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女频白金大神吱吱——说到底,我也是个新喜厌旧之辈

来自作家助手的【我们的十五年】系列文章,2017年起点中文网在无数读者与作者的陪伴中,走入了自己的第十五个年头,而网文作家们也在这15年中与网络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为了纪录网络作家的故事,作家助手邀请大神作家与我们畅谈网文十五年。以下是这个系列的第二期,女频白金大神吱吱,及她笔下的旧书店。

——说到底,我也是个新喜厌旧之辈

吱吱(图片来自百科)

吱吱(图片来自百科)

“从前的书店”

01

母亲近几年随弟弟定居杭州,今年回来过年,我开车送母亲去和老友聚会。

路过从前的旧居,我想起旧居旁的小书店。

小书店开在市新华书店的斜对面,只有一间铺面,三十来平方米,是间私人书店。靠墙的书架到天花板,密密麻麻地全是书,新书和畅销的杂志、小说堆在走道上,齐腰高,像座小山,常常给我一种书山翰海的感觉,老板坐在旧式的沉香木做成的书案后面的太师椅上,面前摆着一套文房四宝,我每次去的时候老板若是没有招待顾客,就会在书案前看书。

书店书架

书店书架

当然,小书店的生意很好,老板通常都在招待顾客,而愿意花钱去小书店里买书的,大多都是斯文人,轻言慢语,小声的讨论,今年谁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谁又是鲁讯文学奖的获得者,矛盾文学奖又颁给了谁,又有哪些文学巨匠出了新书,冒出来的新锐作者是谁……总是充满了书香的味道。

我与其说是要去买书,不如说是喜欢小书店那充满书香的味道。只要没有事,不买书也会去小书店里转转。

小店的书也非常的有特色,不是经久不衰的经典就是近年来非常受欢迎的小说,或者是与文学有关的工具书。每拿起一本来翻阅就能吸引着不住地读下去,吸引到把它带回家。若是囊中羞涩,则会吸引着人一直挂念在心,等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小书店里把书买走。

那个时候中央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叫《子午书简》,介绍受欢迎的文学作品。我有段时间怀疑小书店老板是《子午书简》的趸足,照着《子午书简》里的介绍来进书,以至于小书店里书品质很高,每一个爱读书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书藉。

大概,这也是小书店能战胜斜对面七层高,占地几千平方的大型新华书店的缘故吧?毕竟我买的第一本网络小说,由人民出版社出得的《一代军师》简体版正是出自这个小店。

想一想,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自我搬家也有七、八年了。

我最后一次去小书店,是五年前。小书店的过道里堆着的是由网络上畅销小说改编的实体书藉。那些在网络上认识并熟悉的作品名和作者名印在扉页醒目的位置,在这个散发着书香的小书店里,居然有种老友重逢的熟悉感和喜悦,没有一点点的违和。

但这些书我都看过了,于是只按计划买了本《古汉语字典》。

02

旧居马路窄狭,将母亲送至老友们相约的地方,找了半天才找到个停车位,还离书店的有一段距离。但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我依旧兴致勃勃地朝着印象中的地方走去。

可当站在小书店门口时,我立刻傻了眼。

原来的小书店已经变成了一间早点铺子。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大惊失色地问早点铺子的老板原来的书店呢?

老板呵呵地笑,告诉:“早就关了四、五年了。”又指了对面的新华书店,“看见没有?那么大的书店都没有生意,何况那种小书店。”

我痛心疾首。

这早点铺子的老板一定不是爱看书的人。

但痛心疾首之后,突然又有点理解。

我当初在网络上看过的电子书,便没有再在小书店购买实体版,更何况其他人?

网络文学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小书店已然成了记忆中的一部分。

从厚重到轻薄、从等待书店进货到第一时间在网络上追更阅读,从前的我必须端坐在电脑桌前才能看书,现在只要带着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徜徉在书海里,无论是等飞机,坐地铁,还是在排队付帐、等餐……

据我的同行说,他们不再拘泥于电脑码字,更是先进的已经开始借助阅文集团的“作家助手”软件,来手机写文了。

我回到车上,在等待母亲的同时歪在驾驶座打开了起点阅读的客户端,看着代替了小书店的电子书库,心情喜悦而又满足。

说到底,我也是个新喜厌旧之辈。

END

转载PS:确实是原来的租书店都不见了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