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访谈实录:每一个角色都是我性格的一部分

转自知书网对网络小说大神作家知秋的访谈,主要谈怎么看待创作和文学人生。[→来源]

知秋(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知秋(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知秋,知秋,男,1980年生,四川省乐山市人,原名曾真,当代网络小说作家,代表作《历史的尘埃》《猛兽记》《神州道》《十州风云志》。

——访谈实录

今天我们请到的访谈嘉宾是我一直特别喜爱的大神知秋,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看待创作和文学人生的吧!

安迪:知秋大婶你好!首先按规矩要自我介绍一下,比如一直有江湖传言你是女生,是真的吗?
知秋:这个当然是误解。以前有读者打字‘大神’的时候错成了‘大婶’,后来有读者开玩笑就继续用了下去,也还有用‘秋姐’之类的称呼的。我个人自己是比较讨厌的这种玩笑的,希望大家不要误会下去了。

安迪:哈哈哈,你开始写书也有十多年了吧,我记得我上大学时候就在看你的书,现在都毕业十年了。是什么支撑着你一直坚持写到现在?
知秋:简而言之一曰利,一曰义。靠这个混口饭吃,总比上班什么的看领导上级的臭脸要好上万倍。而且我总希望能尽量表达一些正能量的观点给这个世界。当有读者说从我的小说里汲取到力量,感悟到什么的时候我是最高兴的,能感觉到自己给这世界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我觉得才是最深远最厚重最真实的幸福。所以我不大在乎商业方面的因素,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写,作品相对来说比较小众。

安迪:你感觉这十多年里面,自己有哪些进步?又丢掉了哪些东西?
知秋:我觉得自己的进步是非常大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在小说领域,而是随着人生阅历的积累而带来的眼界,心胸,知识等等方面的进步。至于小说的技巧方面,我从来没在乎过也没刻意去研究,所以谈不上什么进步不进步。
至于丢掉的,我觉得应该是对小说的一种敬畏。我犹然记得当年第一次写《历史的尘埃》的时候的对于‘文学’‘小说’这两个概念的膜拜感,几乎总是怀疑自己写得不够好,哪里出现了错误。但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在任何领域的膜拜和仰视,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的脊梁挺不直,脚站不起来罢了。小说只是小说,文学也只是文学罢了,自然而然就最好。

安迪:能够放下这种敬畏,才能更加得心应手吧。在你已经完结的3本书里,分别谢了三种不同的类型小说:奇幻、网游和仙侠,再加上你现在写的《异域神州道》混搭型,你是有意在让自己改变吗?还是自然而然的就这么写了?
知秋:当然是有意的。写每一本书对我来说都是件颇耗费精力的大事,所以我当然尽量尝试不同的类型,重复同意类型我觉得意义不大。而且每一本书的时间跨度都较大,我的心态和观念也随之有不同的进步,会希望表达一些不同的东西。

安迪:这些类型的小说,你觉得写哪种的时候你自己是最得心应手的,哪种是最费心思的?
知秋:越有现实意义的,写起来越有感觉越得心应手。从这一点来说《猛兽记》我写起来是最有感觉的,还有一个暂时搁浅了的都市,因为自我感觉那里面的东西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只需要将之描绘出来就行。相对而言,西幻的《历史的尘埃》和仙侠的《十州风云志》就要吃力不少,因为要构思的东西相对来说比较虚无缥缈,而且行文之间的风格也要注意。比如猛兽记那样的现代都市文文字当然可以自然而然地随便就来,仙侠中人物的言谈举止还有价值观等等就要斟酌再三了。这是件很吃力但不一定讨好的事,尤其是对宗教文化这些东西有一定了解之后,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给写错了。从这一点上来说,难怪金庸写武侠那么轻松又那么好看,因为他压根不懂武功,历史功底又深厚,才能信手拈来翩翩起舞诗意盎然。当然,合不合逻辑另说。

安迪:那我们说说你描写的人物角色吧。我觉得在每一本书中都会有许多有趣的角色,特别是每个主角的性格都会有很大变化,他们的角色性格是你从生活中观察而来的,还是自己想象中的理想人物?
知秋:艺术加工是小说戏剧性的需要,理想化其实是作者本身三观的投射,这一点是所有小说都避免不了的。不过在这上面万变不离一句老话‘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只有源自真实的角色才能鲜活才有其意义。你看那些日漫,还有部分小说中那些中二,圣母的角色,就都是因为作者强行要描述一种他自身都没有体会到,没有真实感觉过的性格,所以才显得浮夸和面具化的假大空。我觉得这是小说写作最需要注意的问题之一。

