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网络文学:从古典时代迈向巅峰,二次元展开新纪元

来自北大网络文学论坛的文章,探索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盘点2016年那些经典的网络小说。

——2016网络文学:“古典时代”迈向“巅峰”,“二次元”展开“新纪元”

2016年岁末,有两个颇具新闻效应的“文化交流事件”与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内在相关。一个是阅文集团与北美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共同宣布,签署十年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开启了中国网络小说对外输出的新模式。一个是日本著名动画制作人新海诚的电影新作《你的名字》热映,不但在日本获得年度票房冠军,也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日本电影。

wuxiaworld

wuxiaworld

之所以说这两个似乎比较“外围”的事件与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内在相关,是因为,前者让我们看到,对于中国网络文学的定位,必须在全球媒介革命的视野中进行——百万级的“老外”爱看中国的网络小说,并且是自发翻译、追更阅读,这一惊喜的发现极大提升了中国网络文学界的文化自信。借助媒介革命的力量,中国的类型小说弯道超车,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中国网络文学全世界“风景独好”的文化奇观背后,是中国在印刷文明时代类型文学生产机制的缺失和网络时代影视、ACG文化生产机制的落后。《你的名字》的热映显示着,那个源于美国、产于日本、对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中国网络文化产生极深影响的“二次元”文化,终于破壁而出,不但破了“次元之壁”,也破了国族之壁,从而进入主流大众文化。2015年曾被称为“二次元”年,中国网络文化的新纪元已然开启,以“网络性”为核心属性的网络文学自然会被席卷其中。

2016星创奖二次元轻小说征文

2016星创奖二次元轻小说征文

或许我们可以说,中国网络文学“野蛮生长”的前二十年是得天独厚的黄金时代,也是媒介转型的过渡时代,我们这里姑且称之为“网络文学的古典时代”,它正在走向“巅峰”,出现经典性的作家、作品;与此同时,随着“网络性”的深入,“二次元”文化也逐渐渗透其肌理。这两种态势交错并行,都在2016年的创作潮流中有着明显呈现。

“巅峰”、“名著”、“行业文”与“小众文”

2016 年2月,知乎社区上出现一个提问:“《赘婿》《雪中悍刀行》和《将夜》是否是目前为止网络文学的巅峰表现?”这说明,在主流文学界做“高峰/高原”之论的同时,网文圈内部也开始了对网络小说经典化的讨论。

愤怒的香蕉《赘婿》小说封面

愤怒的香蕉《赘婿》小说封面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小说封面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小说封面

猫腻《将夜》小说封面

猫腻《将夜》小说封面

在斩获主流文学界多项大奖之后,猫腻的经典性地位已经基本被主流文坛认可。相对于猫腻,愤怒的香蕉虽然在主流文学界声名不显,但在网文圈内也有着极高口碑,被认为是继猫腻之后又一位有“大师品相”的作家。本年榜(“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推荐榜)2015年推荐了猫腻的《择天记》,2016年度以愤怒的香蕉的《赘婿》为“男频”首推篇目。这是一部作家以写“名著”的抱负“苦更”细磨的野心之作,堪称历史类网文的集大成者,并且超越了类型文学和精英文学的楚河汉界,可以放置到整个文学史的脉络中去讨论。

《择天记》动画海报

《择天记》动画海报

在同被列为“巅峰”的三部作品中,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纵横中文网)最富争议性。不过,无论是激赏者还是批评者,都属于网文读者中的同一人群——“老白”,他们是网络读者中相对精英的一群,是支持网络文学走到今天的重要力量。其实,那些高评《雪中悍刀行》的“老白”们未必不知道这本书的毛病,但他们选择原谅,就像选择忍受香蕉的“龟速更新”,因为,他们太希望看到网文中出现“巅峰之作”了,这群精英读者正是孕育网文大师的土壤,也是网络文学从“高原”走向“高峰”的不竭动力。

“女频”文中,引领着宫斗、宅斗文主流的当数起点女生网的《君九龄》(希行)和《慕南枝》(吱吱)。2015年度本年榜推荐了希行的《诛砂》,2016年度以吱吱的《慕南枝》为“女频”首推篇目。晋江的priest在言情新作《有匪》中做出了可敬的尝试,将女性的“自爱”推向了“人间爱”的大境界。《末日乐园》(须尾俱全,起点女生网),同样也探讨了重新界定“女性”与“人性”的问题,并借助“末日求生”的极端场景,将这一探讨推进了很远。也有简简单单谈恋爱的佳作:如《我们微笑着说》(霜华月明,云起书院)、《打火机与公主裙》(Twentine,晋江文学城)、《千秋》(梦溪石,晋江文学城)等。

希行《君九龄》小说封面

希行《君九龄》小说封面

志在攀“巅峰”、有能力写“名著”的作家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有追求的网文作家走的是更精专的路数。近几年,在“专业性”方向上成果斐然是“历史穿越文”中“历史研究范儿”的一脉,如2015年度推荐的《清客》(贼道三痴)、《宰执天下》(哥斯拉)。本年度,我们推荐的《花与剑与法兰西》(匂宮出夢,起点中文网)是一部“历史研究范儿”的“欧穿文”,虽该文尚有种种不足,但仍有开拓之功。

