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网络作家——一股崛起的力量

来自文汇报的一篇文章,目前网络文学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网络作家越来越多,市场也越来越大。

——网络作家:一股崛起的力量

上月,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作代会一共产生了210位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一次历史性的突破,唐家三少、天蚕土豆、血红、蔡骏、蒋胜男、耳根、天下尘埃、阿菩、跳舞等网络作家进入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葛红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这些网络作家进入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并不惊讶,他认为这是网络文学发展的趋势:“2007年中国网络文学的创作量和阅读量占50%,2013年网络文学的创作量和阅读量超过70%,到今天,网络文学的创作量和阅读量已经超过80%,到了占绝对优势阶段。”

“网络作家正在不断获得社会的认可,在中国作协里所占的比例还会不断提升。这个提升首先从普通会员开始,现在网络作家在中国作协里占10%左右,未来5年内,我个人认为会上升到50%以上。因为网络文学更年轻更活跃,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中国文学的未来。”葛红兵说。

从“放养式”到“规整化”

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如今成为网络玄幻领域里最具人气的作家血红,是这次进入了中国作协全委会的网络作家之一。

“在传统的文学领域,网络文学没有认知和生存的土壤。我最初写网文的时候,整个社会不了解我们写的东西,感觉是纯粹胡编乱造的。后来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普及,我们跟外界的交流也变多了,再加上国内引进的漫威宇宙大制作的电影,如 《钢铁侠》 《雷神》 《复仇者联盟》 等取得很高的票房成绩。社会开始正视网络文学,学者开始研究网络文学,公众逐渐认可网络文学。”血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血红原名刘炜,湖南常德人,毕业于武汉大学计算机系。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男”:大多数时间宅在家里做自己喜欢的事。

读大学之前,由于没有接触到互联网,血红经常抱在手边“啃”的书是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最初接触到玄幻类的文章,还是在血红的大学期间:“进入大学后,拉了校园网有电脑以后就追着一些西方玄幻类的书看了,《龙枪》 《黑暗精灵三部曲》 等。当时感觉特别新奇,尤其是萨尔瓦多的《黑暗精灵三部曲》,以黑暗精灵崔斯特为主角描写了他厌倦了故乡的争斗,离开地底并在地面开始新的生活的故事。一开篇就是黑暗精灵的巡逻兵骑着一头大蜥蜴,倒挂在洞穴的天花板上行走。那种感觉跟中国传统的武侠小说不论是从风格上或是画面感上来说都是截然不同的。”

2003年,中国的网络写作正处于起步阶段,还没有专门的网站,网络作家都是在论坛上以发帖子的形式“贴出”自己的文章,每更新文章一章节就在论坛里更新一帖。血红称这段时期为网络文学的“放养式”阶段:“发完帖子几天后很容易在几十万个帖子里找不到自己的文章了,有时候网友兴趣来了,给你建个合辑,你更新一章他帮你复制放在书的合辑里。管理人员和编辑,都是出于爱好的网友聚在一起,不求回报义务帮忙管理的。在那种情况下,很多写得很好的书因为没人整理,也就散掉了。不像现在,有专门的网站和管理人员,更新也是一章章很规整的更新。”

血红是伴随着中国网络文学一路成长的网络写作者,对于中国网络写作环境的发展变化,血红是感同身受的:“现在来看网络文学的环境,规则更加完善但是竞争压力也变得更大。网络文学的起步阶段是‘放养式’,在那种情况下,一本书的好坏衡量标准完全是靠读者的口碑,几百几千个读者说这本书写得好,大家便蜂拥而至来看。现在衡量一本书好不好,除了读者的口碑外,还包括这本书的点击率、订阅量、改编的价值、IP价值、各种榜单排名等各方面综合数据的衡量。”

这次进入中国作协全委会的“80后”网络作家耳根,是网络文学中仙侠类型小说的一面旗帜。耳根原名刘勇,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
耳根起步比以血红为代表的第一代网络作家迟得多,他正式开始从事网络写作是2009年,当时已经进入网络文学的成熟期。但是他凭借第一部仙侠作品 《仙逆》 成为网络小说“大神”,正版点击总数已过8亿,《求魔》 登陆百度小说风云榜前三,《我欲封天》 在2015年始终占据各大网络小说排行榜第一名。

