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惑之蛇评《上品寒士》:东晋穿越第一文,世上已无陈操之

既然刚才那篇博文提到了贼道三痴(→贼道三痴:无力掌控生命的长度,但他至少掌握了生命的宽度。),那就推荐一下他的作品吧。以下是来自知书ID荧惑之蛇对贼道三痴所著网络小说《上品寒士》的书评。

——评《上品寒士》:世上已无陈操之

这是一个奇妙的时代,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狂放、任性、自我和逍遥的老庄主义第一次,甚至是惟一一次在国家意识形态和社会共识中取代了严谨的、追求规则、秩序、名正言顺的儒学。在这个时代中,自我价值与自我意识得到了最大的张扬,实现自我价值的重要性第一次高过了个人的社会价值,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让位于东山高卧的隐逸之志。而在日常的生活行为中,名士们也抛却了儒家学说仪式化、繁复的行为外壳,以直指人心的,甚至是怪诞的表达方式展现人的真实情感,是这个时代在思想文化和个人行为上有别于其他的最为显著的特征。

这也是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时代,在这之前,是豪气干云,“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大汉,之后,则是威震四海、文武鼎盛的大唐王朝,但在这两个强盛的大一统王朝之间的这个时代,更多留给人的印象,是支离破碎的历史,纷繁复杂的王朝,是痛苦屈辱的民族矛盾,是怪诞的行为举止,是懦弱的君王,是苟且的臣工,在谈起他时候,人们总是以一种戏谑的、带着藐视的口吻,将之视为历史上的黑暗时代。在史书的记录上,则更多的是五胡乱华,永嘉南渡,是清谈误国、是礼崩乐坏,这个时代似乎只是连接两个辉煌时代的桥梁,一个时常一笔带过不值一提的过往,总是被人认为是反面教材,甚至是往往被人忽略的时代。

但这个时代也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也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另一个侧面。在董仲舒献上天人三策确立了儒家独尊的地位后,经过两汉四百年的时间,在意识形态上和文化上,“礼”已经浸入了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也成为了共通价值规范和行为,从日常的起居坐卧,会面致意到婚丧嫁娶、朝堂进退,乃至于基于乡党评价而进行的国家人才选拔,都是依据于儒家的道德文化标准而进行的,在这其中有着舍身取义、立身持正的慷慨壮烈,有着百折不挠、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持;但也有虚伪矫饰、刻意追求名声而故作惊人之举的矫情藻饰,而随着中央集权王朝的崩溃,特别是汉末时期的清议潮流和随之而来的党锢之祸,加之汉魏之间战乱频仍,政治斗争惨烈,面对“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巨变,当时的名士,开始在思想上抛弃了以追求政治理想为宗旨的儒家思想,转向于更多的关心自我的道家思想和佛教思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时代,伴随着政治上皇权衰落,士族专政的现象,在文化上,既春秋战国之后的又一个思想的解放和自由发展的时代也随之降临。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思想文化一直都与政治变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一体两面的共生体。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为的就是能够说服君主,施行自家的学术主张,无论是标榜清静无为的黄老之学,还是一直周游列国的孔门师徒,不管是明鬼节用、兼爱非攻的墨家子弟,还是严刑峻法的法家诸子,从本质上而言,都是服务于专制君王的思想主张,是适应于当时战乱频仍的时代特点而诞生的。之后的秦汉时代,儒家学说之所以能够取得“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显赫地位,也离不开王朝当权者的鼎力支持。同时,儒学也为王朝统治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思想支撑,如同在西汉末年的王莽时期,我们就可以明显看到,儒学已然成为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认同的思想准则,普通的百姓要遵守,当官的老爷要遵守,皇帝也要遵守,即使是后来被定为谋朝篡位、窃国大盗的王莽,他的发迹也是因为其在当时人眼中是遵守儒家教诲的模范榜样,才能在后来获得几乎是全天下人的一致支持,逐步取代西汉王朝的。

