拥挤在为数不多的几块《佛本》空白区域,一遍遍地重复着近似的套路,直至烂俗。读者对洪荒流的设定也迅速变得审美疲劳,甚至在晋江上出现了《跟洪荒流算总账》这样的吐槽洪荒烂俗套路之作。仅有寥寥几部小说跳出了这个囹圄,对《佛本》的洪荒流设定大加改造,进而成为该流派的优秀小说,如《封神归真录》(又名神话断章)、《西游往生录》、《兴亡一叹》等。

因此才说,简单地把《佛本是道》一书的开创之功等同于洪荒文鼻祖,其实是低估它了。这本书真正开创的,是一种新的世界观构筑方法,那就是构建以中国古代神话为基础、具有高实力层次(高魔)、包含了从古代到现代的完整历史传承脉络的世界观。

在这种方法里,中国数千年的神话底蕴、近代兴起的仙侠之风、互联网时代出现的实力层次划分被彻底打通、贯穿起来,深深地影响了之后的修真仙侠类小说。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徐公子胜治体系。虽然徐公子的《神游》与梦入神机的《佛本是道》是同一年发表,但是这本书里尚未看出作者有构建前文所述的那种新型世界观的想法。《神游》中很少提及我们熟知的神话人物,也看不出现代修真界与古代神话的传承关系,更没有超脱仙人以上的实力层次。徐公子胜治真正完成这一类型世界观构建,是在他2008年发表的《灵山》一书。而此之前,徐公子胜治与梦入神机曾经起过冲突——可以肯定的是,徐公子胜治确实阅读过梦入神机的作品。因此,说他受到了梦入神机构建世界观方式的影响,应该不算是信口开河。

爱潜水的乌贼的《一世之尊》则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方面的例子。乌贼独辟蹊径,以武功为脉络,以诸天万界为视角,构建出了一个从古至今、具有高实力层次、以中国古代神话为基础的世界观。《佛本》的洪荒流设定化为一个元素,被《一世之尊》更加广阔的世界观包容进去。《佛本是道》从世界观构建方式和世界观内容两方面影响着这部近两年来的大热作品。

还需要指出的是,在2006年,网络上的修真仙侠类小说似乎发展到了一个蜕变的节点:梦入神机写出了《佛本是道》,徐公子胜治写出了《神游》,猫腻写出了《朱雀记》。三人凭借这三本书一举成名。猫腻的《朱雀记》中也出现了试图打通古代神话与现代修真的企图,只不过他构建世界观的能力要稍逊梦入神机一筹,因此并未被后起作者所接受。但我们可以看出来,即便没有《佛本是道》,修真仙侠类小说自身也存在着构建新型世界观的发展趋势,只不过梦入神机用自己的才智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

最后再来提一提《佛本是道》的价值观问题。许多读者认为这本书透露出对暴力与丛林法则的迷恋。这一观点是值得商榷的。一方面,读者们可以看出,《佛本是道》中的确存在大量此类描写,主角周青更是靠着杀伐算计一路成就圣人。另一方面,当主角成圣以后,全书气势一变,似乎随着主角实力的上升而换了一番眼界。有人不喜欢成圣的周青,认为他没有人味。但我认为这里写得好,这种淡漠无人味才是“既是圣,便为圣”,梦入神机最出彩的写人功力反而着落在这里,真正描写出了混元圣人的心态。而在这种心态下,他描写暴力斗争场面就与此前大不一样了。来看最后几章大决战时候的描写:

“四面混乱无比,尽是火焰!岩浆!宝光!人群!大舰!惨叫!鲜血!雷光!轰鸣!天崩地裂,五行元气都杂成一团。”

“盘古幡不停地摇,太极图时隐时现,混沌钟急如丧声。三大灵宝都失去了恬淡的静意,这一量劫所结下的因果,都要了结清了。”

“杀劫,终于冲上了高潮顶峰!”