网络作家:耳根-有图有真相

网络作家:耳根-有图有真相

耳根告诉记者,一开始他也只是在“起点中文网”(国内最大的文字阅读与写作平台) 守着网文“大神”们更新的一个“小粉丝”,当记者问,怎么会从“粉丝”变成“网络作家”? 他说:“当时起点网站大力宣传网络写作,推出一批比较励志的网络作家,看到那些作家的时候我很心动。加上我之前追的一些网络小说经常断章,我就想试试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虽然现在对网络文学有多重衡量标准,但是耳根仍然把读者看得很重。他会在微博上和粉丝保持互动,也会在一线城市和高校里举办读者见面会:“读者的想法很关键,我也想通过与读者的互动让社会更加关注网络文学。”

关于近几年来网络文学和网络作家在社会地位的转变,耳根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一个小故事:刚从事网络写作的时候,有一天,耳根的女儿上幼儿园回来。幼儿园要求家长填一张表,上面包括父母的职业。耳根看着“父亲职业”那一栏,竟不知该写什么。“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写她的父亲是一位网络作家,我拥有成百上千万的读者,我以双手劳动创造属于我的收入,可我的职业却没有被承认。从那刻起我意识到一个行业的发展需要奠基者,从那刻起我积极加入市作协、省作协,最终成为了中国作协的一员。”

到了今天,他笑言女儿再要他填表,他会毫无犹豫地写上“网络作家”,还说不定会把笔名写上去。

“现在网络文学已经发展成为独属于中国的文学。中国有几百万网络作家,这么大的创作群体必然会迸发出好的文章,再加上国家对网络文学的重视,都使得网络文学逐渐被社会大众所认可。”耳根说。

传统文坛的“闯入者”

被称为“中国最佳悬疑作家”的蔡骏,今年也成为了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2000年,蔡骏第一次在网络上发表短篇小说 《天宝大球场的陷落》;2001年,在“榕树下”网站连载长篇小说 《病毒》,成为中文互联网首部长篇悬疑小说。多年来,蔡骏一直在探索悬疑写作的更多可能性,他认为自己是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跨界作家”:早期以网络发表为主,现在以出版为主。从早期的惊悚悬疑到心理悬疑,再到现实题材的介入,他在不同场合都说起自己对未来写作的“雄心壮志”,他希望自己不仅能写“中国的故事”,更能写出“中国故事”。

关于“中国的故事”和“中国故事”的区别,蔡骏是这样理解的:“在当下的网络文学中,除了少数的类型,比如职场类和都市类,是很难看到‘中国故事’的。即便是职场类和都市类,也很难反映当下中国一些真正的问题。‘中国的故事’和‘中国故事’的区别在于,任何现实题材都是中国的故事,哪怕在电视上看到的婆媳剧,它也是中国的故事,但未必是‘中国故事’。我理解中的‘中国故事’是要把握住中国的命脉,一定是要深刻的反映出这个时代人们的喜怒哀乐的,反映出一些时代的问题和一些集体记忆的故事。”

写小说,有人认为最重要的是灵感,也有人认为是技巧,还有人认为是天赋,但蔡骏觉得最重要的是耐心。“灵感、技巧、天赋这些都很重要,而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耐心。我写一个二十万字的小说,我写提纲会写好几万字,真正写完一本小说实际上是有一个非常周密的规划,这样的一个规划需要人的耐心。”

蔡骏-图片来自百科

蔡骏-图片来自百科

近日,第四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布,蔡骏凭借其作品 《最漫长的那一夜》 中的短篇小说 《眼泪石》 获短篇小说提名奖。颁奖词写着:这篇小说是对传统文坛的大胆闯入,蔡骏带着凄美的想象力,解放了人们的阅读,也是对郁达夫小说风格的承接。

作为评委之一,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金宇澄对 《眼泪石》 如是评价:探索叙事的新形式,嫁接于个人的阅读世界,使这部小说的审美,溢出奇异的质感,作者眼中的图景,混淆了更为复杂的色调和多声部效果,非梦非醒,亦新亦旧,相当可读。

《最漫长的那一夜》 是蔡骏创作至今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品。该书共2季,共收录33夜故事。第24夜的 《眼泪石》 将目光投向底层人群,以底层农民工的留守女孩“珂赛特”为小说主人公,通过超现实的手法反映现实:

珂赛特,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不知道爸爸是谁。那时候,妈妈在这里上班,就是那家店,他们都记得我妈———小女孩指了指隔壁的足浴店。后来啊,她去了一个叫东莞的地方,再也没回来看过我。

