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离子评《一世之尊》:此生轰轰烈烈,笑傲神魔!

来自知书网ID锂离子书友对爱潜水的乌贼所著东方玄幻网络小说《一世之尊》的书评,这本书连载期间引发了相当热度的讨论,于2016年全书完结,年度佳作,值得一读。

爱潜水的乌贼《一世之尊》小说封面

爱潜水的乌贼《一世之尊》小说封面

——《一世之尊》:此生轰轰烈烈,笑傲神魔!

2016年,“爱潜水的乌贼”完成了他的第三部长篇《一世之尊》。继承《灭运图录》《奥术神座》的精神,在这部作品中,乌贼“指挥”着萌萌哒的主角不断追寻“大道”,探索宇宙的“终极”。不过迥异于《奥术神座》脱胎自量子理论的多世界设定,《一世之尊》将科学的平行宇宙,佛家的轮回、六道、三千世界,以及中国的西游、封神故事糅合起来,构成了一个独特的“神话宇宙”。

地球人孟奇熬夜收看世界杯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有着武道传承、玄幻实力的神奇世界。未几,孟奇和几位将来的小伙伴突然被拉入一个无限流系统中。声音“庄严宏大”的系统“超管”自称“六道”,间或将这方世界中“有潜力”的人们强行拉入“轮回系统”,要求他们在“副本”中完成各式各样的任务,完成任务有积分和物品奖励,失败则会扣分甚至抹杀;在任务中死亡,在现实世界中会以同样的方式暴毙;脱离系统或复活他人则需要海量积分。

相信看过《杀戮都市》的朋友会发现这一切非常眼熟。没错,甚至连剧情的走向,都有一点儿莫名的既视感……

虽然系统这满满恶意就差写在脸上了,但孟奇和他的小伙伴们唯有无可奈何,同时却也可借此迅速提升实力。于是他们在一次又一次任务中飞速提升着“等级”和“能力数值”、在生死一线的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熟悉的读者大都知道,无限流这一套模式很像网游里“副本”的概念。而到了文字并不算讲究的乌贼娘这儿,“主线任务”“支线任务”干脆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文本当中。

但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一般无限流搜刮电影、小说、游戏、动漫作品的情节、角色和设定以为己用,《一世之尊》使用了大量的原创内容。乌贼按照剧情需要创造了许多力量体系、世界观颇为不同的武侠、玄幻“小世界”,在其中安排了各色原创情节、角色和任务;虽有借鉴的内容,也仅限于作品初期可用于兑换的个别功法、武技、法宝、神兵,如《独孤九剑》《九阴真经》一类。总体上原创内容之丰富,堪称无限流门类的一股清流。

随着小孟他们参加的任务越来越多,本作的核心剧情也逐渐展开。这一个个副本世界与“主世界”有何关联?操纵众人命运的“六道”又是何来历?

主世界中虽有上古大能的传说,但只有仙人遗迹、秘宝与功法传承散布世间,而当孟奇他们终于迎来第一个死亡任务之后,除了剧烈的角色变动外,原为佛教净土的灵山以妖魔盘踞、死气深重的末世景象出现在众人眼前。此前即便有“轮回”压力在身,可因此得到的收益与平日行侠江湖的潇洒快意仍让众人颇觉满意,然而灵山一行后的死伤惨重,让作品的气氛陡然严肃了许多。

阿难的刀法,少林的密室,灵山,魔佛,西游,佛祖,雷神,霸王……西游和封神世界的角色与传说,主世界的神仙秘境与古老传承,罗教和顾小桑的真实目的,以及,“轮回”与“六道”的真身,乌贼用大量的笔墨构筑了这一系列大小谜题。随着剧情的深入,世界背后复杂、庞大又惊人的真相逐渐揭开,《一世之尊》仿佛又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悬疑作品,在柳暗花明之间层层反复而逐渐深沉。