匂宮出夢《花与剑与法兰西》小说封面

匂宮出夢《花与剑与法兰西》小说封面

“专业性”的另一个向度是“行业文”。2014年“净网行动”之后兴起的“娱乐文”也越来越与“行业文”结合。如琅俨《我有四个巨星前任》(晋江文学城)代表的足球文、荔箫《盛世妆娘》(晋江文学城)为代表的美妆文、水千澈《重生之国民男神》(潇湘书院)为代表的粉丝追星文,则第一次把近年来在青少年间火爆升温的爱豆文化(idol音译词,指年轻的职业化的偶像明星)以文学赋形。《文艺时代》(睡觉会变白,起点中文网)为中国“第六代”电影树碑立传,以堪称专业化的细节知识让“爽感”颇具“文艺范儿”——小说甚至成了故事版的“观影指南”——经此路径,“娱乐圈文”与“小众文”连通,以“小清新”著称的“豆瓣文青”也终于与以“情怀”自命的“网文文青”相逢一处。

睡觉会变白《文艺时代》小说封面

睡觉会变白《文艺时代》小说封面

此外,更有作家剑走偏锋,比如,徐公子胜治的《太上章》(起点中文网)以几百万字演绎《道德经》,偏离“以爽为本”的“网文大法”,重拾传统的“文以载道”,虽然不甚成功,但未必此路不通;知秋的《十州风云志》(起点中文网)虽是脱胎于武侠,但其“现代感”倒显得比1980年代的“先锋小说”更真切些,堪称“中国式的现代派”、“网文里的恶之花”。两位“远古级大神”(在网文2003年VIP机制建立之初就已成名)的“高蹈之作”颇有些“精英文学”、“纯文学”的气质,但这气质却是从网络文学中土生土长出来的。这说明,人类的精神追求和文学探索不会因媒介的变革而中断。虽因商业化主导,中国的网络文学囿于类型小说的大众性,但总有网文作家敢任性。

徐公子胜治《太上章》小说封面

徐公子胜治《太上章》小说封面

“虚拟现实”、“数据库式写作”与“虚拟现实主义”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虚拟现实”第一次走进大众视野。然而,满怀兴奋的人们也被一再告知,真正想拥有饱满的VR体验,在技术上尚有待时日。然而,借助“纸上谈兵”的优势,VR世界在网络文学中已经建构了十年。2016年趁“VR元年”之势,三天两觉的《惊悚乐园》(起点中文网)大放异彩,这篇以“近未来”神经连接游戏为背景的网游科幻小说探讨了诸多人类进入VR时代后的关键性命题,如衍生者(数据衍生的智慧体)的生存权、后人类情景下人的定义与尊严、虚拟与真实的界限,等等。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小说封面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小说封面

随着“二次元”世界被川流不息的“段子”、“梗”密密实实地充满起来,“数据库式写作”成为一种全新的写作模式。发布在铁血网的《永不解密》(风卷红旗)就很好地吸收了网络“军迷知识”;拉棉花糖的兔子《天庭出版集团》(晋江文学城)也是一部基于“数据库”模式的同人写作。这是真正属于“ACG一代”的网文,只有极熟悉“二次元”世界的网络达人才能创作得出,也唯有“ACG一代”的读者,才能“接收到笑点”。

风卷红旗《永不解密》小说封面

风卷红旗《永不解密》小说封面

“二次元”的资料库不仅仅提供原材料式的“梗”“萌要素”,而是可以直接投射到“人设”(人物设定)和“世界观设定”中,使原本基于故事的小说崩解为基于“人设”的“角色小说”。徐徐图之的《袁先生总是不开心》(晋江文学城),就把无数个“萌梗”资源,型塑成了一个活生生的“袁先生”。

从现实到虚拟现实,从“宏大叙事”到“数据库式写作”,从现实主义到“虚拟现实主义”,人类进入后现代,特别是网络时代以来,认识世界、体验世界、表现世界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于这些变化,沿用传统的现实主义、现代主义的文学理论无以解答,网络文学研究的理论体系亟待更新。

附:“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2016年度推荐榜

女频
吱吱《慕南枝》,起点女生网
梦溪石《千秋》,晋江文学城
徐徐图之《袁先生总是不开心》,晋江文学城
霜华月明《我们微笑着说》,云起书院
Twentine《打火机与公主裙》,晋江文学城
须尾俱全《末日乐园》,起点女生网
琅俨《我有四个巨星前任》,晋江文学城
水千澈《重生之国民男神》,潇湘书院
拉棉花糖的兔子《天庭出版集团》,晋江文学城
priest《有匪》,晋江文学城

男频
愤怒的香蕉《赘婿》,起点中文网
知秋《十州风云志》,起点中文网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起点中文网
睡觉会变白《文艺时代》,起点中文网
匂宫出夢《花与剑与法兰西》,起点中文网
风卷红旗《永不解密》,铁血网
卧牛真人《修真四万年》,起点中文网
饥饿2006《无限道武者路》,起点中文网
徐公子胜治《太上章》,起点中文网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纵横中文网

转载PS:这篇完全可以当推书的文看。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