对于郁达夫小说奖颁奖词“对传统文坛的闯入”的评价,蔡骏表示:“之前我的作品不被认为是纯文学,或者说不属于传统文学作品,所以传统文坛会认为我是一个外来者,进入了他们的圈子。另外,从文本上来说,我的作品不管写成什么样都带有我个人的风格和特点,这可能对传统文坛来说是非常特别的。”

蔡骏告诉记者,中国的悬疑小说相比较欧美、日本来说虽然仍然有差距,但已经算发展比较快了:“因为我们起步比较晚,2001年,我在‘榕树下’网站首发的 《病毒》,是中国首部互联网悬疑小说。到现在,中国悬疑小说界已经有一批比较优秀的作家和作品。即便是按照欧美的标准,中国的悬疑小说依然有自己的特色,将来也会形成中国的风格。”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经常会被拿来对比,当记者问葛红兵教授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区别时,他说:“从本质上来看,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没区别,但是在现象上有区别:第一,网络文学更青春,网络作家群队伍也很年轻,贴近青年;第二,网络文学更贴近市场,中国的网络文学就相当于美国的好莱坞电影,产业化发展最好,国际影响力大;第三,网络文学类型多,近五六年内,中国的网络小说有二十几种类型。纯文学主要以探索性、现实主义作品为主。中国网络文学还是全世界网络文学的标杆,比如玄幻小说最早产生在英国,但是目前中国发展最好;第四,生产机制的不同,网络文学由网站和作者生产、读者参与为主,而传统的文学则是作者单独写作由编辑挑选为主。此外,网络文学还有个特点,文章篇幅较长,一般都有几百万字。”

网络文学是想象力的发源地

最近,“中国网文在欧美受捧”的话题在网络上引发越来越多人的关注。2014年诞生、主要翻译中国网文作品的英文网站“Wuxiaworld (武侠世界)”的全球网站排名在1500名左右。相比之下,国内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的“起点中文网”的全球排名则在4700名左右。
此外,“Wuxiaworld”翻译速度已经基本接近网站“更文”速度,每天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来自美国、菲律宾、加拿大、印尼、英国等八十几个国家的读者追更。

作为网络作家里的“领军人物”,血红也关注到了“Wuxiaworld”,他对记者说:“我还看了几个国外网友的书评,很多外国网友评论说从中国传播过去的网文比 《哈利·波特》 好看多了。”

在血红看来,中国人在写文学作品时比西方人更具有想象力。“西方作家作品中,他们觉得没有翅膀的东西就飞不起来。而像中国的先人,一片白云我就飞天上去了。在对神兽的描述方面,西方人能想象的就是龙、凤凰、独角兽这三种,在中国,《山海经》 里面的珍禽异兽就有上百种。”

“网络文学是想象力的发源地,只要是需要想象力的地方,网络文学都能提供。网络文学就像一颗种子一样,无数的渠道按照需求在这个种子上开出各种各样的花。漫画需要好的脚本、动画需要好的故事、电影需要非常吸引人的元素,而网络文学能提供这一切。包括人物的设定、种族的设定,各种各样天翻地覆的想象,甚至包括舞台剧。”血红说。

目前“Wuxiaworld”小说阅读网站共翻译了6部最火的网络小说,其中就有耳根的 《我欲封天》。谈到网络文学在海外市场的大热,耳根对记者说:“海外市场是中国网络文学必不可少的一片,有一天某个好莱坞大片拍一个中国仙侠故事,那看起来也挺不错的。”

关于“想象力”,蔡骏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受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写作方式和写作风格的影响,他也喜欢在文学作品中运用更多的想象力。“每个人都处在日常生活之中,碰到的就是这些事情,即使没有这些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我们也能自己感知。如果这些文学现实可以结合更多的想象力,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脑洞’,那才能真正具备一些超出现实之上的价值。”

在蔡骏办公室的墙上,记者看到了加西亚·马尔克斯和斯蒂芬·金的照片。蔡骏说,这是他最为欣赏的两位大师。“斯蒂芬·金对我的影响主要是在精神层面,他给我传递的精神是:不管多么绝望都不要放弃希望。他的作品一定要有极强的耐力,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读完,否则你将半途而废。只要你能读到斯蒂芬·金的结尾,那么他带给你的震撼将是无与伦比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