这片血与火,毁灭末日般地杀劫之中,天道教,阐教两门弟子连同两教主大军,亿万之众,个个如疯虎一般,眼睛之中是一片血红。自鸿蒙开辟,孕育了五十六亿年的最大杀劫终于开始了。这两界关前,无论是山山水水,还是城池人家,丘陵树木连同最深的地底,都被搅成了一片糨糊。无边的煞气都往这边凝聚,随后又散将开来,波及三界。

地仙界中每一处地方,都感觉到颤抖,煞气的弥漫,异常惨烈地气息传进了三界每一个修士的心中。就连那地处最边缘的北芦俱洲最深处的上古妖兽,都被了这无边杀劫气运的波及,混乱起来,相互残杀起来。居住在深处地修士们,也陆续死在了惨烈地争斗中。

有史以来,最为惨烈,最为浩大的决战终于拉开了帷幕。七位混元无极太上教主,以不生不灭,万劫不磨之身,以开天辟地,重演世界的神通做拼命一战。就连上古巫妖大战,也只是上古妖皇东皇太一与巫门十二祖巫之间的地争斗,远远比不得如今。”

这几段描写所透出的情绪,真的是对暴力与丛林法则的迷恋吗?显然不是。这实际上是作者抽身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用冷静的,甚至是嘲讽的、批判的目光再凝视底下的疯狂世界。

周青的成长发迹,是他一路杀伐算计的历程。暴力阴谋、丛林法则是他的倚仗,或者说他是一个丛林法则大环境的胜利者,因为他最能够利用这种法则为自己谋利。因而这部分小说就隐约透出了对这方面的崇拜之意。然而当他跳出这个环境,成为更高维度的圣人时,他从上往下看去,原先的情感色调就变化了,迷恋被居高临下的审视所代替。

我们可以把这视作现实社会的小人物发家史。周青前期的算计杀伐,就像是资本的血腥积累。在这个阶层逐渐固化、规则内上升途径渐渐堵死的社会,小人物想要向上爬,就只能投身于算计和杀伐,用暴力来冲破层层阻碍,他自身的力量是唯一的倚仗。而成圣以后的周青,就是已经成功晋升到社会顶层的高端人士,再转过头来看那些小人物的挣扎,自然是居高临下的,冷漠嘲讽的。

但反过来说,这样的周青还是当初的他吗?在这个晋升成功的道路上,周青是不是已经丢失了自我?是不是已经被成功所异化?或者说,周青他们这些圣人是不是真的超脱出来了?亦或是沦为一种更高层次的傀儡?这所谓的更高层次,在小说中的反应就是天道、因果与命定。来看看小说中周青、老子两位最强圣人吧:

“却说玄都大法师回了宫,老子叹道:‘如今圣人因果了断,你榜上有名,我也守护不得你,你逃脱不得。’原来玄都大法师榜上有名,老子因为鸿均告诫,不得插手弟子争端,是以袒护不得。

说罢,用手一指,收了离地焰光旗,风火蒲团。推了玄都大法师一把,与龙马又回了大阵中,正巧到了九凤前面。九凤大喜,阿鼻剑出,一剑斩去,连同龙马,玄都大法师都斩死。真灵朝封神台去了。”

“张自然道:‘还缺敖鸾一人。’

龙女听后,面望周青,周青终究奈何不得。

两人对望了一眼,敖鸾大叫道:‘我便去了。’说便横剑自死,一缕芳魂朝封神台去了。

周青知道,再也见不到当年那个手提神剑,英姿飒爽地少女了。就算能见,也是五十六亿年后的事情了。”

即便是两位实力最强的圣人,面对天数也无可奈何。一路杀伐算计也好,证道成圣也好,在更加强大的天命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小说中的无力实际上是现实社会中焦虑情绪的映射,为了反抗而依靠暴力,最后爬上顶峰却已丢失自我、身不由己,不论地位高低,成功与否,在整个社会中,都不得超脱,归于一声无奈的叹息。

转载PS:这篇书评对《佛本是道》的评价很高啊,我应该就是文中提到的把《佛本是道》看成洪荒流鼻祖低估了这书地位的读者啦~

—相关小说阅读—

梦入神机《佛本是道》小说封面

梦入神机《佛本是道》小说封面

书名:佛本是道
作者:梦入神机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天道无常,天道无情,包容万物,游离其外。无善无恶,无是无非,无恩无怨,无喜无悲。仙道是道,魔道是道,妖道是道,佛本是道。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三清。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