而与魏晋时代的老庄玄学相伴随的,则是门阀士族。应该说,士族这一政治力量一直与中华文明相始终,士族的雏形,可以追溯到早期部落氏族社会,我们常说的“姓氏”中的“氏”,就是来源于部落时代,用以团结区分的存在。这个力量一直在政治生活中发挥着不容小觑的力量,在尧舜禹时代,禅让制的记载中,就有接受禅让的候选人必须获得名为“四渎”的首领们的认可,而这些首领,则是自身所在的氏族的意见领袖与代表。而在分封的夏商周时代,氏族力量则更是分封时的重要依据,我们完全可以从春秋时代各个诸侯国对于自身的来历和祭祀中一窥端倪,例如征战不休的秦赵两国,都承认自己是“一祖同宗”,源流来自舜时代的“大费”,秦为大费子孙飞廉长子恶来之后,赵为飞廉的小儿子季胜之后,而在同时期的表述中,“家国天下”其中的“家”就是指分封制下的大夫,是对于家族的指称。而在西汉,本来在地方上受到酷吏和迁陵政策压制的土豪阶层,随着儒学的兴盛,提倡“亲亲”的社会伦理关系,他们不但不再受到政府的压制,也没有了拆分之虞,更堂而皇之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社会政治资源,乃至于与儒学相结合,成为世家大族。这时的世家大族,已经有了后来东汉、魏晋、隋唐时代的门阀士族的基本特征,即:在文化面貌上,以家传或者明晰的传授谱系下读经,甚至于有“家法读经”的现象,主要是儒学传家,在魏晋之际则开始分化,一般留在在北方的旧族大姓,坚持儒学;而随着晋室南迁的一般是被称为“新出门户”的士族,基本完成了“由儒入玄”过程,以老庄玄学为文化特征。在经济上,这时的世家大族是以大庄园大地主经济为特征,尤其在皇权式微的东晋,无论是南来士族还是江东土著,甚至是道教佛教等宗教势力,几乎瓜分了当时江南地区的土地经济。这时的门阀士族是自身势力的顶峰,并凭借自身的舆论、经济、军事力量凌驾于王权之上,深刻的影响了其后几百年的中国历史,直至中唐时代其对政治的影响才渐渐消退。

世家大族对于政治文化经济的影响在西汉时代已经初露端倪,在《史记·酷吏列传》中,我们常常可以见到“济南氏宗人三百余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于是景帝乃拜都为济南太守。至则族灭氏首恶,余皆股栗。”“迁为河内都尉。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河内道不拾遗。”的记载,这时的土豪大族,影响力只限于地方,还没有具有文化修养和对于政治的影响,但是随着儒学正统地位的确立和传播,到了东汉开国之际,就已经有了“南阳二十八宿”这样以家族血缘维系,具有政治军事力量的地方势力。东汉时期儒学进一步发展,配合国家人才选拔的察举制,在东汉后期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军事文化经济等多方位相结合的力量。我们可以看到,在文化上,儒学达到了自身的顶峰,无论是之前还是之后,儒学及其基于此的行为规范再也没有如此细致深刻的影响社会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随之而来的“清议”之类的政治评论,“月旦评”此类的人物评论,凸显了士族已经逐步掌握了舆论,并通过舆论影响官员选拔和政策走向。在经济上,世家大族开始了大庄园式的经济体系,占山、占地、甚至占郡县为自己的庄园范围。而在军事上,则是兵权的掌握,我们熟悉的三国袁绍、东晋时期的琅琊王氏的王敦,龙亢的桓温,主持肥水之战的陈郡谢氏,都是士族掌兵的例证。

当时的社会历史变化也为士族的崛起提供了难得的机会。统治达四百余年的大一统中央集权的汉王朝土崩瓦解,缺失了这一压制力量和向心力后,士族开始竞逐最高权力,西晋的建立就是这一竞逐的最终结果,但是五胡乱华和永嘉南渡的发生,特别是东晋王朝本身的法统薄弱,又是依托士族力量才立足江东,所以在一开始,就是“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不过是由于多家士族之间的牵制才得以勉强平衡,最终形成了我们熟悉的门阀士族政治。

