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钦评《第一仙师》:跳出三界外,仍在红尘中

《第一仙师》是发表于晋江文学城的架空历史仙侠小说,作者妖月空,目前该书已完本。

妖月空《第一仙师》小说封面

妖月空《第一仙师》小说封面

书名:第一仙师
作者:妖月空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烂好人容玄身为没落的容族仅存的族人,上一世蒙冤受尽折磨,下场凄惨至极。一朝重回青年时,他心性大变冷酷无情,收上一世挚友为徒,言传身教……
崛起于阡陌,重登仙途,终成第一仙师。
——自古严师出高徒
师父做人潇洒,护短,闲不住
每当烂好人徒弟死不悔改,甩手就是几鞭子~
叶天阳关切道:师父怎么教训我都行,手疼不疼?

以下是来自楚钦的对《第一仙师》这本小说的书评:

——《第一仙师》文评:跳出三界外,仍在红尘中

近两年随着网络文学的逐步电视电影化,如《诛仙·青云志》、《择天记》、《从前有座灵剑山》等仙侠小说开始以更加多样化的形式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仙侠小说也由此形成了一股新的创作热潮。在这个快速阅读的时代,读者的兴趣几乎稍纵即逝,如何在大同小异的修真模式中寻找新的切入点,牢牢吸引住读者的眼球,对每个作者来说都极富挑战性。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第一仙师》的作者妖月空则选择另辟蹊径,以人性善恶之争入仙侠修真之道。

《第一仙师》是一部修仙小说,但它也不只是一部简单的修仙小说。正如大部分人所想象的那样,仙者总是以超然世外、博施济众的形象出现,这几乎是关于仙人的最传统、最正面的定义。我们所钦慕的卓然不群、潇洒不羁,也是根源与我们对这样一个固定形象的认可和信赖。因为有所欲求所以创造幻想,相信幻想,这是从古代神仙小说到现代东方玄幻一直依循的受众心理。这也是为什么,修真会有正道仙途和邪魔外道之分,只有举起一个,再打破一个,才能体现一方的价值。然而我们的内心真的相信这所谓的正途和希望么?《第一仙师》所展现的正是这种怀疑。

修仙即是修道。何为道?何为正道?《第一仙师》的开篇并没有首先去勾勒这个修真世界的整体轮廓,而是以一场背叛开局。一个人的绝望,一个人的怀疑,到一个人的重生。这不单单是本书的线索,作者在开篇就隐隐表现了对仙道的怀疑。容玄与人为善,以真心对人,为何遭遇背叛被练魂三千年不得解脱?为何所谓修仙者没有对这样一个无辜之人表露恻隐之心?作者开始没有铺设整个修真世界的架构,没有划分正邪,就是因为这个故事试图书写的并不是一个人的重生逆袭,而是一个仍在红尘之中修真界,这里没有仙者只有人心。

绝望和希望只差一线,绝望却比希望更能让人脱胎换骨,对于容玄这个人物,我只想用这样一句话形容。容玄的重生和改变,可能暗含着他对自己曾经“滥好人”身份的痛恨,所以他才会以极端的方式对同样是“滥好人”叶天阳进行强行矫正。我想这并不是因为他内心仇恨或是怯懦在作祟,而是源于一种看破。现实中我们会认同人是不能完全将自己和过去割裂开来的,但是容玄身上却有一种决绝和狠厉,所以他的新生和他的过去截然相反。正因为看破,所以不信。这样一个人自己甘愿去做人群里的异类,不是因为他不在乎,而是他不需要。这使得他身上反而有一种肆意洒脱。容玄从不掩饰自己的冷漠和无情,他看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皆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于是便区分出三六九等,上等人掌握下等人的生死,而下等人之间又相互倾轧。这就是修真界,这就是修仙者的真面目。而容玄不他是圣人,却也不伪装自己是圣人。

容玄并不是完全心如玄铁的,他内心依然希求一份真正的信任和依赖。他允许了叶天阳的靠近,并为了叶天阳一再打破自己的原则。的确,叶天阳能够让容玄心软,但这并不意味着叶天阳就是他的软肋了。虽然开始叶天阳看起来的确过于圣母,但他不是个拎不清的人。他有他自己的坚持,所以他并没有像容玄要求的那样改变自己。容玄之所以能够斩断前尘,因为容玄是容玄。而叶天阳选择成为叶天阳。他和容玄不同,“有的人品性崇高,坦坦荡荡,故以天赋惊世,天生暗含大道,能以人格服人。”这是属于叶天阳的“道”。修仙即是炼心,容玄堪破的是对仙道的不破不立,而叶天阳悟到的则是对人心的潜移默化。“仁者安仁,智者利仁”这正是叶天阳的高明之处。他天生侠义心肠,为善不抱任何目的。谁不喜欢不抱任何目的的好,容玄也喜欢。所以他恼恨的不是叶天阳的赤子情怀,而是他不抱任何目的的善,给了别人伤害他的权利。归根究底,容玄希望的叶天阳能洞察人心。叶天阳做到了,但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坚持,所以他们才能相互妥协。

节选:

叶天阳险些冤死却反过来劝师父手下留情,让五行峰众长老汗颜:“天阳赤子之心,我等自愧不如,还望容玄道友不要责备他。”
徒弟不计前嫌,依然站在五行峰的那边,不惜让师父住手,依容玄护短的性子,估计想把徒弟杀了的心都有了。众人心情复杂,愤怒与不满一下子少了许多。
五行峰主愕然,最后眯了下眼睛:“无论这些人是死是活,叶天阳同样还是我五行峰弟子。天阳意志不清或许不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本峰主一言既出,这些人的性命任小友处置。”
容玄神情复杂,眼里杀气渗人。
跪地求饶的古族弟子打了个寒战,整颗心提到嗓子眼。
“师父啊……”叶天阳嗓音微弱,骨肉狰狞的手握住容玄的长袖,在白衣上留下几个血指印。
如果说叶天阳先前那句话还没让他们回神,这一声却是让几位古族弟子红了眼眶。
没有人打从娘胎里生下来就是铁石心肠,或许目中无人或许蛮不讲理,但对死亡的恐惧是埋在骨子里的,谁都有藏在内心深处的那根软肋。叶天阳这一拳却是狠狠打进他们心底里,有女弟子甚至极低地哭出声来。
容玄闭眸,叹了口气:“算了,放了他们。”
“到现在不想滥杀无辜,没出息的东西!”容玄冷声训斥着,却还是抱紧了徒弟,转身向外走去。

“善道倾覆,行恶者依旧猖獗,何谓善恶?何谓对错?”《第一仙师》整篇小说围绕善与恶、争与不争展开。这不仅是容玄和他的对手们之间的交锋,也是容玄和他的弟子叶天阳之间的追逐。如果容玄的“道”是释放,那么叶天阳的“道”则是克制。两个人明明是两个极端,彼此的命运却相互交织。至于两人的故事只能读者自己到书中去发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