乌贼娘笔下的角色向来清爽。

这一次的主角小孟,按照文中的话说,是个偶尔“脑抽”、关键时刻又无比可靠正经的真汉子。他以面对敌人时一往无前的勇气与力量,承担了本书至少一半的热血戏份。有趣的是,其实小孟一直追求的是白衣剑侠的潇洒形象,在故事初期却每每因为客观需要不得不往“铁血真汉子”“伏魔猛金刚”这样“豪迈贼秃”的路子上越走越远,为此常常被小伙伴们取笑和吐槽。而他期盼已久的一苇渡江、翩然来去的剑客行,在熬了许久之后,终于得以马甲的身份出现,常常是一剑搅进江湖纷争、功成后洒然身退,成为无数少年男女的偶像与梦中情人,极大满足了萌奇同学的装X欲求。

女性角色方面,不同于许多作者恨不能让主角见一个便抱一个回家的手办收集套路,在乌贼这里,《灭运图录》并无正式女主,《奥术神座》的公主殿下是位被路西恩“掰直”的蕾丝边,可见他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往往有堪称清奇的想法。《一世之尊》剧情初期最重要的女性角色自然是一心问剑的“鹅黄”少女江芷微了。她与孟奇、张远山、齐正言同期被拉入轮回,几人无数次同生共死,可谓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虽然一开始,几人都比孟奇年长,可一年年下来孟奇实力飞涨,在队伍中也发挥着日渐重要的作用,并在张远山不幸死去后逐渐成为团队的核心,几年后也没人笑话孟奇“图样,拿衣服”了。

这是全书恰好到三分之一的节点:作为一心追求剑道的洗剑阁传人,在经历了无数高难度副本之后,江芷微仍嫌自己力量不足,决定暂离小队,在门派中“坐死关”——不突破,则成仁。孟奇心中不禁泛起了涟漪,被便宜大哥高览点破后,私下来到洗剑阁请见江芷微。

半山亭内,孟奇腰跨长刀,看着山间云雾,突然有点忐忑。
这时,山路拐角处过来一道鹅黄身影。
时值盛夏,山花烂漫,树木苍翠,江芷微缓缓行来,正如花中仙子。
她没再穿青色服饰,而是换回了鹅黄衣裙,黛眉大眼,黑发简单挽起,柔顺披下,明艳不可方物,几如孟奇初见。
“没想到你会来。”江芷微笑吟吟踏入半山亭,坐于石凳之上。
孟奇在她对面坐下,苦笑道:“总有些离情别绪,想着再见你一见。除了坐死关,其实还有很多突破的法门。”
说出这句想说很久的话,孟奇顿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但又更加的忐忑。
江芷微脸上不见愠怒,与过去一样笑道:“我自然是考虑许久才下的决定。”
她的目光变得很是柔和,含笑看着孟奇,声音如汩汩泉水:
“我师父在门中地位特别,连带得我也受所有人期待或尊敬,师兄师弟,师姐师妹,见我总是客客气气,从来没谁和我开玩笑。”
“而你,第一次,嗯,应该是第二次见面就敢给我取绰号,还什么‘屠鸡剑神’,让人好气又好笑。”
“明明是个没什么武功的小和尚,居然能胆大包天、悍不畏死地战斗。”
孟奇没说话,静静听着江芷微回忆。
“你总说自己爱脑抽,爱人前显圣,总想成为评书小说里的那类侠客,总有好玩的话语,好玩的举动,让人忍俊不住,可关键时刻,你绝对一马当先,从不退缩地挡在前方,让人能够信赖。”
“那时候,你粉雕玉砌,惹人疼爱,我拿你当弟弟看,可渐渐地你长得比我高,也越来越成熟,嘴上风趣幽默没把子,可实际行动却沉稳可靠。”
“和你相处总是非常愉快,还有沉默寡言但对同伴很容忍的齐师兄,还有和我一样幼年孤单的玉书妹妹,还有张师兄,还有符姑娘,你们重义轻财、快意恩仇、生死相随,满足了我对江湖的所有期待……”
江芷微的声音带着少许喜悦,嘴角挂着真诚的笑容。
顿了顿,她黑亮双目望着孟奇的眼睛,不大但清晰地道:“但这些都不是我最想要的。”
孟奇沉默半晌,露出一丝笑容:
“我明白了。”
江芷微点了点头,也不告辞,提起长剑,缓缓转身,不疾不徐地走向峰顶。
快到拐角处时,她弹了弹剑鞘,内里宝剑轻鸣,如同龙吟。
她曼声道:“平生唯爱七尺剑,斩吾见我我非我。”
孟奇静心聆听,只见山花绚丽而多姿,渐渐遮掩住了那道鹅黄身影。