同理,政治上的变化同样会反映到思想文化领域。儒家思想一直以来服务于大一统王朝的政治需要,面对魏晋时期的政治变化,儒家思想已然不堪使用,而且名士群体的崛起,因为政治动荡而多受波及,所以也不在热心于修齐治平的传统儒家学说,更多地转向于关注自我,同时,随着佛教的传入和本土化,以及杂糅了黄老思想,神仙方术,阴阳五行等多种学说的道教也发展成熟,为思想界注入了一股活水,也给予了代表思想文化界风向的名士们以更多的选择。

佛教并非我国本土宗教,其传入的确切时间今已不可确考。但具体说来至少在东汉时期中土士人已知道佛教的存在。据袁宏所记:“浮屠者,佛也,西域天竺有佛道焉。佛者,汉言觉。其教以修慈心为主,不杀生,专务清静。其精者号沙门。沙门者,汉言息心也。盖息意去欲,而欲归于无为也。又以人死精神不灭,随复受形,生时所行善恶,皆有报应,所贵行善修道,以炼精神而不已,以至为而得为佛也。”

而在张衡所写的《西京赋》中,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如“眳藐流眄,一顾倾城;展季桑门,谁能不营?”“怪兽陆梁,大雀踆踆。白象行孕,垂鼻辚囷。海鳞变而成龙,状蜿蜿以蝹蝹。含[舍]利颬颬,化为仙车。骊驾四鹿,芝盖九葩。蟾蜍与龟,水人弄蛇。奇幻倏忽,易貌分形。吞刀吐火,云雾杳冥。画地成川,流渭通泾。”等一系列就有明显的佛教色彩的描述。

从这些资料中可以看出佛教本身是以宗教的形式传入我国,故而在开始时期并没有人注意到其中的哲学思想与内涵,也就更谈不上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了。当时的佛教信徒不多,特别是具有较高知识文化修养的信徒的稀少,直接导致了佛教在传播,翻译,阐释上的不足,而立足于底层,以普度“众生”为指导思想,又使得佛教思想难以得到上层权利的支持,这时的人们对于佛教的认识,大都集中于佛教故事,印度特色的杂技,表演,奇特的生物,而对于佛教自身更为重要的哲学思想和内涵都不甚了解,就更不要说就此引申出来的艺术文化特色了,这都使得佛教思想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没有得到广泛接受与传播。

佛教的广泛传播与发展主要是源于东汉末年的乱世。宗教的早期发展必然需要有一个庞大的潜在受众群体,而东汉末年,因为战乱,饥荒而形成的流民则成为了最好的宗教传播对象,而在不断地传播中,上层的知识分子的加入并对佛教的改进,使得中国佛教逐渐在人物形象,戒律,译名,乃至于教义上都不断地本土化,而在这个过程中,佛教也开始逐渐与其他本土哲学,宗教思想开始融合。

而到了东晋时期,玄学与佛学开始合流,当时在佛教界流传最广,研究最为深入的般若“性空”学说与玄学中的“贵无”思想相结合,佛学依托这一点完成了佛玄合流,同时,在道安大师,慧远大师的努力下,佛教也开始在其他各方面开始本土化,佛教在这个时候确立了依国主而立的原则,使得佛教由原来的底层“众生”为本位向以国家为本位的学说转化,在承担起了对社会的教化职责后,佛教的政治色彩开始强化,同时开始在上层知识分子与当时的世家大族中传播。而译名,戒律,译文翻译,教义的整合、规范与本土化,更是为后世佛教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道教的初创时期,当推在东汉明帝时代,较为可靠。以后历汉末、三国、魏、晋各朝,随时均有发展。直至北魏时代,才为正式定型的时期。

