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络文学本科班:“学院派”网文的兴起?

来自网络新闻,近日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络文学本科班招生引起关注,这是该专业第四年招生,算起来该校第一批网文专业的学生应该也即将走入社会。那么问题来了:

——学院派网文作家和野蛮生长的民间写手,会是哪家强?

草根一直是网络文学的标签。有账号谁都是作者,“全民写作”的低门槛涌入了四五百万创作者、3亿读者,年市场产值已破5000亿元。在这样蒸蒸日上的市场气候下,大众对网络文学套路化、小白化的认知却愈渐固化,如何提高网络文学质量或是业内当务之急。

近日,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完成了第四年网络文学本科班的招生,两轮面试加一轮笔试,从3000余位考生中录取30人。网络文学作家原本来自各行各业社会各层,高等院校此番为网文开课,似把网文降低的写作门槛又提高上去了,如此培养出的写作者起点会比“野生”写手高吗?这些“学院派”网文能被普通读者接受么?他们能为网络文学引入清流吗?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考生在场外查看考试时间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考生在场外查看考试时间

带着以上问题,记者来到校园,在学院派网文作家的“入海口”寻求答案。

应届考生:我要写个烧脑大作

2014年,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在广播电视编导专业下开设了网络文学方向,史无前例地让写“娱乐性质”的网文还能拿上本科文凭。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文专业招生考试规程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文专业招生考试规程

图片说明:
(一)初试:即兴故事创作
(二)复试:热点话题评述
(三)三试:笔试散文写作与故事写作

来自青岛的小米这次报考了网文班,他初中起开始看网文,同学中大部分也都读过些。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次考试唤起了他告别三年的网文创作梦。小米说自己想写两种小说,一种是异世界穿越型的,像《斗破苍穹》,另一种是日本漫画式的校园玄幻,有战斗元素。

“这会是一个烧脑的大题材,如果能创作出来,我想投到国外去。”小米对未来的网文作者身份这样畅想。

2月22日小米进入了网文班的复试面试,这轮考的是口头表达、逻辑思维能力,以及对文学创作的兴趣与阅读基础。最终的笔试要求考生们当场完成一篇散文(800字左右)、一篇故事写作(1200字左右)。成功录取后,这些学生们主要的专业课程有:创意与写作、网络文学概论、小说与故事创作、网络文学策划。

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网络文学方向教师丁烨已经连续四年担任面试考官,在她看来,几年间学生报考该方向的目标性越来越强烈,大多数考生有大量网文阅读的基础甚至创作经验。她认为,招收重要标准是考生文学创作的意愿与文字基本功。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络文学方向教师:丁烨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络文学方向教师:丁烨

丁烨介绍,网文班的学习内容主要为三部分:传统中文系的理论课程、网络文学创作课程、新媒体(出版)课程,相对普通中文系的教学而言更偏重实践。学生们在校前两年学习的是文学创作的理论课,大三开始有创作的任务,每学期要出一定量的作品,期末将以此作为学业评分的参考。目前,已有三位大三、两位大二学生与网文网站签约了。

在丁烨看来,“学院派”网文作家与“野生”写手并无优劣之分,高校教育提供的是一种更易进入网文行业的可能性,尝试能否通过教学体系将网文作家的“诞生”变得有序、稳定。

“网络文学是从野蛮生长而来,在对比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时,双方可能都互不理解。我们希望通过高校这个枢纽将传统文学的优势与网络文学的迅猛发展融合起来,将中国的文学创作在新的媒介上焕发生机。”丁烨说。

专业老师:网文作家不是唯一的出路

网文班自2014年开班,第一届的学生已经大三,如何验收学业成果呢?

丁烨解答,当网文作家不是唯一的出路。“我们支持学生在网上写,但不做硬性规定,毕竟作家是无法‘生产’的。关于学生实习,我们会与企业联系提供一些网文编辑的实习岗位,毕业后如果学生觉得自己不适合创作,那他可以去做网文编辑,我们是广编专业下的方向,他们还能专做剧本的创作。”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文专业发布学生作品的“文策军团”微信公众号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网文专业发布学生作品的“文策军团”微信公众号

丁烨告诉记者,该方向对验收学生作业方式还很有创意,他们开了一个叫“文策军团”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学生的作品。这个公众号所发的学生“网文”与大路的网文风格不同,多为古文、古诗的扩写与改编,并配有老师的评析。记者注意到,该号的介绍是:“编、写、拍、演、剪,我们无所不能”,这也许代言了教学的目标不局限于“网文作家”,而是一个兼容多工种的“IP制造者”。

大三的马宇婷是网文班的第一届学生,她说在几年专业学习中认知到一点,网文创作的真实状态远比自己当读者时预想的辛苦很多。去年她写了十几万字的小说,但实际上职业的网文作者要达到日更数千字的频率,目前她作为学生正在以每日千字要求自己,一边学习一边尝试靠近那样的创作状态。

马宇婷告诉记者,自己碰到过一些编辑看不起网络小说作者,她希望有一天大众不再普遍认为网文流于俗套,而只将它视为一种能方便快捷带给人们休闲娱乐与想象力的文学艺术。

马宇婷就学期间已经完成些校园题以及童话题材作品,主要在微博还有网文网站发表,但目前正在准备的是通过传统出版社发表自己的处女作。事实上,与她一样虽然就读网文班,但目标是“作家”而非定焦于“网文作家”的学生很多,记者随机问了几个学生,大多意愿文学乃至剧本创作,网文?他们貌似没有代表学院派征缴领土的野心。

陈村:真正的“学院派网文”不可能出现

作家、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今年当了网文班的考官,在他看来这些来报读的考生们与普通的应届生区别不大。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生,她面试时用手机展示了自己已写的50章古代宫廷小说。

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

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

陈村认为真正的“学院派网文”不可能出现,“没有一个机构能够保证生产得出合格的作家,而文学更是不可测的,网文尤其是。虽然网文已经很商业化了,但读者参与度极高,往往是由一部作品带动一股风气。比方说,忽然《鬼吹灯》红了,带动了盗墓流,忽然《甄嬛传》红了,引发了宫斗热,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出现一部爆款,而这个是学院没有办法保证的。”

但陈村认为,如今的网文班还是值得做的,“网文班其实就跟普通的写作班一样,能保证学生在学习上获得更系统的知识,此外还有两点比较现实,相对那些独自写、‘野生’的网文作家,这些学生在社会关系上有组织,无论是作家、编辑或者编剧,就业几率都更大了。”

陈村建议,大众、业界应该对网文班的实际效应静观其变,不应过早地判断其“有无效”,至少这样的尝试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他以1985年上海市作协办的“青创会”为例,那被誉为一次“文学实验”,让当时的工人金宇澄、邮递员孙甘露有机会得到系统的文学培养。青创会虽然只开班了两届,却诞生了孙甘露、金宇澄、阮海彪、黄惟群、陈小莹等文化名人。

高等教学体系引入网络文学,也许不仅是是商业向学界的一次试探,也是平台向高校的一种求助。网络文学从论坛网友自娱自乐演变到今天庞大的商业模式不易,但已经飞升的网文业结构、能耗不同往日,若过度依靠原先的基础创作者定会造成营养不良。随着市场的扩张,新鲜创作力的涌入以及作品的累积,网文供不应求的时代或将终结。

转载PS:最后这说法不太同意,现在写网文的还是挺多,应该不存在什么供不应求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