安迪:说到表达,你在写小说的时候,常会忍不住去写一些人生的道理和感悟,这是自己有感而发而是有意为之?
知秋:这个基本上是有感而发的,写着写着,就忍不住把自己想到的东西带出来了。如果是刻意要说这些我就去写杂文了。

安迪:很多读者评价说你的小说文笔有一点古龙的风格,也带着点早起大陆新武侠的清新,你自己喜欢读武侠小说吗?是否受到过武侠文化的熏陶?
知秋:这个是肯定的。吃这碗饭的人,谁在少年时没有一个武侠梦。古龙和温瑞安的文字对我影响很深的,他们的作品我都看过很多次,所以我早期也有意无意地模仿古龙和温瑞安的文字写法。不过随着年岁渐长日渐成熟,也慢慢摆脱了这个情节。

安迪:那你最喜欢的一个作家是谁?最喜欢他的哪部作品?
知秋:思来想去,喜欢过的作家真的很多。金庸古龙黄易什么的也都喜欢过,但若说印象最为深刻最为喜欢的,大概算是郑渊洁老师了吧。童话的那股毫无忌惮的初心是最吸引人最为纯真的。最喜欢他的是一篇中篇小说《飞马牌汽车》,没看过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

安迪:这个答案我还真万万没想到拍!也对哦,其实你在小说里面写过很多性格活泼可爱的人,比如小夏,比如猛兽大哥,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最接近哪一个角色呢?
答:哈哈,一般来说主角都会带有作者本人的性格投影,这是难免的。我算是这些主角的综合体吧,他们每个人都是我性格的一部分。

安迪: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十州风云志》被北大网络文学论坛选入了年度男频十佳作品,并且评价说“有传统文学甚至实验文学的风格”,你是如何看待的?
知秋:很意外。我都没想过这辈子会和‘北大’这个词扯上关系。至于他们的评价嘛,我也没什么想法。因为我对‘文学’这东西没什么研究,只是凭着本能来写我觉得好看有趣有意义的东西,‘文章之道行其不得不行止其不得不止’,至于别人要怎么评价怎么分类都无所谓。

安迪:你的小说最后总是没有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是因为生活本身就是这样还是觉得不完美更能打动人?
知秋:王子和公主幸福地在了一起。那么然后呢?肯定会有菜米油盐的麻烦会有妖艳贱货的出没会有沾满屎尿的尿布会有咳嗽头痛会有吵嘴。当上了世界之王征服了整个地球有了个数十万的后宫,那么然后呢,肯定会腐败肯定会有各种恶心各种堕落各种宫斗各种残忍。我们所觉得的完美,其实只是下意识地忽略了那些不愿意去接受的东西。完美的故事是给小孩的童话,理所当然地认为故事或者现实是完美的,也是小孩子的想法。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吗。

安迪:以你的性格和对小说的执着,应该是不屑于在小说当中“注水”的吧?
知秋:我始终抱着创作的目的来写东西,而不是用字数来赚钱。能用一句话说明的绝不用两句话,这是写作的基本法则之一。给父母一千万,换来孩子多长两只手五只脚三只眼睛四个鸡鸡,只要是正常的父母有几个会愿意的?相对于自己作品所带来的成就感来说,注水带来的那些钱真是不值一提——无论是多少。

安迪:你最喜欢自己笔下的哪位女性角色?
答:这个问题有点难。我对女性的心思心态了解不多不深,或者说没有太感性的共鸣,所以写女性角色相对来说很吃力,灌注的感情相对来说也比较少。非要回答的话,最喜欢的是猛兽记中的魔法美少女和那个只开了个头的都市中的魏佳佳。当然这两个严格来说其实不是女性……