早期的道教是由战国时期的神仙方术,阴阳五行与道家思想相结合而形成的,在道教的形成过程中受到多方面的影响,道教的思想核心是阴阳五行学说,而宗教背景则来源于神话传说故事,而在道教的仪式,神仙体系,神话背景中都有着佛教的影响。道教的大规模发展与佛教一样,都得益于汉末的动乱,但是军阀混战,地区之间的联系割裂,也造成了道教内容驳杂,组织分散,教义,戒律歧义众多,最终严重影响了道教的发展。

曹魏时,太平道已随黄巾起义被镇压而衰微,原崛起于四川汉中的五斗米道随篆师张鲁之归顺曹操与移民北迁,到达曹魏本土,即现在的河南、河北一带。随着曹魏势力的日益膨胀和在北方地位的稳固,五斗米道也同时开始在上层广为传播,五斗米道最后转化为天师道,成为北方道教领袖,许多世家大族因而世代信奉道教,如以书圣王羲之为代表的琅琊王家,山水诗派的鼻祖谢灵运代表的谢家等,都是世代奉道,而作为大艺术家,大文学家的他们,在文学创作中,必然会受到道教思想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最后成为中华文化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而也被后世所继承。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知,这个时代远比我们在史书上所知的刻板印象要复杂许多,这是一个即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之后的又一个思想文化的大解放,大发展的时期。也是一个在政治体制运作上与其他时代截然不同的时期,更是一个社会关系复杂,民族矛盾、阶层矛盾、宗教矛盾尖锐的时代,也是一个优雅风流,文化昌盛,人们有着极强审美意识的时代,现在,我们则可以从三痴的这本书中,一窥当时的风采。

而作者三痴则几近完美的描绘出了这个时代的独特风情,给所有读者营造了一个不同于其他时代的魏晋风度。在本书中,我们真实的走进了那个与众不同的时代。这是一个对人的审美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的时代,直到今日,我们常说的貌似潘安,看杀卫介,玉树临风,鹤立鸡群……都是出自这个时代;这也是一个对于才华无比崇拜的时代,无论是文学史上大名鼎鼎的“建安七子”,还是思想史上浓墨重彩的“竹林七贤”都是当时人们的崇拜对象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至于王羲之的字,顾恺之的画,那更是让帝王都趋之若鹜,甚至不惜以坑蒙拐骗的手段也要一睹风采的稀世珍品;这也是一个动荡的时代,短暂的西晋王朝之后,是纷乱的五胡乱华与五代十国,即使是偏安一隅的东晋,也经历着门阀士族执掌国政的独特政治形态;这个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闻鸡起舞的祖逖,志在兴复的陶侃,一时英杰的王敦,权倾一时的桓温,以及那终结东晋,收复长安的刘裕刘寄奴,可以说,这也是一个精彩纷呈的时代。

在三痴的描写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个时代的风韵。这是一个在各个方面都浸润着优雅与风度的时代,无论是对坐谈玄时候的言谈举止,还是泛舟江上,萍水相逢时的吹箫致意,亦或是陆葳蕤的纯真温柔,还是谢道韫的不凡才情,都使人如同身临其境,特别是数场谈玄较量,更是有仿若置身于当时的场景之中的紧张刺激感,虽然道长谦称自己摘录了《管锥编》,但是要看懂《管锥编》,还要恰到好处地引用,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于《诗经》、《楚辞》、《论语》、《尚书》等各类典籍,道长更是信手拈来,读来毫无一丝矫揉造作之感。而除此之外的人物形象与事迹,也多取材于《世说新语》《晋书》等,并且认真严谨的考据了包括称呼在内的一系列细节,可以看出,三痴在写作中可谓是力求精细,务求完美。

作者选择切入的时代也是东晋史上的一段奇妙的时期。这是一个安稳的时代,桓温掌权之后,东晋出现了较长时期的内部平静期,没有了像之前王敦两次进攻建康之类的大规模武装内讧;对外,北方大乱,桓温数次出击,虽然受到各种因素的桎梏,只有伐蜀以尽全功,其他的纷纷半途而废,但毕竟提振了士气,而后的也有一系列精彩的军事行动。所以在这个时代里,三痴所塑造的主角陈操之,可以尽情的展现自身的才华,也有了提升自己和家族的社会地位的机会,更可以随着历史的进程,让我们读者跟随他的视角,了解那个不同寻常的魏晋风流。