首先忽略掉乌贼其实并不擅长的用词、修辞和描写,单说角色刻画。在感情这种事儿上,女性往往有惊人的直觉和敏锐。江芷微显然看懂了孟奇朦胧的心意,但她并未说穿,而是依从自己心意、毫不犹豫地递出了好人卡。至此,这个“一心问剑无旁骛”少女形象已堪称完满,本书的第一段“感情戏”甫一开始,便宣告了结束。这样的角色、这样的安排在种马、后宫成风的网文丛中,对于一名直男作者,已然称得上清新脱俗。

本书的力量等级主要划分如下:

筑基、锻体、通窍、外景、法身、传说、造化、彼岸登临。

其中筑基、锻体和通窍前半大体可以比照武侠,通窍后半、外景和法身可以比照仙侠,传说、造化和彼岸便是玄幻神话的级数了。全书剧情的进展也大略与之对应。“武侠篇”将世界观、角色、谜题、副本等主线铺陈开来,故事上以小孟笑傲江湖、轮回任务的双重人生为主;“仙侠篇”以任务、解谜、和战斗为重,孟奇逐渐揭开“六道”的真面目,探明了诸多上古悬案,极大提升了实力、获取了诸多神兵和宝物,并最终脱离轮回、斩断魔佛的枷锁,第一次获得了自由。前两部分武力值相对不高,以轮回任务、寻秘探幽、江湖恩怨为主,战斗场面很多,拳脚、刀剑、法术、法宝之争逐层提升,可看性比较强,节奏张弛得当。最后一部分“神话篇”里小孟上天入地、穿越时空,升级依然迅速,但此时的比斗更多是布局、谋划、算计的手段,进入了更高的思维层次。小孟由棋子入局,不断解开世界之谜的同时也在完成着身份转换:登临彼岸之时,他便成为了棋手。

小孟竭尽全力挣脱枷锁、追求自由的行动理念早已写在了本书的文案当中:

我这一生,不问前尘,不求来世,只轰轰烈烈,快意恩仇,败尽各族英杰,笑傲六道神魔!

而齐天大圣孙悟空未出场时的第一句台词也是:

俺老孙这一生,不修来世!

此即所谓“一世之尊”。

如果说《灭运图录》可以概括为“觅‘大道’”,《奥术之尊》可以概括为“学科学”,那么《一世之尊》可以是“争自由”。但不同于一些作者把“独善己身”理解为“踩死别人也无所谓只要能装逼就可以”,小孟无论何时,都把互惠互利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就算再糟糕的场面,也至少做到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苏孟重建玉虚宫,开万界通识乃至最后在新世界中的作为,也算最终实现了兼济寰宇的万世之功。

显而易见的是,本书一系列庞大谜题的构思难度远远超过了《奥术神座》,而乌贼在本作中的表现几乎称得上是长袖善舞。但对于一本小说而言,仅仅重要谜题的完成是远远不够的。

后半部的争斗以所谓“智斗”为主,本来智斗也可以写得很好看。不过实事求是地说,《一世之尊》后半部的趣味性远不如前。

第四卷结尾,一个重大事件直接加速了剧情进度。于是在短短的第五卷中,孟奇先是cos了一段“十六年后”的杨过,然后与旧日的伙伴来到灵山。

刀来!
……
这一刀,等了你十年!
……
过去种种,重重枷锁,无数刁难,身不由己,今朝烟消云散!
……
“我这一生,不问前尘!”
……
剑来!
……
“我这一生,不求来世!”