安迪:我们来聊聊你的作品吧。在你的《猛兽记》和《异域神州道》中都出现了类似于“龙与地下城”设定的西方奇幻设定,你对DND规则的看法如何?为什么会很喜欢在小说里用到它?
知秋:DND规则到现在已经有足足数十年的历史,属于现在绝大多数奇幻的始祖。因为有数十年间无数玩家不断的完善和开拓,所以它的体系非常的庞大,其中的文化底蕴也非常深厚,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它的体系非常地客观,自洽,具有非常高的操作性。这是许多作者随便拍着脑门构思出来的空想世界所无法比拟的,所以我比较喜欢。当然,因为DND规则是从桌面游戏规则演化而来的,从根子上它也带有不少局限性,比如法术位这个设定我觉得是不怎么合理的,只是桌面游戏无可奈何地对魔法的一种简单化的表示。

安迪:猛兽记选择第一人称的原因是什么呢?你觉得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在展开故事时有哪些区别?
知秋:因为当时选择开网游,其实是受了貌似高手的《遗忘国度之神秘徽章》的影响,那是我第一次看DND的网游,觉得非常棒。因为神秘徽章就是用的第一人称,所以我也想试试。而且用第一人称写的时候作者本人的代入感会更强,写起来也更自如,有些时候堪称过瘾。但是局限性也是有的,那就是没办法去描述‘自己’所没看到没接触到的东西和场景,整个故事的格局会受到影响。

安迪:很多读者还是念念不忘想看《十州风云志》在结尾之后,西大陆发生的故事,你以后还会续写吗?
知秋:这个应该暂时不会了。当时是因为和起点的合同问题,只能在那里暂时结尾。现在又开了《异域神州道》,写完之后会去完成那个早计划好了的都市,所以短时间之内不会。如果以后有空的话再说吧。

安迪:那再问一个比较唐突的问题,你的小说有影视公司洽谈过改编吗?我个人认为至少《十州风云志》就是一个很大的IP?
知秋:这个没有。比较西幻奇幻什么的,影视改编很困难吧。目前影视公司挑选IP,首要的是知名度和火不火,我的作品在这一点上比较欠缺。十州嘛,我个人觉得如果能花上几年好好地写几个系列去完善整个世界,也许会不错,但是这个客观条件暂时不存在。

安迪:你曾说过自己很少读网文,那么在你读过的网文当中,最喜欢谁的风格?
知秋:其实我也看过不少,只是极少有网文能吸引我一直读下去罢了。最喜欢的是有干货有眼界又有一定娱乐性的网文,比如《晚明》,比如《超级能源强国》。

安迪:替粉丝问一个问题哦,你对初学写作的新人有什么忠告吗?
知秋:写作这个东西,如果说有天分的作用,其实只是一种锦上添花,或者说决定上限的东西。最为重要的其实和其他项目一样:基本功。金庸曾经公布的择徒标准之一是历史系的研究生。阅读量,眼界,三观,成熟度,这些才是决定了你能构建出什么故事的最基本的条件。
所以我觉得对于新人——或者说所有的作者来说,最重要的始终是保持一种谦虚的心态,不断地去学习,不断地去开拓自己的眼界和心胸,好故事好人物自然就会在你心中诞生定型,这才是根本。其他的文笔什么的,九年义务教育所教给你的应该也够了。什么爽点把握,故事节奏之类的,网上的指导简介也是一抓一把,稍微看看试试就知道了。

安迪:对于现在的网络文学市场和网络文学现状,你是怎样看待的?
知秋:这是个最好的时代。网络这个平台给了无数人机会,让他们可以没有门槛地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的机会。这是个最坏的时代。没有门槛,所以庸俗化就成了必然的趋势,因为数量最多的必然是相对平庸的大众,合他们口味的必须是麻辣烫是路边烤肠,必须三分钟出炉必须重口味香料。
商业浪潮下的滚滚大势不可阻挡,不会因为这个谁那个谁的呐喊还是牢骚就做出改变。这就是网文的现状,也是将来。我觉得不需要费劲心力去做什么,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够了。知道自己是谁,能做些什么,自然就有了立足的根基,不会为周围喧闹的浮萍所动。我觉得这是所有网文作者应该明白的。
而且说到底,这所谓的网文也好,文学也好,谁赚多少多少也好。不过是这世界的沧海一粟,九牛一毛,算得什么鸟事。

安迪:感谢今天知秋先生的真诚,让我们一起期待他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转载PS:知秋正在起点连载的小说——

知秋《异域神州道》小说封面

知秋《异域神州道》小说封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