陈操之的一生可以说是一种理想化的化身,一个时代的缩影。东晋时代士庶分明,“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在这本小说里,曾经是士族家庭的寒门少年陈操之的奋斗,将寒门仕进无望的无力感表现得淋漓尽致,以陈操之的才情相貌,加之穿越者的先知先觉,钱唐陈氏重列士族、陈操之娶得陆葳蕤也花了足足五年有余,可见寒门仕进,难如登天。但是在他的身上,我看到的是像嵇康一样的阳刚美,“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这句话套用在陈操之身上也颇为贴切;在政治上,他则像是谢安,有坚持,有变通,能够保持本心,因势利导,而在另一方面,他也像刘裕,军事上才华不凡,对于竞争者巧妙应对,这一切总结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但是散布于全书之中,却丝毫不显突兀,顺理成章,更使人不时怕案而起,为主角的言行惊叹不已。

道长对于女性角色的描写,也是一绝。作为双女主的花痴陆葳蕤,咏絮谢道韫,虽然很多人都对于双收有意见,但不可否认,作者塑造的这两位完全不同的佳人的确让人难以割舍。谢道韫可以说是才堪相配,不论是谈玄论道时候的互相辩难,还是后来在陈操之身边出谋划策,她是陈操之在事业上的知己,学识上的良友。而陆葳蕤则是另一种,她是陈操之背后的支撑,她不像是谢道韫一样的可以男装求学,抛头露面辩难玄理,但却可以默默地将一个家庭中的琐事静静的处理好,给予陈操之一个可以放下一切的港湾,包容他的苦闷、抚慰他的心灵,只能说,陈操之能得此一双壁人,可谓三生之幸。至于其他的女性角色,也都是让人难以忘怀,母氏劬劳的陈母李氏,长嫂如母的丁幼薇,温柔体贴的小婵,恬静而不失机灵的陈润儿,爱憎分明的慕容钦忱,心机深沉的李静姝,憨直不失可爱的司马道福,这些角色也是本书中重要枝干,撑起了一片华美的魏晋百态。

而其他的配角,也都有着令人过目不忘的深刻印象。不管是高迈的桓温,还是隐逸的谢安,还有那郗嘉宾,范武子,孔汪以及站在对立面的苻坚、王猛君臣,慕容恪、慕容垂兄弟,乃至于像是杜天师,孙恩、卢循之流的丑角,也表现的活灵活现,可笑可悲可恨可叹,不得不说,作者在人物的塑造上,可以说是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这书可以说是在网文界的“东晋穿越第一文”。三痴本身是一位实体书作家,后来投身网文,兼具了实体作家的严谨细致、文笔优美和网文作者受众广泛,连载吸引力强的长处,而在《上品寒士》之后的《雅骚》,更是其大成之作,优美华丽风格,精彩绝伦的故事,将三痴的特点与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应该说,能够看到三痴不断进步,假以时日的话,三痴甚至成为实体时代转向网文时代成功的标杆,可惜天不假年,只有空余数篇经典,不得不扼腕长叹。

—相关小说阅读—

贼道三痴《上品寒士》小说封面

贼道三痴《上品寒士》小说封面

书名:上品寒士
作者:贼道三痴
→点击阅读

小说简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现代资深驴友穿越到东晋年间,寄魂于寒门少年陈操之,面临族中田产将被侵夺、贤慧的寡嫂被逼改嫁的困难局面,陈操之如何突破门第的偏见,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维护自己和族人的利益?
且看寒门少年在九品官人法的森严等级中步步攀升,与顾恺之为友,娶谢道韫为妻,金戈铁马,北伐建功,成就穿越东晋第一书。

转载PS:其实我看这本的时候不太关注时代背景这些东西,就是觉得这书好看,强烈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