他将魔佛的布置尽数斩断,将众人从轮回中解放。出于简练我省略了大部分解释性的文字。原文中这段描写在乌贼糟糕的文字之下虽然读起来很难受,其中精神仍然饱含十二分的快意。

而后期的故事中,诸天大能之间的争斗不是穷尽时空、机关算计,就是举手投足间毁天灭地,大部分篇幅用在了解释过去、布局未来当中,读来繁冗而漫长,只有小孟升级时闹得异象遍传寰宇的场景与恢复万界通识球时一票老头四海欢腾尚可一振读者士气。

另一方面,前半部里轮回中的副本冒险占了相当重要的位置。团队伙伴、敌人、副本世界的众生相可以演绎出很好看的故事。而后期随着孟奇因为剧情需要不得不开挂升级,以前的朋友与对手瞬间远远落在后面。既没有有趣的角色互动和争斗,也无法避免长篇累牍的解释与布置,作品难免会逐渐变得繁复无聊。

此外,魔佛布局已久,最终意图夺舍孟奇从而金蝉脱壳,孟奇经历重重险阻终于弄清了魔佛的阴谋,在上述灵山一战之前,他竭尽全力想要摆脱诸天大能们的掌控、誓不为他人傀儡。此一战便是与魔佛的了断。然而在进一步探明灵山、天宫乃至纪元毁灭的真相之后,孟奇却发现,背后真正掌控一切的另有其“人”。一切挣扎与求索似乎意义全无,本以为能够跳出藩篱,最终仍不得不接受大能们早已定下的“安排”。于是有论者认为,魔佛与“那一位”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手段上的激烈与温和之差,孟奇对待他们的态度却截然不同,这不仅是对灵山斩过去未来一刀的“打脸”,更是对“一世之尊”主题的背叛。

当然,我对此并不赞同。从后期孟奇的行动来看,无论是成就造化、彼岸,制造万界通识球乃至开辟新纪元,他没有被夺舍,也没有违背自己的心意,虽然算是无可奈何之下接受了“钦定”,但他仍是他,而不是哪位大能的转世。

但同时对于这部分剧情,乌贼显然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历经千难万险斩脱枷锁,却发现自己仍在藩篱之内,不过是从小囚笼进入到一个大监狱。”构思出这样的“绝境”,乌贼可能真的有自己的想法,但也许是写出来之后才发现,这时候的孟奇当真是没有选择的——对于这份“钦定”,他唯有接受。

钦定的身份、钦定的女朋友乃至钦定的未来——成为新世界的卡密。这一切仍然来自大能的给予,自己争取到的并非是棋手的身份,而是作为更强棋子的资格。从这个角度来说,与之前相比较,孟奇的确“失败”了。

于是难题就交还给了作者本人。既不能写孟奇由此放弃反抗,成为行尸走肉;也不能写孟奇怒掀棋盘,他并没有这么做的资格——二者同样通向bad ending与烂尾。于是他不得不接受“这是最好的安排”,给孟奇一个“皇太子登基”式的发展。这大概是后半部在气氛上始终有些不上不下的原因之一。

乌贼的文字向来是一大吐槽点。《灭运图录》初期的粗劣让人颇难忍受,《奥术神座》虽然稍有进步,但干巴巴的句子层出不穷,“路西恩幽默地说”至今是个好用的梗。《一世之尊》中,不知道是不是乌贼拿自己开心,也同样出现了一句“张远山幽默地说”。当然,对于网文作者来说,在一天几更、一更五千字的压力下,锤炼文字显然是不得了的奢侈,乌贼并未于此多花力气也是寻常,而且在《一世之尊》的武侠世界里,乌贼尽力让文字显得文雅美观,这份努力是肉眼可见的,整体相对前两作的进步也相当明显——虽然层出不穷的现代词语、千奇百怪乃至狗屁不通的用词与句式仍层出不穷,读来甚是尴尬:

咱就是这么XX的人!

说句题外话,我曾见过《问镜》一段描写,写得其实就是所谓“信息公告板”,虽然很是啰嗦冗长,但文字上却也非常符合仙侠世界的画风。不过这属于作者风格不同,故不再赘述。

依靠《奥术神座》积累的超高人气,《一世之尊》甫一上架便成热门,又因为剧情之精彩、谜题之复杂更是在许多核心向论坛盖起高楼、引发了相当热度的讨论。总体来说,乌贼在此书中表现出了相当大的野心,也取得了很明显的进步;虽然仍有不少遗憾与不足,但仍不失为一部年度佳作,值得一读。

转载PS:爱潜水的乌贼这个作者正在连载的《武道宗师》好评好评+++++++,强烈推荐!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