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艳:略谈网络类型文学写作与传统

来自中国艺术报的一篇文章,主要从网络类型文学的角度来阐释网络文学和传统之间的关系,分析了都市言情、武侠(仙侠或剑侠) 、新历史、官场职场、穿越灵异、魔幻玄幻、盗墓冒险、悬疑惊悚和耽美等网络小说类型。

“文人之笔,劝善惩恶”
——略谈网络类型文学写作与传统

中国文学写作从纸媒走向新媒体的发散、高效、迅捷和低成本传播,同时以某种无名和非功利的方式广泛存在,其功能和意义则直指网络时代个人精神空间的释放,在各类数字化空间寻求中国个体之间精神上的互动与交流,网络写作也试图能够达成某种多声部的理解与共鸣。与此同时,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和流变,当下网络类型文学已经形成了自身发展的现状和迥异于传统写作的特征。网络类型文学和中国古典文学与现代文学传统有着必然的勾连,同时又在新的消费主义时代呈现出自身的独异性。本文主要是从网络类型文学的角度来阐释网络文学和传统之间的关系。当下网络类型文学主要有都市言情、武侠(仙侠或剑侠) 、新历史、官场职场、穿越灵异、魔幻玄幻、盗墓冒险、悬疑惊悚和耽美等等。

通俗文学表现形式与口传性特征

当下网络类型文学在叙事方式和语言表达上很好地继承并发扬了通俗文学特征,很多自觉选择章回体故事与口语化叙述方式。网络小说注重故事性,有着类似于传统说书定时定点更新的特征,且这种说书人所提供的内容还具有随机性和互动性,让真正的粉丝在等候和满足之间回转往复。网络写作无疑更带有口传文学的某些特征,比如口传文学活的传统——双线(two ways com - munication) ,作者或传诵者不但可以随时感到听者的反应,而且可以借助这些反应来改变传送方式与内容。口语文学不但传诵于听众之前,实际上也经常表演于观众之前。很多情节需要传诵者当场表演,传诵者的面部表情与身体动作经常构成作品的一部分(如傩戏) 。网络文学恰恰在新媒体平台的帮助下,回归了口传文学的很多特质。文学从某种程度上是人类调试心理所必需的一种样式,而网络文学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这种直接而有效的沟通方式,从而达到高效迅捷的心理调适,缓解现代阅读者的心理压力,这也是现代类型小说所具有的一种重要功能。

民间性与传统母题再生

当下网络文学大量的玄幻、穿越与灵异小说显然和古典叙事传统中的诸多原型和母题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下凡历劫、悟道成仙、济世降妖、人鬼或人妖之恋甚至于感生异貌等,这些都以各种新的面目出现在当下网络类型小说中,因此在网络文学中出现的“装神弄鬼”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成是中国民间鬼故事、志怪、传奇的变种或再生。尽管儒家“不语怪力乱神” ,中国传统民间社会天然是相信鬼神存在的,佛家的神人魔三界和道家的修仙炼丹依然普遍存在。从文化的角度来说,中国文学历来是以精英文化为主流和正统的,其人文传统以散文诗歌为正宗,近百年来小说的地位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但是民间通俗文学依然以某种被主流意识形态遮蔽的民间亚文化方式呈现。但是随着消费主义的兴起,中国经验的表达在网络写作上更多呈现出了这种民间性特征。由此传统文学母题中的很多“怪力乱神”自然而然成为民间叙事的对象。

当下的玄幻、穿越和灵异小说更多和六朝志怪、唐宋传奇接轨,而和近现代通俗文学的传奇性具有本质性的差异。近现代通俗文学的传奇性主要表现为故事情节的传奇性,往往是以真实性为基本叙事框架,在日常中见奇绝,在巧合中见真实,通过对于日常经验的夸张、虚拟和变形塑造传奇人物形象,从而达到传奇性的美学特质。例如明代的《今古传奇》 、清代的《警世奇观》 、民国时期的《近代侠义英雄传》等等。当下网络文学的玄幻、灵异与穿越往往建立在离奇古怪的叙事情节中,人物具有明显的现代特征,在虚拟的历史、现实和未来时空中恣肆穿越,时时给人以炫目刺激的阅读感受,同时又的确给人以荒诞不经的非现实感,其主要功能依然表现为消费性的娱乐功能,从一定程度上消解了通俗文学写作自身的社会学意义和民俗学价值。例如张恨水做了五年记者开始写《春明外史》 ,以百万言再现旧都在新旧流变中的社会众生相。李涵秋的《广陵潮》以鸦片战争至五四运动的许多重大事件为背景,再现七十年间的稗官野史,使得当时中下层社会的民间风情、闾巷习俗跃然纸上。当下这种类型的通俗演义小说非常少见,可能和网络写手自身的学识修养密切相关,写作不仅仅是求新求异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触摸历史和人性多维度的过程。尤其是大量金字塔尖之下的跟风仿制作品,内容庸俗贫乏,语言粗制滥造,思想平庸肤浅,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网络类型文学自身的文学性和艺术性追求,也是网络文学写作最需要提升的部分。由此中国古代文学中的诗骚与史传传统依然作为一个挥之不去的背景悬置在网络写作的上方,有着这种影响焦虑的写作,才会真正和传统形成相互辉映的关系。

“娱心”与“劝善”

鲁迅曾言:“俗文之兴,当兴二端,一为娱心,一为劝善。 ”精神娱乐性即“娱心”成为通俗文学消费最为重要的美学追求。为了消解日常生活压力,通俗小说更多非日常性的故事叙事特征,追求轻松愉快的阅读感受,甚至是远离现实生活的传奇故事、神仙鬼怪和野史杂谈。同时通俗文学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劝善” ,冯梦龙曾经说过: (明代话本)有着“怯者勇,淫者贞,薄者敦,顽钝者汗下”的特征。当下网络类型文学在“娱心”方面可以说是大大超越了传统通俗文学,仙侠小说的灵异加武侠,穿越、魔幻、玄幻小说中历史人物和神仙鬼怪穿越时空时的腾挪跌宕,充满时空错位和惊险刺激的非现实感,由此逼仄的现实生存和被压抑扭曲的人性在这样的虚拟场景中得到释放。但是相对于传统通俗小说来说,“劝善”的内容往往被欲望化和功利主义的价值观所消解。例如当下流行的盗墓类型中的谶纬,官场职场类型中的厚黑(甚至于翻译英剧和美剧的字幕,都直接用上了“宫斗”这样的词语) ,都市情感类型中的欲望等等。民间亚文化原本是和各类宗教信仰、民间风俗和宗族乡约等乡土社会文化道德秩序相辅相成的,曾经作为中国儒释道文化的某种补充。如果说六朝志怪和唐传奇中的“怪力乱神”相对于当时的政治文化体制来说,具备了某种民间亚文化的活力和先锋性,那么当下一味地呈现前现代社会传统民间文化中早已失去活力和先锋性的元素,仅仅在对于历史、宫廷、武功的猎奇猎艳中架构故事和人物,无疑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负面效果。当下在网络写作中,这种属于前现代社会的民间亚文化和功利主义、欲望话语结合之后,的确不能提供属于现代观念范畴的价值观和历史观。

网络小说分类

网络小说分类

转载PS:个人感觉网络小说写的很多东西都是社会现实的反映,文章说法有点片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