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下网络写手现状:生活终因网络写作而改变

来自网络原题“3个‘IP人’的日常:生活终因网络写作而改”,讲述业界网络小说IP改编影视大火的现在,网络写手们的日常生活状态、择业态度转变。

——3个“IP人”的日常:生活终因网络写作而改变

写作

写作

聚焦2016年文化消费市场,IP( 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是当仁不让的热点。纵观全年,在 IP 的上游,各大视频网站的超级网剧位置几乎全数留给了网络文学的经典作品:爱奇艺的 《盗墓笔记》、腾讯视频的 《鬼吹灯》、优酷土豆的 《微微一笑很倾城》 ……无论网剧水准如何,但只要 IP 一出,再加些颜值经济,必属热度保障。

大神级IP在终端消费市场的“强牛市”,反过来也对处于“末端神经”的网络写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15年网文发展,现下的网络写手市场如何? 写手们的日常生活状态、择业态度又会发生怎样的转变?

记者试图通过三个不同的主人公,看看他们终因网络写作而改变的生活。

二目

二目

二目:工作与写作不能完全割裂
状态:大神级头部写手,兼职,12年写作经历

在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刚刚公布的“2016年网络文学十二天王榜单”中,网络文学写手二目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作为奇幻人气王,他是极少数的兼职写手,而且本职工作与写作风马牛不相及,是一个工程师。

在头部大神级的写手中,兼职已很难见。因为头部写手往往靠着写作和多渠道版权授权已经可以保证百万级别以上的收入,这比普通白领高多了,足以保证良好的生活质量。当然,现在的网络写手市场竞争激烈,需要足够的时间保证极高的更新频率和更新速度,否则很快会被市场刷下去。

这与10年前几乎是一种相反的状态。那时候,众多文学网站的年度TOP榜单上,大学生写手、兼职写手才是主流———言情小天后明晓溪还在武汉大学读硕士,郭敬明的几部成名作也是在大学宿舍里码出来的。

二目算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他在晋江文学城的最早一篇小说始于2005年,算起来已是有着12年写作经验的老手了,最初的小说都比较短,十万字都算是长的。而现在,他的最新一篇小说《放开那个女巫》已经更新到120万字,符合新时代IP“越长越好”的特征。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原有的工作。

二目并不排斥工程师与写手的双重身份,他反而觉得,工作的内容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反而有助于想象和写作:“写作世界虽然和现实截然不同,却也不是完全割离的———它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通过一些光怪陆离的手段映射出新世界,这样才能在匪夷所思的映像中建立起新世界的真实感,完全割离的话只能如同镜花水月。”

面对新时代网文世界的激烈竞争,二目坦言,确实需要平衡工作与写作。“如果不是工程处于较为轻松的收尾阶段,我也没办法顺利进行写作。”他认为自己是个技术宅男,一般都会利用工作之余构思细纲,回家后再进行写作。

受到IP热的影响,处于“神经末梢”的网络写手,也感受得到自上而下蔓延的热度。过去,二目也出过书,他的小说《太守伏狐记》在完结前,同步进入出版纸质书的流程,这已经属于非常好的衍生品了。而如今,出书不过是其次,更多的授权渠道都在向大神写手同步招手。

“《放开那个女巫》现在还没有完结,游戏、动漫和影视等项目都在洽谈中。”二目告诉记者,他和阅文集团达成了共识,希望将这部作品的IP往精品化方向进行制作,“这部小说在国外也受到了不小的关注,之后这些衍生产品也有可能在国外推广,我希望未来游戏和动漫问世的时候,也能得到读者的认可。”

头部网文写手的面前,“世界之门”忽然就打开了:从小说开始,围绕它运转的一切元素都已经具备,而且这种同步运作反过来对小说本身产生了放大效应。二目坦言,这对于写手来说是极大的鼓舞:“从某种程度上说,IP热是知识产权越来越受到重视的结果,它的影响一定会越来越大。”

舆论对现代网文写手作品有“粗制滥造”的质疑,二目却不这么看。“我认识的大部分网络作者对待自己的作品都很严谨,不同的是风格,是质量的高低。”他认为,这样的竞争环境下,作者的写作水平会不断提高,作品质量也会不断提高,“IP热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情,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好作品问世,这个行业的发展也会越来越好。”

风青阳(图片来自百科)

风青阳(图片来自百科)

风青阳:兴趣与机遇交汇,用梦想赚钱
状态:大神级头部写手,职业写手,中国作协会员

同样是大神级网文写手,风青阳几乎是踩在这个行业的风口上走进这个世界。

1991年出生的他,写作时间却已不算短———可以追溯到初中。“我上初中那会儿,正好是网络文学开始发展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少出版物,我在镇上的书店第一次接触到了《佣兵天下》等几本网络小说。”他告诉记者,当时家里还没有电脑,他就在本子上写,从初中写到高中,高二时,他原创的校园悬疑小说《魂》刊发在《听风》杂志上,收到了第一笔800元稿费,为他后来的写作打下了基础。高三毕业后,风青阳在文学网站注册了账号,正式开始了敲键盘的码字生涯。

风青阳真正的成名作,是在大学期间写的第二部小说。那时候,他已经从广东省汕尾市的小县城里来到武汉念大学,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那一本书叫做《龙血战神》,我整整写了三年,从大二写到毕业,超过1000万字。”谈起几年前的成名作,他颇有些自豪,这本书仅仅在中文在线的点击量就超过3.8亿次。

在中文在线,认识风青阳的人,都叫他“疯子”,原因是他出手神速。因为更新疯狂,风青阳曾经创下过月更70万字、单日更新50章15万字的纪录。疯狂码字的结果,就是学业有些顾不上。风青阳学的是理科,但是他坦言这并非自己的兴趣,“我们学校规定,八科挂了就拿不了毕业证。我虽然不用找工作,但要是毕不了业,这四年就白读了。”

风青阳心中笃定“不用找工作”,是因为一份全新而美好的职业已经初见雏形。2011年他成名的时候,IP热还没有完全爆发,但作为先头部队,在产业链的最下游,文学网站从原生时代顺利走向资本时代,变现探索也已持续了将近5年,逐渐走向成熟。数据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末,全国网络文学用户达1.94亿,网络文学作者达100多万人,每年约有三四万部作品被签约。对于像风青阳这样的头部写手,已经能够年入百万。

兴趣与机遇交汇,在脚下蔓延,会慢慢改变未来的走向。在读大学之前,风青阳没有想过会成为职业写手,但大四毕业,这已经成为了最好的选择———从接受度上,行业、产业与社会正形成一种对话交流的新机制,网络文学一步步迈入主流视线。到2014年前后,无线阅读的崛起,将网络文学的普及度再次放大,每个写手都能感受到这种火热的氛围。

如今,风青阳正在写的小说名为《吞天记》,更新已经持续了一年,点击量达到1.8亿次。颇有些意外的是,与很多作家深夜码字的习惯不同,风青阳每天的写作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从9点写到12点,正常的时候,3小时大约能码1万字,下午用来休息、运动或看电影,晚上则是固定的看书充电。我每天要阅读大量书籍,为自己充电。”

受到IP热的影响,风青阳的前一部小说《龙血战神》 去年已经上市了,新的小说 《吞天记》 已经开始同步策划手游,影视与动画也在洽谈中———在百万级年薪的超高收入中,影视、游戏的版权收入是极大的构成部分,且由于头部IP僧多粥少,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当然,IP热对下游网络文学的反向推动也越来越明显。“IP热的每一个变化,一定会对上下游产生影响。”他告诉记者,一个很大的改变,是他现在写的文章会尽量让文字和内容变得易于改编———交给编剧后期重塑,可能会是个灾难。

范碧莹:朝着文字衍生领域发展
状态:大学生写手,底部网络写手

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能知道中国究竟有多少网络写手,但这支千万级别的、形态各异的网络写手大军,好似一座金字塔,大神级网络写手一定是极少数,月入1000—4999元的网络写手是支撑网络文学网站的中流砥柱,再往下则是因为兴趣自发写作的绝大多数。这些网络写手以“90后”“00”后年轻人为主,基本没有写作收入,他们构成了网络写手里最活跃的群体。

范碧莹就是茫茫写作大军中的一员。尽管是“90”后,但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写作这件事很早就扎根在她的生活中。“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就开始写作了。”她回忆说,写作的起源是对于动漫的热爱,她还记得她曾经为《数码宝贝》里的某个人物写了一个故事,现在回头看,“极为幼稚”。

作为金字塔底部的网络写手,范碧莹并没有自己固定的根据地,跟随小说的特点而随意改变,有时候是在百度贴吧,有时候是在17K小说网,有时候是放在公众号上,“放在贴吧的小说,一般都是根据动漫的某些人物衍生并重新创作出来的剧情,因为贴吧里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比较容易产生共鸣。”

她也尝试过把小说贴在文学网站,但是作为新人,那些地方竞争太过激烈,一个章节更新上去,几乎没有点击量,也很难吸引人气。“文学网站不适合我。”她最后总结说。当然,她也很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欣赏。

虽然从回报看,网络文学写作并没有为她带来人气或收入,但范碧莹并不认为自己有损失,相反,写作为她大学选择专业找到了方向。范碧莹目前是上海杉达学院大四学生,攻读的是新闻学网络与新媒体方向,这也是她的第一志愿。“兴趣与专业之间必然是有联系的。”她告诉记者,或许是写网文的关系,她的想象力和语文成绩一直特别好,作文也经常被作为范文展示,父母知道她在网络上写小说,从没有反对过,一直持支持态度。

进入大学,范碧莹的网络文学写作一直没有间断。最近学校放寒假,她正忙于论文开题报告,脑子里却在盘旋着新的小说剧情,那是一个与环保题材有关的故事,题目已经定好了,叫做《树灵》,大致讲的是树族为了保护自己的心脏,与人类携手,与巫族斗争的故事,“我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能更多地从深度和内涵上切入,与别人写的不一样。”

再过不到半年,范碧莹就要大学毕业了。人生再次走到十字路口,她告诉记者,自己肯定不会成为职业写手,但会朝着编剧方向发展,“也算是进入网络文学的产业链吧。现在一些优秀的IP与最后改编出来的作品之间差距太大了,我希望能改变这种现象。”

也许,这正代表着“90”后这一代群体的态度。这批与网络文学共同成长的一代,完整参与了它的成长和爆发,或多或少会受到些许影响,不管网络写作是否继续,他们的择业观、生活观,甚至价值观,都已经改变,而且还会继续影响未来。

转载PS:大神毕竟少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